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

一周新闻聚焦:六四前夕当局扩大抓捕范围,国际社会继续关注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2/2014
作者: 施 英
 
 
六四将近,当局除了抓捕记者高瑜、学者徐友渔、郝建和胡石根、维权律师浦志强和作家刘荻之外,开始了对其他民主人士的抓捕,甚至连和尚也不放过。中国维权律师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证实,警方周四晚间将唐荆陵从其广州的家中带走。警方称,唐荆陵涉嫌“寻衅滋事”。民生观察等多家维权组织透露,5月17日,包括广州知名佛教僧侣圣观法师在内的五名中国公民在武汉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刑拘。其他四人的名字分别为马强、陈剑雄、万里、蔡丛富。大规模的镇压和抓捕,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法国知名汉学家白夏等8位国际知名学者,近日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呼吁纠正有关当局的错误,无条件释放近期被拘捕的学者、律师和记者等公民。日中韩学者以及律师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当局释放被刑事拘留的徐友渔、浦志强等中国公民。他们希望中国的知识分子不要因为出于良心和爱国心的活动而面临生命危险。

六四将近,当局除了抓捕记者高瑜、学者徐友渔、郝建和胡石根、维权律师浦志强和作家刘荻之外,开始了对其他民主人士的抓捕,甚至连和尚也不放过。

中国维权律师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证实,警方周四晚间将唐荆陵从其广州的家中带走。警方称,唐荆陵涉嫌“寻衅滋事”。
 
民生观察等多家维权组织透露,5月17日,包括广州知名佛教僧侣圣观法师在内的五名中国公民在武汉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刑拘。其他四人的名字分别为马强、陈剑雄、万里、蔡丛富。
 
居住在杭州的基督徒,曾经是记者的昝爱宗被“寻衅滋事”立案拘押传唤。
 
大规模的镇压和抓捕,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法国知名汉学家白夏(Jean-Philippe Béja)、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特聘讲座教授、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汉学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巴黎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教授潘鸣啸(Michel Bonnin)等8位国际知名学者,近日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呼吁纠正有关当局的错误,无条件释放近期被拘捕的学者、律师和记者等公民。
 
日中韩学者以及律师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当局释放被刑事拘留的徐友渔、浦志强等中国公民。他们希望中国的知识分子不要因为出于良心和爱国心的活动而面临生命危险。
 
▲美国之音(VOA)5月15日报道:国际学者致函习近平促释放近期被捕人士
香港 — 北京市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拘参加5月3日在私人住家举行的六四研讨会的包括学者和律师在内的5位民间人士,持续引发国际社会关注。继一些国家的政府、国际团体和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这些被刑拘人士之后,一些国际知名学者也相继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关注有关当局近期拘捕行使公民权利的人士,敦促立即释放他们。
法国知名汉学家白夏(Jean-Philippe Béja)、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特聘讲座教授、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汉学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巴黎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教授潘鸣啸(Michel Bonnin)等8位国际知名学者,近日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呼吁纠正有关当局的错误,无条件释放近期被拘捕的学者、律师和记者等公民。
公开信表示,在中国成为一个世界强国之际,一些公民在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情况下被有关当局拘捕,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
公开信说,学者徐友渔、郝建和胡石根、维权律师浦志强和作家刘荻,因参加一次私人六四研讨会而被“寻衅滋事”刑拘,令人不安地感到费解。公开信问道,一次私人聚会如何“寻衅滋事”?这些公民被拘捕是因为他们讨论了25年前发生的一次对中国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事件。但是,一次学者、作家和律师之间在私人家中的讨论,怎麽会被定为“寻衅滋事”?
公开信还说,像您经常提醒日本领导人的那样,一个国家必须要面对其历史。作为毕生研究中国的学者,“我们确信,中国只会受益于帮助确定历史真相的自由的交换意见”。
另外,公开信还对有关当局以“泄露国家秘密”罪拘捕资深独立记者高瑜表示关注。公开信说,自文革结束后,党政分离一直是一项基本原则,那“党的文件”如何又成了“国家秘密”了呢?
签署这封公开信的还有香港浸会大學教授、法国巴黎亚洲中心和法国现代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美国蒙大拿大学教授梁思文(Steven Levine)、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萧强,以及香港城市大学讲座教授郑宇硕。
郑宇硕教授星期四上午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高层一直对外坚称中国期望和平崛起、和平发展,也不惜代价地加强对外宣传,力图提高中国的国际形象。但是,中国国内发生的被外界认为是侵犯人权的行为,都严重损害了中国想要建立的国际形象和软实力。
他说:“可以看到这个矛盾。过去好几年,中国当局花庞大的资源,希望建立一个宣传机器,希望能把它的论述传遍到全世界去,让全世界都听到它的声音,但是,你这个国家里头没有基本人权、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新闻自由,你的论述就只是被认为是宣传,不能被视为一种能代表中国人民的真正的声音嘛。”
另据参与网报道,3位日本知名教授近日发起关注社科院研究员徐友渔、学者郝建、律师浦志强等被刑拘人士的联合声明,对他们目前的状况深感忧虑。有近160位日本及东亚地区的学人参与了联署。联合声明表示,徐友渔等人为了治癒因1989年发生的那场不幸事件而心灵严重受伤的中国社会,进行和平、理性的讨论,希望这样一群知识人士不会因出于良心和爱国心的活动而遭受身体或生命的危险,“期望我們的祈求承蒙怀抱良知的中国朋友们的关注”。
另外,据报道,继前南华早报驻京记者吴薇、日本经济新闻重庆支局新闻助理辛健,近日被警察带走之后,浦志强案辩护律师之一的浦志强的外甥女、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的屈振红律师星期三下午被警方带走,目前已经超过24小时,外界估计可能被警方拘留。
相关报道说,吴薇是北京人,30多岁,任南华早报驻京记者多年期间,专事中国新闻报道,关注内地异见人士活动及民间维权事件,后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访问学者、牛津大学访问学者,前年离任,目前从事新媒体及NGO工作。在浦志强被捕后,吴薇在网上出声相挺,呼吁关注。
外界分析,吴薇和日经新闻的辛健过去经常采访浦志强,因此不排除当局想从两人处寻找给浦志强定罪名的口实。而传唤或者拘留浦志强的外甥女,则可能是当局有意向浦志强施压。
▲美国之音(VOA)5月15日报道:日中韩学者呼吁释放徐友渔
东京 — 日中韩学者以及律师发表声明呼吁中国当局释放被刑事拘留的徐友渔、浦志强等中国公民。他们希望中国的知识分子不要因为出于良心和爱国心的活动而面临生命危险。
5月13日公布的有161名中日韩以及台湾的学者和律师签名的声明说,对于徐友渔、浦志强、郝建、胡石根、刘荻、姚文田等拥有良知的中国公民处于失联状态表示关注与忧虑。
声明发起人之一日本北海道大学教授铃木贤和北海道大学教授远藤乾接受美国之音书面采访时表示,发表这份声明的目的是要呼吁包括中国当局在内的有良知的中国朋友停止非礼行为,尽快释放徐友渔等人。
在声明中签字的不少人同徐友渔,浦志强等人有过多次学术交流。他们说,徐友渔等人在困难情况下为民主与人权进行的努力令人敬佩,希望中国知识分子不要因为出于良心和爱国心的活动而面临生命危险。
*恐吓阴影*
声明在两天里获得160多人的签名。声明发起人代表东京大学副教授阿古智子对美国之音说,在声明上签字需要勇气,因为很多人都进行与中国有关的学术研究或交流,必须意识到签名或许给他们今后的活动带来影响。实际上,有许多人对签名感到顾虑。她说:“好多人说有意支持,但是不能签名。因为一旦签了名,这些从事与中国有关工作的人会受到某种影响或是无法前往中国。”
*理性与对话*
在声明签名的还有不少在日华人学者,其中一位名叫燕子。燕子对美国之音表示,前年她曾经与徐友渔在大阪见过面,听过他的演说。她说徐友渔给她留下的印象是温和,宽容和理性。她说,徐友渔主张对话, “这个对话实际上是包括政府内的良知者,就是不分内外,并没有把当局当敌人”。
旅日纪实作家翰光也在声明上签了字。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目前强调法制,可是一个小型的家庭聚会触犯了哪条法律,中国政府应该给一个公正的说法。
徐友渔等人日前参加了在私人住宅举行的六四研讨会,被中国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美国之音(VOA)5月15日报道:火墙内外:高瑜身陷囹圄凸显中共排斥异己无底线
华盛顿 — 去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该文件提到了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共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和司法独立这七个方面的问题,之后被误传为中共要求大学不对学生讲这七个话题,也就是俗称的“七不讲”。前中国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最早在新浪微博公开了“七不讲”的内容。然而,“七不讲”很快就被列为网上的敏感词而遭到封杀。实际上,这个被误传的“七不讲”指的是中共中央《九号文件》。最近,中国一位知名媒体人被警方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的罪名刑拘。据称,被泄露的国家秘密就是这份《九号文件》。
从4月27号开始,中国的网络社交平台上就传出享誉国际新闻界的知名记者高瑜失踪的消息。第二天,前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分析了高瑜失踪的几种可能性,其中一种可能就是“也许她目前就在政府某一部门的监控之下”。
高瑜的下落不幸让鲍彤先生言中了。5月8号,中国央视披露了高瑜已被警方刑事拘留的消息。报道称,2013年6月,高瑜通过他人获得一份机密文件的复印件,将内容逐字录入成电子版保存,随后将该电子版通过互联网提供给某境外网站负责人。该网站将文件进行了全文刊登,引发多家网站转载。报道还称,高瑜说自己的泄密行为危害了国家利益,触犯了国家法律,对此深表忏悔,并表示甘愿接受法律惩处。
据海外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高瑜被指控泄露的国家秘密指的就是中共的《九号文件》,该文件证明了“七不讲”,而那个所谓的境外网站则是指总部设在纽约的明镜出版集团。
事实上,明镜出版集团所办的《明镜月刊》在其去年9月号期刊上的确刊登过《九号文件》全文。可是,明镜新闻网编辑部负责人说,中共的指控和海外媒体的相关报道都不符合事实,事实上是早在2013年6月前,明镜就已获得了这份文件,而且来自中共中央宣传系统高层。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在VOA卫视《时事大家谈》节目中也证实,明镜早已从其他渠道获得《九号文件》,而且该文件恰恰证明了并没有“七不讲”的提法。何频还指出:这份文件既没有标明保密等级,也没有包括任何军事机密或经济机密,里面只是充满着意识形态的陈词滥调。
最先在网上披露“七不讲”、由于抨击中国大陆政治制度和参与维权活动而被华东政法大学解聘的法学博士张雪忠,在网上撰文称:如果高瑜一案涉及的所谓国家秘密指的就是中共中央九号文件,那么,高瑜的行为并不构成犯罪。因为一个政党的文件不应视为国家秘密,即使是党员也没有保密的法律义务,更何况非党员公民。
高瑜一案由于没有遵循正常的司法程序而令人疑窦丛生,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认为,高瑜在央视认罪不足为信,因为中共做事毫无底线,因此不能排除当局采取任何手段来迫使高瑜认罪。
政治观察人士指出,如果说北京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为什么没有拘捕最早提供了《九号文件》的人?为什么这么一个简单的案子,拖到现在才处理?要知道,中共没有停止过监控高瑜,包括其电邮、电脑,甚至包括其外出买菜、见朋友。其实,北京市公安局的目的,是利用这个事件,来阻吓六四事件25周年的纪念活动。
八九民运参与者、自由作家刘水发推称:“央视‘认罪’审判,是历次政治运动中游街示众的翻版。催辱当事人的肉体、精神和人格,兼具污名化。央视示众更为恶劣,特意选择在观众众多的新闻频道播放,观众数以亿计,远比街头示众传播广,这等同于犯罪。”
积极参加过茉莉花行动的异议人士丁矛说:“让一个70岁的母亲在电视上画押,亦相当于绑着一个少女游街示众,让亿万观众看这种未经司法程序调查的所谓真相,这是邪恶体制和集团对人类的强奸!”
然而,毛左派人士则称高瑜背后有“炎黄春秋帮”的支持,说她与胡耀邦的家人过从甚密,属于反毛帮、宪政帮的成员。
下面,我们就来介绍一下经历了三次牢狱之灾的高瑜其人。
高瑜八十年代曾担任中新社记者,1988年被调到《经济学周报》担任副总编辑。六四事件期间,《经济学周报》积极报道北京的民主运动,高瑜采写的“严家其、温元凯关于时局的对话”被认为是《经济学周报》被停刊的直接原因。
1989年6月3号早上,高瑜在上班途中遭到北京安全局绑架。6月30号,时任北京市长陈希同在《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中声称《经济学周报》发表的“严温对话”是为了掩盖赵紫阳的错误,以便为推行资产阶级自由化制造舆论。
1990年8月,高瑜从秦城监狱获释。1993年10月2号,高瑜再次被捕,但她的拘留证上并未写明她的罪名。尽管如此,1年之后,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还是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高瑜有期徒刑6年。1999年2月,高瑜以保外就医的名义获释。
重获自由后,高瑜继续为香港和海外媒体撰写大量涉及中国政治、经济及社会动向的文章,许多文章的批评矛头直指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例如,高瑜去年10月在纽约举行的一次讨论会上发言时说:“习近平正在让我们同时品尝毛泽东建设共产主义的30年和邓小平建成权贵资本主义的30年的两种苦果”。
难怪中共当局会把高瑜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必欲拔之而后快。
高瑜曾两度荣获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颁发的“新闻勇气奖”。此外,她还多次获得其他国际大奖。
2006年10月,高瑜在纽约第二次接受“新闻勇气奖”时发表了一篇十分精彩的答谢致辞。
我们就用这篇获奖感言中的最后一段话结束这期的火墙内外。
“今天让我想起中国报业鉅子、新闻独立的先驱史量才先生的话,‘你有枪,我有笔。’史量才先生1934年被国民党政府的特务枪杀在杭州西子湖畔。六四之后,我也一直处于‘你有枪,我有笔。’的境遇,这也是历史对我的选择。”
▲美国之音(VOA)5月15日报道:六四前夕严打异见 习近平为何如此紧张?
华盛顿 — 中国当局在严厉打击腐败的同时,最近又展开了大规模的镇压异议人士的活动,传讯、逮捕或是拘留了数十名人权活动人士、记者、律师与学者。这些镇压活动并不仅仅限于北京,而是扩展到浙江、上海、广东等地。中国当局为什么如此紧张呢?这种高压政策是否会适得其反呢?
中国当局最近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新一轮打压异议人士的行动。除了北京的高瑜、浦志强、胡石根、徐友渔、郝建、刘荻、向南夫等人以外,维权网发布消息说,广东当局日前又以寻衅滋事罪拘留了5个人。
*杨建利:紧张源自不自信*
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说:“我觉着,很显然,中国政府今年特别紧张。它这种行为是因为不自信、是因为紧张造成的。今年是六四25周年纪念,而且在这之前,各种声音非常的多。民间上也有一些纪念活动,国内、国外都有一些纪念活动。”
杨建利博士曾经因为调查中国的工潮而被中国当局判刑5年,与最近被拘留的胡石根是狱友。他说:“政府它当然会感觉到这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也非常了解民意是什麽样。而这种民意造成了他们的恐慌。所以就出现了十几个人在自己家里办了一个纪念会就成了寻衅滋事,这是非常荒唐的。”
*肖国珍:政府如临大敌*
北京华欢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肖国珍也认为,当局在六四前夕采取抓捕行动是出于恐惧感。肖国珍说:“今年是六四25周年,当局对民间可能发生的纪念活动如临大敌,非常恐惧。”
*打压可能会激起更大的反弹*
目前在美国的肖国珍律师认为,政府的打压会起到貌似相反的两种结果。
肖国珍说:“一种是民众会有所忌惮,他的纪念活动会比较低调,会比较小心,会比较隐蔽,这是一种趋向。那麽,也有可能有另外一种趋向,就是连如此和平的聚会、如此小心的聚会、如此低调的聚会、在一个私人家庭里面的聚会你都要打压的话,那麽我们没法活了。因为作为民众,作为一个人所享有的基本人权,连游行、集会、示威的权利都有,更何况这种家庭聚会呢?所以,当局的这种打压也可能激起更大的反弹。”
这位非常关注人权问题的律师认为,在中国公民意识日益强大的今天,当局这样做需要付出很大的政治成本,而且是得不偿失。
人权活动人士杨建利认为,中国当局当然会进行政治上的计算。他说:“一方面,它用这种打压来制造人们心中的恐惧,然后行动就被限制了,这样所有事情都在它的控制中。但是另外呢,你打压的行动使得人家更加了解你的本性。有些人可能不知道六四的事情,因为它打压了,大家就去了解,可能就会人更多。”
*杨建利:压制会导致总爆发*
杨建利认为,打压虽然会起到一定的寒蝉效应,但是民间的不满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出现大爆发,因此当局虽然进行政治计算,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是它所能控制的。
他说:“现在的当政者可能非常短视,它会说,我不管总爆发了,我今天能过一天就过一天了。往往独裁者就是这个样子。它能够压一天压一天,但是一旦崩溃的时候,崩溃得非常快。”
这位异议人士还特别指出,习近平本来与六四事件无关,但是如果他当政期间每年都对纪念这一事件的人进行这样的打压,那麽他手上也就沾上血债了。
▲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16日报道:六四前夕中国维权律师唐荆陵被刑拘
在“六四”事件25周年来临之际,中国又一位维权律师被刑拘。
这是中国当局近来持续打压持不同政见的学者、律师、记者和活动人士的最新举动。
中国维权律师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证实,警方周四晚间将唐荆陵从其广州的家中带走。警方称,唐荆陵涉嫌“寻衅滋事”。
唐荆陵的妻子今天(5月16日)收到了广州公安局白云山分局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有维权人士在推特上发布消息说,警察闯入唐荆陵家搜查,带走两台电脑及三部手机。
今年43岁的律师唐荆陵长期从事维权工作,曾调查湖南李旺阳离奇死亡案件并介入太石村村民罢免村主任事件。
他的律师执照在太石村事件后被当局停用。而且在调查李旺阳之死后一直受到当局骚扰。
美联社记者打电话给广州公安局白云分局询问唐荆陵被刑拘一事,但接电话的人称不了解任何情况。
日前,国际特赦整理出了一份近期被中国当局拘捕、询问和软禁的异见人士名单。
其中,被刑事拘留者已有七人,包括人权律师浦志强、记者髙瑜、学者徐友渔、郝建、作家刘荻、胡石根以及维权人士谢文飞。
▲美国之音(VOA)5月16日报道:中国人权律师唐荆陵遭警方拘留
中国警方拘留了著名人权律师唐荆陵,这是在六四天安门镇压事件25周年前夕针对异议人士的一次持续行动的一部分。唐荆陵的妻子星期五说,警察是从他们在广州的家中把唐荆陵带走的,称唐荆陵涉嫌“制造混乱”。
唐荆陵是土地被强征而未得到补偿的人和被监禁的人权活动人士的律师。
最近几个月,警方还拘留了另外几名著名活动人士。每年的六四周年前夕,北京都会拘留或软禁活动人,显然是为了阻止人们纪念那次血腥镇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月16日报道:中国维权律师唐荆陵被拘留
六四25周年前夕,中国当局加紧镇压异议人士,今天又传出维权律师唐荆陵被拘留的消息。署名 贾榀 ?@jiapin1989 的推特网友说,唐荆陵被刑事拘留,家被搜查,带走两台电脑,3部手机,其妻子汪艳芳已经收到拘留通知书。该网友将通知书照片贴在网上,照片显示,通知的是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发的,所标拘留起始时间是5月16日上午10点。
据维权网今天报道说,广州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人权律师唐荆陵刑事拘留。该报道引述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说:今天上午10点左右,门外有警察说找唐荆陵到派出所谈话,唐荆陵打开门后,冲进七、八名警察,直接出示了搜查证和刑事拘留通知书。警察对家中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搜查,抄走了台式电脑、手提电脑各一台,三部手机,部分书籍及各地朋友寄的贺卡等物品。
警方在搜查期间,控制了唐荆陵和他妻子的人身自由,要求他们两人坐着别动,不能接打电话。
据报道,唐荆陵曾受到警方的多次传唤和谈话,被要求不要参加六四纪念活动等。唐荆陵曾为失地农民和被监禁的人权活动人士提供法律辩护。
此外,昨天广州另一位人权律师刘士辉在失踪两天后,也被确认受到刑事拘留。
唐荆陵和刘士辉都因关注人权、代理维权案件,而被吊销律师执业证。
▲德国之声(DW)5月19日报道:“六四”前夕中共抓人不止,佛教法师圣观被拘
5月17日午间,一位佛名圣观的法师在武汉弘法期间,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刑拘。他曾参与“八九民运”并因此系狱1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中国知名法学学者滕彪5月18日在推特上透露,佛教法师圣观在武汉弘法时,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被刑事拘留。北京维权人士“西域武僧”早前也在网上发布消息,称他本人和武汉的几位公民一起与圣观法师相约见面时,被武汉国保带到台北路派出所。但“西域武僧”的手机目前处关机状态。
德国之声与圣观法师弟子——广州的果实法师取得联系,果实法师向德国之声证实:5月17日中午圣观法师与信众在武汉香格里拉酒店见面时遭到警方抓捕,十余名信众还未到达位于该酒店20层的见面地点即被拦截带走。至目前这些信众中的一些人尚未获释,而圣观被带至武汉江岸区台北派出所问讯后被正式拘留,现关押在武汉江岸区看守所。德国之声与台北派出所联系,对方坚称不知情。
果实法师还向德国之声介绍,按照原计划,圣观法师将搭乘5月17日当晚的班机飞往广州,因多位弟子接机未果,紧急联系武汉的信众才获悉消息,因为多位信众和网友在未与圣观见面时即被带离,因此尚不清楚警方抓捕圣观的细节。武汉香格里拉饭店也以当值人员不在岗为由拒绝透露相关情况。
圣观法师俗名徐志强,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1989年民运时为西安工自联负责人,因此获刑1年。2001年他出家为僧,法号圣观。2006年在江西宜春化成寺担任监寺期间,因为“六四死难者”举行超度仪式以及推动寺庙财务公开,遭到数十名警察进寺驱逐。2009年他在湖南浏阳红莲寺任住持时,因筹办胡耀邦纪念活动被免职。2011年, 他在印度德里拜见了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德国之声当时电话采访圣观法师时,他曾表示与达赖喇嘛就刘晓波、中国民主进程、中共对西藏高压统治及佛法、宗教自由等问题进行了交流,他也表示:“对政治的探讨是每个佛法修行者的份内事。”
果实法师认为不排除师傅的被拘与“六四25周年”临近有关:“他一直长期受到监控,当局一直对他不是特别满意的;比如他曾为'六四死难者'超度亡灵,他也给大家讲述过六四的故事,因为他是亲历者,这不算什么,我不明白当局放大罪名到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意图是什么?我相信我师傅担得起所有他应该担当的。如果当局以此为借口抓他并扣上罪名,我们认为是严重的宗教迫害。”果实法师也透露他们正在寻找法律途径。她也呼吁当局要在羁押圣观法师的过程中要保证他佛家生活需要。
据网友不完全统计,,中共当局集中抓捕包括记者高瑜、律师浦志强、唐荆陵、刘士辉、 法学学者徐友渔、民主人士胡石根等数十人。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今日与两位兰州网友赴甘肃酒泉境内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夹边沟采访(夹边沟为中共当年关押右派的劳改农场,1957年10月至1960年底,近3千名右派分子被关押在这里劳动改造,造成约1500人因饥饿而死亡),遭当地国保扣押,情况不明,德国之声目前无法与艾晓明取得联系。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月19日报道:圣观法师等五人因涉嫌扇颠罪而被刑拘
民生观察等多家维权组织透露,包括广州知名佛教僧侣圣观法师在内的五名中国公民在武汉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刑拘。其他四人的名字分别为马强、陈剑雄、万里、蔡丛富。
圣观法师原名徐志强,1989年参加学运而被判入狱一年。2001年出家为僧。2006年在江西宜春化成寺担任监寺期间,因为六四遇难者举行超 度仪式以及推动寺庙财务公开,被数十名警察赶离。2009年在湖南浏阳红莲寺任住持时,因筹办胡耀邦纪念活动被免职。2011年,他在印度德里与达赖喇嘛 会面,双方谈论了佛法修行、宗教自由等。
据悉,5月17日,圣观法师到武汉市弘扬佛法,有武汉市的多位网友到场听讲。不料,在弘法期间,武汉警方突然闯入,将圣 观法师及全部网友抓捕,并且,刚刚赶到酒店外前来听讲的数名网友也横遭“抓获”,大家被分别带进多个派出所进行做笔录。事后,尚未进入酒店的几位网友在做 完笔录后获释,而先期进场的网友蔡从富、万里、解丽(女)、黄静怡(女)、马强、陈剑雄、李文禅(取保)等人,都被送进了武汉看守所刑事拘留。
▲《参与》网5月20日报道:著名网络作家昝爱宗被“寻衅滋事”立案拘押传唤
(参与2014年5月20日讯)据凌沧洲推特消息:
著名网络作家昝爱宗被“寻衅滋事”立案拘押传唤。为时半天,暂已放回。据称身为基督徒的昝爱宗在传唤期间,向无神论的警察讲解普及福音知识。
昝爱宗,基督徒,1969年10月出生,安徽太和县人,杭州自由作家,国际笔会分会独立中文笔会(CIPC)会员,倡导自由写作,自由出版。原中国海洋报记者、浙江记者站站长,被称为网上使用真名写作的自由作家,网名若干,如电子情、失语症患者、江南快客等,是新浪网专栏作家。著作及策划图书范围甚广。
多年从事新闻采访及编辑工作,在当年获得新闻界好评。曾任购物导报、北京市场报编辑记者。每年写作文字数十万字。文集散见于网络站点,曾经在《南方周末》、《中国青年报》、《南风窗》等媒体发表文章。
▲自由亚洲电台(RFA)5月20日报道:多位90后青年因声援浦志强遭国安施压
 
图片: 几位九零后青年声援被刑拘的浦志强。 (中国人权)
几位90后青年在网络公开支持因参与“六四”研讨会而被刑拘的浦志强,事后被国安人员以各种方式施压;另外,也参与声援活动的江西新余等待判决的异见人士刘萍的女儿廖敏月说,现在是当局正视“六四”冤案的时候了。
随着“六四”25周年纪念日的临近,近期各地都加强了维稳力度。早前有多名90后青年在网络中透过举牌的方式公开支持北京被刑拘的人权律师浦志强后,事件一度引发国际媒体的关注,但也让地方维稳人员格外紧张。
参与举牌行动的福州90后女青年考拉,周二上午在公司上班,期间她的同事通知她有国安和国保人员前来,获知消息的她从公司后门离开。
她当天下午告诉本台记者,从公司同事口中得知国安和国保要求她不要接受外媒的采访,以及对声援浦志强做出警告。记者还了解到,参与举牌的一名男生,早前已经被警察盘问过。??
举牌事件后,有多个在京的国际媒体对他们发出采访邀请,希望到福建采访中国新生代对民主、人权、法治的看法。考拉表示两部门同时采取行动是希望透过公司向她施压:老板说我要注意,要小心点,国保和国安都来找你了。我们老板说完就回办公室,我看到有警察进他的办公室。很明显就是因为上次90后集体举牌声援浦志强律师。有一些外媒想做一些90后对于中国法治看法的报道,他们(国保、国安)就是想阻拦我们接受这样的采访。今天下午又有一个国保人员叫小陈,打电话问有没有接受外媒采访,要低调点。我反问他,为什么不能接受外媒采访?为什么要低调?她(国保小陈)也没有说任何原因。
另外,江西新余待判决的异见人士刘萍的女儿廖敏月周二下午也抵达福州,她作为举牌的参与者之一,应日本朝日电视台邀约前来采访。她计划和考拉在福州见面。
她当天下午向本台记者表示,有关方面十分在意她的举动,但她还是顺利的下了火车。她称在火车上也一度担忧被带回去。她相信此次事件,与当局在“六四”前的打压有关:“六四”临近,他们(当局)很紧张,我觉得这个世纪的冤案,应该到了当局需要去正视的时候了。现在我们学生,我和考拉年纪差不多,很多学生都知道八九学运,当局一直在否认,一直在逃避。他们到底是在紧张或者害怕些什么,我觉得我们做的事情是没有错的。?
考拉稍晚向记者表示,已经辞去在原单位的工作,但她没有回应是否跟与此次来自国安及国保的施压有关。
▲自由亚洲电台(RFA)5月21日报道:唐荆陵看守所内遭警踢打 作家昝爱宗被搜家、传唤
 
图片: 杭州市公安局开出的扣押决定书。 (昝爱宗提供/记者乔龙)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三人本月中旬,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后,唐荆陵的代理律师刘正清周二见到了当事人。据透露,唐在被拘留期间遭到警察踢打。而王清营的代理律师隋牧清当天则被看守所拒绝会见。另外,杭州作家昝爱宗周二被警察上门搜查,带走家中电脑及移动硬盘,并被传唤数小时,盘问他发表有关“六四”文章的详情。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5月16日被广州市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广州三君子”中, 唐荆陵的代理律师本周二终于在白云区看守所见到了当事人,而王清营的代理律师隋牧青被看守所拒绝会见,袁新亭暂时还没有律师。
唐荆陵的代理律师刘正清周三告诉记者,曾三次要求会见当事人,但被看守所以“提审”或“下班”为由而拒绝,周三的会见不足三十分钟:“不到半个小时,因为我要留时间给隋牧青律师见王清营,后来他们又不给隋律师见”。
记者:会见的三十分钟,他跟您讲了些什么?
回答:他就讲了主张非暴力不合作、废除户籍隔离,这些是他一贯的理念,具体案情他也不清楚。因为抓他就是以所谓的寻衅滋事。
记者:当时在什么地方抓的他们。
回答:在各自的家里,唐荆陵在自己家里。
对于有消息说唐荆陵在看守所内遭到殴打,刘律师说,唐荆陵是一位基督徒,他以“爱中没有恐惧”的坦然态度面对暴力,也没有作任何口供:“他跟我说,警察要他蹲下,他不肯蹲,认为这是侮辱人格,一个警察就踢了他一脚”。
记者:从您的初步观察,他们三个人有没有构成“寻衅滋事罪”?
回答:风马牛不相及的,不可能涉嫌寻衅滋事,人家都在家里。
刘正清还说,隋牧青被指会见的“法律手续不全”拒绝。
当天随刘律师前往看守所的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对记者说:“昨天是第三次前往会见,跟王清营的代理律师隋牧青一起去,到看守所等候,两点四十分才安排会见,又说两个人不能同时会见,没有办法,当时唐荆陵的委托律师刘正清先去见,见完后赶快出来,希望让隋牧青律师见,但是隋律师这边,他们不让见当事人,为此双方争执,看守所的工作人员很不客气,后来还威胁要打刘正清律师”。
杭州另一位基督徒作家昝爱宗周二也被警方以“寻衅滋事”传唤数小时,同时扣查他的电脑和移动硬盘。昝爱宗星期三告诉本台:“警察拿着搜查证和传唤证,每个房间、每个柜子都要看。我说你们找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他说,我们看看,他们没有告诉我要找什么,电脑、U盘、硬盘拿走了。他们说如果硬盘里面有涉及犯罪的,可以定为有罪或无罪的证据,然后把我带到派出所,下午四点之前回家的”。
 
昝爱宗称,在派出所,警察除去他的腰带,将他铐在一张凳子上:“传唤问我写的文章,纪念六四的政论文章,叫枪口抬高一寸会死吗,这篇文章”。
 
而此前昝爱宗曾参与海外发起的“宗教自由普度共识”及签名活动。本周日,美国民间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网发表“昝爱宗致杭州市公安局长柯良栋之子女公开信”。信中提到,“杭州市公安局及下城区公安分局、辖区派出所的警察为什么要找我呢?我已经不止一次为我所写的文章被传唤及做笔录了,如果要传唤,为什么不带手续呢?(警方)到孩子学校找老师又算什么事情呢?难道孩子也受株连?当然,警察有警察这样做的权力,强权面前,我只能通过微弱的键盘和鼠标,把这些记录下来发到网上,表达我的不认同和不同看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