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1日星期一

郑恩宠:中共吊销七名律师证



中共在打虎高潮中又一次宣称依法治国,可是同时全国律协公告吊销七名维权律师的律师证,在香港七一大游行时,又对我家地毯式搜查并第88次传唤我。

 

七月八日,中共政法书记孟建柱称,今年底将召开中共四中全会,专题讨论依法治国问题,中共史尚属首次。期间,中共对港特首二○一七年普选,会作出何种决策?值得关注。(编按:七月底中共已正式宣布四中全会将在十月举行,比孟建柱说,提前了两个月。)

 

依法治国的基础是依靠律师

 

中共何曾有过「依法治国」的历史?习近平主政一年来,据称抓出三十五只老虎,但此种将十三亿人关在门外的反腐,正受到广泛的质疑。习式反贪正处于不反贪要倒台,大反贪也将倒台的尴尬境地。按常理,习若假十三亿人的力量反贪腐,正是坐稳位置的好时机;习若假港人争民主普选的机会,端掉中共在港的腐败窝点,恰可为习留下一代明君的美名,在这历史关头,习能作出何种选择?

 

依法治国,律师是基础。依法治国说白了就是接受普世价值,主要由律师、法律人治国。法官、检察官从执业十年以上的优秀律师中产生,法官不是官,是政治中立者,否则永无公正的判决。可是,中国律师今天处于极其低下的地位。

 

七月三日,习近平夫妇抵达韩国首尔访问。韩方特意安排专人代行「第一夫人」,以接待彭丽媛。担任这一角色的是总统秘书室政务首席秘书官赵允旋。现年四十八岁的赵允旋天生质丽,气质绝佳,毕业于首尔大学外交学院国际法专业,通过司法考试成为金张律师事务所的首位女律师。二○一二年十二月,赵被朴槿惠任命为新世界党发言人,候任家庭部长官。今年六月,赵被任命为青瓦台政务首席秘书,是韩国史上首位女性任此职者。

 

中共建政六十五年来的新闻发言人、党魁和政要哪位出自律师界?从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身边的亲信,又由哪位出自律师?如今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会长还是由中纪委的一位处长担任。中国律师在中国不仅地位地下,在海内外反对派中也十分受轻视,这就决定了中国社会转型之艰难,短期内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中共体制仍有较大的执政空间。

 

全国律协公告吊销七人律师证

 

六月三十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当晚公布徐才厚等四老虎落马,当天会议还讨论中央财经小组多项改革文件。有观察者认为,中共为了转移国人对港七一游行关注的视线;也可能当日下午政治局通过对港问题的决定。

 

当天政法委旗下的《法制日报》登载了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部的公告,指名包括我在内的,唐荆陵、唐吉田、刘巍、王成、江天勇、滕彪等七人已被吊销或注销律师证,要公众不要被这七律师所误导。据官方资料,自二○○三年来,中国已有三百多律师失去执业资格,其中,有一百二十多位至今比较活跃。中国律协点名的七律师,大都有支援港人公投和占中的言行。

 

王成律师于当日起诉中国律协,认为自己从未被注销律师证。我本人也在海外网站发表声明,从未被吊销律师证。我的证据是中国六个法院的判决书和裁定书,一致认为我从未被任何司法行政部门吊销律师证。

 

二○○一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北京第二中级法院受理了我告司法部,后上诉至北京高级法院,二级法院不仅受理了起诉和上诉,并全部开庭作出判决书和裁定书。我的诉求是司法部履行法定职责,复议请求是,本人是否被吊销律师证?司法部接到我复议申请后的五天内并未作出是否受理决定。时任司法部张福森部长全权委托该部杜国兴局长兼全国司法考试办公室主任到庭与我辩论,最终北京的二级法院都作出判决和裁判,认为司法部未作出吊证决定,指案定我到上海黄浦区法院起诉。

 

上海黄浦区法院拖延受理,开庭审理,延长一年才作出判决。二○○四年二月,将判决书送达我入狱的提篮桥监狱,判决书认为:黄浦区司法局无吊证的职权依据且无作出该决定,我上诉至上海二中院,维持原判,认为我告错法院。

 

我于二○○三年六月五日入狱前,曾将上海司法局告至徐汇区法院,又上诉至上海第一中级法院,先后都裁定不受理,理由是上海司法局从未作出吊证的决定。

 

按中国《律师法》,律师被判故意犯罪后,不能再申请做律师。北京女律师王宇被判非故意犯罪入狱后,现在还是个持证并很活跃的维权律师。六月三十日,中国律协对七律师诬名的公告,先后在《法制日报》、律师网、人民网、凤凰网、搜狐网等刊出。尽管律协已沦为歪曲事实、颠倒是非的组织,而本人却在半个月中收到了二千多份邮件,大众均认为,得知中国还有这样的律师而自豪。

 

香港七一游行警方对我抄家传唤

 

七月一日,香港有五十一万人参加游行,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二日,中共又播出七个厅、局级老虎落马的消息,不难看出当局在转移视线并淡化香港七一游行的影响。当日上午八时半至十时半,上海警方九位警官来我家进行地毯式搜查,企图搜出港反对派议员、占中人士与我联络的所谓证据。从当日起,警方用海关才使用的电子搜身器,对所有进出我家的人进行搜查,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执行搜身的全是男警。我们报警一一○,但报警台永不会接应。

 

六月二十日,从下午十三时三十分至十八时十五分,我又被警方以偷税漏税的名义刑事传唤,这是我自二○○六年六月五日出狱后的第八十八次被传唤。警方警告我参与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的筹备,已经走远了,将很快入狱。我说,若没香港问题,我也作好了入狱的准备,已经筹集好数万元律师费,你们请便吧!回家后,得知香港公投已超十七万人⋯⋯

 

中共为何如此害怕香港问题波及内地?习近平在打虎的同时,若不接受普世价值,向真正的依法治国转型,他已无退路,只有做毛式的独裁者。上世纪八十年代,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在三年中实现干部「四化」,将一大批六十年代的大学生提到从中央到县级领导班子中。改革使中国在经济、教育、科技等方面生机勃勃,挽救了中共,但邓式改革仍属人治及独裁型的改革,于法无据并将中国引入两级分化和腐败的深渊中。现中共若诚意依法治国,那就该让一大批律师、法律人自上而下进入干部体制,决定中国的未来。

 

(郑恩宠:被长期软禁的上海资深维权律师)
 
 
来源:开放杂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