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日星期四

一周新闻聚焦:著名记者高瑜失踪,海内外各界强烈关注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30/2014
 
一周新闻聚焦:著名记者高瑜失踪,海内外各界强烈关注
 
作者:施 英
 
 
高瑜是中国资深记者,1989年64镇压后曾两度入狱。由于敢言,由于经常揭露中共高层内幕,她的文章读者很多。这两年来,高瑜为德国之声撰写了多篇分量很重的文章,很受读者欢迎。海外媒体和国际人权组织都强烈关注高瑜失踪事件,分析大都指出,因六四25周年即将到来,同时也或因独立中文笔会5月初将在香港举行年会,高瑜是这个组织的荣誉理事,或会参会,当局为阻止高瑜赴港,先行将其非法拘押。多个国际人权组织都在密切关注有关高瑜失踪的消息。

高瑜是中国资深记者,1989年64镇压后曾两度入狱。由于敢言,由于经常揭露中共高层内幕,她的文章读者很多。这两年来,高瑜为德国之声撰写了多篇分量很重的文章,很受读者欢迎。前些天,她关中国前总书记胡耀邦的纪念文章《党性vs人性》之上篇发表在德国之声,并承诺下篇上周六提供,但她失踪了。


在中国,敏感异议人士失踪,意味着“被失踪”,或者直白说是被警察绑架了。这并不稀奇,中国当局对付异议人士从来都是知法犯法、无法无天。


海外媒体和国际人权组织都强烈关注高瑜失踪事件,分析大都指出,因六四25周年即将到来,同时也或因独立中文笔会5月初将在香港举行年会,高瑜是这个组织的荣誉理事,或会参会,当局为阻止高瑜赴港,先行将其非法拘押。不过,这个拘押如果在笔会会议之后仍未释放,有理由怀疑可能会羁押至六月四日之后。


美国之音报道说,多个国际人权组织都在密切关注有关高瑜失踪的消息。国际报业集团秘书长吉尔曼说,该组织为支持新闻自由于1995年颁发了自由金笔奖给高瑜。吉尔曼在一份邮件中表示,“我们非常关心有关报道,非常关心她的安全,希望她能很快出现。目前我们将继续关注形势发展。”该组织正发起从4月4日到5月3日,30天新闻自由活动,呼吁释放所有被监禁的新闻记者。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执行主任艾丽莎说,1995年11月该组织将“新闻勇气奖”颁给了高瑜,当时她在监狱服刑,直到2006年才得以来到美国来领奖。她说,如果她的失踪被确认,会使她们非常痛苦。艾丽莎是这样说的:“我们知道高瑜已经70岁了,并了解她多年来被监禁、处于压力之下,我们非常关心她的生活状况。这是当局打压和限制新闻自由的一种模式。我们呼吁释放她,并让她尽快获得好的生活条件。”


▲德国之声(DW)4月28日报道:著名记者高瑜失踪


4月27日起,中国网络社交平台有人发出针对女记者高瑜的寻人启事,称诸多友人从上周四(4月24日)至今都无法同高瑜及其家人取得联系。德国之声今天致电致信高瑜也均无回应。
 
高瑜
从2011年起,高瑜担任德国之声《北京观察》栏目特约撰稿人,提供了大量涉及中国政治,经济及社会动向的分析文章,失踪前日,即4月23日高瑜还曾同德国之声通过电邮联络,提供了有关中国前总书记胡耀邦的纪念文章《党性vs人性》之上篇,并承诺涉及时局的下篇将由周六供稿。
高瑜长年从事记者工作,曾先后供职于中国新闻社及北京出版的《经济学周刊》,并担任该周刊的副总编辑。1989年六四事件后高瑜两度被捕系狱,1999年在国际社会的呼吁下,当局获准高瑜保外就医。因长期坚持新闻自由理念,敢于指摘时弊,高瑜曾多次获得国际新闻奖项。
▲自由亚洲电台(RFA)4月28日发表鲍彤声明:关于高瑜女士失踪事件
 
图片: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
高瑜女士失踪事件,说明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在危险中。
这位著名记者刚刚过了七十岁生日,就传来了被失踪的坏消息。这是中国新闻事业和公民运动的厄运。
也许她目前正陷在非法组织手中,这不能不使公众对政府保护公民安全的有效性发生怀疑。也许她目前就在政府某一部门的监控之下,这更不能不使公众对政府工作的合法性产生怀疑。无论属于上述哪一种情况,新成立的国安小组应该把责任担负起来。但愿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有人说,高瑜太敢言,这是她招致迫害的原因。也许这是原因,但肯定不是合法的理由。我知道普世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我知道中国有言者无罪的特色。我知道当代中国曾经有过一位政治家习仲勋先生——他是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父亲——有制定《保护不同意见法》的夙愿。时间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像高瑜那样“太敢言”的公民不是太多,实在是太少了。我不愿意看到这个国家继续成为在新焚书坑儒形式下摧残不同意见的国家。摧残不同意见所能导致的必然恶果是唯唯诺诺和蝇营狗苟,不可能有独立的精神和自由的思想,不可能有创造性和责任感,不可能有真正爱国者的存身之地。
每一个公民在国家体系中的命运是联系在一起的。任何一个人的自由和权利的命运,就是所有人的自由和权利的命运。任何人的自由和权利如果受到了非法的威胁,就是所有人的自由和权利,都有受到威胁的现实可能性。这也是迫使我非发表以上声明不可的理由之一。
▲美国之音(VOA)4月28日报道:中国女记者高瑜失踪,各界紧急寻人
华盛顿 — 中国著名女记者,也是时事评论员高瑜从上星期四开始,就与外界失去联系,目前中国各大网络社交平台上都有网友散发紧急寻人启事,包括中国维权律师滕彪以及艺术家艾未未都在自己的推特上表示,高瑜失踪已经超过4天4夜,呼吁各界帮忙寻找高瑜。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则表示,高瑜失踪中国政府负有责任。鲍彤说,高瑜失踪无非是两个可能,第一,是政府叫她失踪,那政府应该把事情公布,它根据什么法律使高瑜失踪?第二个可能不是政府的责任,那么政府应该主持公道,保障高瑜的公民权利,否则就是一个无能的政府。
高瑜曾两次入狱。第一次是89年6月3日被秘密逮捕,强迫失踪450天;第二次是因给《镜报》撰稿被判刑六年。高瑜是中国获国际新闻奖最多的记者,其中包括联合国第一位新闻自由奖获得者。
▲香港明镜新闻网4月28日报道:中国著名记者高瑜失踪
一直与高瑜保持密切联系的北京学者担忧地对明镜新闻网说,他与高瑜已失联60小时以上。与高瑜儿子的联系也不成功,高瑜唯一的儿子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关心高瑜的朋友已经开始在网上散发“寻人启事”, “启事”称高瑜自4月24日之后就失去音讯,其直系家属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如果有任何人知道高瑜女士消息,敬请告知,以解悬念,并恳请大家寻找高瑜。
高瑜1980年进入中新社,成为专稿部王牌记者,后成为被北京取缔的中国著名报纸《经济学周报》的副总编。她的 好友陈子明评价她“是1980年代以后,中国女记者中的第一人。”
明镜新闻网记者也尝试通过各种方式设法与高瑜及亲属取得联系,也均未成功。
高瑜因缺席在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引起朋友关注和担心。北京学者对明镜新闻网说,随后,朋友去高瑜家寻找,但见大门紧锁,于是尝试联系她的儿子,也一直杳无音讯。
据悉,已经有多人前往高瑜家寻找高瑜,均未发现任何高瑜及其家人线索。
高瑜原定5月2日前往香港国际中文笔会会议,会议组织人声称目前也不知高瑜的任何消息。
高瑜一生曾两次进入监狱.第一次是1989年6月3日被秘密逮捕,强迫失踪450天;第二次是因为给时任政协常委的香港徐世民的《镜报》撰稿被判刑六年。
在30多年的新闻职业生涯中,高瑜是中国获得国际新闻奖最多的记者,其中包括联合国第一位新闻自由奖获得者。
2013年10月高瑜访问美国时,一位对中国形势悲观的朋友对她说,现在中共整顿网络,抓大V,搞意识形态亮剑,担心高瑜第三次进去,但高瑜说,世界新闻的中心舞台在中国,于是,依然决定回到北京,继续从事她一生喜爱的新闻事业.
高瑜2013年11月4日曾接受《中国密报》长篇专访。
▲香港苹果日报4月28日报道:疑失踪 王牌女记者高瑜曾两度入狱
明镜新闻网报导指,中国知名女记者高瑜失踪了。高瑜1980年进入中新社,成为专稿部王牌记者,后成为被北京取缔的中国著名报纸《经济学周报》副总编。
她的好友陈子明评价她是「1980年代以后,中国女记者中的第一人」。70岁的高瑜曾两次进入狱,第1次是1989年6月3日被秘密逮捕,强迫失踪450天;第2次是因为替时任政协常委的香港徐世民所创《镜报》撰稿,被判刑6年。
在30多年的新闻生涯中,高瑜是中国获得国际新闻奖最多的记者,其中包括联合国第一位新闻自由奖得主。2013年10月高瑜访问美国时,一位对中国形势悲观的朋友对她说,现在中共整顿网络,抓大V(网络名人),搞意识形态亮剑,担心高瑜第3次入狱。
但高瑜说,世界新闻的中心舞台在中国,于是,她依然决定回到北京,继续从事她一生喜爱的新闻事业。
【高瑜小档案】
★年龄:70岁,生于中国重庆,原任中新社记者
★1989年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不久该报被停刊。同年6月3日,高瑜被捕。1990年8月28日获释
★1993年10月2日,再次被捕
★1994年11月9日,由北京中级人民法院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没收其800元人民币「赃款」
★1999年2月15日,以保外就医名义获释
★获奖纪录
~1995年11月6日,获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颁发「新闻勇气奖」
~1997年5月3日,尚在狱中的高瑜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新闻自由奖
~1997年,获无国界记者新闻奖
 ~2000年,获得在日内瓦颁发的全球20世纪新闻自由英雄奖
 ~2006年6月,二度获得际妇女媒体基金会颁发的「新闻勇气奖」
数据源:维基百科
(大陆中心/综合外电报导)

▲香港苹果日报4月28日报道:被失踪?北京重要独立学者 高瑜不见了
据明镜新闻网报道,一直与高瑜保持密切联系的北京学者,担忧地对明镜说,他与高瑜已失联60小时以上。此外,高瑜独子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始终未能联络上。明镜记者也尝试通过各种方式设法与高瑜及亲属取得联系,也均未成功。
《苹果》记者今多次拨打高瑜北京家中的电话,均无人接听。她的手机也是关机状态.此外记者还发现平时每天都会更新twitter的高瑜,从4月23日后就未再发新的推文。
高瑜原定5月2日前往香港国际中文笔会会议,会议组织人声称目前也不知高瑜的任何消息。
关心高瑜的朋友已经开始在网络刊登「寻人启事」。「启事」称高瑜自上周四(24日)后,就失去音讯,其直系家属的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如果有任何人知道高瑜女士消息,敬请告知,以解悬念,并恳请大家寻找高瑜。」.
高瑜因缺席在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引起朋友关注和担心。北京学者对明镜新闻网说,朋友去高瑜家寻找,但见大门紧锁,于是尝试联系她的儿子,也一直杳无音讯。据悉,已经有多人前往高瑜家寻找她,均未发现任何线索。(大陆中心╱综合外电报导)
▲自由亚洲电台(RFA)4月28日报道:北京独立记者高瑜失踪
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国著名独立女记者高瑜近日失踪。
据维权网消息,高瑜曾在4月23日晚间11点多钟与友人联系,并在当晚将其稿件《党性vs人性》之上篇电邮给德国之声编辑,刊发于次日的《北京观察》栏目。当时,高瑜告诉德国之声编辑,会在周六(4月26日)将下篇电邮给对方,但届时却不见踪影。
一直与高瑜保持密切联系的一位北京学者担忧地对明镜新闻网说,他与高瑜已失联60小时以上。明镜记者也尝试通过各种方式设法与高瑜及亲属取得联系,也均未成功。
《苹果日报》记者还发现,平时每天都会更新推特的高瑜,从4月23日后就未再发新的推文。
高瑜原定5月2日前往香港独立中文笔会会议,会议组织人声称目前也不知高瑜的任何消息。
现年70岁的高瑜曾是被北京取缔的《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她曾两次被捕入狱,第1次是1989年6月3日被秘密逮捕,关押长达450天;第2次是因为替时任政协常委的香港报人徐四民所创《镜报》撰稿,被判刑6年。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组4月28日报道:高瑜失踪多日外界无法与其家人联系
大陆资深记者高瑜自上周四(24日)起至今,其朋友无法与她联系,于是在网上发出寻人启事指,上周她没有出席北京一个会议,朋友到其家中发现大门锁上。独立中文笔会野渡指,高瑜失踪可能跟六四维稳措施有关。(海蓝报道)
自周日晚上起,推特有一段寻人启事,不少网民在转发,其中内容指,“中国著名记者高瑜女士,自4月24日失去音讯,其直系家属电话也一直关机。如果有任何人知道其消息,敬请告之,以解悬念”。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前研究员姚监复向本台指,高瑜确实没有参加上周五(25日)的饭局,他不知道高瑜是否失踪,正等待消息。
独立中文笔会网络分析协调人野渡指,高瑜也是笔会成员,相信失踪与笔会的境外会议无关。他认为,高瑜失去音讯或与六四25周年有关。据知,本月25日开始六四的维稳措施,高瑜与六四事件有关,当局密切注意她,可能因此被软禁失踪。另一原因,可能跟她写一系列文章有关,当局或在调查她的消息来源。
野渡说: 近期写了一系列文章,披露一些特别是周永康事件的消息,官方可能在追问她关于消息来源,因为内容涉及高层内部权力斗争的事情。
记者周一(28日)曾致电高瑜,家中电话没人接听,她儿子的电话也一直关机。本月中,高瑜曾向本台记者透露,自有关周永康文章发表后,国保要求她不要对外评论有关此事。
纽约明镜新闻网引述北京学者指,他与高瑜失去联系60小时,高瑜因为缺席北京一次会议,引起朋友关注,其后朋友去高瑜家找她,但大门紧锁。
高瑜最后一次上推特为上周二(22日),她留言指,“重发20日江泽民现身杨州半马拉松现场”,并贴出照片。高瑜亦是本台的特约评论员,她对上一篇的评论文章,发表于4月7日,题为《“康师傅”怎么就变成“防波堤”?》
曾任中新社记者的高瑜,89年出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其后该报停刊。高瑜在89年6月3日被捕,翌年8月28日获释。93年10月2日,高瑜再次被捕,94年11月9日被北京中级法院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6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99年2月15日,当局批准其保外就医。
▲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29日报道:“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下落不明”
据香港媒体和维权网报道,在六四25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六四异见人士、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与外界失去联系,至今下落不明。
香港《明报》说,北京独立学者高瑜自上周六(4月26日)起失去联系,她原定当日出席《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25周年座谈会。
香港《苹果日报》则表示,高瑜自上周四(4月24日)突然与外界失去联系,其家人也不知去向。
该报引述赵紫阳时代中共智囊姚监复称,本月26日是《人民日报》“四•二六社论”25周年,他与高瑜原定一同参加研讨会,但高瑜没去,她的儿子和丈夫也罕见不在家。
BBC中文网星期二(4月29日)致电高瑜家电话,家中电话无人接听。
中国维权律师藤彪和艺术家艾未未等也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发布紧急寻人启示,呼吁各界人士帮助寻找高瑜。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表示,对高瑜的失踪,应该去找政府。鲍彤说,高瑜失踪无非两种可能,一是政府让她失踪;二可能是政府无能,无法保障公民权利。两种情况政府都有责任。
维权网说,分析人士认为高瑜开始失踪的时间应该是在4月24日到26日之间,而失踪的原因可能跟几个因素有关,包括中共当局可能为了阻止高瑜在德国之声发布新的稿件,以及阻止高瑜在近期出国等。
现年70岁的高瑜原定5月2日到香港参加国际中文笔会会议。组织人声称目前也不知高瑜的任何消息。明报说,消息人士称她的“被失踪”与会议无关,但与她近期写的多篇时评有关。
《苹果日报》引述不愿具名的大陆异见人士说,高瑜“被失踪”,与高瑜近年来高调在海外发文、接受采访,揭露中共内幕,以及对“习李新政”有诸多批评有关。
高瑜在上世纪80年代出任中新社记者,1989年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后该报被停刊。
高瑜曾两度入狱。第一次是1989年6月3日,因介入学运支持学生被秘密逮捕,次年获释;第二次是1993年10月2日,因给《镜报》撰稿而被当局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监六年,1999年2月以保外就医名义获释。
维权网称,高瑜现在担任德国之声《北京观察》栏目特约作者、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特约评论员,以及香港明镜系刊物特约撰稿人。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4月29日报道:高瑜失联鲍彤指为中国新闻事业厄运
中国资深新闻工作者和独立评论员高瑜,自上周六(26日)起失去联系,至今至少已有四天,未知其失联与她原拟来港出席独立中文笔会年会抑或她的敢言批评有关。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指出,有关理由都不是合法理由,形容高瑜失联是中国新闻事业和公民运动的厄运,促请总书记习近平领导的国安小组介入查处。
高瑜失联曝光,是因为她的朋友昨天(28日)在网上发出「寻人启示(应为事)」。启事指出,她原定26日出席「四.二六社论」25周年座谈会,但未见踪影,到她家中查看,亦重门深锁,其直系家属电话亦处于关机状态。另外,高于23日仍有在推特上转发和评论新闻,即她最早可能在24日「被失踪」。本台曾致电她,但家中电话没人应答,手机亦已关机。
高瑜原订5月2日来港,出席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举行的独立中文笔会年会,与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兼评论员程翔对谈,现在相信能够成事的机会甚微。高瑜失联消息传出初时,有指她失联可能与她来港出席会议有关,但其后有传媒引述不具名的消息人士指,她「被失踪」其实与她近期撰写多篇时评有关,包括披露及评论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现况、总书记习近平在内部会议上的言论和表现等,当局期望藉此追寻高瑜背后的数据提供人,又或向她小惩大戒;甚至有人据此推断,高瑜可能失联至六四事件25周年之后。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发表口头公开声明,指高瑜失踪,说明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在危险中,是中国新闻事业和公民运动的厄运。
他说,若指高瑜是因敢言而「被失踪」,那肯定不是合法理由,因中国有言者无罪的特色,而总书记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亦有制定《保护不同意见法》的夙愿。他不愿见到中国继续成为「在新焚书坑儒形式下摧残不同意见的国家」,因为这必然招致「唯唯诺诺和蝇营狗苟」的恶果,「不可能有独立的精神和自由的思想,不可能有创造性和责任感,不可能有真正爱国者的存身之地。」
鲍彤续称,无论高瑜是在非法组织或政府部门监控中,均会令人质疑政府工作的合法性,故此,「新成立的国安小组应该把责任担负起来」,使事件很快便水落石出。
高瑜早年曾任中新社记者,「六四事件」前是《经济学周报》副总编缉,「六四」时及1994年时分别入狱,出狱后继续批评时政,曾多次获颁国际新闻奖。
▲美国之音(VOA)4月29日报道:敢言者高瑜失踪引发国际人权团体关注
纽约 — 中国著名独立女新闻记者高瑜失踪5天了。由于中国当局曾多次使用强迫失踪方式打压异议人士——最近的例子就是曹顺利,她在失踪一个月后,被证实遭当局拘禁,后病逝于监禁之中——因此,国际人权组织对高瑜失踪案高度关注。下面是VOA卫视节目主持人和驻纽约记者方冰的问答。
主持人:国际人权组织对此有何反应?
方冰:多个国际人权组织都在密切关注有关高瑜失踪的消息。国际报业集团秘书长吉尔曼说,该组织为支持新闻自由于1995年颁发了自由金笔奖给高瑜。吉尔曼在一份邮件中表示,“我们非常关心有关报道,非常关心她的安全,希望她能很快出现。目前我们将继续关注形势发展。”该组织正发起从4月4日到5月3日,30天新闻自由活动,呼吁释放所有被监禁的新闻记者。
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执行主任艾丽莎说,1995年11月该组织将“新闻勇气奖”颁给了高瑜,当时她在监狱服刑,直到2006年才得以来到美国来领奖。她说,如果她的失踪被确认,会使她们非常痛苦。艾丽莎是这样说的:“我们知道高瑜已经70岁了,并了解她多年来被监禁、处于压力之下,我们非常关心她的生活状况。这是当局打压和限制新闻自由的一种模式。我们呼吁释放她,并让她尽快获得好的生活条件。”
艾丽莎说,讽刺的是这件事发生的时机正值再过几天就要庆祝世界新闻自由日了。她说,她将会前去参加联合国的有关庆祝活动,并会让与会人士了解高瑜失踪的消息,让大家在庆祝新闻自由日的同时都关心她的遭遇。
主持人: 这一庆祝活动是不是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要举行的活动?请介绍一下有关情况。
方冰:好。就在后天,也就是5月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庆祝世界新闻自由日活动。联合会秘书长潘基文将出席活动发表演讲。1993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定每年5月3日为世界新闻自由日。17年前,也就是1997年的5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庆祝世界新闻自由日的时候把刚刚建立的吉耶尔莫•卡诺新闻自由奖颁给了高瑜,使她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新闻记者。当时,她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六年徒刑,正在监狱服刑。
高瑜2013年7月29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东方拍摄)x高瑜2013年7月29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主持人:说到强迫失踪这是一种人权侵犯行为,联合国是否有相关公约对此进行规范?
方冰:是的。联合国有一个公约叫《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但中国还没有签这一公约;另外,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下还设有“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由5位独立专家组成,接受各国民众举报强迫失踪事件,并采取相应行动。该工作组去年召开的第101届会议就发出了与中国有关的3条紧急呼吁,其中一条是2013年10月关于曹顺利失踪的紧急呼吁,但中国政府并没有就此做出回应。
▲自由亚洲电台(RFA)4月29日报道:六四敏感日前夕高瑜失踪已六日 母子俩疑同遭官方软禁
六四天安门事件25周年纪念日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到来。北京资深媒体人、网络活跃人士高瑜及她的儿子突然与外界失联,至今已有六天。高瑜的朋友们极为关注,相信她的失踪与六四周年有关。
最近刚过完七十岁生日的北京媒体人高瑜,上周四突然失踪。她的朋友在网上发出寻人启事,说高瑜上周没有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一个会议,朋友到其家中发现大门深锁,无人应门。闻讯后多次尝试与高瑜联系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星期二告诉本台:“她失踪了好多天,我每天给她打数次电话,她家电话没有人接,她的手机关机。因为我也被软禁,所以无法前往她家。不过这几天的确有人到过她家,她住在一楼,还有个小院子,阳台有开着门,据去过的人说,按门铃没有任何反应,是家里没有人的状况”。
高瑜的时评及网络发言深受追捧,她几乎每天都会在社交网站推特等电子媒体发言及刊登评论文章。据报道,高瑜曾在4月23日晚间11点多钟与友人联系,并在当晚将其稿件《党性vs人性》之上篇电邮给德国之声编辑,刊发于次日的《北京观察》栏目。当时,高瑜告诉德国之声编辑,会在周六(4月26日)将下篇电邮给对方,但届时却不见踪影。
胡佳告诉记者,4月24日高瑜失踪当天的清晨,是她最后一次与媒体联系:“昨天有一位法轮功媒体的朋友跟我说,他在4月24日清晨曾经跟高瑜联系,当时高说很忙,早晨要出去,很晚才能回家。从那一天开始她就没有消息了。截至目前,这位朋友说的时间,是迄今为止我所知道的(关于高瑜的)比较新的消息”。
除了高瑜的手机显示关机,其儿子的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外界相信,母子俩已同时受到控制。胡佳说,之前听说高瑜协助朋友出书,但在当局压力下放弃:“我知道此前她好像要给谁出版东西,作者后来受到当局的压力,高瑜好像没有同意。我看她最近的几篇文章,没有感觉涉及到什么国家机密之类的东西。她经常会参加一些会议,比如我被软禁时,她并没被软禁,仍然可以去参与像《炎黄春秋》的会议,还有最近4月15日纪念胡耀邦的活动。我觉得当局不至于要对她采取强制失踪或者刑事拘留,至少我在外在的角度没有看出原因”。
北京政论杂志《炎黄春秋》月刊副社长杨继绳也获悉高瑜失踪的消息。他说:“听朋友讲高瑜找不到了,我估计六四周年以后会解决(回家),可能是六四,要让她‘封口’”。
记者:我看到她最近在网上发表评论关于周永康事件的消息、政情。
回答:对,发了很多,她发了很多,而且相当活跃,相当活跃的。
记者:现在看来是她全家都被控制?
回答:她就跟她的儿子,母子相依为命。等一等看吧。我相信不至于是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对她封封口,不让她说话吧。
高瑜是原中新社记者,1989年出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六四事件导致该周报停刊。高瑜曾两次被捕,第二次是在1993年10月,她在囚禁十个月后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6年,99年获“保外就医”。
前央视记者李先生说,六四事件周年前夕,也是当局的敏感日,他的电话最近也被掐断:“这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时代,所以谁多说话,谁少说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政府)可以随便说、随便做,跟你们老百姓没关系。上个礼拜一开始,我的电话被他们关了。(六四事件)25周年这件事,估计他们解决不了,如果要是解决,我估计要换政府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