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7日星期四

王德邦:以蠡測海——反腐的「句逗」之爭

  
 
 
7月29日,官媒發布了中共中央對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有「維穩沙皇」之稱的周永康立案審查決定的消息。隨後人民網發出《打 掉大老虎周永康不是反腐句號》的時評,但很快該文被刪除,隨即網絡上出現類似《反腐只有逗號沒有句號》的文章,掀起了網絡對反腐 在打掉周永康後是「句號」或「逗號」之爭,這在一定程度反映著當下中國社會對反腐形勢的不同研判。
中國反腐在打掉周永康後究竟會進入什麼階段?持「句號」之說者認為,反腐到周永康為止,今後不會再追究更大老虎及老老虎。持「逗 號」觀點者認為,反腐在打破坊間傳言的「刑不上常委」潛規則後,就如股指突破了壓力線,向上空間被打開,反腐勢必進一步追及更大 老虎與老老虎。從反腐問題上持「句號」與「逗號」之說來看,雙方都是指反腐在周永康之後是否會繼續打常委級的大老虎,而不是說反 腐整體從打周後是否會停止。這樣反腐「句號」與「逗號」就是相對於常委級大老虎而言的。

中國十八大後掀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反腐高潮,至今不到兩年已經打掉近40名副部級以上高官,其中中央委員兩名,副國級一名,正國級 一名。如此迅猛的反腐,一則是因腐敗已經氾濫成災,瓜分國財,為禍民族,傷及國政;再則是腐敗已使這個國家喪失生機,不僅任何良 性政策法制無法出台,就是僥倖出台也無法落實。腐敗所形成的權貴集團已經完全操控國政,使國家一切改革舉措都淪為他們蠶食鯨吞國 財民脂的陷阱。在此情況下,中國不反腐無法前行半步,不反腐新的權力執掌者無法推出任何革新措施,如此,整個民族就被捆綁於舊體 制下的破車上慣性前行,如若不及時阻止,必至車毀政亡。所以,反腐在某種程度而言,不僅為了除舊,更是為了布新,是為了清除新政 推行道路上的障礙,可說是改革的前期爆破。

反腐重在為布新而清障,這從十八大後中共反腐的操刀部門中紀委領導講話中可得明證。今年5月6日至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 紀委書記王岐山先後4次與部分中央國家機關和中央企業、國有金融機構負責人座談時指出:反腐要重點查處不收斂不收手、問題線索反映 集中、群眾反映強烈、現在重要崗位且可能還要提拔使用的黨員幹部,形成有力震懾。 5月26日,中央紀委副書記楊曉渡在接受采訪時也 重複指出,要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加大案件查處力度,重點查處十八大後還不收斂不收手的、問題線索反映集中的、群眾反 映強烈的、現在重要崗位且可能還要提拔使用的黨員幹部,形成有力震懾,堅決遏制腐敗蔓延勢頭。對於紀委領導一再強調的「十八大後 不收斂不收手」之說,至今外界多停留於字面解讀,其實這是明確在向大老虎與老老虎們喊話:就是以十八大新班子上台為劃線,在職的 大老虎要斷絕貪腐,依法使權,而離職的老老虎要收斂收手,停止弄權干政,中止過往權力獲取不正當利益的行徑。所以,十八大事實成 為一個反腐的節點,十八大後能與腐敗決絕的大老虎或老老虎,反腐就成為他們的句號,相反就是他們的逗號。由此可見,反腐重在對十 八大後仍不收手不收斂的老虎進行打擊。

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當然就是阻礙新當權者推行新政,成為新當權者的布新障礙。從歷史來看,腐敗主要表現於弄權貪財方面。所謂 弄權不僅指不正當使用權力,以權謀私,還包括拒不放棄權力,利用自身影響操控政局,企圖使後來掌權者成為自己意志的延續,成為任 由自己擺佈的傀儡,致使一國政局委頓不振,社會發展停滯不前。這種至死攬權,操控政局,其實才是權力腐敗中的最大腐敗。所謂貪財 ,重在指拒不停止利用權力非法獲取國財民利。這種弄權貪財的腐敗是中國今日權貴集團為禍的最集中體現,也是新當權者除舊佈新的最 大障礙。

既然反腐的重點已經明確宣示是十八大後仍不收斂不收手者,那麼反腐的句逗之爭就容易拆解。十八大後停止弄權掠財者,即遵紀守法, 徹底放棄干政,退出搜刮掠奪國財民脂的經濟領域,反腐之劍就不會劈到他頭上,那麼打掉周永康對他而言就是句號。相反,若繼續弄權 掠財,拒不歇腳息手,仍企圖操控權柄,使新當權者成為自己擺佈的傀儡,繼續侵吞國財民脂,拒不停止小集團利益活動,那麼打掉周永 康對他而言就是逗號。

所以,今日中國反腐句逗之爭,在一定程度不取決於反腐者,而取決於腐敗者。只要腐敗者仍違法亂紀,弄權貪財,甚至老老虎仍意圖繼 續操控權力,捆綁新執政者沿襲過往老路,阻礙新當權者布新,以及拒不停止搜刮國資民財,那麼反腐在打掉周永康後就只能是逗號而無 法劃上句號。只有大老虎與老老虎自周永康後真正遵紀守法,歇手息腳,停止干政弄權,放棄繼續鯨吞國財民利,那麼打虎之戰方可劃句 號,而布新之局方可得開啟。
 
 
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