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3日星期三

曾伯炎:中国的出路在于突破毛式权斗的鬼打墙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2/2014
中共党史告诉人们:从陈独秀到王明,从胡耀邦到赵紫阳,政治权力的转换,必须采用斗争与打倒来解决。毛泽东的斗争哲学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因此,他发动一个接一个政治运动,用文斗与武斗,面对面斗,背靠背斗,以斗敌为名,斗友为敌,斗亲成仇,以致把众多假想敌斗成敌人。毛以后的中共领导人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也都继承了毛的斗争哲学,用权力斗争的方式清理政敌,巩固权力。张雪忠教授说得好:以非法治的、黑吃黑的反腐谋求更集中的权力,不可能清理恶政,因为它本身就是恶政。当前的“反腐”是与对社会的全面压制同步进行的,而一旦主政者通过反腐建立更集中的权力,就一定会用磨得更锋利的刀劈向社会。
中共打江山,用斗,坐江山,仍斗。夺权,要斗,掌权,要斗,交权,也要斗。甚至退休了,还跳不出权力斗争的漩涡。

毛泽东把斗争与乐趣联系,甚至夸张为:“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他发动一个接一个政治运动,用文斗与武斗,面对面斗,背靠背斗,以斗敌为名,斗友为敌,斗亲成仇,以致把众多假想敌斗成敌人。毛泽东把当年中国人讲和为贵,改造成斗为先,斗为纲,人人成了好斗公鸡。可禽兽也并非只有斗的恶性,还有良性,如乌反哺、羊跪乳,人性,何止恶化到兽性呵!

中共党史告诉我们:从陈独秀到王明,从胡耀邦到赵紫阳,政治权力的转换,必须采用斗争与打倒来解决。以致习近平打倒了薄熙来,又开过三届中央全会了,仍斗争不息,从党内斗到军内,从政法委斗到发改委。这斗,外学斯大林,毛泽东内则继承本土谋略,造成一土洋结合“权力斗争”的鬼打墙,把中共的党徒党仔迷住困住,走不出去,突不出围困,总是擅长于斗术者掌权,这权,又去为他生前身后的安全去图谋,民众企望出圣君明主的愿望,能不落空吗。这是毛神还未否定,未彻底拉下神坛,褪了他的神光,便仍在作怪呢?

毛泽东统治的27年,从土改斗士绅,反右斗民主倾向知识份子,文革斗学术权威,最后斗到毛泽东的老婆江青,包括其侄毛远新,打倒四人帮,结束文革浩劫,才收场。彭真走出秦城监狱,发誓要用以法治国,结束这斗的游戏,可是这缠斗,仍未终止,不令人发忧与深思吗。

即便邓小平用斗财去转移了斗人。从斗人吃的苦头,尝到发财的甜头,老邓这改弦易辙者,仍是斗下华国锋掌到权,再斗垮胡耀邦、赵紫阳两任总书记,才放了心。中国便由邓叫人斗财仍不忘斗人,江胡两朝讲闷声发大财也高调斗人,权力大佬杨家将、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等的被斗出局,就仍在延续毛邓的老谱,而习近平仍在拿下徐才厚、周永康,续演这权斗连续剧,也方便了习近平在政治上搞倒退,去说毛的前30年也不能否定之类的浑话,当然这是共党摇摇欲坠时,只好用伟光正谎言搪塞了。正如张雪忠教授指出的:以非法治的、黑吃黑的反腐谋求更集中的权力,不可能清理恶政,因为它本身就是恶政。当前的“反腐”是与对社会的全面压制同步进行的,而一旦主政者通过反腐建立更集中的权力,就一定会用磨得更锋利的刀劈向社会。

什么不能否定,老毛咽气后,就否定了他的阶级斗争为纲,改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是否定前30年么?没有这点否定,今天中国,仍是北朝鲜那种在极对恐怖与饥饿下喊万岁的状态,生产力有今日的活力与GDP吗?而这点活力,恰是部份否定了毛路线,才激发的呢。没有否定,农民就还在公社里挣8分线一天工分,能解放两亿多农奴自由进城当僱佣的农民工,有那么多血汗工厂挣出口外汇吗?没有否定毛的计划经济,恢复商品生产与市场交流,还照毛的行政调拨与官僚瞎指挥管理,能有今天大小衙门在房地产市场发土地财吗?没有否定毛的教育灾难,他把知青赶下乡去断了文化之传承,今天,任总理还由毛时代的文盲、半文盲如陈永贵吴桂贤在位,大学还是军宣队工宣队管理,岂不仍然只出红卫兵,没有学士、硕士、博士毕业吗?

其实,毛泽东晚年,也被逼自我否定了他向苏联的一边倒,从1949年发表《别了,司徒雷登》到悄悄请巴基斯坦搭桥,把美国总统尼克松与基辛格请进中南海,。此前,还在珍宝島同苏联打一仗,作为与美国修好的见面礼,老毛自己也否定他倒向苏联的外交路线了呵?今天,似乎又回向那毛初上台的“一边倒”路线,是对毛的肯定还是否定呢?难道老毛“一边倒”向斯大林同志,中国人吃的亏受的苦,还要再一边倒向普金同志,去受二茬罪吗?可近当代史告诉国人:苏俄这“老大哥”吃掉我国2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美国这“敌人”,却用庚子赔款办中国燕京、圣约翰、华西、协和等10所大学。这种敌友颠倒,还要重复毛失败的教训吗?

其实,毛泽东进京,开始还较谦逊,说是进京赶考,当他吃到权力的甜头,这权力如海洛英等毒品,愈吃瘾愈大,大到做了穿中山服的皇帝还不过瘾,想爬上世界共运首领地位,妄想用人海战术进行大跃进,闹超英赶美,实是赶苏联,以便叫苏联老大哥让位。谁知,毛的大跃进、人民公社与总路线惨败,被赫鲁晓夫嘲笑中国惨得吃大锅清水汤,两人打伙穿一条裤。事实确是一人一年只发1.8尺布票,不是两人凑起布票才能做一条裤吗?乡下大锅清汤里,没一点粮食,只有野菜了。

老毛恼羞成怒,组织与苏共论战。人家苏联放卫星,在天上,老毛说他亩产万斤也是放的惊世卫星,却饿死千万白骨,掩埋在地下。于是老毛见在共产世界,难称老大,想改为做第三世界领袖,去向阿尔巴尼亚和亚非拉等穷国滥党们撒钱,记得澳洲有个打马克思旗帜的希尔,乃是个骗子,作贵宾请上天安门,骗得腰缠万贯跑了。这是中国人为老毛政治野心埋的单,也是老毛欠的债哩!

翻遍中国史与世界史,没有一个王朝如中国这共朝,把一个民国倒退成党国,将文明古国,讲仁义礼智信,倒退到打砸抢烧杀,回到丛林。因此,走进现代,很艰难,闹到讲法治与宪政,仍受人治与专政抵制,大家都在毛氏斗争鬼打墙里互斗互殴互噬。

能说这不是毛泽东野心加愚蠢造的孽与罪吗?他以成败论英雄,自诩枪杆子出政权是中国特色马列主义,那么陈涉吴广、洪秀全以及用武力建了欧亚汗国和大清帝国的成吉思汗和努尔哈赤,凭持枪在马背上打下政权,都是马克思主义者了。不可笑吗?

更可笑的是20世纪了,毛泽东治国,不向现代通古今之变的史学家傅斯年、陈寅恪、钱穆、陈垣请益,而是从900多年前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寻经,找出些帝王术来治国,遍读这通鉴,把历史上西汉窦太后与大清慈禧的魂,读来附在江青娘娘身上,把汉景帝清君侧读来,实践到清刘少奇、林彪、彭德怀等一系列党国功臣上。甚至文艺复兴后西方从神权君权过渡到民权社会,毫无认识与探究,百年前的严复,还钻研与译著过“群己权界”的人权意识,洛克比马克思高明的结论:财产不可公有,权力不可私有,否则天下必大乱。而老毛正种的是这乱的祸根。今天,毛的徒子徒孙,不正借财产公有,借权力私有将公产变私产,而乱天下吗?为何改革开放,似乎进了一步,现在又退两步,岂非毛泽东用落后的君权政治文化造的鬼打墙,中南海到今天仍在演陈腐的宫廷老戏,用政治清洗式反腐,这戏,明朝崇祯清魏忠贤与嘉庆清和珅都演过,值得高兴明君降世吗?

中国哪一天彻底批毛神了,把那互噬式的毛式鬼打墙推倒,64年的伪解放,才变成真解放,中国才可能真正走向民主共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