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0日星期三

宋志标:大陆媒改滑向权贵属性




文章来源:【 东网 】

大陆报业受到经营和广告的双重滑坡,变相的裁员已於行内普遍


大陆媒体改革本是市场化媒体在遇到困难时提出的解围策略,一般都用媒体转型来指代它。但因为受制於技术环境、社交媒体、人才匮乏及新闻管制等因素,以市场化媒体为主导的媒体转型很难完成。到了最近两年,以传统媒体为主线的大陆媒改偃旗息鼓。
最近一年来,大陆报业集团受到了经营和广告的双重滑坡,变相的裁员已经是行业内的普遍现象。这些报团念兹在兹的新媒体计划或媒体融合战略铩羽而归,基本上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可以说,单纯地依靠现有的报业力量,已经不能完成媒改任务。
另外一个情况是,在大陆媒体格局分化,旧媒体濒於崩溃,社交媒体及内容的社会化生产兴起的时候,恰恰是政治管制对媒体强化操控的时候——媒体衰落与政治箝制同时发生,这符合媒体发展历史中“经济紧缩则政治紧缩”的规律,媒体党产化就成了自然而然的结果。
现在看来,党产化似乎不是媒体的最后结局。习近平在近期对媒体领域下达了指令,总结起来就是:强化媒体融合,“打造一批形态多样的新型主流媒体”。并且,“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和影响力的媒体集团”,等於是立下方向和标准。
这样的指令,採用了“打造”作为核心动词,尽管省略了主语,但无疑是执政党.习近平上台后,社会上一直在等待他发表他的新闻管理思想。这一次借深化改革的名义推出他的媒体设想,倾向很明显,那就是承认现实,继续维持媒体党产化的事实。
可以想见,这一沿袭了抢佔“舆论高地”的思维,会成为今后一段时间媒体变局的政治动力。它等於是宣告了大陆媒体自行探索市场化生存的终结,也等於是直接宣布市场化媒体的死亡——多年以来,市场化媒体一直在代言社会与政府上首鼠两端,现在可以不再“骑墙”了。
受其影响,媒体变局将取决於公权力的授权与否,以及授权的多少。由此,那些在大众媒体中已经发生的公共性流失问题,将会加速流失。大众媒体的公共属性将滑向权贵属性。媒体作为“社会公器”的认知不合时宜,媒体会变成“枪”,按照背后势力的需要“开枪”。
考虑到政争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扶植媒体新势力尽管以深化改革为藉口,或许也会相应地培植媒体管制上的新势力。以往,中宣部作为意识形态管控的唯一最高机构,或许将受到削权处理。中宣部传统的势力范围早已受到网络办“侵佔”,这次的分化或许更成建制。
在大陆传统媒体党产化的情势下,媒体改革一直寄望於社交媒体上的用户内容生产(UGC),希望用有效的社会化传播佔据媒改的阐释权。随着社交媒体遇到很专业的强力约束,媒改的社会动力实际上在骤降。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为迎接党化的巨型新媒体所做的清场动作。
媒体改革运动的领导权和真实需求一旦被窃取,媒体中人的处境将变得更加穷困。新闻专业主义手法不再仅仅是目的,而成为服务政治目的的手段。专业主义固有的职业荣誉感将丧失存在的基础.新闻人将变身为新闻奴仆,反过来又形塑媒体的权贵属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