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5日星期一

新闻自由日笔会颁奖 凸现自由的稀缺



图片:参与座谈的縢彪,金钟和鲍朴(自右至左)
53世界新闻自由日,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举行本年度有关写作三个奖项的颁奖礼,然而,在这个会上,不仅四位得奖人无法亲身领奖,连原定在会上致词的两位中国大陆嘉宾也没有能出席。而与会者的发言和座谈交流,对大陆和香港的写作环境及新闻和出版自由,作了多侧面的探讨。

当晚,在香港“1908书社举行笔会2014年度颁奖礼,在空间和时间上,都被认为有某种象征意义。据介绍,“1908,是中國第一部宪法頒布的年份,希望這間書店能夠成為傳播人權和平等思想的平台,可尖沙咀的这家楼上书铺的空间,容纳几十与会者已嫌拥挤;至于选择的会期,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在致词时称:今天是世界新闻自由日,53号。我们选择今天可能是偶然中的必然。因为新闻自由在香港今年是最特别的。因为我们知道,不久前发生的暴力和新闻言论中的自律的情况。所以提醒我们,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空间需要争取,需要守护。

笔会今年分别将自由写作奖授予作家陈子明、林昭纪念奖授予入狱中的许志永以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授予刚出狱的谭作人和越南异见作家阮春义。但这四位,无一能亲身来港领奖,而须由同道代领。

不仅如此,原计划代陈子明到会致词的高瑜,十天前也在北京被失踪,会议另一位主讲者,老资格的姚监复也最终没能出席。

这几位本应是当晚主角的人物,都无法在笔会的会场发出自己的声音,似乎预示,这个旨在维护中文写作者的言论自由的组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然而在会上,仍有不少发言启人深思。代许志永领奖的法学博士滕彪说:许志永被打过,关过;我也被打过关过。但有两点,许志永有的我没有:一是,他是明知会被打,他还是会去。我知道会被打,就不会去。我被打那么多次,是因为不知道会打采取才去的。 在北京最高法院和国务院信访办门口,有大量的访民经常被打。许志永要去调查,有时就会被当作访民,抓起来打。 另外,许志永不是一般的人权律师,他对中国的自由,中国的宪政民主的追求,有非常强烈的宗教信仰的情怀。

上周刚被无国界记者组织选为百位新闻英雄之一的中国前山西晚报揭黑记者李建军,也应邀参与会上陈子明和谭作人作品,八九民运和新闻自由的三人谈环节,他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民间人士人反腐,靠的是言论(自由)。如果一国的新闻自由了, 腐败是难以蔓延的。它现在已经非常严重的腐败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年的新闻管制,言论不自由 。我当了十几年的记者,感觉非常明显,就因为说了几句真话,就不断被打压,离开了自己热爱的工作岗位。当然,用互联网也是一种言论的表达,来进行揭露,反腐。

在会前刚赶出了许志永《堂堂正正做公民---我的自由中国》一书的新世纪出版社的创办人鲍朴在座谈中说:要坚持新闻出版自由,我觉得有三种办法。第一,以事实为尺度,只要是事实,准确,你就有信心。第二,要尽量提高专业水准,你有水准,你出版物出去,别人就没法讲话,那也是一种保护。第三,坚持自己的信念,如果你的信念是可以变的话,你就干脆信他们那一套,不就完了嘛。

来源:RFA  作者:林迪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