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8日星期日

桑普:从乌市爆炸案看习近平的恐惧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7/2014
无疑,乌市爆炸案是“恐怖袭击”,但习近平更是“煽动袭击”和“恐惧袭击”。种恶因,得恶果,咎由自取,扩散全国,全民遭殃。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权只知加强“经济投资”、“反恐演习”和“特警巡逻”,不时由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走出来说三道四,但是从来不知“尊重文化”、“民主自由”和“人权法治”为何物。结果就是为了捍卫摇摇欲坠的中共政权,执迷不悟,一错再错。5月6日,广州火车站再发生凶徒持刀砍人惨剧,6人受伤。中共政权狂妄、虚伪、无能、难打仗、打败仗的形象再次清晰地展露在世人面前。习近平怕维权,怕同僚,怕恐袭,于是打维权,打同僚,打恐袭,越怕越打,越打越怕,恶性循环,至死方休。这正是历代专制暴君的宿命,也是习近平今天的选择。
桑普
政治评论人



4月30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结束访问新疆的四天行程,当天晚上7时10分旋即发生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案。两人在南站出口持刀砍向群众,同时引爆身上爆炸装置,酿成3死79伤。这是近17年来首次在乌鲁木齐发生炸弹袭击。无论施暴者动机如何,但其杀伤无辜平民的暴行都是必须予以谴责的!

不过,还记得习近平在访问新疆时,高调感慨「不辞长作新疆人」,然后不出五天时间,他就回去北京中南海了。习近平又发出对付暴力恐怖犯罪分子要「出重手、下重拳」的「最高指示」,然后乌鲁木齐火车站就爆炸了。这次是别人向他「后下手为强」,「出重手、下重拳」,一举粉碎了中共军警「能打仗、打胜仗」的超级狂言。被党媒包装成「柔情铁汉」的习近平,完全无力达成「民族团结一家亲」的现实,一味狂妄地声称「要把红色基因融入官兵血脉,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然后却有铁的事实实时粉碎「对付暴力恐怖犯罪分子一定要有有效手段」、「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这些党国火爆文宣。

意犹未尽的习近平还声称:人民军队、公安警察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三支利剑」,「护佑」新疆繁荣稳定,「反暴力恐怖斗争一刻也不能放松,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坚决把暴力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说时迟那时快,那些引爆炸弹玉石俱焚的凶徒就立即牺牲自己的生命和别人的生命,「采取了果断措施,坚决把党国专政头目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了」。习近平呼吁各地区各部门要「筑起铜墙铁壁」,使恐怖分子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到头来真要「筑起铜墙铁壁」并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正是各地区各部门和习近平本人。

当习近平谈到恶行昭彰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时,他还大言不惭地声称「要让兵团成为安边固疆的稳定器、凝聚各族群众的大熔炉、汇集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示范区」,实际上兵团正是剥削新疆公民经济与社会权益的大熔炉和煽乱器。习近平到过乌鲁木齐市洋行清真寺,向「宗教界代表人士」训话,要求宗教界发扬「爱国爱民」优良传统,旗帜鲜明反对「宗教极端思想」,通过「科学解经」引导信教群众「正确理解」宗教教义。左说科学解经,右说正确教义,习近平究竟凭些甚么「宇宙真理」?到头来,还不是他那些「难打仗、打败仗」的新疆贪腐维稳军警部队?归根结柢,乌鲁木齐爆炸惨案正是重重地搧了习近平一记大耳光,暴露出一个狂妄、虚伪、无能的习近平,一个不堪一击、自取灭亡的维稳系统,一个摇摇欲坠、煽动分裂的专制政权。

无疑,乌市爆炸案是「恐怖袭击」,但习近平更是「煽动袭击」和「恐惧袭击」。种恶因,得恶果,咎由自取,扩散全国,全民遭殃。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权只知加强「经济投资」、「反恐演习」和「特警巡逻」,不时由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走出来说三道四,但是从来不知「尊重文化」、「民主自由」与「人权法治」为何物。结果就是为了捍卫摇摇欲坠的中共政权,执迷不悟,一错再错。5月6日,广州火车站再发生凶徒持刀砍人惨剧,6人受伤。中共政权狂妄、虚伪、无能、难打仗、打败仗的形象再次清晰地展露在世人面前。

时至今日,习近平的「深层恐惧」,还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镇压手无寸铁的全国维权民众。「新公民运动」4名勇士丁家喜、李蔚、赵常青、张宝成继许志永之后「被判刑」2至3.5年。中国知名女记者高瑜「被失踪」。香港有线电视记者林建诚会同8名香港与大陆公民前往湖南邵阳拜祭「被自杀」的民运人士李旺阳时旋即「被扣押」。北京10多名学者秦晖、郭于华、徐友渔、崔卫平、郝建、浦志强、张先玲等人参加纪念六四事件25周年的研讨会旋即分别「被喝茶」。其中维权律师浦志强和学者徐友渔、郝建、民运人士胡石根、作家刘荻等5君子则「被刑拘」,罪名又是「寻衅滋事」。香港晨钟书局老板姚文田「被重判」10年,足见中共政权丧尽天良。另一方面,广东省茂名市民众反对政府兴建PX(对二甲苯)化工厂,奋勇抗争,上街示威,遭遇残酷镇压,酿成多人死伤。东莞裕元鞋厂的员工因不满厂方未缴纳足额社保和住房公积金,3万人同时罢工,虽遭警方抓捕与殴打,仍不阻抗争到底决心。面对此情此景,全国烽烟遍地开花,上述仅属冰山一角,习近平还奢谈所谓「三个自信」,实际上绝对「怕得要命」,「毫无自信」。在这个政治脉络和时事背景下,乌市爆炸案与广州血案,实际上进一步加剧了习近平与全体中共党国官僚的「深层恐惧」,至今依然无从解脱。

二、清洗非我族类的党国权贵官僚。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事件虽然告一段落,但是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贪腐钱权板块因而加剧碰撞,尤其是以习近平为首的当权派,利用王岐山控制的中纪委,大肆抢夺江泽民派系在全国各地、各大产业、军警枪杆地盘。趁他老病,占他便宜,惹来江泽民通过外媒表达强烈不满。更有可靠消息指出:习近平的远程计划正是在未来数年内把约200名来自浙江省的亲信官僚提升至高层职位,而且实际上目前已经乍现端倪。地方官员落马换人,习总遍插自己人脉,扫黄打黑反腐为名,布桩权斗整肃为实。由此可见,中国共产党高层与全国性权斗已经趋向白热化。权斗从来不是请客吃饭,而是一个帮派打倒另一个帮派你死我活的激烈斗争。原本习近平一心想扳倒周永康,但至今只闻周永康的一众党羽被双规和被拘禁,未见「康师傅」正式倒毙或受审下狱,只传出他已「被软禁」,然后习近平再找个官员赖皮地抛下一句「你懂的」,无能无聊无赖。

如果真要反腐,那么习老虎的姐夫邓家贵呢?温家宝家族呢?胡锦涛家族呢?江泽民家族呢?李鹏家族呢?邓小平家族呢?一众太子党与元老家族呢?习近平其实胆颤心惊,极度「恐惧袭击」,但他需要扩张王国,壮大党羽,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搞出了一堆「突然袭击」,化被动为主动,弄至人人自危。近日,香港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因被中纪委调查而被免职下马,傅育宁走马接任。于是,习近平一举扫除了前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先前阻碍调查宋林的障碍,挖出萝卜带出泥,挖出了宋林,带出了贺国强。(宋林当时还身兼香港廉政公署道德发展咨询委员会主席,真够讽刺。东窗事发后,香港廉政公署与香港警方竟然无法展开调查,实力沦丧。)时至今日,习近平已经针对解放军贪腐集团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持剑而未亮剑」,已经针对前党国高层周永康、贺国强「亮剑而未挥剑」,足见习近平只懂打小苍蝇,不敢打大老虎,打完后又不自己照照镜子。江胡温习数钞票,党国权贵换新人。这种货色的「扫黄打非」,还能让中共专制统治耗多久?习近平能不恐惧吗?

在上述双层恐惧压力下,心有不甘的暴力恐怖袭击人士还为习近平和中共政权添上第三层忧虑和恐惧。老子有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毕竟这种人往往才是专制者感到最可怕的。他们不要钱,不要权,只要人命,抗议暴政,他们在暗,暴君在明,专政者还能怎么办?无辜平民还能怎么办?习近平怕维权,怕同僚,怕恐袭,于是打维权,打同僚,打恐袭,越怕越打,越打越怕,恶性循环,至死方休。这正是历代专政暴君的宿命,也是习近平今天的选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