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日星期日

张思之:二报关心浦志强案友人书




 

书展归来,见志强。先报近况,引文都是原话——

(一)病情略有好转,目前的难点是膝盖疼痛。此症旧有,当年的大夫说是缺钙所致。已请求自费服钙片,估计可以批准。

血糖空腹时8.6”

因治病,需夜食,可以买鸡蛋、牛奶做为补充。

(二)交谈有底气,时露笑意,看来精神状态比前此为好。

(三)提审的范围与内容,无变化;有三点具体情况前此未涉及:

第一,在境外各次演讲的内容;

第二,与美国驻华大使交谈的情况和内容;

第三,业务收支涉及的发票有的不合规范。

我问他在日记问题上有没有新情况。答复笼统:无非是人来人往的事……”(加删节号,只是表明他的情态,不涉及具体情节。)因没有条件讨论,我的疑虑未能排除。

(四)提审的前提和条件有些变化。

现在是隔一两天提审一次,不是天天提了。有时不是审讯,纯属聊天周永康被立案审查的公告没加同志,都说到了。有时干脆告诉我,顺路来看看

(五)问他对案件发展前景做何估量,他说:渺茫不排除中间发生变化的希望这得看形势的发展。这三点,他是连贯起来一气呵成的,我之所以分述,是想请诸君关注阶段性的重点。

听后我说,没料到我们的估量竟如此一致!此刻两人情难自禁,相视微笑。

(六)或因渺茫,他有读点书的强烈要求,希望得到《史记》、《资治通鉴》(以上二书要中华书局标点本)、《新概念英语》(大字版)、几本《辞典》。

(七)他关心经办的未结案是否会对当事人产生负面影响。我告诉他:所里步律师与何北高律师正在逐一核处,里很支持。

因谈及讼案,他说:经办的案件中有个问题涉及严重犯罪,必须举报。(注:考虑到目前应当保密,恕不明指)此事高律师清楚,请他马上与当事人联系,争取同意狱中举报。他微笑着说:还可以立个功呢!而后补充一句:涉及的问题十分恶劣,太恶劣了,不能容忍!他希望812日以前有个定论。

以下,再报其他相关情况——

(一)孟群夫人委托告知的事项,包括心态、按摩、饮食等等,逐一做了转述。重点强调了夫人的想法:要信佛。”“外面的事,所有的事,不用他操心,先把身体搞好再说。

(二)他问我:外面情况怎么样?

什么情况?

咱们律师的,还有人在炒(吵——我不知其本意,限于时间,未问)么?

我说:个别情况,总会有的。这段,好多了。

又问:“**是否还在激烈地闹呢?(按:还在,说明他听到过或推断过什么事,我没问来由。)

我说:最近没听到什么,应该是平静了。

此时他把话题一转笑着问我:你的压力是不是很大?(按:天晓得来自何处!)

我惊异于他在这方面的机敏聪慧,面对他的坦率,我只能快语以对:你又不是不了解我,压得服么?他听了笑得有点灿烂,似乎想安抚我一下,又有点说不出口。他的心,我理解。

会见出来,我对李瑾说:看他多聪明,外面的情况他都能估计到。李说:毕竟是资深律师嘛!

我闻此语难禁戚戚。

(三)他问申请取保候审是不是又驳回了?我说:驳回了。

他一再地、反复地感谢朋友的关心和对他家人的照顾。感谢所里的关注与帮助,要我们问夏霖和同事们好!还特意加了一句:他儿子考上大学了吧?跟着补问:振红的儿子考上什么学校了?(李已实告)又说,告诉我儿子,学习要靠自力,不能靠外助。

最后报告有关律师的调整情况——

(一)交谈中我接过李瑾的话题,告诉浦,基于与李瑾签定的委托协议马上到期,考虑到夏霖律师再三催促换马,遵从浦案亲友团的意见,商请河北高广清律师继李瑾律师充任被委托人——现阶段辩护律师,志强同意,分别签署了委托书撤换书

(二)我表态说:李律师的这段工作,吃了辛苦,做得比我多,比我好。请浦尊重这一事实。他欣然同意,反复念叨:谢谢李瑾!谢谢夏霖!(估计他考虑到李是夏的律师团队成员)

(三)我告诉他,会马上与高律师联系,转交委托书

结尾的话——

我判断,浦案的侦查范围已无能扩展,侦查内容不会有急剧性的变化,尽管控方会依法补充侦查,也仅止于补充时限而已。总而言之,前哨战似已告一段落。攻坚将至,阵前换,应为兵家之常。至于如何布阵,怕只能在收到战表之后审时度势,有针对性地谋划了。

两月狱炼,浦处于持续进步的渐佳状态。我们配合合拍,没有发生重大失误。

各方友好的鼓励与支持,对前段律师工作是莫大鼓舞;同行间的指点、指导乃至指摘,大多属于具体的帮助。浦案有社会影响,各类人物都会发声,或有噪音,应属常态,也是好事,更何况这是人家的基本权利!我体会较深的是,不可把个人的理念、往日的个案经验,一律当成办理各案的圭臬甚至真理,把自己用来一时顺手的方法抽象化、绝对化,这样会产生失误、会跌跟头,对此我将牢记。

亲友团接受建议,组成三人辩护小组,此议早经志强赞同。人选,我担心网上为此又起风波,没对他明说,但他表示:你定。你定的,我不会有意见。”——这话是前次会见时说过的,这次没有提及。

我会为浦案尽心尽力,无论何时何地。

感谢诸位对我健康的关注,可堪告慰的是:状况尚佳,偶有小恙,幸无大碍。忽忆关汉卿散曲《不伏老》名句,试模拟为结:我能做一个骂不怒,压不服,捶不扁,打不垮的讼事翁么,朋友们?此意权作对于若干质疑网语的总体性回答,不知是否有当?

201481日,于北京

文章来源:孙国栋的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