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1日星期一

凌沧洲:反腐危局能否通向自由民主?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0/2014


回顾中国历史乃至中共历史上一系列反腐,从来就没有反腐为自由民主开道一说,朱元璋反腐也没有进入依法治国,雍正、嘉庆反腐也没有改善人权,毛时代杀掉刘青山张子善,也没有让中国实现自由民主;反腐与民主自由是两码事儿、两道铁轨、两道航向,能否并轨,能否同行,取决于社会大势,取决于民众争取自由民主的决心、手段和压力,而决非寄望于领导人良心发现。在政治层面言,决心、毅力固然是可贵的,但实力和压力才是王牌。幻想明君青天试行新政,除了黄粱一梦外,不会收获到任何民主化的半点果实。习近平上台前后对毛太祖的发自内心的推崇,对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打压、对公民运动发起者和支持者的打压,人们看不出反腐危局能通向自由民主的半点迹象;大船明明在向左疾驰,你偏偏说皇上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航船左转是为右转做铺垫,这如果不是意淫,如果不是青天明君幻想症,就是别有用心的放风洗脑。
近期,中国时局的热点是反腐败,前任常委周永康、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纷纷倒掉。北京自由派知识分子曾戏称“入常”即成“铁帽子王爷”,而今“铁帽子”也并非绝对保险。蒋洁敏、李东生一干“尚书、侍郎”更是被“宗人府”开除“旗籍”,党内道德大棒高悬,一些腐败官员的通奸高帽被戴上在媒体示众。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吉密欧8月5日报道说:王岐山领导反腐运动18个月,已经导致25万干部落马,包括39名部级以上干部。中纪委的双规,令干部谈虎色变。报道指,2013年以来,已有70名被查干部在双规中自杀。

北京政局波诡云谲,海内外媒体的新闻聚焦竟然惊人重合,中共最高层设置的反腐议题得到巨大回应,虽然海内外媒体由于定位不一,对反腐败的评价与分析也不会一样,中国媒体是一片打虎上山的狂欢与赞美;而海外媒体的声音则多元——其中在肯定打虎反腐的同时,也对集权式反腐、运动式反腐的前景表示忧虑。
与此同时,国内一些政治改革幻想仍未破灭的学者,借着反腐的东风,提出“破权贵、立宪政”的期望,清理权贵恶政,推进法治转变,醺醺然梦想反腐是为除旧布新而清障,似乎反腐败是通向自由民主的阶段性进程之一。

面对这种高浓度的自我麻醉与幻想,面对这种明君青天症的再次发作,我不得不对反腐败能否通向自由民主做一番梳理。

首先我们必须来了解反腐败的动机、手段和后果,才能对当前局势做一基本判断,对未来走向做理性的预测。

18大以后,多年来“闷声发大财”“以腐败换忠诚”的格局骤然转变,新君挟太子阶层的红色血液,强势登基,对“击鼓传花”的中国危局看得清楚,对江山社稷的风雨飘摇局势也有清醒的判断,在民众强力诉求民主自由、冤情遍地、民变蜂起、边疆不宁的大格局下,新领导团队,不是把航船朝向自由民主的蓝色海域,而是加大猛药的力度,开始在暴风雨来临前夕抛出累赘和负资产,以保证航船能继续行驶。

党还像一个脱衣舞娘,正一层层把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之类的“旧内衣内裤”脱掉。党如果不脱掉这些肮脏遮羞物,从互联网和小道流传中,对洗脑已经有一定免疫力的人们,也知道遮羞布下是如何腐败、恶臭、淫秽的。

反腐的动机和目的是为了打通自由民主人权的航道吗?见诸报端的中共高层的话是:“要坚定立场,反腐败是关系党生死存亡的重点政治问题。”在对徐才厚的立案通报中也依然一如既往地宣称军队是忠于党的武装集团。目前,海外分析反腐,多指反腐有集权和权力斗争之嫌;实际上,当前强势反腐,是维持中共统治大船继续行舟,不被水倾覆的策略,是鉴于“再继续闷声发大财策略,那么所有特权阶层都得完蛋”的一种修正航向;客观上,反腐败当然对中国民众也不无好处,毕竟,周永康、徐才厚这样的蛀虫大贼,蛀的也是人民的血汗。

从反腐的手段而言,依然是人治而非法治。所谓法治,无非是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对程序正义的推崇,对公民权利的保障。这些被宣布为贪官蛀虫的人,都是体制机器的核心构件,他们在位时,无一不是迫害人权、打压自由的打手和帮凶,也正是他们口含天宪,借口国家利益与维稳,而上下其手、结党营私、捞钱腐化、制造冤狱,他们被党内同僚打掉和被机器自身吞掉,从道德上来说,一点不值得同情;但从公民人权角度,他们的人权是否有保障?一经宣布为老虎,还未经司法审判,就已经必须当成老虎打了。同时,从人文和宗教的角度言,这些屠夫和走卒的下场,却值得悲悯,如果在一个人权自由民主和权力有制约的社会,他们的结局可能会好一点点。是什么让他们的人性泯灭,堕落成老虎和野兽的?

国内官僚团队在拥护新君除掉奸臣国贼的集体效忠中,效忠感言也停留在老生常谈中。不仅隔靴搔痒式地把腐败的责任推到贪官没有改造世界观,而且对腐败形成的制度的反思全都空白。不从体制层面来探讨制约权力,不开放媒体对腐败形成的原因探讨,反腐败只能是西西弗斯的神话,一边反腐,一边制造腐败。在权力垄断、资源垄断之下,在一党独大万年坐庄、没有选票换马、没有自由媒体的社会,腐败是注定的,腐败就是寄生在这家机器上无法清除的超级病毒。

从反腐的结局来讲,反腐败、打老虎对社会进步可能会有相当的好处。有评论认为,更黑暗的极权时代将来临。我却并不如此悲观。虽然,文革情结相当浓厚的红卫兵和知青一代,还魂了文革的一些做法,比如电视示众,比如“通奸”的道德清洗,比如对国内的异议人士逼迫,比前两任时代更加疯狂;但强势反腐败,向党内高层同僚下手,说明过去那种维持苟安,不肯彻底翻脸的潜规则已经作废,先皇邓氏的策略是集体领导、寡头共治,高层不出事就不翻船;而今情况有变、民怨鼎沸,再容忍像周永康这种最高层蛀虫大盗逍遥,也有可能翻船,所以,反腐火烧周永康、徐才厚乃是情势逼迫、不得不然;最终,党内高层有可能重回所谓改革开放前那种紧张对峙的状态,缝隙已经撕开,只不过毛时代以路线斗争把政敌踏翻在地;现在则追究谁贪腐更甚,贪腐最甚、民愤最大、根基最浅者率先倒台。而裁决者,当然是实力在握者、名器在手者。既然铁帽子王爷的铁帽子都不保险,党内高层的猜忌、提防、重组、密谋甚至抢先下手等等宫斗剧卷土重来,就是指日可待了。

通过对当前中国当局反腐动机、手段和结局的分析,通过观察新君上台前后对毛太祖的发自内心的推崇,通过观察当局对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打压、对公民运动发起者和支持者的打压,通过观察一系列温和的异议人士在牢狱或受逼迫的现象,我看不出反腐危局能通向自由民主的半点迹象;大船明明在向左疾驰,你偏偏说皇上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航船左转是为右转做铺垫,这如果不是意淫,如果不是青天明君幻想症,就是别有用心的放风洗脑。

回顾中国历史乃至中共历史上一系列反腐,从来就没有反腐为自由民主开道一说,朱元璋反腐也没有进入依法治国,雍正、嘉庆反腐也没有改善人权,毛时代杀掉刘青山张子善,也没有让中国实现自由民主;反腐与民主自由是两码事儿、两道铁轨、两道航向,能否并轨,能否同行,取决于社会大势,取决于民众争取自由民主的决心、手段和压力,而决非寄望于领导人良心发现。在政治层面言,决心、毅力固然是可贵的,但实力和压力才是王牌。幻想明君青天试行新政,除了黄粱一梦外,不会收获到任何民主化的半点果实。


(作者:凌沧洲,著名作家,独立时事评论家。出版有《罗马与长安——中国历史的谎言与真相》、《征服者帝国——中西文明的不同命运与选择》、《龙血狼烟——中国文化的基因碰撞与裂变》、《文化人批判》、《现代人批判》、《每一个字都可疑》、《坦白》、《吸血鬼公司》、《莎翁智慧》等十余部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