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2日星期五

吳祚來: 「一黨民主」語境下的人民主權問題




文章来源:【 东网 】

上篇談一黨民主語境下的強化黨權,現在我們再思考強化民權。

黨權與民權問題,一直是中共面臨的最根本性的問題,也是中國民主化進程中最關鍵性的問題。

我們看媒體最權威的解釋:

如何理解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與人大的關係?根據憲法、法律和黨的有關文件,我們可以把中國共產黨和人民代表大會的關係概括為:黨領導人大,人大接受黨的領導;人大監督黨,黨接受人大的監督。

賈府的最高權力法定歸賈政,但賈政要接受賈母領導,賈母接受賈政監督,家法是由賈母帶領賈政制定的。

請問,賈府真正最高權力屬於誰? A:賈政B:賈母

賈府的權力問題還有博弈的空間,因為賈政與賈母都是自然人,可以直接對話交流,但中共中央與全國人大之間的博弈,卻是有組織與無組織的主體進行博弈,被控制的無組織對象與控制主體之間的博弈,這樣的博弈嚴格來說是不存在的,因為全國人大是由中共一手「選舉」出來的,而不是由人民普選產生的。

典型的案例是八九民運之時,學生最初提交的籲請書是遞交給全國人大的,而趙紫陽與李鵬內爭之時,趙想到的,並不是求助鄧小平的幕後權威,而是求助通過全國人大來協調解決,趙紫陽是有民主法制意識的,並希望訴諸合法程序來解決面臨的問題。李鵬在日記裏說:萬里出國前曾經告訴我,(1989)5月12日趙紫陽親自登門到他家,說中央意見分歧,在黨內已不能解決問題,只能求助於人大常委解決問題。

歷史的關頭,人民與黨的領袖都同時發現,代表人民主權的全國人大失蹤或失效了。萬里在最關鍵的時刻,沒有中止對北美的訪問回國緊急處理國事,而是被要求繼續訪問,而其回國之後,又被滯留上海,人民代表大會作為國家最高權力機構失去了應有的價值,鄧小平在家中召集的元老會議,不僅決定了趙紫陽的命運,八九民運的結局,也決定了中國的命運。

黨控制了人大,鄧小平也就可以控制黨。如果當時萬里能夠啟動人大緊急會議程序,公開處理八九民運問題,也許八九民運的結局就完全不同,鄧小平李鵬政治集團也不會犯下滔天的罪行。

中興領袖習近平一文提到了強化人民主權,這個提法有積極意義,但賈母要提升賈政的威權,同時又要強化賈母的威權,終極問題仍然無解,當賈政遇到賈母意見分歧時,誰有終極裁判權或決策者?

近日結束的北戴河會議之後,我們看到習近平在「深改小組」第四次會議上呼籲,要真刀真槍地改革。而十八屆四中全會,也要開啟真正的依法治國大幕,偉大而真誠的改革誓言需要落到實處,並要面對真正的問題。

歐洲走出中世紀,最重要的革命是政教分離,上帝的事情歸上帝,凱撒的事情歸凱撒,習時代如果誠心誠意地政治改革、強化民權,就應該黨的事情歸黨管,政府的事情歸政府,人大的事情歸人大。

我們看到,意識形態領域,中共宣傳部管一切媒體的意識形態,從電影到漫畫,從圖書到音像,從網絡到教育,世界上哪個文明國家的當政黨會如此濫權?如果中共把人民日報還給全國人大,把光明日報還給全國政協,讓中央電視台市場化,黨的宣傳部門只管黨內教育,中國的文化與新聞領域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人民的選舉權失落,是黨國腐敗之根源,強化民權,最重要的是讓逐步落實人民的獨立選舉權,選票控制在黨政部門手中,人大代表由有關部門指定,任何公民無權獨立參選,這使共和國完全被變異,各級黨政部門如果有真正的人大代表監督制約,社會可能會發展得慢一些,但肯定發展會更健康,更理性,也更陽光,僅僅想依靠中央巡視組來解決腐敗問題、懶政問題,無異於拔著自己頭髮想飛行。

中共害怕文革式的大民主,那麼和平選舉各級人大代表,並通過人大代表來監督各級政府,協調黨政部門與民間社會的糾紛,最有利於社會穩定,只要是政治文明發達國家莫不如此。中國社會的民主實踐確實不盡如人意,由於傳統文化與現實問題造成這樣的現狀,我們也必須承認,應該一步步來,如果立即啟動美國那些的全民普選總統,可能會出問題,但中共在村一級民主實驗從江澤民時代已開始了,習時代無論怎樣也應該啟動縣市一級民主直選實驗。可以分期分批地在有條件的市縣啟動民主直選人大代表,並由人大代表選舉縣長,縣委書記可由上級選派,也可由下級黨代表直選。

中共曾誓言一切「為人民服務」,中南海大門的屏風上一直大書此誓言,那麼,黨不應該永遠成為領導型政黨,而應該轉型為服務型政黨,為公民主張正義,為社會維護人權,落實憲法賦予公民的自由民主權力,應該是中共的神聖使命,中共由國家財政供養,應該逐步引入競爭機制,由永遠為人民服務,改為由人民來選擇誰來為自己服務,怎樣為人民服務。如果人民不能決定由誰來為自己服務,人民的主體性在哪裏?

毛澤東一步步剝奪了人民主權,包括人民的經濟主權、文化主權、政治主權,鄧小平時代以來,人民的經濟主權、文化主權逐步得到一定程度的落實,但政治主權卻仍然完全掌控在當政黨手中,如果人民手中沒有政治主權,其它主權隨時都會成為泡影。所以,習面臨的改革的本質,是還政治主權於民,還選票於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