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

郭永丰:残暴血腥的一党专制绝无可能长久维持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2/2014
 
当年,邓小平为了平息八九民运,不惜大开杀戒,血腥屠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六四天安门血案。作为邓小平的政治继承人的习近平,一定会效仿邓小平的榜样,为了确保共党专政的稳固,不惜一切代价,继续采用残暴血腥的统治手段,罗织各种罪名镇压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封杀言论自由和网络表达,打击公民集会结社和监督政府施政,阻止公民社会的发育成长。但历史必将证明,这一切残暴作为都是徒劳的,绝不可能阻挡住滚滚向前的时代潮流,残暴血腥的一党专制也绝无可能长久维持,一定会被日益觉醒的中国公民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一、铁甲上阵,似乎无比神勇,其实内中空虚,且极度乏力,这种现象也能忽悠人?

据《中国新闻网》5月12日发文《北京警方布控150辆武装巡逻车驻守街头》,该文指出,针对当前严峻复杂的反恐形势,北京警方5月11日晚间宣布,从5月12日9时起,由150辆首都巡警武装巡逻车组成的专职武装巡逻力量开始运行。每辆车组按照9名警察、4名辅警的标准配备,将持枪长期驻守京城重点大街。组建的首都巡警武装巡逻车队伍,将按照重点大街全覆盖、单车巡段不超过3公里、接警到场时间不超过3分钟的原则,实现武装巡控的全时空、全方位、全覆盖。

警察武装巡控主要承担武装巡逻,涉枪涉爆、聚众持械斗殴、群体性暴力事件、暴力恐怖事件等警情先期处置任务。这明显证明,当局可能已获得相关情报,可能有组织已威胁到该专制政权本身了,否则,他们绝不会这样大动作。因为,首都是中共的命门,放弃首都,就等于放弃党专,放弃党专,就等于中共江山也倒塌了,倒了中共江山,中共腐败官权的犯罪私利就彻底失去了坚强的保护伞,那么届时,所有中共官权们,都有可能被人民的法庭送进监狱,并且很多人,由于罪大恶极,罪恶滔天,还可能被判重刑。

即使按照中共现行宪法、法律和法制作为审判的法律依据,今日的中共官权集团没有人不违法犯罪。当然,作为同样经历的人,习近平等人对自己所在的统治集团的犯罪事实最清楚,所以便做贼心虚,才故意坚决抵制宪政民主制度在中国的和平转型,而誓死捍卫该保护伞——中共完全排他性的一党专制本身的。其根本目的和用意,依旧还是为了维护绝大多数中共犯罪分子骑在人民头上继续称王称霸作威作福,而逍遥法外,我行我素,任意妄为,随意作恶的。

当年,邓小平为了平息八九民运,不惜大开杀戒,血腥屠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六四天安门血案。作为邓小平的政治继承人的习近平,曾是文革时代的活跃青年,一定会完全效仿邓小平样子,也做好这种充分准备工作的,估计在习近平之手,为了确保共党专政的稳固,他也要宁愿再杀二十万,但其结果,是否确实还能再稳定二十年就很难说了。否则,在今日北京,为何就出现这种极为奇葩的怪现象呢?这可是往年从未发生过的啊。

另据新华网报道,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校园开放日暨本科招生咨询会在大兴区团河校区举行。为应对当前社会反暴力恐怖工作面临的新形势,公安大学今年新增公安情报学反恐怖专业方向,计划面向全国招收80人。公安大学也成为全国公安系统院校里第一家开设反恐专业的高校。公安大学情报学系副教授吴绍忠介绍,反恐专业的学生需要学习的课程包括恐怖主义概论、恐怖组织研究、反恐国际合作、反恐情报、反恐专案侦查、涉恐安全风险评估、网络犯罪侦查与取证、处恐战术与指挥等。

针对此报道,有人发微薄评论道:世界上最大的黑社会恐怖组织活动,政府谎言加暴力的应对方法有讲授吗?如有,我愿意旁听,或者就做职业学生,缴纳昂贵学费也愿意。天良2012:专制独裁就是最大的恐怖主义。由于此微博触及到独裁者的痛楚,很快就被加密了。

二、民主、自由、人权、平等、宪政本来只是常识,但在中国实现却极为艰难。
 
在民主国家,谁还会大谈特谈民主、自由、人权、平等和宪政呢?因为这已经是一个国家的常态,是全体国民生存的基本常识,比如军队国家化、司法独立、媒体独立、议会制、政党依靠选票竞争执政,政府负责人皆由选票数量决定输赢而正式当选,国法在整个国家的角角落落里得以充分全面彻底地贯彻和落实,公职人员的任何违法乱纪行为立刻都会被及时揭露出来,并遭到应有的弹劾或罢免。由于这种制度的实施充分保证了全部个体公民的法定权利神圣不可侵犯,给人民以最大的自由与活动空间,所以,长期以来,习惯这种制度本身的人民,就会自觉不自觉地坚决捍卫之,固然,这种制度就只能坚若磐石地永存下去,绝对是毫不动摇的。

对于任何人或组织,凡是企图或妄想改变这种制度的,无论通过合法手段,还是非法措施,基本绝不可能。毕竟在早年,当世界共产主义达到登峰造极的最鼎盛时期,所有共产大国的领袖们,也企图在这类制度的国家里培养、扶植并大力发展共产党,以便在全球范围内实现所谓的共产主义,但最终都失败了。就不说在美国早些年的共产党极难发展起来,就是在民主制度最薄弱的超级人口大国印度,共产党在那里基本上也是无用武之地。在祖国的宝岛台湾,当实现民主制度的和平转型之后,也对共产党在台湾的发展开放了平等的空间,中共确实还着重培养扶植之,结果又能怎么样呢?也就是说,面对今日台湾的宪政民主政体,如果中共不动员全中国人民的力量用武力彻底摧毁之,仅仅依靠中共御用文人即便多么能言善辩、巧舌如簧、强词夺理的雄辩才能,实际也是极度乏力的,动摇不了丝毫的。

这充分说明,任何坚守阳光法治路线的宪政民主政体,由于其内在极为强大坚若磐石的雄厚稳固性,便决定着它不但不怕任何煽动颠覆性的言论,也绝对不会惧怕有所实实在在的实质颠覆性的活动,比如完全放开让共产党在本国合法存在,且任其发展,也绝不可能轻易动摇其皮毛。这就是为什么,在任何民主国家,都是充分保证公民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自由、信仰自由、集会自由的根本原因所在。甚至在美国,虽然也经常发生一些公民持枪无端杀人事件,但个体公民持枪的自由权利却绝对不能轻易被取缔。虽然为频繁的校园枪击案有人已提交议案到国会,但由于明显违反宪法规定,以及绝大多数国民的意愿,这种提案最终还是被否决了。这就是说,宪政民主政体使用的时间越长久,其制度本身不但越来越成熟稳健,在不断提高公民基本素养上,实实在在地为宪政制度本身的坚实存在打下更为扎实的基石。以至即便是人人持枪的情况下,凶杀事件也只能越来越少。而在共产专制的国家里,由于统治者一向采用谎言加暴力统治国家和人民,所以,这种制度实际才是硬而碎的,是最不堪一击的。因此,在今日中国,被煽颠,颠覆,甚至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妨害公务,寻衅滋事等莫须有罪名便用运而生,广泛存在,成为今日中共统治集团排除异己,打压活跃公民的籍口。其实,就按照中共的宪法规定严格较真,这些罪行都是根本不成立的。不过中共的宪法自创立伊始,本身只是作为幌子和招牌迷惑大众欺骗人民的,尤其是所有不明真相者。所以,在此谈中共的宪法,实际也是一种扯淡。

三、中共党媒宣称也认可宪政民主政体的优越性所在,难道只是怕乱和反复吗?
 
据《多维新闻》撰文《党媒称民主是易碎品,美国历史是人类特例》,该文指出,近日,中国宣传媒体掀起一轮借剖析“颜色革命”国家动乱批评西方意识形态和民主制度的热潮,借此体现各国特殊性和中国道路正确性的思路。北京时间5月7日,中共党媒人民论坛发表学术性文章《西方意识形态的“有用”与“无用”》,指出中东国家照搬西方民主制度负面效应远大于正面效应。文章还认为,民主是贵重品和易碎品,而美国一帆风顺的历史是人类社会中的特例、异类,源于上帝的眷顾。

该文一方面认为民主是历史趋势,另一方面又认为各国发展道路具有特殊性,不应按照西方意识形态宣传中所称的只要推翻专制政府就能实现民主,而是应当依据自己的特殊国情选择自己的道路实现民主。文章指出,自16世纪以来,以民主政治和资本主义为两大内核的西方意识形态,从当初的星星之火到今天的红透半边天,虽然没有达到终结历史的程度,却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浩浩荡荡的大潮流,大有顺昌逆亡之势。人类历史中,通过西方民主制度走向稳定、繁荣的国家比比皆是,因为追求西方民主而陷入混乱、内战的国家也随处可见,正反两方面的案例都俯首可拾,对民主政治的争议不会有个公认的结论。该文认为,民主政治是人类政治史上的一大创举,一个成功民主政体的好处可谓人所共知。由于上帝的眷顾,美国经历了一帆风顺的历史,天生是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属于人类社会中的特例、异类,美国人很难理解其他国家的处境和想法。美国人总是相信,民主是很容易实现的,只要推翻专制政府就能实现民主,美国自身历史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

5月1日,中共重要理论阵地《求是》杂志发表文章《西方的制度反思与中国的道路自信》,借诸多西方人士对自己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反思和怀疑,推论出其存在金钱政治、失灵政体和债务经济三大问题。文章在提到发生“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的国家时表示,如果从政局稳定、人民生活和生产力的标准来评价,“那么这些国家的表现都属于劣等”。与此相对应,中国道路却“越走越宽广”。

这显然就是一种十分扯淡的替中共专制的合法性做辩护的新论调,既然怕乱怕反复,为何不开放报禁,专门培养国民公民社会的民主质素呢?作者邓峰针对此文观点撰文《越排斥民主,民主的后果会越恐怖》指出,中东国家政治危局的经验教训不在于民主化有多么危险,而是中东国家未做好足够准备,以至于当民主化来临时,整个国家出现危机。可是,作者不仅不去思考中东国家未提前做好准备,而是不遗余力强调这种负面效应,给人感觉作者似乎在排斥民主政治,为专制辩护。

邓峰指出,一项自由民主事业,是“上下结合,倒逼改革”的结果。对于一个长期专制或者威权的国家来说,在很长时间内,官方是处于改革的主导地位。倘若官方抓住时机,稳健进行民主化改革,积极回应民间的期望,那么改革将会比较顺利,民主化的风险将大大降低。蒋经国时期的台湾民主化改革便是如此。与之相反,倘若官方总是将民主化视为危险的东西,四处加以防范,阻碍改革的进行,那么万一有一天民间被逼反抗,肯定会带来很多危机。阿拉伯之春前后的突尼斯、埃及便是这样。所以,中东政治危局的最大教训是官方乘早改革,为民主化的到来早作准备,培育公民社会,形成一批批理性的现代公民。

针对“由于上帝的眷顾,美国经历了一帆风顺的历史,天生是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属于人类社会中的特例、异类。”邓峰指出,作者对于美国民主的认识是错误的。虽然比起别的国家,美国确实是算幸运的,可是美国的民主化同样是一项非常长的过程。1776年的《独立宣言》虽然声称人人生而平等,可是在1787的宪法中黑人的选举权是有限的,相当于白人的五分之三,直到上世纪中后期,美国才逐渐废除种族隔离。长期以来,美国妇女是没有投票权利,直到上世纪初,妇女才获得此项权利。在美国历史上,因为黑人奴隶存废问题,触发南北内战。如此种种,无不说明美国的民主化是一个渐进累积的过程,是一部美国人民争取权利的抗争史。某种角度上讲,人类的历史正是一部为民主而抗争的历史。民主从来不是天赐的,而是自己争取的。所谓美国是上帝的眷顾,这是借上帝之口为自己辩护的行径。因为倘若自己不主动争取,一万个上帝也是多余的。真正需要记住的只有一点,你的权利来自你自己。当你争取权利,权利便会更多;当你等待权利,权利也在等待你。

邓峰认为,民主是一个长期反复的过程,确实易碎。但是既然民主化不可避免,所思考的更应该是如何以最小代价实现民主的平稳转型。与其贵重品用形容民主,不如用日用品来形容民主,因为民主不是少数权贵的私宠,而是社会发展到今天每个公民应有的权力,它应该是像食盐和空气一样,成为公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四、既然认同民主,为何不为实现民主转型打下坚实基础并做好充分准备呢?


只一味穷凶极恶地打压民主进步人士,公民维权人士,仍旧花费高昂代价加固网络防火墙,对国内舆论整肃和管制更为冷酷无情,让国民知晓真相、事实和真理的空间极狭小,而这又是为什么?如何解释呢?既然认为中国人只适合党专,那么就先放开报禁试一试,让国人首先全面彻底地认识西方的民主制度,也与本国制度做个一一对比岂不更好吗?如此说来,中共御用文人和学者的撰文本身就很牵强,是真正别有用心,另有企图和阴谋的。从中我们就会看出,这只是为习皇帝稳定坐满十年找借口而继续忽悠欺骗不明真相的大众而已,没有别的实质意义。

残酷的现实,正如一微博所说的:打你叫执法;一起打你叫联合执法。你跑,叫畏罪潜逃;你不跑,叫妨碍公务。你防卫,叫抗法;你反抗,叫暴力抗法。你正当防卫,叫故意伤人;他故意伤人,叫正常执法。你死,叫自己突发急病;你喊冤,叫社会不稳定因素;你上访,叫精神病;你上网,叫散布谣言;你讨论,叫寻衅滋事。生命无须精彩,活着就是奇迹!

党媒妄言说中国国情不适合搞民主?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制度?那么,怎样的国民素质可以适合,难道作为执政党,就没有义务和责任利用国家的资源和财富着重培养国民这种素质,并让国家朝着这个终极目标良性健康发展下去吗?而是总是认为中国人不行,就完全拒绝,甚至连民主的基本知识都要想方设法屏蔽掉,绝不让绝大多数被蒙骗的国人极为便捷地知晓。并且还要把已经充分认识到位,且付诸行动的人士全部抓起来,以这样或那样的借口判重刑而长期关押起来,这难道不是既做婊子又立牌坊的举措吗?

为了实现中国的民主和平稳定转型,有识之士已设计了无数的路径、方案和蓝图,应该说已经包罗万象应有尽有了。但只要说到实质性的民主转型,中共都一概拒绝并坚决打压之。这说明,习皇帝只是为了个人野心,想做一个纯粹的独裁者,在体制内集一切权力于一身,而要做一个名副其实的真皇帝,再无别的良好意图。

中共根本不容许任何人对其进行监督和批评,所以,笔者所设计的公民监政会模式只能沦为意淫,永远难以获得认可和落实。虽然通过监政会模式可以完全避免一切的混乱与反复现象,而非常有序地,在完全可以掌控的范围内以一种循序渐进方式开展活动,而逐步培养公民依法监政的习惯意识和行为能力,使公民普遍的守法观念在全社会范围内逐步走向成熟并得以加固,同时也形成全民依法强力监督官权必须首先严谨守法,给社会树立典范和榜样的可能性。但在残酷现实面前,习皇帝仍旧沿用强权蒙骗,愚昧欺骗,暴力威慑,小利诱惑等国家恐怖主义的暴政统治方式,中共只是竭尽全力用整个国家的资源、财富和所有公职人员作恶,绝不给极端弱势的民间正能量释放比较大的空间,甚至还把极为狭小的空间也抢占去,谁还会指望在习皇帝任期内,为中国民主的和平转型打下坚实而又极其雄厚的基础呢?

习近平要做王,要做真正的皇帝,那么这个王究竟是仗义的还是不仗义的。这里,笔者只能引用圣经话语劝勉:“义人增多,民就喜乐,恶人掌权,民就叹息”,“王藉公平,使国坚固,索要贿赂,使国倾败”,“君王若听谎言,他一切臣仆都是奸恶”,“君王凭诚实判断穷人,他的国位必永远坚立”,“人的高傲,必使他卑下,心里谦逊的,必得尊荣”,“人与盗贼分赃,是恨恶自己的性命”。“为非作歹的,被义人憎嫌,行事正直的,被恶人憎恶”。——摘自箴言29

习近平效仿邓小平的榜样,为了确保共党专政的稳固,不惜一切代价,继续采用残暴血腥的统治手段,罗织各种罪名镇压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封杀言论自由和网络表达,打击公民集会结社和监督政府施政,阻止公民社会的发育成长。但历史必将证明,这一切残暴作为都是徒劳的,绝不可能阻挡住滚滚向前的时代潮流,残暴血腥的一党专制也绝无可能长久维持,一定会被日益觉醒的中国公民扫进历史的垃圾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