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

林绿野: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 民主中国首发 】 

大清王朝所走的不归路,在一百多年后,又被中共天朝重走一次。为了利益集团的能继续贪腐,中共天朝统治者,从邓小平到胡锦涛,全都拒绝政治民主和宪政。竟然还坚信:不管政治上如何腐败,只要经济发展了,拥有像“辽宁”号航空母舰这一类先进武器,就可以安内攘外。这说明中共领导人的思想水平连慈禧太后都不如,慈禧太后最后尚且明白,为了大清天朝的长盛不衰,必须忍痛把权力还给人民——实施“君子立宪”。表面看,似乎是中共天朝的领导比大清天朝皇族更愚蠢,但这不是根本的原因。根本的原因是:大清天朝是一个“家族公司”,这个“家族公司”的每一任皇帝,都要对自己的列祖列宗和子孙后代负责;而中共天朝则是一家既无人负责也没人监管的“国营公司”,天朝领导人是前朝元老圈定的,在其任期内享有绝对的权力,且没有任何监督和制约。对于他们来说,只管在位时狠狠大捞特捞一把,哪管卸任后洪水滔天!

今年7月25日,是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一百二十年纪念日。按中国农历纪年,六十年一甲子,则是过了两个甲子。严格讲,中日甲午战争,并非全在甲午一年,战争是甲午年爆发的,即公历1894年7月25日爆发的,至第二年,公历1895年4月17日结束的。说是结束,仅仅是政府层面上的战争结束,在这之后被割让的台湾还进行多年的抵抗。

历史是延续的,因此,我们有必要把时间再往前推三十多年,即一百五十多年前。1861年,大清天朝,在经历两次鸦片战争惨败的打击后,在经历太平天国和捻军等农民暴动的沉重打击后,总结经验教训,认为大清天朝挫败的原因是“经济和科技落后”,西方列强之所以强大是由于“船坚炮利”——结论是“落后就要挨打”。于是,在大清天朝的邓小平——慈禧太后的领导下实行了中国近代史第一版的“经济改革,对外开放”——洋务运动。经过几十年的经营,大清天朝在物质现代化方面也确实取得当时举世瞩目成就:遍布全国各个大城市的现代武器制造工业和民用制造工业,上海成为东方最繁华的第一大都市,一支用新式武器武装起来的庞大的海陆军,尤其是海军,仅仅北洋水师一支舰队,就名列亚洲第一,世界第六。然而,政治上腐败和不得民心的大清天朝,建立强大海陆军的目的并非要对外作战,而是对内镇压“动乱”,对外吓唬外国列强,让它们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大清海陆军从来没有一个主动的战略目标,甚至连应对别国进攻的准备也没有。

大清天朝的宰相和战时主帅李鸿章也深知他这个装裱匠装修起来的“房子”,虽然外表冠冕堂皇,但是基础和结构都存在严重问题,是个豆腐渣工程,绝对经不起大规模战争的考验。因此,他主张用“外交”解决中日争端。然而,在丛林时代,一个国家越是害怕战争,战争越是不可避免。

中日甲午战争终于在大清天朝不情愿中爆发。中日甲午战争甲始于1894年7月25日的丰岛海战,战争在陆地与海上双向进行,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时间从1894年7月25日到9月17日。

7月25日的丰岛海战,是甲午战争的第一枪,双方第一次海战。海战一开始,“济远”号舰长方伯谦贪生怕死,临阵逃跑,导致清军运兵船“高升”号被日军海军击沉,船上七百余名官兵全部遇难。

黄海海战,也称甲午海战,是双方海军主力在黄海北部海域进行的大规模的决战。9月17日11:30时,在鸭绿江出海口的大东沟,北洋水师与日本联合舰队相遇,北洋水师在“定远”号铁甲舰率领下先发动攻势,日舰被迫后退。不久日舰包抄清军右侧,由于日舰较快加上清军指挥不当,右侧舰队被打乱了队形;旗舰“定远”号也被炮击中,司令丁汝昌受伤;“定远”号舰长刘步蟾下代为指挥,他下令全部舰只集中重炮攻击日本旗舰松岛号,14时“松岛”号多处中弹伤势严重,差一点就要沉没。

战斗中,“致远”号一直冲杀在前,因而受到日军炮火的重创起火,这时在舰长邓世昌指挥下,开足马力撞向日舰“吉野”号,誓与其同归于尽,但被对方炮火击沉,邓世昌等252个官兵殉国。“致远”沉没后,“经远”独力迎战“吉野”,遭“吉野”、“浪速”、“秋津洲”、“高千秋”四艘敌舰,激战中,舰长林永升、大副陈荣和二副陈京莹也先后中炮牺牲。在4艘敌舰的围攻下,“经远”舰中弹累累,不久倾覆而沉没。全舰官兵二百余人,除十六人遇救外,其余全部牺牲。“济远”舰长方伯谦却又一次逃跑,这一次则是伙同“广甲”舰长吴敬荣,分别指挥各自的军舰逃离战场。

16时“靖远”、“来远”两舰因中弹过多,退避到大鹿岛附近一边灭火,一边还击日舰。另一方面,日舰所有火炮皆无法击穿“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不久,“靖远”、“来远”两舰又重新投入战斗,同时两铁甲舰又得到炮弹的补充,这时日舰反而多被重炮所伤。于是日舰队开始撤退了,但北洋水师只追击一下就停止了。

此次海战的结果,虽然北洋水师损失比日本大,但是,从战略看,日本人并没有达到战略目标,因为日本联合舰队发动进攻的目标,是要消灭北洋水师,封锁中国海岸线,而结果是日本舰队自己先跑了,所以,从战略上看,此战役的结果是至少是不分胜负。然而,此次海战后,把北洋水师视为私有财产的李鸿章,下达了“避战保船”的命令,使黄海制海权落入日本联合舰队之手,也使北洋水师成为瓮中之鳖,因此,对于中国在整个甲午战争中的战局态势产生了灾难性的影响。

陆上战斗在三个战场同时展开:大同江南岸战场、玄武门外战场、城西南战场。当时驻守平壤的清军九千五百余人,日军有一万六千多人,占有一定的优势。日军第九混成旅团首先向大同江南岸清军发起进攻,太原镇总兵马玉昆奋勇抗击,日军无功而返。9月15日,日军分三路总攻平壤,战斗至为激烈,高州镇总兵左宝贵中炮牺牲,随后玄武门失守,叶志超下令撤退,六日内溃败五百余里,9月26日清军跑回鸭绿江以北的中国境内,整个朝鲜都落入日军手里。

第二阶段:从1894年9月17日到11月22日。

战场位于辽东半岛,以陆战为主。9月25日,日军在鸭绿江上搭浮桥抢渡成功,向虎山清军阵地发起进攻。清军守将马金叙、聂士成被迫撤出阵地。日军攻陷虎山。其它清军各部不战而逃,山县有朋即把第一军司令部移驻虎山。26日,日军占领了九连城和安东县,同日日军在庄河花园口登陆,10月9日,攻占金州,10日陷大连湾,至此清军在鸭绿江的防线全线崩溃。25日旅顺陷落。占领旅顺后,日军进行大屠杀,杀了约一万多平民。此时,李鸿章曾经提出“若水师至力不能支时,不如出海拼战,即战不胜,或能留铁舰等退往烟台。”但是,北洋水师的舰队司令丁汝昌,一个怕死的贪官,抗拒这个合理的命令,从而使得北洋水师继续困守在军港,坐以待毙。

第三阶段:从1894年11月22日到1895年4月17日。

有威海卫之战和辽东之战。12月24日,“镇远”号退入威海卫时触礁,经抢修才不至下沉,但已不可再出深海作战,管带林泰曾引咎自杀。1895年1月20日,日本第二军共两万五千人,在日舰掩护下开始在荣成龙须岛登陆。30日,日军集中兵力进攻威海卫南岸炮台。营官周家恩阵亡,炮台被日军攻占。2月3日日军攻陷威海卫城,刘公岛成为孤岛。10日,“定远”号弹药告罄,刘步蟾下令将舰炸沉,随后自杀。11日,丁汝昌也自杀。17日,日军在刘公岛登陆,残余北洋水师投降,“济远”、“广丙”、“镇中”等十条军舰成为日军的战利品。至此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北线日军在海军配合下,一路攻陷凤凰、海城、营口、田庄台,提督宋庆准备再战,但被求和心切的清廷所阻止。接着清廷任命李鸿章为全权大臣,赴日议和。

战争的结局:李鸿章在日本与伊藤博文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及澎湖列岛、辽东半岛,赔款白银两亿两。日本一跃成为东方的霸主,改变世界战略格局;而大清天朝则一步步衰落下去,不久,十几年后,1911年,就被人民的革命推翻。

今天我们痛定思痛,回顾120年前的整个战争过程,大清天朝的军队,并非没有取胜或战平的可能:如果在平壤战役中,左宝贵没有中弹牺牲,叶志超没有那么快下令撤退;如果黄海海战中,邓世昌指挥“致远”号撞中了日舰“吉野”号,如果北洋水师的火力足够把联合舰队旗舰“松岛”号打沉,如果在日本联合舰队最后撤退时实施坚决追击;如果在战争中期,北洋水师,不是执行李鸿章的“避战保船”的命令;如果第二年2月宋庆指挥下的清军能够夺回海城;……

往事的一切,在今天看来有太多的“如果”,然而,对的大清天朝来说,根本不可能有“如果”的,“如果”是机会,机会之门,仅仅对有准备者开启,对病入膏方者,再多的机会也没有用,有的只是死路一条。

其实,假如对当时中日两国的政治环境有比较深入的了解,那么,在两国开战之前,就可以知道谁胜谁负。

一边是大清天朝,虽然搞了几十年的“洋务运动”,但是一直坚持“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坚决反对“西方民主和立宪”,为了满洲利益集团继续贪污腐败。这个政权,腐败到最高领导人——慈禧太后,可以把海军经费扣去修颐和园,导致中国海军十年时间没有更新,甚至起码的维护也没有保障;海军将领可以用军舰去经商甚至走私,可以在军港投资房地产,包“二奶”;在军事训练中,为了维护大清天朝“伟光正”的形象,官兵们弄虚作假;……

一边是大日本帝国,明治维新已经实施了三十多年了,已经建立了西方式的民主宪政,三权分立的,人民拥有言论自由的,行政权力在民选的内阁总理大臣。天皇仅仅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他每一次都是毕恭毕敬地在国会的立法文书上签字,象征性地对每届新内阁授权,从没有把把国会通过的法律当作废纸,也没有认为这些法律是写给外国人看的。1890年,日本第一届国会开会后,驳回了军方要求增加军费预算的要求。要知道,当时日本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对中国开战,因此,愤怒已极的军方要求天皇干预国会的决断,但遭到天皇断然拒绝,这样并非表明天皇是个和平主义者,而是他听从民意,遵守国家制度;天皇可是个极端狂热的民族主义者,知道帝国海军的急需后,他毫不吝啬地拿出自己私房钱来支援军队建设,由此带动所有日本官员,拿出工资的十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捐作军费。最后,他和他一些官员甚至一天只吃一餐两餐。据说,当时到日本去的中国人中,有人带回了日本天皇及官员靠少吃饭来供养海军的见闻后,不但没有引起包括当政者在内的国人的警惕,而且还居然被国人传为的笑料。当时国人说:“小日本啊,毕竟是小日本,这么干,也不怕让人笑话!”

让人笑话,丢一国之主的脸面,似乎是非常可怕的;就是不怕没有海军,没有国防,没有主权和尊严——这就是上一世纪大清天朝的政治逻辑。

在黄海海战中,“定远”及“镇远”两舰为日军海军集中打击的对象,二舰中弹极多,但是由于其铁甲坚固,不但打不沉,连战斗力也不受影响。然而,腐败的大清天朝命令北洋水师退入威海卫闭港自保,把强大的北洋水师变成一群瓮中之鳖。不久后,定远被突入港内的日军鱼雷艇击中,被迫搁浅,最后被日军占领的陆上炮台击中后只能自沉。而它的姐妹舰“镇远号”则因为触礁受损后被俘,然后被编入日本海军。后来,在日俄战争中,“镇远号”参加了旅顺口封锁作战和黄海海战,参加了日本海军在对马海峡与沙俄波罗的海舰队的决战,为日本人在日俄战争中胜利立下赫赫战功。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两点:一、同样型号的军舰,同一艘军舰,在不同政治体制下的命运截然不同;二、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一个病入膏方的腐败政权,不可能通过先进武器来赢得战争的胜利。

甲午战争的惨败,对中国而言,并非全是坏事。梁启超说:“唤起吾国四千年之大梦,实自甲午一役。”战争惨败唤起全民族空前觉醒和深刻的反思;战争惨败宣告了洋务运动破产,而洋务运动的破产则证明,没有政治改革就没有出路。所以,甲午战争后,维新派和开明皇帝光绪发动了体制内的政治改革运动——百日维新(1898年6月至这一年9月)。然而,此时以慈禧太后为首大清天朝利益集团拒绝“君子立宪”,坚持“祖宗之法不可变”。他们发动戊戌政变,杀害戊戌六君子,囚禁光绪皇帝,迫害维新官员和知识分子。几年后,当他们整死光绪皇帝计划遭到外国政府阻拦时,竟然决定引进邪教义和团,并且向全世界宣战,上演了大清天朝版的文化大革命——义和团运动。最后“联合国军队”打进来,狠狠教训大清天朝一顿。经过这场灾难后,慈禧太后开始醒悟过来,1907年9月,慈禧太后及大清天朝统治集团,终于搞起了她原来深恶痛绝的“立宪”来,然而,人民已经不相信他们,而且燃烧起来的革命烈火也根本不给他们时间。再过四年,1911年12月12日,武昌起义一声枪响就把大清天朝送进坟墓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今天我们纪念甲午战争120年,纪念的目的应当是吸取历史的教训。那么,甲午战争的最大教训是什么?就是物质和科技现代化,不可能拯救一个腐败没落的政权,更不可能使这样的国家变得强大了。落后就要挨打,不仅仅指的是工业落后与装备落后,更重要的是政治制度落后及因此导致的政治腐败,往往更严重地削弱一个国家和一支军队的战争实力。

大清王朝所走的不归路,在一百多年后,又被中共天朝重走一次。为了利益集团的能继续贪腐,中共天朝统治者,从邓小平到胡锦涛,全都拒绝政治民主和宪政。竟然还坚信:不管政治上如何腐败,只要经济发展了,拥有像“辽宁”号航空母舰这一类先进武器,就可以安内攘外。这说明中共领导人的思想水平连慈禧太后都不如,慈禧太后最后尚且明白,为了大清天朝的长盛不衰,必须忍痛把权力还给人民——实施“君子立宪”。表面看,似乎是中共天朝的领导比大清天朝皇族更愚蠢,但这不是根本的原因。根本的原因是:大清天朝是一个“家族公司”,这个“家族公司”的每一任皇帝,都要对自己的列祖列宗和子孙后代负责;而中共天朝则是一家既无人负责也没人监管的“国营公司”,天朝领导人是前朝元老圈定的,在其任期内享有绝对的权力,且没有任何监督和制约。对于他们来说,只管在位时狠狠大捞特捞一把,哪管卸任后洪水滔天!

呜呼,等待中共天朝的必定是大清天朝的结局啊!甚至更惨的结局!

2014年7月30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