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4日星期一

非韩:打虎的娱乐和虚假希望


【 东网 】   时间: 8/3/2014

把所有的政治责任都推到周个人头上,也只能是为绝大多数人开脱。
 
 
 
官方终於公布周永康落马的消息了,一年多以来,这件事一直在吊媒体的胃口,事实上稍微熟悉中国政治规则的人都应该明白,今年3月份,政协发言人那句“你懂的”就足以反映大老虎今天的下场,这句看似随性的话绝不可能是他的个人行为,如果没有得到最高层的默许甚至鼓励,在职官员绝不敢以这种戏谑的语气谈论一位前国家领导人的政治命运,他承担不了其中的政治责任。


对於这件半年前大家就心知肚明的事,一旦揭晓,大陆媒体还是成功的组织了一场狂欢,通过对大老虎发迹和贪腐的各种细节的放料激发了读者的兴致。本来有事说事是媒体的分内事,何况这样一个大题材,但是随之而来的诸多评论就娱乐过头了。例如有人评论周永康领导下的政法委应该对过去十年的法治倒退负责,周扭转了中国迈向法治的大好前景,让人感觉原来过去十年高层一直存在两条路线的斗争,周永康作为反对法治路线的代表佔据了上风,而今打老虎终於让人看到了拨云见日的希望。更稀奇的是说周永康个人应对陈光诚事件负责。


周永康确实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主管政法,同时政法部门又是过去和当下给人意见最大的部门,无论是维稳体制的强拆、城管和截访,还是重庆让人诟病的黑打,都和政法部门分不开,人们对周不满很容易理解,但把这些看做是周个人的政治遗产,甚至认为周以其个人意志扭曲了法治、把政法工作带到今天的方向,并代表了党内一条政治路线,显然没有证据支持。以陈光诚事件为例,如果说党国对陈的处理是周的个人意见,那么现在周永康已经垮台,官方好像也没有给陈光诚平反的意思。


而过去几年社会矛盾的高发,很大程度是由於大拆大建大发展的经济政策,掠夺民众土地又没有足额的补偿,面对民众的上访和抗争,截访和维稳是必然的结果,矛盾虽然集中於周领导的政法部门,但究其源头却不是他们造成的,他们只是承担了系统中最让人反感的分工。维稳激化矛盾、扩大矛盾也是事实,但既然不能满足老百姓的要求以平息矛盾,党国也只能让维稳随着社会矛盾一起升级,形成恶性循环.


把周解读成为某种错误路线的代表,然后想当然的认为周的垮台意味着路线的变革,这种思维方式倒也符合大陆官方传统的历史叙事,文革时期对党史的描述就是十大路线斗争。遗憾的是,这种说法目前好像还只是民间的娱乐。


其实薄熙来事发后,不少人都认为清算重庆模式的时候到了,中央应该给薄在重庆的政策下个结论。遗憾的是,薄案官方的宣传点选择在“反腐不管职位多高”和薄的审判严守法律程序,符合“法治”标准,并没有评判唱红打黑对不对。当时我记得微博上一片意犹未尽之叹,不少人谏言不应该只讲贪腐而放过路线错误.可见,用路线斗争来解释高层人事变动,已经从党国的宣传变成了民间自发的娱乐。


这次周永康亦不例外,清算周永康政治遗产、变革维稳模式、重归法治道路,这些呼唤拨乱反正的民间娱乐已经成了高官倒台的标配。然则这次似乎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人民网发了一篇《周永康权钱勾结阻挡改革》的文章,提到“彻查周永康与研究依法治国携手出场”,而官方也透露出十八届四中全会将要讨论推进依法治国。人们以“南望王师又一年”的心情期盼的路线斗争好像真要来了,但人民网的这篇文章之外,打虎宣传的核心始终是“拥护党中央”。中共十五大就确定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了,已经依法治国十多年了,再讨论一下又有何妨。可见,有没有路线斗争,怎么搞路线斗争,民间自娱自乐是一回事,最终还是要老老实实学习《人民日报》传达的中央精神。


我说这些,并非为了开脱周永康的政治责任,他个人当然不能逃脱侵犯人权的政治责任,但是在党国只追究他贪腐的经济犯罪的时候,民间一厢情愿的寄希望於政治清算和变革的到来,只能是虚假希望;把所有的政治责任都推到周个人头上,也只能是为绝大多数人开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