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1日星期日

东步亮:中国需要死磕派律师


 

「律師開個會,你百般阻撓。酒店不讓住就算了,人家租個會議室,你把天花板捅個洞,搞人工降雨。一口氣把人驅趕到公園,如喪家之犬。就這樣還不放過,把人打了,抓了,推到湖里。」


這是8月30日,全國各地的數十名律師,到貴陽召開小河案兩周年暨冤案申訴研討會的遭遇。中共高層最近多次聲稱要「依法治國」,還把它列為即將召開的十八大四中全會的主要議題,高舉喇叭畫餅時的漂亮話言猶在耳,地方公檢法司及國安部門便一個接一個地扇它「娘」的耳光,讓它下不來台。北京、上海、山東、廣西等地的至少7家律師事務所就此發表聲明,參與的十多名律師從早到晚一直在微博上直播事件進展,「依法治國」的決策者和制定者真的不知道、看不見嗎?他們是否認為這就是依法治國的一部分?對「依法治國」充滿美好想像的人們,是否認為這個虛幻的肥皂泡還可以繼續往下吹?
類似的事件這當然不是第一次。這次是以「消防檢查試水管,壓力過大爆管」為由,捅破天花板,讓地毯浸水,不讓律師們進會場開會,毆打、驅趕、把人抓走;在此之前,還有很多會議是正在進行中,突然被拉閘停電或損壞音響,讓會議進行不下去。當然,更多的是在開會之前就做足了工夫,把組織者關起來,把參會者從機場和火車上追回來,事先談話、喝茶、警告。

此次參會的律師,雖然事先也聽到了風聲,「有司決心很大,一定不會讓會議開成」,但他們依然義無反顧,自覺、自發、自費前往開會,是因為「小河案」是「死磕派」律師的「代表作」之一,在中國法制史上具有重要意義。研討「小河案」和其他冤案(如張燕生律師介紹為念斌案辯護的艱辛),可以幫助律師們尋找對付當下黑暗、腐敗、腐爛司法的共同經驗,在惺惺相惜中相互取暖。

一個研討會會對社會造成危害嗎?貴陽警方卻緊張得動用大量便衣國保和警察,制定了周密的方案,先是派「群眾」誣告律師們「搞傳銷」,接著拳打腳踢,搶手機,砸手錶,把組織者關進派出所8小時之久,應證了事先體制內人士的好心提醒一點不假:(他們要)「把你們誣為黑社會,密謀暴動,被神勇民警擊斃」。顯然,依靠法律生存的這群人成了「敵對勢力」,當局欲置之死地而後快,對他們實施打、砸、搶、抓,已算是客氣。在貴陽當局看來,這群律師就像當年中共創始人在嘉興南湖的小船上商討成立黨派一樣,開這個研討會就是要顛覆政權。

「小河案」和「李莊案」、「北海案」、「常熟案」,是死磕派律師的四大著名戰役。幾年來,我在微博上圍觀了律師們對這些案件辦案過程的全程直播,也一直在觀察著他們日常的言行,包括類似此次研討會這樣的活動,深為他們的死磕精神而感動。雖然各界對「死磕派」有不少微詞,他們內部也有各種矛盾與紛爭,我也注意到某些在網絡上大名鼎鼎的「著名律師」,有時做出的某些行為也頗令人所不恥,但總體而言,他們是推動中國社會進步、走向法治的一群正義力量,我堅定地認為,當前和今後相當長一段時期,律師仍將是中國最具行動力的社運分子群體、最有內生動力的公民社會組建者和最腳踏實地的社會進步推動者。

「民主法治其實是靠汗水、淚水、自由、鮮血、甚至生命換來的」。死磕派律師們這樣說。雖然他們目前還沒有人因此而失去生命,但很多人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不屬死磕派​​律師,但堪比死磕派律師的維權律師、異議律師們,如高智晟、浦志強、倪玉蘭、滕彪、唐吉田、鄭恩寵、唐荊陵、許志永、丁家喜、常伯陽、姬來松等,更是有的目前已失去自由,有的曾經失去自由,他們每個人的堅持、抗爭與遭際,都是一部血淚史。

我深信,中國社會的現代化轉型,律師正在或即將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未來可能導致現行體制解體、崩潰、裂變的某個偶發事件或契機,主要風雲人物必將出自律師這個群體,而絕不會是普通民眾、學者、「公知」、文化人、媒體人或其他。就像由陳水扁、謝長廷、蘇貞昌、張俊雄等15人組成的辯護律師團之於美麗島事件一樣,這群掌握了法律並具有極高行動力的人,必將被時代裹攜著,被推向中國政治舞台和權力舞台的中央,接受聚光燈的照耀,引領中國的未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