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

张耀杰:最高权力的雷区与边界




【 民主中国首发 】

众所周知,言论自由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被公认为最为切实有效地化解社会矛盾、净化社会生态的价值要素和路径选项,政教分离更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一项普世铁律。大陆中国的党政领导人习近平对此自然不可能毫无所知。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习近平虽然没有像头脑僵化的前任那样,向全社会公开宣讲所谓的“八荣八耻”;他所热衷的却是无限度地扩张充实自己的最高权力,而不是给自己的最高权力明确设置一些不可逾越的雷区和边界,从而把自己的执政能力集中运用在军事、外交以及政治制度的转型完善方面。如此下去,中国社会的政治制度建设,在短时期内只能是与民主宪政的文明路径背道而驰、渐行渐远;而不是像一些天真浅薄的小文人幻想的那样,会出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政治奇迹。


2014年8月19日,一位并不熟悉的网友在微信群里发布聚会通知:“今天周二8月19日晚上7点的庭院深深新媒体与TMT主题品茶会,关注新媒体/自媒体,学习落实习近平学长关于‘打造有公信力的新型媒体集团’的重要讲话精神。欢迎参加,100元/人(含晚餐)。地点: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甲10号北京海关东门内都海宾馆一层庭院深深私家菜馆(万达索菲特酒店北面150米)。”
 
通知发出后,微信群里没有一人响应,反倒是触动了我这个陌生人的敏感神经。8月20日早晨,我一打开手机便捕捉到一条被广泛转发的相关信息:《习近平为何强调建新媒体集团?从buzzfeed说起》,其出处为“2014-08-19 澎湃新闻”。其中写道:“8月18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习近平强调,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这一消息很快引爆了中国媒体圈,很多人在振奋的同时也在好奇:习近平为什么要强调建设新媒体集团?”
 
这篇文章给出的答案是:“上周,新媒体网站Buzzfeed被估值高达8.5亿美元,远远超越了老牌报纸《华盛顿邮报》的2.5亿美元。这就是技术带来的媒体革命——信息被碎片化处理,被更具目的性地输送给迫切需要它的受众,这种编辑整合碎片化的方式成为Buzzfeed成功的重要原因。而更重要的是,当技术让发行和渠道不再成为问题,新的传播方式必然会打破原有的舆论格局。……在Facebook活跃度降低的背景下,如果能通过新闻来增加用户黏性与活跃度,BuzzFeed为什么不能从Facebook或者更多的广告主那里获得收入呢?而且,到那个时候,BuzzFeed似乎已经超越了一个新网网站,而更像一个影响全世界的新闻通讯社。这或许就是习近平要求建设新媒体平台的重要原因吧,因为那里充满着无比的想象力,而且又足够的重要。”
 
事实上,隆重推出这篇文章的“澎湃新闻”网站,就是还没有足月的一家“更像一个影响全世界的新闻通讯社”的“新媒体平台”;或者干脆说是为习近平所强调的“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投石问路打前站的活标本。
 
7月22日凌晨,投资4亿元的上海报业集团“澎湃新闻”(ThePaper)正式宣告全面上线并且一鸣惊人。其广告语所表达的正是上述意向:“我们是一个专注时政与思想的新闻客户端。中国人对时政信息的渴求从未像今天这么迫切,我们正为此而生,并立志成为中国第一时政品牌。以下是澎湃新闻发刊辞,送给每一个在今天依然怀揣理想的人。”
 
作为一项小测试,我随手转发了这篇《习近平为何强调建新媒体集团?从buzzfeed说起》,并且加写评语说:“假如把习近平的名字换成奥巴马,或者马英九,美国人或者台湾人,会为政治人物操控言论自由和媒体集团而欢呼雀跃么?同样是人类,大陆中国人为什么非要比傻比贱呢?”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项小测试竟然非常成功。来自台湾的网友老吴评论说:“張兄,右岸認為思想是個人自由。大陸卻認為做思想工作是理所當然,這就是價值觀的不同。”
 
网友竺忠利转发来另一网友此前的评论:“听到政府要巨资打造媒介集团,我大笑。因为我的脑子突然蹦出邓亚萍和她的即刻搜索,以及消失的20亿。美国法律规定,政府不允许拥有媒体。其唯一媒体是《美国之音》,但严禁在本土播放。在美国,媒体是企业,同业竞争激烈,因而,真善美成为追求的目标。在中国,媒体只代表政府,唯假大空,方能伟光正~~逸民晨评。”
 
自称是民间思想家的网友沈思,给出的是颇具代表性的另一种回应:“哪有不操控舆论的?只有会不会操控舆论的。竞选就是一场舆论操控的比赛,如同一项帆船操控的比赛。美国4年举办一次舆论操控全国大赛,中国尚无这项运动。中国官员、新闻界操控舆论的水平是幼儿园,美国官员、新闻界操控舆论的水平是大学。”
 
作为朋友,我没有直截了当地指出网友沈思混淆概念的思想误区。他显然是把美国政府官员及美国政党人士与国内自由媒体之间双向平等的良性合作,与中国党政官员对于高度垄断的喉舌媒体的高压管控,混为一谈。其荒谬之处,无异于把暴力强奸的公然犯罪,等同于男女做爱的正当人权。
为了引起网友的持续围观,我在跟帖里面又追加一句话:“某个组织离学校教育和舆论媒体远一点,会死么?”有十多位网友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一致给出“会死”的点评。另有网友点评说:“如果离开了洗脑,没有了接班人,他们确实会死。”“枪杆子、刀把子、笔杆子,都是命根子。”
 
相比之下,最为深刻也最为睿智的,是第一个在跟帖里面发表评论的资深媒体人朱学东:“我昨天说了骗子傻子还有想借此发财的人才欢呼。”沿着朱学东提供的线索,我找到了他昨天的微信原帖:“只有骗子和傻子,还有做着发财暴富梦的普通人,才会为‘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着力打造几家强大的新主流媒体集团’癫狂叫好。说对媒体发展是个利好,我的看法恰恰相反。”在今天发布的帖子里面,朱学东进一步表述说:“如何把一个温和理性的人逼成对抗者?……无理由控制你的表达,违法侵害你的合法权益。结果呢?1,梁启超说,政府是革命党人的制造者。2,托克维尔说,革命并不是在那些中世纪制度保留得最多、人民受其苛政折磨最深的地方爆发,恰恰相反,革命是在那些人民对此感受最轻的地方爆发的;因此,在这些制度的桎梏实际上不太重的地方,它反而显得最无法忍受。这就是现实写照。”
 
众所周知,言论自由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被公认为最为切实有效地化解社会矛盾、净化社会生态的价值要素和路径选项,政教分离更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一项普世铁律。大陆中国的党政领导人习近平对此自然不可能毫无所知。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习近平虽然没有像头脑僵化的前任那样,向全社会公开宣讲所谓的“八荣八耻”;他所热衷的却是无限度地扩张充实自己的最高权力,而不是给自己的最高权力明确设置一些不可逾越的雷区和边界,从而把自己的执政能力集中运用在军事、外交以及政治制度的转型完善方面。如此下去,中国社会的政治制度建设,在短时期内只能是与民主宪政的文明路径背道而驰、渐行渐远;而不是像一些天真浅薄的小文人幻想的那样,会出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政治奇迹。
 
2014年8月20日于北京家中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