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4日星期日

赤壁三君子黄文勋、袁小华、袁奉初已经被关押15个月


 
    2014年8月21日,代理律师罗立志到湖北省赤壁市嘉鱼县看守所会见了黄文勋。罗立志律师说:“刚刚会见了黄文勋,他精神状态似乎好于上次,很健谈。我向他介绍了外面的状况,他阐述了自己坚定的信念,要我转告外面的朋友放心,他一切安好,已做好长期入狱的准备。因为看守所民警看守非常严格,躲在外面的树下监视不让我拍照。非常遗憾,没有为大家拍得黄子的光辉形象,只有留待下次了。”

 
     与律师一起去会见的爱嘉发出信息说:“今陪卢京美、罗立志律师会见关押在赤壁嘉鱼看守所的黄文勋、袁小华,黄文勋欠45元生活费,袁小华欠35元,8月10日有人给袁兵存了一千,其他两位没人给存,我赶紧给黄文勋、袁小华各存一千五。购两套秋衣裤一并存给他们,袁兵余额仅有280。”

 
     赤壁三君子黄文勋、袁小华、袁奉初已经被关押15个月(视频)

 
    赤壁三君子黄文勋、袁小华、袁奉初已经被关押15个月(视频)
 
    赤壁三君子黄文勋、袁小华、袁奉初已经被关押15个月(视频)
 
    此时,赤壁三君子黄文勋、袁小华、袁奉初(袁兵)已经被拘押将近15个月。2013年5月25日,黄文勋、袁小华、袁奉初、陈剑雄、李银莉因为在赤壁开展“光明中国行”的运动而被刑拘。7月13日,陈剑雄和李银莉被取保。而2014年8月1日,陈剑雄因为在郑州参与声援“十君子”的运动,再次被赤壁当局抓捕,关押在赤壁市看守所。
 
    8月15日,陈剑雄姐姐陪同代理律师张丕穆和方纲要两位律师会见了陈剑雄。方纲要律师当时发出信息说:“上午八点半,赤壁市看守所。爱嘉及剑雄的姐姐陪同张丕穆律师和我一起到赤壁市看守所要求会见陈剑雄。我们将法定会见手续递交给看守所,在进行审核后安排我们会见。顺利见到陈剑雄,相互问候。他身体状况还好,精神也比较好,能够清楚记起事情发生的准确时间。”
 
    下面是方纲要律师发出会见经过:
 
    2014年8月15日早上7点半,赤壁。张丕穆律师和我从酒店出发前往赤壁市公安局,就会见陈剑雄一事同赤壁市国宝大队进行沟通,陪同前往的,还有爱嘉和剑雄的姐姐。中间与剑雄的姐姐闲聊,这位朴实的大姐虽然不完全理解弟弟做的事情,但她相信这位处处为他人照相弟弟决不会做“坏事”。
 
    将近8点,匆忙赶到赤壁市局,我们问过公安局办案大厅的保安径后直到到五楼——这里是赤壁市国宝大队。刚上五楼就遇到一位警察,我们立即追问问陈剑雄的案件的主办人是谁,需要想他们了解该案情况,并要求会见。这位警察非常“警惕”,一边说“我们要开会,你把手续交到法制部门”,一边飞快下楼,五楼只剩一内勤。张律师又立刻追上去问,但该警察仍说把手续交到法制部门(这位警察所说的法制部门是指?莫非是法制科,嘿嘿)就离开了。
 
    我们立即到四楼的法制科,与法制科的女警陈述刚才发生的情况,并询问交手续到法制部门是怎么回事?这位女警讲谁说的要交到法制科,他们算老几!这事不归我们管。你们直接找他们(国宝)领导。看这情况,我与张律师商量:直接奔看守所会见,如遇阻再回来交涉。
    上午八点半,赤壁市看守所。我们一行四位到了看守所,将会见手续交给看所工作人员,他们在进行反复审核后安排我们会见。异常顺利,据剑雄姐姐讲上次剑雄被抓时没有允许律师会见。
 
    顺利见到陈剑雄,我们互致问候。他身体状况还好,精神也比较好,能够清楚地记起那些事情发生的准确时间。
 
    我们详细地询问了剑雄涉及的罪名及事件经过,剑雄反应机敏、思路清晰,并认为他所作所为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他所做的一切是行使一个公民的权利,监督政府的权利;他认为他的行为和表达均是对社会和国家“无害”的。张律师和我总结了他上述观点,并向他陈述,剑雄认为总结准确,他很认同。
 
    会见结束时,他讲已做好失去自由的准备,但担心嘉鱼关着的三位兄弟,担心他们的生活状况,担心他两个尚年幼的孩子。我们听着心里有种莫名的滋味。
 
    10点半会见结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