2014年8月16日星期六

“六四黑手”万润南回应“失败者说”




文章来源:【 DW 】      作者: 吴雨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于近日发文,破禁谈“六四”话题,文章还将因支持“八九学运”而被迫流亡海外的四通公司前掌门人万润南及其他学运人士称为失败者,万润南就此作出回应。



8月13日,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就近期的一篇关于海外民主人士万润南的文章,以中英文发表评论,批评当年资助"八九民运"抗议学生的四通公司前掌门人万润南及他的"伙伴们"是失败者。这是中国官方媒体罕见地公开谈及"六四"话题。
万润南曾为上世纪80年代影响力很大的中国企业家,为四通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中国知名企业家柳传志、史玉柱等在不同的场合都提及,他们的创业受到万润南的影响。万润南"八九民运"时曾资助在天安门广场抗议的学生,被中国政府指为"八九学运"幕后黑手之一。"六四事件"后流亡法国并于当年创立"民主中国阵线"组织。
7月31日起,中国作家许知远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万爷在巴黎》上下篇,文章披露万润南在"六四事件"后流亡法国的经历,万润南成立"民主阵线"时对中共政权的预言、现今生活状态及他对"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的回顾,其中万润南反思中共依然延续政权时表示:"我们犯的最大错误是,低估了难度,低估了共产党的韧性" 。
万润南:《环球时报》是一朵奇葩
"被《环球时报》嘲讽,这是一种对我的认证"
《环球时报》这篇署名"单仁平"的文章针对万润南的反思话语评论称:"万润南曾预言中共政权在6年内垮台,这些预言早已破产……万润南及他当年的伙伴们现已溃散。中国政府不仅稳住了阵脚,还通过改革开放创造了新潮流,万润南们的悲剧在于看错了这事实的悲剧。万润南那批人被中国历史无情淘汰了。"
就此万润南接受了德国之声的采访,他笑对《环球时报》的揶揄,认为被一个长期反普世价值的报纸抨击,实际上是对自己的一种认证:"《环球时报》是一朵奇葩,经常有怪怪的论调,对普世价值的逆反到了十分荒谬的地步,某种意义上来讲,对于他们的批评和嘲弄,说明他们不认为我和他们是同类,这对我是一种肯定。对他们的批评也不值得一驳。"
对于被《环球时报》拿来嘲讽和曲解的话,万润南向德国之声重新释义:"我在和许致远谈话时,说'我们低估了共产党的韧性',其实是因为我个人一般不说极端的话,他们竟然拿这句话做由头,其实我是在说'我们低估了共产党的无耻,低估了共产党的残暴,低估了共产党的冥顽不化',明眼人一看也知道他们又闹了一个笑话。"
万润南曾资助“八九民运”的学生
"中共当局以胜利者自居,为何没人敢领功劳?"
《环球时报》在文章还提及"六四话题",称这段历史虽然在中国媒体上鲜少提及,但在私人和非正式场合会不时被谈论,事实上已成为中国社会一份重要的集体记忆。港媒《南华早报》近日报道,8月21日至23日将在香港湾仔会展中心举行邓小平110周年诞辰大型展览,或触及"六四"话题。六四亲历者、香港新世纪出版社负责人鲍朴在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中共有可能将"镇压六四" 作为邓小平的"丰功伟绩"展出,这是一种糟糕的风向。
万润南也表示"六四事件"25周年都已过去,中共未有反思,《环球时报》作为官媒,清晰传达了中共当局的定调,即以"历史的胜利者"自居,将当年的民主人士定义为失败者:"他们这么大的'胜利',为何这么多年没人敢领功劳,都在互相推责,封锁真相?为什么不敢让我们这些人回家?中国现在经济是搞上去了,但是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把整个生态环境破坏,人心破坏了,把一代人毁了,后面还不知道要怎么还这个帐呢,中共现在搞的这套不是新潮流,不过是对五千年封建帝王制度的回归。"
“六四屠杀”后的街道
"我们把火炬传给了年轻人"
对《环球时报》在文章中以嘲讽语调描写自己从当年 "叱咤风云"到如今的沉寂,万润南说,假如当年不去资助"八九民运"的学生,他也许早已是中国电子和互联网业的领军人物,甚至与利益集团一起在中国攫金,但他很庆幸当年的选择:"达则兼济天下,如果有机会做点对天下老百姓有好处的事情,没有机会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这才是正常人,英国教堂里有个墓碑说'年轻的世界我想改变世界没有成功,年老的时候我想改变自己已经来不及了',我现在经常想如果我年轻的时候想到改变自己,也许我可以为改变世界做点事情,所以每个人要回归自己。人这一生有三件可以做的事情'立功,立德和立言';我回顾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我开始办第一批民营企业,而且也能够做到一定规模,这件事算不算立功?八九年的时候,面对杀人( ),我们反对,在个人利益和事业之上,我们坚守住了良知,这件事算不算立德?现在我把自己的一生所经历的事情,包括'童年记忆'、'清华岁月'、'四通故事',也正在写'流亡生涯',还有一些诗词,将来会出五本书,这些东西算不算立言,历史也会给结论,这些不是《环球时报》的小丑们能够理解的,也不是他们能够作结论的。"
万润南在结束采访之前,还强调新的历史时代中,他们选择回归普通人的生活,但"八九民运"时的理想和精神,在很多年轻人身上承继,新一代人将他们点燃的民主火炬承接下去,这是他最感欣慰的事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