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日星期六

唯色:从两个高峰看藏人自焚诉求




2009227阿坝格尔登寺僧人扎白自焚抗议,纵观这五年,尤以2012年的11月自焚人数最多——共有28位男女老少,其中有僧尼,多数为牧民;其次是2012年的3月——共有11位自焚者,其中6人是僧人,另有中学生,还有孩子的父母。
为何自焚会在这两个月达到高峰?

这是因为,3月,是数十年来西藏每年的“敏感月”,布满多个“敏感”的日子——如,35日是1989年拉萨抗议被镇压纪念日;310日是1959年“西藏起义纪念日”;314日是2008年西藏抗议周年日;316日是2008年阿坝县抗议民众被枪杀纪念日;328日是2009年中国政府所定的“农奴解放纪念日”。每年一到3月,当局便如临大敌,而众多的抗议也选择在这个月内举事。20123月的自焚高峰,正是11位藏人在这“敏感”的日子,以自焚来表达对压迫者的强烈抗议。

201211月正值中共十八大召开,将产生中国的新一代领导人。28人的自焚最高峰,尤其是在十八大的八天会期中9人自焚,平均每天都有,充分说明藏人自焚是期望促使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改变西藏政策,是将自焚作为一种促成变化的行动——这应该是理解藏人自焚的重要入口。

藏人的自焚形成运动,被认为“是近代史上最强大的政治性的自焚抗议浪潮”,虽然西藏历史上从无将自焚作为政治抗议手段的传统。正如2008年的抗争始自僧人,自焚运动也是僧人领头。自格尔登寺僧人扎白于20092月成为境内自焚第一人,之后12位自焚者都是僧人或被当局逐出寺院的僧人。直到201112月,才出现第一位世俗人自焚。2012年一季度的20位自焚者中还有15位僧人;到二丶三两季度已是世俗人为主;第四季度的前70天,50位自焚者中则有43位世俗人。2013年,28位自焚者中有16位世俗人。进入2014年,6位自焚者中有2位世俗人。迄今135位自焚者中有47位僧尼,其余都是世俗人,涉及藏人社会的多个阶层,而农牧民多达67人。显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普通百姓投身于自焚运动。

作为自焚事件的记录者,我在接受诸多外媒采访时多次强调:藏人的自焚绝不是自杀,而是牺牲!这种自焚不能用佛教戒律衡量,而是现世政治的结果。那一次次腾空而起的火焰,是被民族压迫所点燃,是照亮黑暗西藏的火炬,是2008年抗议的延续,也即是最先挺身而出的色拉寺僧人所说——“我们必须起来”的继续!也即是说,藏人自焚是非常明确的政治抗议;而不是其它性质的抗议。
以佛教戒律将藏人的自焚贬为自杀甚至“杀生”,要么是一叶障目,要么就是中国政府的帮凶。

一位具有大成就的高僧对此明确宣示:“西藏僧俗自焚,完全没有违反佛教杀生的教义,也没有与佛法见解相违,更没有犯戒。因为西藏僧俗自焚的动机与目的,毫无沾染一点个人私利的味道……是为了护持佛法,为了争取西藏民族的民主自由的权益”,根本上是“为利他舍自身之菩萨行”,是涅槃的凤凰浴火重生。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