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3日星期六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8月14日,在湾仔修顿球场,香港律师会举行特别会员大会,2392票支持,1478票反对,大比数通过针对狂言“共产党好伟大”、“支持白皮书”的会长林新强之不信任动议,缔造历史。结果开低走高,远超各方预期,令身为律师的笔者喜出望外。提出不信任动议的三位律师任建峰、蔡家玲、吴少云,牛犊顶橡树,戴维撼巨人,令人相当感动。林新强当场拒绝回应是否辞职,匆忙上车离开,但投票结果已构成要求他立即下台的庞大压力,否则他将终生被全港律师唾弃和讥笑。口不择言,拥党捞钱,从今以后,林新强只可代表他自己,没有任何资格继续代表香港律师,再无悬念。在目前中共庞大统战攻势下,8月14日可以称得上是香港律师界的“大奇迹日”,也是捍卫法治与司法独立的“台儿庄大捷”。

桑普
政治評論人


8月14日,在灣仔修頓球場,香港律師會舉行特別會員大會,2392票支持,1478票反對,大比數通過針對狂言「共產黨好偉大」、「支持白皮書」的會長林新強之不信任動議,締造歷史。結果開低走高,遠超各方預期,令身為律師的筆者喜出望外。提出不信任動議的三位律師任建峰、蔡家玲、吳少雲,牛犢頂橡樹,大衛撼巨人,令人相當感動。林新強當場拒絕回應是否辭職,匆忙上車離開,但投票結果已構成要求他立即下台的龐大壓力,否則他將終生被全港律師唾棄和譏笑。口不擇言,擁黨撈錢,從今以後,林新強只可代表他自己,沒有任何資格繼續代表香港律師,再無懸念。在目前中共龐大統戰攻勢下,8月14日可以稱得上是香港律師界的「大奇蹟日」,也是捍衛法治與司法獨立的「台兒莊大捷」。不過,往後的道路依然相當艱險。

簡單回顧一下這次投票結果。這次特別會員大會有三項待決議題:一、律師會應發聲明捍衛法治與司法獨立,表明《白皮書》不應損害有關價值。(2747:1186,69.8%贊成。)二、林新強收回他在6月16日發表有關《白皮書》的言論。(2574:1367,65.3%贊成。)三、對會長林新強不信任。(2392:1478,61.8%贊成。)三項議題,全部通過,忝為香港律師會成立108年以來首次,成就斐然。律師會抗爭派過去每次挑戰建制派,全部無功而還。以2004年那次為例,律師專業彌償基金告急,保險公司破產,保費大增。律師會理事會被指處理基金不善,會員動議針對當時的會長葉成慶及四名理事表示不信任,最後動議以700對1190票遭否決。及至今年,在中聯辦港共集團的全方位催票下,律師會內建制派票數已由1190票衝高至1478票,本來以為必勝無疑。但是忠於良知而支持不信任動議者竟然高達2392票,大比數勝出,盡顯人心向背,更顯今年坐擁10億維穩經費的中聯辦昏庸無能。

綜觀倒林派的致勝關鍵,在於靈巧地在不公平的「授權票」制度下,運用制度竅門,達成移形換影、對方難以估票的目的。需知道在目前制度下,律師會會員既可親身投票,也可授權他人投票,兩者均不記名。本地律師行親建制派的資深合夥人往往要求旗下眾多受僱律師「授權」給自己投票,用以衝高反對不信任動議的人數。這招行之有年,再加上中聯辦和中資客戶這次出手箍票,當權派本來信心十足。8月14日,親臨現場投票的有700多人,雖有約600人支持全部三項動議,但勝負關鍵依然落在總數近3200張授權票。然而,當權派和中聯辦在操作授權票方面,墮進黑洞,功敗垂成。按照現行規定,即使律師會會員已經提交授權票反對不信任動議,也有權向處理選票的公司Computershare要求收回選票,再親自投票或改為授權他人,支持不信任動議,而原本獲授權的人不會被通知有關改變。因此,部分會員礙於僱主壓力,可能先授權挺林人士投票,再私下改變選票,移形換影,不畏強權,結果是高達1827授權票贊成不信任動議,僅有1323授權票反對,締造香港律師界的「大奇蹟」。況且,建制派內部親商一翼也與過分親共的林新強貌合神離。林新強曾致函理事會要求發聲明批評大律師公會改變政改立場,但不獲理事會接納,可見一斑。

在目前針對香港法律界的攻堅戰中,共產黨表現得相當庸碌無能,大舉激發起香港市民抗共的信心和勇氣。

在律師會方面,共產黨以為搞定了會長林新強,就可以讓他大放厥詞,力挺白皮書,宣稱共產黨好偉大,作為中共統戰樣板和香港律師界「人心回歸」的證據,結果事與願違。律師奮起抗爭,支持三大動議,通過多數選票,否定林新強關於白皮書的言論,矢志捍衛法治和司法獨立,正是猛力摑打中共專政集團的三記響亮耳光,中共統戰詭計一夜破功,日後再不能聲稱「大部分香港律師支持白皮書和共產黨」之類謊言歪論。

在大律師公會方面,公會在7月11日嚴正指出,雖然公會沒有支持「公民提名」方案,但是政府一旦輕率地排斥「公民提名」方案,然後袖手旁觀,就是不負責任,同時政府不應單以「不符合基本法」為由,消極地拒絕廣受支持的政改建議,否則是「誤用」及「濫用」法治概念,法律將淪為打擊公眾期望的工具。法盲的中聯辦面對這些專業意見,無言以對。

在法律學界方面,自城市大學王貴國(梁美芬丈夫)最近「黯然卸任」法律學院院長後,香港全部法律學院(港大、中大、城大)院長再無根正苗紅之徒。針對全港法律界,共產黨「難打仗、打敗仗」,只懂「亮劍」,被人「揮劍」,頓成笑柄。

在「大奇蹟日」當天,終審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首度評論白皮書,表示白皮書英文版把司法機關形容為行政當局(administrate)是「不幸的」及「不適當的」,而且「更令人關注」的是法官要「愛國」的要求,他堅持「法官沒有任何主人」,而目前社會各界行動已反映他們保持警惕,勉語「恆久警惕乃自由的代價」。評論直擊要害,中共茫然語塞。

筆者不禁要問:今年中聯辦正規維穩經費高達10億,創下1997年以來新高,還未繼續其他非正規經費,為何竟然淪落到如此失敗無能?中間有無人中飽私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及法律部部長劉新魁應否被「雙規」?值得大家嚴正追究。

林新強聲稱這次動議「沒有輸,也沒有贏」。其實,這句話相當耐人尋味。這次不信任動議雖然很有機會趕走林新強,但目前理事會內仍有不少親共人士,言不及義者大有人在。按照目前制度,一旦會長林新強下台,將交由目前僅由20人組成的理事會重選,所以重選後選出另一位建制派成員的機會極大,難保他日後繼續媚共。律師會目前兩位副會長熊運信、蘇紹聰,以及兩位前會長兼現任理事王桂壎、何君堯,均屬挺林陣營。如果在林新強下台後,只得這些親共陣營參選坐莊,實難扭轉局面。因此,筆者有以下四大建議。

一、治標之道,繫於明年的理事會選舉。抗爭派與親商派(非親共派)宜合組單一理事會名單參選,號召律師會全體理事今後必須嚴格守護法治與司法獨立,反對「撐反佔中、撐白皮書、法官要愛國、共產黨好偉大」之類政治性宣示,從而促使當權的親共派理事倒台,避免律師會淪為明刀明槍的政治性組織,卒致形象破產。

二、治本之道,在於變更章程,一旦會員通過針對會長的不信任動議,等同會長及其理事團隊已被罷免,會長及全體理事交由全體會員盡快重選,不再由20名理事小圈子閉門指定。

三、理事會日後設立發言人制度,對各項議題的立場以發言人為準,並且規定會長發言前,有關立場必須獲得理事會通過,以確保不會有任何一人在政治上騎劫律師會。

四、授權票制度應予取消,改為無記名郵寄投票制度,且與無記名現場實體投票並行,以求真實反映律師個人意願,避免有權有勢的合夥人綁架與扭曲受僱律師的獨立意志。

要實現上述四點,需要全港律師同道知行合一,堅持到底,參與會員會議,通過制度變革,掃除赤化陰霾,維護法治公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