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9日星期六

何清涟: 习近平反腐引起的舆论波澜




文章来源:【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6期 】


如今中共的宣传系统完全乱了章法,8月4日,首发于《长白山报》的《习近平:置个人生死毁誉于度外进行反腐》由凤凰网转载后广为流传,旋即又被大部分网站删除。此事引发了网民的猜测,认为习反腐又有变数,遇到极大困难。
 
困难当然特别大,这从反腐引起的舆论波澜可见一斑。
 
反腐重点是警军特
 
这篇被删的文章其实还可以在网上找到“遗珠”。我认为该文较重要的信息是提到“这次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对反腐败形势有一个新提法,就是腐败和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坚决地讲到‘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既然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交给了我们,就要担当起这个责任’。王岐山还指出,“这是一个立场问题、态度问题、站队问题、定力问题,也反映了背后是对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问题。”
 
无论是“胶着状态”预示的反腐困难,还是政治高层内部的“站队问题”,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有关方面通过背景各异的香港媒体,以及外媒各种直接、间接甚至隔山打牛的报道,释放了不少信息,善于解读的人早已明白近两年中国高层政治是一番什么光景。
 
从公布的反腐战果来看,习近平反腐的三大要害部门是警军特。警权与武警指挥权原来在周永康手中,习目前已经将其控制在手;军权过去由郭伯雄与徐才厚双头掌控,随着二人被拘押,人事慢慢调整,习近平应该也有把握控制。剩下的国安系统比较麻烦,这一块本来就是有明有暗,分布全球,目前外界对北京反腐的价值判断(并非形势判断)十分混乱,其中就有这个系统在起作用。
 
国安系统曾由曾庆红长期经营,曾退位之后,也一直保持着对这个系统的控制力与影响力。但是,目前江、曾在警、军二系统大势已去,国安系统可以捣乱,可以威胁,但未必能发动政变,更未必能够通过党代会这种制度性安排来废除习的总书记职务。
 
个人独裁与寡头政治孰优孰劣
 
对这场反腐的价值判断,形成鲜明对立的主要是两类观点。支持习反腐的人理由有二:一是认为反腐非常必要,能够通过反腐抓捕一些腐败分子总比让他们留下继续为祸要好;二是期盼习近平在局势稳定、大权在握之后,有可能实行政治改革。对习反腐持非议态度的人,一是认为这是政治清洗,因而缺乏正当性;二是认为利益集团成员有实行宪政的愿望。
 
两种判断都有一半对,支持派认为反腐非常必要,绝对正确;反对派认为是政治清洗,这是从反腐对象的选择性来看,也符合当前事实。但无论是前者对习有可能政改的预期,还是后者认为利益集团成员有实行宪政的愿望,都只是一种基于假想的推测。迄今为止,习近平未曾表现出任何对民主政治的兴趣,也未显露出对普世价值的爱好,有的只是“鞋脚论”、“三个自信”与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表态。但认为利益集团有可能实行宪政的说法更为荒谬。如果说利益集团的代表是江胡时期的政治局常委们,这些人大权在握时,除了温家宝个人在离职前两年曾空言政改,并口头表达了对普世价值的向往,其余的人大都是“五不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坚持者。这些人对政治的态度是:既不前进(即通过政改推行民主制),因为那会丧失特权与保护其腐败的现存制度;也不后退,因为毛式文革对他们极其不利。他们认为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保持目前这种半行政干预、半市场化经济的权力经济结构,因为只有保持权力对资源配置的垄断并介入经济活动,才能确保他们的家族继续捞钱并且不受清洗。这些人在位时,有权力推行改革却拼命维护现有体制,如今退休荣养却有人希望他们推行宪政,且莫说这只是反对习近平反腐一派的期望,就算是这个利益集团的成员此时真有过这种表达,考虑到他们面临的反腐压力,这种表态的诚意就很值得怀疑。
 
反腐的前景很容易判断:如果是习近平赢了,将稳固他的个人独裁;如果是习输,结果就是继续维持江胡时期的寡头共治。对民众而言,二者都是独裁,并无本质区别。从政治学意义考察,独裁指由一个人或少数人集团拥有绝对政治权力而不受宪政与法律限制的政治体制,这种体制的统治权常由一人或一集团所垄断,通过不同的镇压机制来发挥其政治权威。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学界根据当时的现实,将独裁政体分为宪法独裁、共产独裁(名义上是无产阶级专政)、反革命独裁及法西斯独裁,20世纪60年代非洲各国经过民族独立解放运动之后,又发展出许多不同类型的独裁政体,如宗教独裁、家族独裁等。独裁政体以其政治实践昭告世界,这类政体严重侵害和违背民众利益,甚至危害人民的生命及财产安全,因而逐渐被人类社会抛弃。
 
从中国民众的角度来判断,很难判断个人独裁与寡头独裁孰优孰劣。唯一不同的是,寡头独裁形成的食物链多那么几条,养活的攀附者要多一些。比如中国的政商结合,过去在九龙治水时期,大多数政治局常委们可以在自己掌控的部门形成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链条,每一链条上各有不同的攀附者。如果中国政治体制不改,腐败肯定还要卷土重来,就算习王二人清如水,又怎能阻止住成千上万的官僚的寻租活动?
 
普世派期待的政改会不会从天而降
 
自由不是免费的。宪政改革完全不符合中共极权政治的需要,更不符合中共利益集团的需要,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政改不会从天而降。我的理由如下:
 
中共从来就是危机推进型改革,没有内生危机,绝不可能思谋改革。中共判断改革是否有利,可能与清朝末年统治者相同,是既要保大清也要保中国,保大清先于保中国。戊戌政变之后,清朝廷宣布康有为及其康党的罪状,其中有一条赫然醒目:“又闻该党建立保国会,保中国不保大清,殊堪发指”,以后此语几经流变,演变为慈禧太后亲口所言的拒绝行宪的理由。这段话说明,清朝廷已经意识到,中国的利益与清皇室的利益并非一致,行宪可能导致皇室天下不保,但于中国有好处。这与中共目前面临的局面相同:推行宪政可能保不住中共的特权与执政地位,但于中国有益。这恰好成为中共绝不接受的缘由。中共一直将本党执政权包装成“国家的核心利益”并昭告天下,要求美国等予以尊重。习本人既然斥锐意改革的戈尔巴乔夫不是男儿,目前也不大可能来个脑筋急转弯。
 
鉴于此,我还是坚持我2003年在《中国威权统治的现状及其前景》一文中所做的判断:中国将长期维持“溃而不崩”之局:维系一个社会的支柱有四根,在生态基座、伦理道德(在它国还表现为宗教文化)、基本生存条件(就业)等都遭到严重破坏之时,中国只剩下政府强管制这一根支柱。如果在这根支柱倒塌之前,中国不能营造一个新的制度出口,很难对中国前景做出乐观预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