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1日星期日

刘逸明: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0/2014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姚文田被判,高瑜被拘,在官方的眼中,他们都是罪人,但在知情者的眼中,他们依然是这个时代的英雄。就在此前几天,浦志强、胡石根、徐友渔、郝建、刘荻等五人因为参加“六四”研讨会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这一系列的事件显示,中共当局对自己的政权已经丧失了基本的自信。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佞覆乾坤。历史必将会证明这些人才是肩负社会道义和文明价值的英杰,而决定和实施抓捕他们的人则是历史的罪人。
5月7日和5月8日,分别传出了姚文田被判十年重刑和高瑜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的消息。两大消息都令知识界甚为不快,谁都不曾想到,当局会对姚文田下手如此之重,高瑜虽然尚未被判刑,但其结局或许比姚文田好不到哪里去,法院能判73岁的姚文田十年,也同样能判70岁的高瑜十年。

姚文田先生系香港晨钟书局的出版人,出版了一系列政治书籍,早就被大陆这边的当权者视为眼中钉。姚文田虽然年逾古稀,却满腔热情,每次到香港与他见面,都感觉到他不像是一位年迈的长者,倒更像是一位生龙活虎的年轻人。他与谁都能滔滔不绝、谈笑风生,给不少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据我所知,姚文田在被深圳警方秘密抓捕之前,时常往来于陆港之间,并且跟深圳的敏感人士多有接触。对于姚文田的行踪,大陆当局肯定是非常清楚的,只是,对于有着出版自由的香港居民,要用非法出版或者其它罪名来打击报复难以自圆其说,所以,只能另辟蹊径。

姚文田在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外界才获悉他被深圳警方秘密抓捕。当时,因为案情并不明朗,所以,很多人推测,他的被捕与他准备出版余杰新书《中国教父习近平》有关。不过,以这为由对他拘捕显然说不通,得有其它的理由才行。果不其然,后来披露的消息显示,他的涉嫌罪名是走私工业原料,如今被判重刑也是这个罪名。

去年10月份,姚文田与作家余杰曾商议出版《中国教父习近平》一书,原定于今年4月出版。可是,到10月底的时候,姚文田就失踪了,出书一事被迫搁浅。虽然姚文田被刑拘和判刑的官方理由是他走私工业原料,但是,如此巧合的时间在清晰地告诉我们,即使他走私情况属实,根本原因也是因为他的出版活动得罪了高层。

另据香港朋友透露,姚文田走私并非出于牟利目的,而是受人之托,捎带少许工业原料。由此可见,姚文田被抓捕和判刑,很可能是一个局,由于他没有防备之心,才最终陷入局中而无法自拔。姚文田除了出版过大量政治敏感书籍之外,他的儿子姚勇战还是“八九民运”的上海领袖,这或许也是他身份敏感的另一重原因。

姚勇战曾在今年1月份致习近平公开信,直斥父亲姚文田案是政治案件。姚勇战恳求习近平释放高龄且患病的父亲,并表示这样习将会“得到更多的香港人和中国人的尊重,也会为未来十年执政铺垫更强大的国际和国内的民意支持”。可惜,公开信发出后,姚文田依然在3月31日走上了被告席,并在5月7日被以走私罪名判处十年重刑。

高瑜和姚文田出生于同一个时代,原为中新社记者和《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为“六四”而不得不结束体制内的任职生涯,并在此前两度入狱,出狱后继续笔耕不辍,成为独立记者和政论家。高瑜堪称当代中国最勇敢的记者,她揭露高层黑幕、针砭时弊,在偌大一个中国无记者能出其右。正因为如此,她也就成了中国最危险的记者,她被抓捕,既出乎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践行新闻自由和追求其它普世价值的路注定是坎坷和充满荆棘的,高瑜的被拘再次印证了那句话:“追求正义,不在监狱,就在通往监狱的路上”。

高瑜失踪,原本并不奇怪,大多数人依然认为这可能只是当局对她进行短期软禁,但是,很多人忽视了跟高瑜一起失踪的还有她的儿子。高瑜的儿子平时在河北上班,与高瑜发表文章的事情并无牵涉,同时失踪,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要他协助调查,因为他对自己母亲的事情肯定还是知道一些的。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当局要通过株连九族的方式来迫使高瑜认罪,以换取儿子的自由。

因为高瑜的丈夫已尽去世,儿子同时失踪,在4月24日之后,就一直没有关于她的进一步消息。到了5月8日一大早,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发布了高瑜被北京警方刑拘的消息,涉嫌罪名不出所料,又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新闻稿显示,高瑜的主要“罪证”就是去年8月份在境外网站全文刊发了一份中央机密文件。

新华社的新闻稿并未指出这份所谓的机密文件是什么。不过,对去年8月份重量级消息进行盘点不难看出,这份文件就是香港《明镜月刊》在去年8月刊发的《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也就是中央9号文件。

《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究竟是不是机密文件?其实,从该文件的名称就可以看出,它与机密无关,否则,何必用“通报”的形式内部发放?可见,以发布该文件为由对高瑜进行泄密指控又是一次赤裸裸的政治构陷。

高瑜的电脑经常被不明身份者入侵,有好几次,她已经写好的文章在电脑中不翼而飞。有一次电脑无法正常使用,她委托技术人员为其查看,发现里面被植入军方木马。高瑜通过境外媒体发布9号文件的证据,估计警方早就掌握了。在高瑜失踪之前不久,警方曾威胁她如果不噤声将没有好结果,而高瑜则一如既往地爆料和撰文,直到他失踪前一天的晚上,还将《党性VS人性》一文上篇传给德国之声,并在她失踪的那天刊出。

高瑜作为著名记者和政论家,虽然主要在海外网站活动,但是,仍然称得上是网络“大V”。从高瑜的秉性看,她不太可能在被抓捕后“认罪”,因为本就无罪可认。但是,新华社的新闻稿中却称“高瑜表达了深刻忏悔”,她说,自己的泄密行为危害了国家利益、触犯了国家法律,对此深表忏悔,诚心诚意地认识自己的错误和罪行,甘愿接受法律惩处,央视的视频报道证实了这些话的确出于高瑜之口。

在央视的视频报道当中,高瑜的脸被遮住,这是非常微妙的一个细节。高瑜不是未成年人,既然被认定为触犯了法律,为何要把她的脸遮住?高瑜长什么样子早已经不是秘密了,因为她的上网照片不少。这只能有两种解释,一是高瑜可能受到非人对待,脸上有痕迹;二是高瑜有着一脸正气,不管是哪一种都不希望让观众看见。

高瑜“认罪”了,这多少会让一部分人扼腕叹息,但是,从高瑜的儿子也被警方控制的情况看,我更宁愿相信高瑜的“认罪”是出于无奈。高瑜的“认罪”与此前的许志永“认罪”、薛蛮子“认罪”如出一辙,可见,当局在打击“大V”时已经有了行之有效的套路,再坚强的人也会“认罪”。

高瑜被拘成为了5月8日海内外最火的新闻之一,中国国内的新闻跟帖中,指责高瑜“卖国”的声音异常高亢,显然,这是过滤的结果,也是“五毛”们有组织行动的结果。在推特等海外网站上,那此起彼伏的抗议之声才是真实的民意表达。

姚文田被判十年重刑,等他出狱时已经83岁了,在人均寿命才73岁的中国,姚老能活着出来吗?而高瑜被指控犯有“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根据中国的《刑法》,等待她的或许也是不低于十年的漫长刑期,她能否活着出来也只有天知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姚文田被判,高瑜被拘,在官方的眼中,他们都是罪人,但在知情者的眼中,他们依然是这个时代的英雄。就在此前几天,浦志强、胡石根、徐友渔、郝建、刘荻等五人因为参加“六四”研讨会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这一系列的事件显示,中共当局对自己的政权已经丧失了基本的自信。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佞覆乾坤。历史必将会证明这些人才是肩负社会道义和文明价值的英杰,而决定和实施抓捕他们的人则是历史的罪人。

2014年5月8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