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0日星期三

郑恩宠:中国又一高智晟律师——唐荆陵




文章来源:【 作者博客 】


2006年6月5日,我出狱后的当天,就接受了四家海外媒体的采访,认为今天中国20岁、30岁的律师,将比我更出色,干的比我更好,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出狱已经八年多了,实践证明了这一点,我出狱时唐荆陵律师才35岁。
中国法官几乎没有一个是合格的,因为他们没有十五年以上的律师执业经验,法官是从优秀律师中产生的。严格讲,今天中国25万律师中,真正合格的也并不多,律师至少是双学历。大多数国家的法学院并不是让高中生直接报考就读的,而是先攻读一门非法律专业,例如:中国就缺少医疗纠纷的律师,他们先要攻读医科大学,然后再读法学院。唐律师是先考入上海交通大学高分子专业,再读法律,成为律师。
我是先在全日制的上海电视大学电子工程专业毕业后,再业余攻读法律的,1988年的全国第二届律师资格考试,上海的及格率只有百分之八。当律师没有人给你发工资的,按业务收入的百分之三十三提成,办公室自己解决,所收咨询费,还不够办公室的空调费开支。律师的住房、养老、医疗金等,都得由自己负责解决。
所谓法律援助本是政府收了老百姓的税收,拿出来部分给困难国民的法律援助。在中国13亿人,平均每人每年的法律援助的预算是0.1元,还不够政府法律援助机构的房租、水电费。
在上海平均每个律师一年被政府摊派一次法律援助,就是平均每人做了一次雷锋。而当年的雷锋是解放军的战士,每月还有6元工资,政府管吃、管住、管穿,当时还不打仗;当时的中国还饿死近四千万人。
若今天中国政府对律师全部包吃、包住、包穿、还发工资,还不要出庭,律师满腹经纶时并闲得无聊,对周围的人免费咨询、免费写法律文书、免费出庭,不是个个是雷锋吗?中国政府歧视律师,中共长期性下去,也将导致亡党失政。可拍的还不是这一点,许多公民至今还对律师误解大于理解,例如:在上海的访民,百分之七十家庭的收入好于律师,还要律师免费服务,还要国际援助。但是,有许多访民告诉我的亲属,至今上海的国际援助款还未到,现在访民中发起捐款,帮十个近期入狱的访民筹集律师款。人已经被关三个月了,在美国联合国的上海访民,现在怎么一毛不拔了呢,不是有美国免费律师吗?
当高智晟律师还在狱中,高举高律师旗帜的上海访民有不少,现高律师出狱了,还未获得真正的自由,这些人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呢?可喜的是今天,中国大陆至少涌现出一千个比我、比高律师更出色的律师,他们正在战斗,他们是中国的希望。这也是我最为欣慰的,我已经看到了中国的今天的进步,中国的明天会更好,美好生活的专利不不只属于外国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