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4日星期一

守鱼:群殴死老虎与潦倒的殷玉生


【 东网 】   时间: 8/3/2014
 

既然老虎是死的,任何人都可以打,三岁小儿皆可打之。
 
 
 
中纪委调查周永康,胜利的不仅仅是他的对手,还有其他外围的人,包括国内的媒体.周永康的官方消息第一时间发布,市场化的媒体也摩拳擦掌,将提前了很久准备的专题突击上线。媒体们一直在苦苦地等待风向明确的时候,以便於迅速的挂出标配的风球。而第一家挂出风球的媒体,傲视群雄,沾沾自喜到今天,还不能自拔。除了通过文字表扬自己外,一鼓作气的拍摄了视频纪录片来表彰此次大战的胜利。


一个时代的道德,一定是与这个时代的公共生活密切关联的。如果不作任何对比的来看,这些媒体苦心积虑的做这样一篇报道,似乎赶上了国际媒体的一般操作能力。而报道开箱的时刻,最快而最好的作品是尤为值得肯定的。


仅仅在十多年前,当局的内斗也还没有上升到如此露骨的地步,而媒体人还非常自信。当时的领军调查记者王克勤在多次讲座的时候,就多次表达过关於批评报道与调查性记者,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做法,都叫打死老虎。一种是围着活老虎去打,打死为止。而第二种是老虎死了,媒体再去打。王克勤还特别解释,“既然老虎是死的,任何人都可以打,三岁小儿皆可打之。然后把它可以批倒批臭,这个过程我认为不是记者的工作,是一种宣传工作者的工作。只不过是画匠把这个棺材画的更好,这是我觉得不屑的。”


很令人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发展,也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呼喊着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当年王克勤的讲座竟然一语成谶,他所倡导的啃硬骨头的调查报道越来越少,而站在老虎的屍体上拍照的事情却越来越多,甚至成为了一种潮流,成为了职业履历上一个闪耀的星星。


不仅如此,王克勤本人也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调查记者的行列,转入了公益的队伍。而最近的这些年来,虽然还是有媒体人不断地试图挑战一些正在一手遮天的权势人物,不过几乎没有看到比较有成效的结果。


面对残酷的现实,越来越严苛的审查制度,越来越紧密的政府公关,越来越功利的媒体市场,越来越弱小的媒体力量,要么承认这样的一个现实,就是媒体的力量很小了。而还有一种掩耳盗铃的方法,就是还要坚持媒体的荣耀感,在螺蛳壳里做道场,继续找到存在的意义和奋斗的价值,为此将可怜兮兮的死老虎挂在战利品的行列里炫耀。


对於还有追求和理想的媒体人而言,自媒体的时代也有生存的空间.中国最屌丝的记者,莫过於殷玉生,独自发起了众筹项目,针对冲突中的热点新闻事件,自己筹资以后赶到现场,然后进行独立的播报。不过这样独立的代价,不仅仅是金钱上的,生活上的潦倒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因为参加一些良心活动,而被警方羁押36天。


可见的是,如今不是没有空间和机会做媒体人真正要投入的工作,而是从经济价值上来计算,这是不划算的事情。站在死老虎的身体上拍照,不仅安全,而且经济,甚至能收穫到市场的成功和行业的认可。两相比较,还会有多少人愿意来做殷玉生这样的事情。


尤为两人感慨的是,人人都争相的去做一个成功者,不以为当局描棺材板为耻,反而将之作为炫耀的资本。这样的时代,实在是一个可鄙的时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