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2日星期五

吴祚来:习近平的智囊真的出了问题?




文章来源:【 动向 】

习组长已基本完成“集权”
如果说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轮流执政是必然的,中国的一党专制社会,则是多头统治与一人极权也会轮番上台,个人极权出了问题,他们就内部分权;内部分权出了问题,又回过头来搞个人极权。美国的政治转换是通过选票公开完成的,中国的集权与分权,则是“驾驶舱内”暗箱式完成。江泽民在邓谢幕之后,基本完成了一个极权。而胡锦涛则由江泽民制肘,被安排成多头统治,所谓“九总统制”,就是胡时代的真实写照。
习近平当政一年来,最大的改变是什么?是废除了过去的九总统制,初步实现了个人威权之下的小组长治理机制,多个小组长加在一起,约等於一个总统.有人认为习在向总统制转型,此言不虚。习阵营发出的信息自我解释为:更大的权力、更大的责任、更重的担当。由此也引发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想像:一种将习看成左的代表,视其为没有薄熙来的新红色政治,习现在的所有反腐动作为的是权利之争,治标不治本,习最终是想把自己打造成毛之后的红色领袖,新极权的大刀,会更残忍地砍向民间社会;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习要想实现政治转型,必然先实现个人极权,不能像胡温那样,听老人摆佈;现在习披红色外衣,是假象,最终他会华丽转身,带领中国向民主宪政转型云云。
习入主中南海,所有的关注与心力,都会用在集权上,权力不在手,没人跟他走。但王岐山这条党鞭无论怎样挥舞,也难以驱动高度腐败与堕性化的官吏体系,更不可能形成改革与进步的内驱力。
从“一政九头”到“一头九脑”
习近平的从政过程,是国家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也是官员们发家致富的过程,所有官员既要有公开的绩效,又要疏通上级人脉,方可晋级升迁.从习近平攻读博士学位到他在浙江当地媒体写江新语专栏,都看不出他的治国理政的宏大构想,对宪政民主、对法制社会、对公民人权、对普世价值,甚至对传统文化,都没有认真研究与思考。
以为垄住权力就可以解决一切社会问题,这可能是政治强人的通病。习说自己像普京,从这个层面上说,他与普京有一致性。普京会将民主宪政法制人权当成自己治国的核心价值么?没有,他要靠个人魅力与特权,来摆平俄罗斯,睥睨天下。
胡时代是一政九头,而习时代是一头九脑.我为什么说习现在是一头九脑呢,因为他的中国梦里,什么都被包容进来了:国际关系中,与美国总统在一起,谈中美梦是共通的;与俄罗斯总统在一起,觉得自己与普京一样,并与俄形成战略准同盟关系;同时左手拉非洲南美,右手牵着英德法国;与朝鲜还没有断臂,却与韩国紧密勾兑,与印度争执未定,又开始与美国争夺与印的国家关系;既派密使到日本希望改善关系,但在钓鱼岛与防空识别区上做大了文章,促使日澳联盟形成。在国内,听任极左力量反普世价值反民主宪政,却又要强调依法治国,认为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既将西方看成异於中国文化的异己力量,又将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奉为神圣宝典;中国不能照搬西方政治模式,但中国却要按马克思规划的政治路线图走到底,死也不想回头;刚刚颁发了中共的核心价值,将自由民主等价值看成国家核心价值,但中组部很快发文,对中共各级干部提出“两个防止”的要求,防止在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言论的鼓噪下迷失方向。
习的强权必然出现异化
政治文明的国家,元首的大脑只是一台主机,与主机相连的是外挂硬盘,也就是各种智库;总统的班子要通过智库获得智慧资源,供总统班子选择之后,由总统去做判断,并作出相应决策。而总统的决策越出权限之时,又受到国会与两院制约或授权。然而习近平获得了众多最高权力小组长身份,是变相的总统,这些小组刚刚成立,难以与原有官僚模式形成对接,许多重大决策送达习案头之时,以习的知识背景,无法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最明智的判断。也就是说,习的主机可能还是联想三八六或四八六机型,是一个非常弱的主机,当众多的外挂硬盘信念涌入时,他只能按固有模式做最简单判断,而正是这种简单判断,使中国内政外交出现诸多乱象。更为重要的是,习现在是有强权,却难以形成有效的权治,这使其强权必然出现异化。
一头九脑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一个灵魂。政治文明的国度里,最高领导人的灵魂体现在个人信仰与政治信仰的一致性:个人信仰领域,道德精神被神圣化,因此他的政治誓言是无法撼动与改变的;而政治信仰或信念,是宪政法治民主与自由,这些价值是政治价值,这些价值的核心是保障人权,而不是所谓的发展经济或强大国家。习的智囊能使习的政治信仰统一到普世价值追求上来吗?
政治良心要通过政制实现
习新政伊始,迅速取消了劳教制度,显然这是有良知的政治文明之举,这也可以视为政治强权的积极一面。但,上有政策下在对策,劳教在制度层面取消了,底层的政府与公安系统为了所谓的“稳定”,通过法制培训班、精神病以及扰乱社会治安、寻衅滋事等罪名,仍然广泛地打击合法维权者,当司法不独立、地方政府以经济发展为第一使命之时,必然会无底线侵犯公民权益,社会早已怨气重重。地方政府与公安系统又必须对上保证社会稳定性,那么,只有通过非法方式,控制正常的维权者上访者,制度性的破坏稳定以达成非法稳定,如同鸡生蛋蛋生鸡一样,习的一纸政令,无法遏制这样的恶性循环.
边界问题上,军方迎合习强人心理,无论东海对日、南海对越菲多国,还是西边的印度,都挑起了事端。结果我们看到,东海防空识别区刚刚划出,日美飞机就划空而过,军方的后手在哪里?南海冲突,将九八一南海钻井平台移至争议区,最近迫於国际压力,撤回海南;中印“冲突”现在已转化为中美争夺与印度的战略合作关系.有人说,军方鹰派人物之所以迎合习近平,提出种种自取其辱的方案并付诸实施,或是强化军方的地位,或是为了引起战乱,从而使习无暇查处军中巨贪。
习新政以来意识形态领域的亮剑,激起整个知识界的抗议与不满,对习新政的负面影响深远,人们自然将习看成极左势力的代表,要在意识形态领域搞政治倒退。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先生在微博中说:又是亮剑,又是伟大斗争,又是敌对势力。还嫌斗得不够吗?还嫌社会中的戾气不浓吗?如果你是一个家庭的户主,你是一个家长,你在家里也这么煽动吗?
依法治国的理念靠什么来维系
习是下棋之人,应该知道,越是高手下棋,越能看出几步,落子或吃子是容易的,但如何反制与应变,既要有宏大视野,又要有细节计算。如果习认同反普世价值反宪政观点,那么,习是在与政治文明与全世界进步力量为敌;如果不认同,那么就应该积极反制,不应该听任反宪政(愚昧地反人类政治文明常识)的声音铺天盖地、登峰造极.
最近周永康案终於公诸於众,显示习李政治强势。但批评的声音同时响起:打老虎只是选择性反腐败,仅仅是党内政治斗争或派系斗争,收缴数百亿贪污的财富,百姓也分不到一分钱红利,不动体制,还会产生更大更多的老虎。我们看到习可能意识到这一问题,即将召开的四中全会将以依法治国为第一主题.但人们还会追问,依法治国,中共一直如此倡导,习将如何落实依法、依宪治国,才是问题的关键。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