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8日星期一

针对胡佳的恐吓不断 凶徒并不神秘




文章来源:【 博讯 】  


胡佳推特图片

 8月16日晚,依然处于中共当局软禁中的胡佳发推称“匪徒们7月16日晚袭击我时用的是红色喷罐在我车尾旁栏杆处画了血色十字架标记。这次8月12日是用同样的喷罐在整个左侧车身到车尾部喷色涂鸦。但车头部分显然是倒了整桶的红漆。他们想用恐怖使让我活在恐惧中。”
    “上周匪徒们是两把铲锹给我在野地挖个坑,插着牌子“胡加坟墓”,拍成彩信发给我。但因APEC高官会我被软禁没有出门,人身伤害无法实施时,就让我蒙受财产损失。红漆无非就是威胁我有“血光之灾”。 ”
    
    7月16日晚胡佳被袭击致上颌骨骨折,从那时到现在,他多次被恐吓、敲诈。胡佳并不畏惧,全部公布于网络,也多次报警,但是令人奇怪的是,一贯对异议维权人士动向十分灵敏的警方,却对恐吓敲诈胡佳的歹徒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博讯记者早前采访胡佳时,他告诉记者,警方曾在7月7日对他进行传唤时指控他在5月下旬殴打他人。胡佳说“5月份我在六四25周年的软禁中,怎么可能殴打他人。荒谬得令我瞠目结舌。这就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当记者问起他的身体状况时,胡佳说“从2006年2月16日至3月28日我被失踪了41天后,就换上了肝硬化。现在每天需要服用抗病毒药物。每月去医院抽血化验一次,门诊并取药一次。去年7月16日他们曾经拦截我去就诊,但我和他们动了刀,所以之后就医基本有保障了。只是软禁期间只能坐着国保的车,在一群便衣的“陪同”下前往。
    还是那次41天的非法拘禁出来后,我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居然说的正常的。直到我病倒,再到肝病专科医院检查,发现转氨酶搞到七八百,住院治疗三周。我想肯定是当局在前一所医院那里做了手脚。以免形成国保对我的强迫失踪造成肝硬化后果的依据。”
    
    记者注意到胡佳这段话有个时间上的巧合“去年7月16日他们曾经拦截我去就诊,但我和他们动了刀”。2013年7月16日胡佳动刀的对象是国保,今年7月16日晚,胡佳被袭击围殴,紧随其后就是恐吓、敲诈,2013年7月16日发生的事和今年(2014)7月16日的袭击两者之间仅仅是时间上的巧合? 
    

  在胡佳没有遭遇袭击之前,他在网络上已经被“围攻”了很久,对此,他给记者做了一个总结:网络上关于我的诋毁分成几类。一种是政见不合。第二种是带有国保和国安背景的纯粹高级五毛,比如谢雪、艾曼妞、大中华合众国、自由之春、环球焦点网、击缶客、顾晓军等系列马甲营销号。经常编匪夷所思的谎话。第三类是网络水军,注册数以千计的五毛号,对我进行下流、龌龊的攻击。这些我都一律屏蔽。“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嫉是庸才”。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继续做我的事情,风言冷雨无暇顾及。
    
    记者担心的是,当网络上和现实中的诋毁、恐吓、袭击无法达到“对方”想要的目的时,“对方”下一步会干出什么样的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