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7日星期六

张博树:一个重要的信号:北京的红色恐怖正在提升





最近两天,中国大陆不断传来令人惊愕的消息:

    


一是参加北京六四25周年小型研讨会的浦志强、徐友渔、郝建、胡石根、刘荻诸君被抓捕,罪名居然是“寻衅滋事”;  
    
二是著名记者、年逾70岁的高瑜女士失踪数日,最近被官方证实已刑拘,罪名是“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

三是异议作品出版人、73岁的香港居民姚文田先生被深圳地方法院以“走私普通货物罪”重判10年。

这些消息提供了一个重要信号:北京的红色恐怖正在提升,官方对自由知识界的打压有全面升级的趋势。
  
5
年前,在北京召开过一个同样主题的研讨会,我本人是会议的参加者之一,会议在香山开了一整天,消息也很快在网上发布,虽然也有官方约谈之类的事情发生,但并没有抓人。这次却全然不同了,真的“亮剑”了!
    
浦志强、徐友渔、高瑜等都是有影响的公共知识分子,拿他们开刀似乎在告诉人们:党国不再允许知识分子们去触碰历史伤疤、挑战党国权威和底线。对姚文田先生的重判则意在警告香港出版界,给异议分子们出书不会有好下场。
    
遭到此轮打击的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友渔还是我的同事,姚文田先生主持的香港晨钟书局也出版过我的几部著作。对这些朋友的被抓捕、被宣判,我当然感到由衷的愤怒,并表示强烈的谴责!但更令人深思的是打压行动背后的东西:党国统治者似乎铁定了要与人类文明的大趋势为敌,与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为敌,把中国的未来绑定在党国这架外表强悍、内则千疮百孔的机器上,甚至不惜以法西斯方式压制、震慑民间的民主化声音。
    
这是2011年镇压“茉莉花散步”和前不久打压新公民运动的继续;这样一轮新的打压预示着一个更加黑暗的时代的来临。
    
然而,这个黑暗时代将维持多久呢?
    
关于党国作为红色帝国的未来命运,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加以探讨,那篇文章说:迄今为止,中国在世界上的角色仍继续充满了矛盾:既是经济增长中的大国,又是 全球最大的现代专制主义国家。“红色帝国”的“崛起”将使这个矛盾更加凸显。然而,从根本上说,我质疑这个“崛起”的人类学含义,也不认为它真的会有什么 美妙结局。即便中国的GDP在若干年后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那又能证明什么?一个骨子里不承认公民的政治权利、不能给国民带来基本尊严的政体,即便获 得更高的经济成就,也只能证明这个国家本身的畸形。更何况从内部看,带有前现代皇权文化基因的“红二代”集体接班,在权力继承和权力分配上将面临新的困 难。前些时发生的薄熙来事件,已经让人们看到中国“红色帝国”高层权力继承的非确定性和权力斗争的无规则性。即便他们成功压制了民间力量的成长,这个“红 色帝国”也可能毁于内部的自我绞杀。它绝不、也不可能代表历史发展的方向,更谈不上“引领世界的未来”。(见拙作《一个红色帝国的崛起?》)
    
中国的未来仍然寄存于体制内外千百万觉醒了的中国公民的心灵中、行动上。
    
而这次遭受打压、身陷囹圄的浦志强、徐友渔、郝建、胡石根、刘荻、高瑜、姚文田诸君,正是中国公民的优秀代表。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的精神才是未来中国的希望与方向。
   
作于201458日,新泽西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1期首发 2014年5月16—529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