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0日星期日

非韩:维稳沙皇之后维稳继续


【 东网 】   时间: 8/9/2014
作者: 非韩

中国青年报门前早前有7名江苏泗洪县上访户集体喝农药自杀。
 
 
2014年7月16日,中国青年报门前有7名江苏省泗洪县的上访户集体喝农药自杀,据称他们曾经因拆迁徵收补偿问题29次上访,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被当地官方带回强制关进“黑牢”。7名上访户喝农药后被抢救过来,生命虽无危险,但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而当地泗洪县县委书记等领导只受到了党纪政纪处分。此事之后,8月6日又有7人在中青报门前集体喝农药。


这两起喝农药事件都发生在媒体所称的维稳沙皇周永康失势以后,后一起还是周被公开查处之后,但这两起案件都是维稳体制最好的例证,因拆迁补偿问题上访,被截访,然后喝农药,然后被刑拘,这整个流程过去10多年屡现媒体,人们熟知的安元鼎保安公司就以截访和黑监狱闻名。截访、黑监狱是维稳体制的一部分,而劳教和刑拘也是一个部分。周永康倒台之后媒体掀起一阵清算周永康政治遗产的风潮,许多事情被记在他个人名下,维稳体制也被说成是以周为首腐败利益集团的产物,但这样的案件说明在周永康集团几乎被连根拔起的之后,维稳体制丝毫没有松动。

身处自由社会的人们往往能够轻易的理解腐败之恶,但常常不能理解极权之恶。腐败源自人性的贪婪,在不同的国家和人类社会的不同发展阶段都有,人性是共通的,所以对腐败的动机、成因和危害自由社会的人能够很快理解,但极权对人的管制和压迫非身在其中则难以理解。以前述喝农药事件为例,上访户29次上访,跑遍各个部门,反被拘禁,实在无奈才求助於媒体,把材料交给报社结果石沉大海,只能集体喝农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这7人没和家人打招呼没有带手机,集体从村里“包保责任人”的眼皮下失踪了。结果喝了农药还被刑拘,事后在百度上搜索该事件,大量的新闻是“中青报门口集体喝农药之事系摆拍策划”。从这个事件当中,拆迁补偿问题当然源於地方党政机关的发展规划和行政命令;司法机关将上访户拒之门外当然又是一个问题;信访机关把上访户推回当地处理也是一个问题;被截访和关黑牢是强力部门的事;媒体不敢报道上访户的遭遇显然和宣传部门的把关分不开,而事后对该事件系“摆拍策划”的舆论引导估计也与宣传部门有关;新闻中出现的所谓“包保责任人”肯定是负责看管上访户的本村乡亲.这一张从上到下、从宏观到具体无所不在的大网就是维稳体制,而维稳体制是极权体制的一个方面。如果不是因特网,这张大网可以可以毫无声息的将人吞没,有了因特网也只不过多一点声音而已,而且如今官方也善於运用因特网释放信息,就看你信谁.

分析中国的社会现象,区分制度性的问题和个人的问题是一个基本的尺度,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明白真正的问题在哪,不致於认为周的倒台维稳问题就引刃而解了。对老百姓来说维稳体制才是真问题,周永康个人是伪问题;对维稳体制来说,其起源自极权制度,是极权的一个表现形式,周的个人意志是伪问题;而对党国来说周的贪腐或政治立场才是真问题,周在维稳体制的功过是非是伪问题.这些基本的界限不明,则对周倒台的乐观只能是关公战秦琼的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