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日星期四

任琛:“面对社会大变局,你将如何选择?”


【 DW 】   时间: 4/30/2014 


 
作者: 任琛
 

中国政法大学作为中共高层领导的的诞生地之一,经常传来出乎意料的声音。其中政治学教授丛日云关于中国社会面临“大变局”的表态备受关注。

(德国之声中文网)近日,一条关于中国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丛日云在学生毕业典礼上演讲内容的消息流传于手机社交网络微信。丛日云表示,中国社会可能将面临重大变革,他希望学生们面对社会大变局,应该清楚的明白如何做出选择。


丛日云作为教师代表,于2013年夏天在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的应届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士学位授予仪式上做出了上述表态。在演讲中,他向台下的毕业生们表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你们这代人有过一个安宁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但你们的未来可能面对着中国社会的重大变革。你们如果关注社会动态,就能看到天边在积聚着乌云,就能听到乌云中酝酿的风暴。敏锐的人都能看到,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前途莫测。"


丛日云在演讲中向学生发问:"面对可能到来的社会大变局,你将如何选择?当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你是不是一个明白人?……人们感叹,一片漂零的树叶,无法阻挡汹涌而来的大潮。但即使是一片树叶,你是否有过挣扎?你向哪个方向挣扎?……如果中国再来一次义和团或红卫兵运动,如果重庆模式成为中国模式,你们能不能清醒地说不?如果你没有这个见识或勇气,能不能至少做个无害的逍遥派?"

丛日云教授因故拒绝了德国之声的专访。但他表示,当初他发表这篇演讲的主要目的是让学生认识到社会的现实。他希望以一位政治学者的身份警示学生在未来的动荡中应该谨慎的做出选择。考虑到中国当前的政治局势、社会冲突、官民冲突以及各种危机,他相信:2013年毕业的那一届学生在有生之年很有可能经历中国社会和政治局势的大幅震荡。丛日云希望学生们在"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文明一边,选择站在人民一边。如果"国家走了一段弯路,对你来说,就是毁了一生。"但他也补充表示,发表演讲的初衷并不是煽动变天。转载媒体的解读放大了他预测中国社会大变局的成分。


丛日云希望学生们在"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


"对其他抗争者,要怀着几分敬重"


中国政法大学的前身是北京政法学院。1982年,邓小平指示抓紧筹办"中国政法大学",把它办成中国法学高等教育中心和培养中国法治建设者的基地,推进中国法治建设进程。1983年4月,国务院批准成立中国政法大学,直属于司法部。发展至今,政法大学已是中国大陆的名校之一,参与了自建校以来几乎中国所有的立法活动,被誉为"中国法学的最高学府"。该校培养了大批共产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毕业学生中不乏部长、省委书记、省长、法官和检察官。


政治学是该校的重点学科之一。身为"体制内"学术人士的丛日云在学生毕业典礼上表示,他们即将进入的社会是一个丰富而精彩的人生舞台。但同时,"它也是一个险恶的江湖,污浊的泥潭……面对滚滚而来的浊流,如果你不能总是抗争,你是否可以选择偶尔抗争;如果你不敢积极的抗争,你还可以选择消极地抗争;如果你不能勇敢地表达,你可以选择含蓄地表达;如果你也不敢含蓄地表达,你可以选择沉默……即使你不去抗争,但对其他抗争者,要怀着几分敬重,即使没有这份敬重,也不要在背后放冷箭,使绊子,助纣为虐。"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认为,丛日云教授关于中国社会是"险恶江湖,污浊泥潭"的表态是整个演讲内容的亮点之一。"从中国体制内的情况来看,他的这种提法比较现实,比较低沉。以前不会这样说。"而且,丛日云关于抗争的表态在金钟看来也"还不错"。但是政法大学作为中国培养政界、法律界精英人才的高等院校,其教师代表在学生的毕业典礼上虽然做出了上述可圈可点的表态,但仍然没有直接触及中国社会目前面临的关键问题。


金钟说:"现在,一场风暴在全国兴起。也就是习近平他们所领导的反腐败,反贪污。这个直接就是这些政法大学的毕业生们一跨出校门,就要面对的问题……中国政法大学这样一所重要的大学,面对中国社会这么多严重的问题,尤其是法制的问题,他没有提。现在就是以党代法嘛,还是党统治一切,领导一切,而不是宪法最高。这些问题他都没有触及……但是他还能够提出抗争这样一种选择。从消极的方面来看,他提倡的还是一种中庸之道,还是模凌两可的一种态度。你不能积极你就消极,你不能正面反抗,你可以消极的反抗。"


丛日云认为:真正的法律人决不会为运动式以黑打黑背书,而真正的政管人一定会对所谓“重庆模式”说不。


"敢言"的政法大学


丛日云教授的演讲不是政法大学学术高层第一次做出类似的表态。2011年该校法学院毕业晚会上,副校长何兵在致辞中表示:"这是一个非常荒诞的时代:鼓励你唱革命歌曲,但是不鼓励你革命;鼓励你看《建党伟业》,但是不鼓励建党……我也不指望你们毕业以后做'包公',我只希望十年以后你们谁敢陷害忠良,我就给你灭了门,不让你进我的门。你做不成'包公'可以,但是你不能陷害忠良。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底线必须遵守的。"相关演讲视频一度在网间广为流传。


长年关注中国政局的金钟认为,政法大学学术领导层在今天的中国做出这样的表态,几乎不用承担风险。因为相关表态中都没有触及"宪政、民主、法制"等敏感话题。"按照今天大陆的新闻自由来讲,我想,这样一篇东西,他们当然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官方不见得会很捧场。"
丛日云也表示,为了以后能够继续保留说话的权利,也不希望中国官方媒体再对他的演讲内容多加关注。在中国政法大学的学术领导层,类似于他的观点并不是主流。但"重庆模式",确实是多数人"阻击"的对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