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5日星期四

未普:这算哪门子国家机密?——谈高瑜泄密案


    
     北京资深独立记者高瑜女士4月底失踪,两个星期后,北京警方承认拘留了高瑜。新华网5月8日发了一个436字的公告,称高瑜被拘是涉嫌“向境外非法提供国 家秘密”,央视播出脸部被遮住的高瑜认罪的镜头,《环球时报》5月9日发表社评《遭遇策反,这种事离普通人有多远》,把高瑜比作为了利益被境外机构策反而 出卖情报的人。
    
   

     这些官媒口口声声的国家秘密,到底是什么呢?经多方查实,这个国家秘密就是2013年4月2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一份旨在通报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文件,称“中办发【2013】9号”,发至市地师级。
   
     9 号文件的核心内容是,中国当前的意识形态领域存在7大问题,如宣扬宪政民主,企图否定共产党领导;宣扬普世价值,企图动摇党执政的思想理论基础;宣扬公民 社会,企图瓦解党执政的社会基础;宣扬新自由主义,企图改变中国基本经济制度;宣扬西方新闻观,挑战党管媒体的原则;宣扬历史虚无主义,企图否定共产党历 史和新中国历史;质疑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这个关于意识形态的文件是哪门子国家机密?笔者自从2013年5月就对这个9号文件进 行了跟踪,它在高瑜于去年六月获得文件之前,就已在网上被热烈讨论过。2013年5月上旬,吉林、重庆、洛阳、安阳、咸阳、辽源、西藏等地政府纷纷表态, 称要积极学习9号文件,积极贯彻落实中央部署。5月中旬,网上出现了大量讨论帖子;同时,海外媒体刊文,“中共‘九号文件’秘密下达, 意识形态斗争烽烟味浓”。5月22日,按照9号文件的旨意,批判宪政民主的文章,开始铺天盖地出现在官媒上。
   
     笔者在新浪微博上发现了许多 2013年5月中旬被删除的帖子,它们进一步证明了9号文件早就不是国家秘密。这些帖子有左派的喝采,也有右派的批评。署名朱继东和红歌会网,分别于5月 13日留言道:“中央终于出手整顿意识形态领域乱象,《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通知》(“中办发【2013】9号”)上月底发出,明确指出历史虚无主义等几 种错误思潮,这是对于反对、诋毁毛泽东的人的有力回击。”laborstudents5月13日说:“学习(中办发【2013】9号)之体会:不讲普世价 值讲中国特色、不讲新闻自由讲党管媒体、不讲公民社会讲社会管理创新、不讲公民权利讲和谐社会、不讲党的历史错误讲高举毛邓旗帜、不讲权贵资产阶级讲中国 梦、不讲司法独立讲政法委办案。这就是符号暴力!”
   
     这些被地方政府争先表态,被左派和右派激烈争论的东西,能是国家秘密吗?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把自己党的意识形态当作国家机密?难怪有人问,你共产党把自己的执政主张当秘密,难道你们是地下党吗?
   
     9号文件不是国家秘密,也不应该是国家秘密。它涉及的是习近平当局把中国领向何处的重大问题,每一个中国民众都有权知道。而任何一个有良知的记者都应把这种文件的真相公布于众,让老百姓知道,他们的领导人是否在开历史倒车。
   
     至于高瑜在央视认罪一事,网上有不少传言说,为了让高瑜认罪,官方抓了她的儿子。笔者相信,这等卑劣龌龊、折辱知识分子人格的事儿,中共完全做得出来。这实在为文明世界所不齿。
   
     按照习近平对“反动知识分子”的定义,高瑜无疑属于习近平最不待见的知识分子。所以借六四25周年,用国家秘密作幌子,当局对一直处于国安监控下的高瑜收网,既去了眼中钉,又杀一儆百,真是一举数得。
   
     这种算计也反映在新华网的公告中。公告刻意模糊高瑜泄的是什么国家机密,借此诱导民意。搜狐网、凤凰网传出一片对高瑜的喊打喊杀声,什么卖国罪、汉奸、叛徒,应判死刑等。听信“官谣”的网民们,当然不知道新华网口中的国家机密,只是一纸关于意识形态的通告。
   
     中共当局以为他们赢了,其实输了。一位网友说得好,不抓高瑜,原来还真不知道中国有高瑜这个人;不抓高瑜,还真不知道中国还有自己的昂山素姬;不抓高瑜,还 以为七不讲是境外敌对势力散播的谣言;不抓高瑜,还真看不清他们的丑恶嘴脸。抓了高瑜,他们邪恶丑陋的嘴脸暴露无疑。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