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8日星期日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要把公民任何有组织的活动消灭于萌芽状态,要防止一切可能策划六四行动的聚餐、网聊活动,要绝对保证政治安全,任何地方都要对公民组织活动严防死守。任何地方出现问题,都要追究当地警方或当地领导责任。

 

     基于这样的绝对政治安全观,所谓守土有责的自上而下的行政高压,在六四25周年来临之际,大陆警方采取的一切过激行动,都与他们自身的紧张焦虑有关,当权者把基层干部与警察都绑在饭碗上。在保证所谓的政治安全问题上,他们可以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措施,可以随身限制公民人身自由,可以阻止公民聚餐会,可以封杀网络言论,可以拘审围观者与声援者,当然还可以抄家、连坐等方式,迫使他们离开暂居地,使其返回原籍,或被旅游。

   

     一切可以想像或超想像的事端,都被大陆警方以维稳的名义付诸实施,并见诸国内外网络与媒体。

   

     近日,著名自由宪政学者刘军宁与独立学者温克坚等人在杭州的一次平常聚餐,竟然招来警察勒令他们停止饭局,我们看到警方在一次又一次突破法治底线。当饭局的菜上到第二道时,近三十名杭州警察与便衣不宣而至,要带走所有聚餐者,警方甚至说出一句可以载入史册的名句:你们配合我们调查的义务,就是你们的权利。
 

    他们破坏了平民百姓的日常饭局,在带离聚餐者时,居然说:你们谁来把单给买了?

   

     众人齐回答:当然是你们买单。

   

     微博上有人嘲讽:不要问我什么是寻衅滋事,我是学法律的,当然不知道。

   

     因为寻衅滋事​​已超出法律范畴,是政治领域的事情了,所以法律学者们无从知道寻衅滋事是个什么东西,如果问政治学学者,他们肯定也无从回答,低级的寻衅滋事为什么目的是颠覆国家政权。而公民聚餐,却会涉嫌寻衅滋事,或试图策划颠覆国家政权。

   

     警方的逻辑是:你们这些人在一起吃饭,就是不正常的,就有可能策划政治类的活动,所以,破了你们饭局,就是破了你们的策划,就是防患于未然,我们的执法行为因此是正当合法的。这就是警方的现实逻辑。腹诽罪,就是这样的逻辑推论出来的。

   

     警方破坏公民饭局的事件,像杭州这样肆无忌惮,还是第一次,但在此之前,警方以各种名目与方式阻止公民正常的社会交流,却屡有发生,譬如国外政要点名要见一些维权人士或政治异见者,警方会以各种理由加以阻挠,使这些应邀者无法出门,一些国际学术研讨会,独立学者或异见学者无法出境也经常发生,甚至召开与文革、反右、三年饥荒有关的研讨会、饭局,敏感人士也无法出行,我个人记忆中,四年前应阳光卫视之约,与北大经济学家夏业良先生一次电视访谈,我到了电视直播室,夏先生居然被多名国保控制,迫使他在家附近喝茶,国保们完全清楚,我们那次交流的主题是关于文化,无任何敏感内容,但他们故意阻止,目的无非是使学者们感到恐惧,使夏业良这样的学人处处受窘,以打压政治异见者们。

   

     杭州警方直接「捣毁」私人饭局,而参加一次六四纪念研讨会的浦志强律师,则开始遭遇「连坐式打击」,他的外甥侄女屈振红、原南华早报记者吴薇也遭连坐式拘审,记者高瑜的儿子连同高瑜一起被拘,人们普遍认为,高瑜被迫在央视认罪,与其子同时被拘有关。连坐方式曾是皇权时代最可耻的酷法,它突破人伦底线,普遍地制造恐惧感,而这种方式正在被大陆警方滥用。

   

     还有更低级无聊的方式吗?当然有,某出版公司编辑黎学文因参加徐友渔等人举办的六四纪念研讨会,被拘审后持续遭遇打击,一是官方派人到其公司调查,二是有关方面迫使他的房东不再租房让他居住,更有什者,在他的房门锁上做手脚,让他无法进入房间。他通过微博与微信如此表述:

   

     @黎学文:在这个晚上,我有家回不了,中国,我的钥匙丢了吗?不,是有人堵住了锁眼,并强迫要我搬家!

   

     公权力正在无所不用其极,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人们不禁要问,这个社会是不是正在法西斯化?六四这个敏感时间段之后,这种法西斯化会不会成为常态?

   

     来源:on.cc东网大陆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