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

雷鸣声:习近平与“六四”二十五周年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弹指一挥,六四大屠杀就快25周年了,回想起25年前那个血雨腥风的夜晚,相信很多人都会心潮澎湃,尤其是亲历者,愤怒和哀伤之情更是不能自已。同时,对于那些主张镇压抗议者和实施镇压的人而言,也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他们时刻担忧当年的民主运动会被重新定性,导致他们被清算。习近平似乎一直都没有就六四问题公开表态,但是,在六四”25周年之前,一系列的抓捕行动其实已经表明习近平对六四的态度依然跟之前的其它政客一样,也是赞同镇压、拒绝平反。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靠暴力打压和强力堵截的维稳体制,最终注定拗不过浩浩荡荡的历史和世界潮流。

 

弹指一挥,六四大屠杀就快25周年了,回想起25年前那个血雨腥风的夜晚,相信很多人都会心潮澎湃,尤其是亲历者,愤怒和哀伤之情更是不能自已。同时,对于那些主张镇压抗议者和实施镇压的人而言,也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他们时刻担忧当年的民主运动会被重新定性,导致他们被清算。

当今中国,政治高层当中与六四有直接关系的人几乎没有。在平反六四的问题上,他们不应该存在思想包袱,但是,因为跟六四关系密切的前朝遗老依然影响力巨大,而新君习近平之所以能上位,也跟这些人的支持不无关系。所以,在六四”25周年之际,习近平这一代政治高层绝不可能为六四平反。

当然,有人说过,杀人者没有为被杀者平反的资格,所以,平反六四的工作只能是由中共之外的人来干。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但是,要看如何看待当年的六四大屠杀,如果只是看作邓小平、李鹏等政治顽固势力的行为,后来的中共高层当然有资格平反六四,如果看作中共的集体行为,中共的确没有为其平反的资格,只能低头谢罪。

习近平作为中共改革派元老习仲勋之子,从他被立为储君之时开始,就让不少人欢欣鼓舞。然而,很多人忽视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习近平能够成为储君,并非一人之力所能为。而是当时的中共高层,还有前朝遗老共同商定的结果。根据海外媒体披露的情况看,胡锦涛原来希望李克强能继承大位,但江泽民等人考虑到李克强有可能成为第二个戈尔巴乔夫,所以最终选定了根正苗红的习近平。当然,根正苗红者远非习近平一人,薄熙来同样也是根正苗红,之所以选习弃薄,就因为习近平能平衡党内各派的利益,而且不可能主动将中共的江山拱手让人。

习近平登基演说和之后的多次讲话,似乎在加强人们对他是坚定改革派的印象。然而,习近平很快便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抓捕网络V”和压缩言论空间,让人感觉到一度让人满怀期望的习近平比起其前任胡锦涛来,更是如狼似虎。可能有人会为习近平辩护,因为主管新闻言论领域的是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但是,从资深媒体人高瑜披露的习近平内部讲话以及习近平主导的“9号文件内容来看,习近平比胡锦涛更为独裁,思想也更为顽固。

习近平似乎一直都没有就六四问题公开表态,但是,在六四”25周年之前,一系列的行动其实就已经表明习近平对六四的态度依然跟其它政客一样,也是赞同镇压、拒绝平反。4月下旬,高瑜就被北京警方秘密抓捕,其后,香港出版人姚文田在深圳被判十年重刑,再其后,浦志强、徐友渔等人因为参与六四”25周年研讨会,也悉数被抓捕。另外,还有博讯记者向南夫因为长期向博讯爆料,也被抓捕。

众所周知,在胡锦涛时代,周永康担任政法委书记时,中国的维稳经费已经超越军费,成为了最大的财政开支。最近这两年虽然没有这方面的数据披露,但因为惯性,加上维稳措施的进一步加强,数据应该不会比之前小。习近平时代,维稳依然是第一要务,它比发展经济显得更为重要。

民运人士早在一年前,就开始酝酿六四”25周年的纪念活动,比如说王丹等人发起的天下围城重返天安门活动。这类活动的消息一经发布,中共当局便神经紧张,各地公安机关开始为此蠢蠢欲动,希望了解到更多这方面的信息。海外的活动他们无法阻止,最为担忧的就是国内人士的响应,所以,四处打听谁会参与这类活动,好将这种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

曾经有经历过六四的人士表示,最近几年的社会思潮跟六四前颇为相似,敢于说话的人越来越多,官方虽然在极力地打压不同的声音和敏感人士,但反对的声音依然是甚嚣尘上,而敏感人士也前赴后继、与日俱增。为了追求普世价值的实现,很多人已经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甚至准备随时赴死。或许也是因为感受到了这种社会氛围,所以,中共当局在六四”25周年之前便如临大敌,希望使尽浑身解数来保持所谓的社会稳定,实质上是为了维护政权稳定。

不可否认,因为国安委等多个新部门的成立,习近平担任掌门人,他的权力比前任胡锦涛要大很多。虽然江泽民等前朝遗老依然在大力干政,但行将就木,并无换马之力,很多时候对习近平只能是听之任之。所以,习近平才能为随心所欲,设置多个新部门以达到大权独揽的目的。毫无疑问,习近平会成为继邓小平之后中共政坛上又一政治强人。

帝制时代,每当册立储君或者是新君登基,朝廷都会大赦天下,为的就是缓解社会矛盾,维稳政权和社会的稳定。不管动机是否纯洁,对于普罗大众而言,都会为此而欢呼雀跃。中共却不一样,除了胡耀邦和赵紫阳这两位短命总书记之外,其他当政的总书记均喜欢杀人立威。习近平和知识分子之间虽然也经历了短暂的蜜月期,但最终反目成仇,从抓捕网络V”到抓捕高瑜、徐友渔等人可见,在政治上,习近平正在走的就是毛泽东的老路,而普京大帝就是他的崇拜偶像。

经过了30多年改革开放的中国,经济成就似乎辉煌无比,但政治上却连帝制时代都不如。从民生上讲是民不聊生;从社会公平上讲是两极分化,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从吏治上讲是无官不贪、腐败透顶;从环境上讲是乌烟瘴气、体无完肤。社会问题不一而足,官民矛盾空前激烈,神州大地处处都是火药桶,随时一触即发。

胡锦涛在位的10年,是庸庸碌碌的10年,胡锦涛既无革故鼎新之心,亦无革故鼎新之力。习近平如今大权独揽、一言九鼎,待江泽民等人归天之后,完全可以大有作为,只可惜,他的心中最大的愿望不是让中国走向文明与富强,融入世界主流,而是让中共的政权千秋万代。他对苏共竟无一人是男儿的肺腑感叹,就是他心迹的真实展现。

历史上,能有所作为的君主,都不乏历史视野,他们因为不希望自己成为桀纣一样的暴君,所以才会广开言路、励精图治。大多数中共最高领导人,从来不会考虑后世对自己的历史评价,只在乎自己的权力和地位。从抓捕大批独立知识分子的情况看,习近平绝不会在其任内平反六四和启动政治改革,除非是民间力量倒逼。

最近几天,坊间有传言称,中共将在6月份开始全国性的网络大扫荡,由国安委和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临高小组主导,主要是针对各地网络上的政治活跃人士。据悉,全国监控指标达到500万网民,而抓捕指标大概在4万人左右。而此前发生的高瑜、向南夫案均由习近平亲任组长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亲自下令办理。倘若消息属实,敏感人士可能无一漏网。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靠暴力打压和强力堵截的维稳体制,最终注定拗不过浩浩荡荡的历史和世界潮流。古今中外,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习近平等中共高层当以史为鉴,悬崖勒马,释放所有良心犯,善待一切良心人士,这样才能避免六四悲剧的重演,并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