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9日星期五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 民主中国首发 】

法治是将统治者和执政党纳入到宪法和法律的规制内,以防止其利用权力侵害人权。要落实以法治国,就必须改变今天党在宪上、党大于法的荒谬现实,无论官场与市场,都要在法治的轨道上,建立有秩序的政治伦理与市场伦理,国家和社会才能有公平正义。党坐在法头上,党就是皇帝的替身,这国家,就只是帝治,不可能是法治,坐在县司法机关头上的党官,就是县级皇帝;省市级的就是省市级皇帝;中国层叠的党大于法,造成的以法治国之难,不是习近平动下小手术就可以改变的。若习近平还在喊加强党的领导而不是相反,恐怕这以法治国,仍是陷在以党治国、以法治民的泥淖中无法自拔。因此,习近平提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吃够无法无天的苦也难以改变它

近40年前,众多大小当权派,吃够毛泽东无法无天的文革灾难之苦,有幸没有如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那么斗死、辱死、寃死,从监牢与牛棚活出来,异口同声地痛恨老毛的专制与专权,呼吁改革无法无天。呼声最高的是彭真,他从秦城监狱活出来,咬牙切齿地说:要依法治国,在人大委员长任上,热心地立法、执法哩。

那时,先修订出《八二宪法》恢复文革被老毛砸烂的公、检、法,也恢复建设了司法局。劳改局这名字,很富中国特色,臭得来“劳改”这辞儿,已被新搜入《牛津大辞典》才改名为“监狱管理局”劳改名亡实存。1949年废民国的《六法全书》同时废了律师辨护制,太学法学院恢复时,也恢复了审判有律师出场辨护。不仅北京办出一家《民主与法治》杂志,各省市党报,都开出类似专版专栏,还真像要放弃毛氏人治,在向法治转型。谁知,这些再上台的走资派,权力到手,便嫌法妨碍他的权,仍习惯权大于法的统治,甚至把有监督职能的人大主任,也由被监督的书记兼任,与文革前的制度设计,更倒退了。

只要强人出就法治无


记得1980年代讲的依法治国,在讲四个现代化时,也讲法治与现代化建设接轨,却受到专制制度的限制,只要有一言九鼎的强人一出,一言堂里一人拍板,一槌定音,就又回到老毛的人治,淡化瓦解了法治呢?

第一次是那头顶改革设计师桂冠的邓小平,再次复出掌权,要树他的权威,先用军队去打一次越南,支持败亡森林的波尔布特同志,然后用警察,搞一次国内严打运动,在1983年,邓小平以整顿社会治安为由,开展那次严打运动,要求雷厉风行,从快从严从重打击刑事犯罪,便在全国,杀、关了百多万人,比后来薄熙来在重庆闹的打黑运动,力度与规模,大得多了。有跳下舞,被扫黄判刑的,犯点不该死罪,就杀了头的。没有侦察、取证、立案、审判、辨护程序,照过去弄几条罪给党的政法委一批,便定生死与徒刑,老邓这一打,又把中国初启的以法治国,打回老毛以党治国,以权代法,专制又回升,法治又低调了。

第二次是1989年春,天安门请愿学生反那时的腐败称官倒,不满权贵子弟在计划与市场两种价格中,转手谋取暴利,并要求深化经济与政治改革。却被邓小平用《人民日报》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进行污蔑与威胁,引出学生绝食抗议,激起全国声援北京学生。此时,赵紫阳与全国人大常委胡绩伟等人,包括部份元帅将军,避免矛盾再激化,决定通过法制轨道解决。通知人大委员长访美提前归国时,被邓小平叫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把万里拦在上海,便出兵屠城镇压。中国,又由强人邓小平以血洗长安街到天安门,把历史又拖回毛氏的无法天了。凡是今天的中老年人,都目睹中国方兴未艾的以法治国,被这改革设计师夭折于1980年代的强人专横与垂帘听政。

反腐再反出“以法治国”课题

当反腐,反出维稳沙皇周永康,竟然是中共最不稳定祸患,必须以抓他巨贪,反他出局。周永康是在89,64镇压反官倒那批反腐败学生以后,中共政治集权加经济垄断,这腐恶政权培植新的腐败大V。当年学生反官倒时,共党红色家族腐败,还是些小鱼小虾,现在的腐败,已暴发成巨鱷巨霸。周永康家族与其爪牙的腐败,还有百万武警保驾,这百万武警正是脱下64镇压血衣,换上武警衣服登场的,却有成为腐败王朝周永康的御林军。这20多年,中国政治舞台上,改革精英、理想志士出局出国,跳梁小丑、贪鄙小人乱局祸国。在上下交争利与交争权的闹剧、丑剧,难收场的形势下,逼习近平看到以党治国漏洞百出,丑恶丛生时,不得不在四中全会上提出“以法治国”来遮掩这“以党治国”专制之恶了。若习近平真要以法治国,走出困境,寻找攺革出口,就必须下决心改毛氏中世纪的神治加人治为法治?

讲法治,这五项是试金石


1、首先要支持护法维权的律师,而不是恣意打压、拘捕尊法的维权律师,轻贱律师,实质就是轻贱法治。你们对著名律师浦志强、丁家喜、唐荆陵等人,弄个口袋罪,就关进牢里,就不是以法治国,而是毁法乱国。害得86岁满头雪霜的中国权威大律师张思之,出于对中国法治建设的责任感,不得不奔走于为蒙寃律师辨护申寃的路上。如习近平真讲以法治国,就应释放被关律师,发还其执业证,让他们参与中国法治建设。

2、许志永、丁家喜、赵常青等人倡导的新公民运动,是中国继1930年代梁潄溟、晏阳初乡村建设运动之后出现的更为现代的社会建设运动,因为,社会法治,奠基于公民基础,难建在臣民基础上。专制才需要臣民。许志永博士启蒙民众从臣民向公民转化,这是多么可贵的理想与实践,却被构罪判刑,当局只有无罪释放了他们,才能证明以法治国不是谎言和愚弄民众的口号。

3、讲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宪法规定公民具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选举、罢免的权利,60年不兑现,讲以法治国,兑现了这些权利,才是证明,否则,一面违反宪法,一面喊以法治国,不很荒唐吗?

4、法治是将统治者和执政党纳入到宪法和法律的规制内,以防止其利用权力侵害人权。要落实以法治国,就必须改变今天党在宪上、党大于法的荒谬现实,无论官场与市场,都要在法治的轨道上,去建立有秩序的政治伦理与市场伦理,国家和社会才能有公平正义。党坐在法头上,党就是皇帝的替身,这国家,就只是帝治,不可能是法治,坐在县司法机关头上的党官,就是县级皇帝;省市级的就是省市级皇帝;中国层叠的党大于法,造成的以法治国之难,不是习近平动小手术可以改变的。若习近平还在喊加强党的领导而不是相反,恐怕这以法治国,仍是陷在以党治国、以法治民的泥淖中无法自拔。因此,习近平提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5、以法治国,这治国只治民,不治官,不治权,不把权力关进法的笼子,毛泽东的无法无天流毒,就仍谬种流传,祸害深远。

以法治国要破除以党治国

吾国讲法,历史悠远,可惜所讲的法,不是维护人权的人法,而是护卫王权的王法。源自古代商韩那类法家,由秦朝独尊法术开始治国,形成最有中国特色的法文化,被汉代武帝完善为外儒内法、若古代法家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今天已演变为:党以权乱法,警以暴犯禁,从老毛的无法无天,到政治强人邓小平说了才算数,再到周永康的枉法违纪,无不是党以权乱法的证据。而犯禁者,已是施暴小贩夏俊峰的警察,用秤砣当街打死菜农的城管了。这些古代法家文化,被中共的党文化汲收演变,走不出围墙,造成他们对现代普世价值,还在说“五不准”、“七不讲”之类的昏话之原因,更是中国难有太平与安定的原因。

因此,这以法治国,毕竟又回到30多年前彭真与习仲勋从秦城监狱出来,那个渴望法治社会的起点,但愿习近平不是以家法(党法)治国,以专制的王法治国,真正以现代法文化治国,包括习仲勋设计而未实现的《保护异议法》习近平的老子思想已不老化,近入了现代,习近平若还要退回到王法时代,既背叛了他老子,未必是治国,可能是更乱国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