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7日星期四

项小凯:轻浮浅薄的素质决定论


【 东网 】   时间: 8/6/2014

要求教育平权的家长被警察强行驱逐。人权进步的最大阻力,是特权专制势力的阻挠。
 
 
2011年底,畅销书作者与赛车手韩寒,连抛三篇博文,发表对革命、民主、自由的看法。在韩三篇中,作者认为,由於国民素质太低,所以中国应该避免革命;作者还认为,由於国民素质太低,所以即便有民主,也只能是劣质民主。

韩三篇的观点,属於素质决定论。令人意外的是,这种缺乏事实基础与严肃论证的观点,在国内却颇有市场。甚至在知识界,也不乏有人持类似的观点.例如,一位在网络上颇具盛名的青年法学教师,就长期坚持认为,中国一系列问题的根源,应该归结於中国的国民性。

历史上,素质决定论倒也不是新鲜论调.美国在建国后的近100年内,南部的绝大多数白人,就以黑人素质太差为由,剥夺黑人的公民权利。白人奴隶主们,限制黑人的种种自由,只给提供最低限度的生存条件。可想而知,当时的大多数黑人都不识字,极少能接受教育,文化素质非常低下。

荒谬的是,教育程度低下,本来是黑人被剥夺正常权利的恶果,却被颠倒过来,成为奴隶主继续剥夺黑人自由的理由。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这种逻辑。19世纪50年代后半,美国北部的废奴运动高涨,并最终引发美国内战。北方联邦政府,取得内战胜利。1865年,美国通过宪法第13条修正案,废除了蓄奴制。

国民素质,或者说国民性,是个很难定量的概念。如果拿容易量化的指标,如收入水平、教育程度、生活水准来衡量,那么中国的国民素质,显然并非属於最差的级别.

类似印度、菲律宾、加纳、肯尼亚等国家,在人均收入和教育水平方面,均低於中国,却已经享受了多年的真实民主。而像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等阿拉伯石油国家,国民富裕程度,远高於中国,却保留了前现代时期的政教合一的绝对君主制。至少,从实际情况来看,并没有什么可靠的证据,支持这种素质决定制度的论调.

朝鲜与韩国,大概是最为反讽的案例。二者原本属於同一种族,同一国家,仅仅因为地缘政治冲突,分裂成南北的民主与专制两国。半个世纪后的韩国,已经进入世界发达民主国家的行列,而朝鲜,仍处於旧式极权体制,不但人均收入仅为韩国的40分之一,而且平均每年还有数万到数十万人,在飢荒中死亡。

同理,台湾、香港、澳门的居民,得以在今天,享受发达的文明生活,并不是因为,他们中绝大多数人的祖先,具有多高的素质;而主要是因为,他们生活在另一种文明的制度之下。

所谓的素质低导致坏民主,则更是一种诡辩术.试想,如果一个国家,发展程度较低,那么,在素质决定论者看来,如果这个国家没有民主,就会成为素质太低而无法建立民主的证据;而如果这个国家实行民主,则又会成为素质低会导致坏民主的实例。看来,按照素质决定论者的逻辑推论,对於不发达国家,以及他们所谓低素质国民,只有专制,才是最合适的统治形态.

素质决定论,并非来自客观事实的归纳,也不是严肃的逻辑思考,而是一种轻浮浅薄的权利歧视。认为素质决定制度的人,他要么主张,应该以某种所谓的素质标准,来进行权利分割与利益分配;要么,他为某种制度辩护,以试图证明当下权利不平等的合理性或正当性。美国的蓄奴主义者如此,今天的素质决定论者,也同样如此。

反过来说,一个人,如果相信权利生而平等,反对特权制度,那么必然会从价值观念上,拒绝任何形式的素质决定论。

对於中国来说,长期的专制历史,导致专制制度与专制文化,交叉反馈,恶性循环.要想打破这种循环,需要从制度与文化多等方面着手。但是很显然,制度因素,才是这种恶性循环的核心。如果回避了制度变革这个核心,就会严重模糊问题的焦点.

此外,中国也并不缺乏人权与民主的抗争。上世纪80年代末的民主运动,以及多年以来,无数因抗争而遭到打压的仁人志士,他们的遭遇,早已充分说明,无法实现民主的首要原因,绝非因为素质,而是因为专制者的超限打压。试图无视这个核心因素的素质决定论,不但轻浮浅薄,而且在效果上抹杀抗争的意义,其心态已近猥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