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7日星期二

张思之称当高瑜不再是“代号”方可会见 代理敏感案件的律师事务所遭“上岗”


【 RFA 】   时间: 5/26/2014
作者: 乔龙
140429023914_cn_gao_yu__afp.jpg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AFP PHOTO)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被北京警方拘留已一个月,同时被拘刑的其子赵萌,已于5月23日获“取保候审”。高瑜的代理律师张思之星期六告诉本台,上周四曾往看守所要求见当事人,但高瑜被以代号称呼,不能会见。张思之表示,待高瑜的代号称呼取消,方可会见。此外,学者徐友渔、刘荻的代理律师分别要求会见当事人及提出取保候审,均遭拒绝。另外,北京多家代理敏感案件的律师事务所遭警方“上岗”,至六四后方告结束。


今年4月23日,中国资深记者高瑜被北京警方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刑事拘留,同时被拘留的还有其子赵萌。高瑜的代理律师张思之,上周四曾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获悉高瑜被以代号称呼,因此无法会见。张思之星期六(5月24日)告诉记者,赵萌周五晚被取保候审,目前已回到家中。他说:“昨天晚上获释的,公安局通知他的叔叔”。


记者:是取保候审,还是其他。。。。

张思之:是取保候审,我听说是取保候审,回家了。

记者:赵萌是涉嫌什么罪被拘留?

张思之:这个我不知道。

记者:那高瑜的情况,有没有新进展?

张思之:没有新进展,毫无进展,我去过看守所,我前天(5月22日)还去了一次。

记者:他们怎么答复您的?

张思之:他们答复得比较复杂,这个网上有,你一看就明白了。

记者:我看到的是说,高瑜是用代号称呼。

张思之:是,是,是,就是这个问题。

此前,高瑜的弟弟及张思之律师曾多次要求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获准会见高瑜,但均被告知“查无此人”。张思之说,政府早有将嫌疑人以代号相称的制度,当在押人员以真名出现是,才可申请会见:“这是他们的制度,这是公安系统的制度,暂时我们不好去说些什么”。

记者:他们什么时候把代号转变成名字以后,才能见?

张思之:对,对,对,他们会通知我。

87岁高龄的张思之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曾出任“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辩护小组负责人”,也曾担任王军涛、鲍彤、高瑜、魏京生的辩护人。他被媒体为中国法律界泰斗。张这次除了担任高瑜的律师,同时也是被刑拘的北京律师浦志强委托的律师。

记者:另外,浦志强那边有没有消息?

张思之:没有消息,我也去过看守所,没有消息。

记者:您觉得这两个人案子,会向哪个方面发展?

张思之:作为律师来讲,只能根据事实说话,在目前做出判断不太适合。

另一位因发起5月3日“六四研讨会”,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学者徐友渔,其委托的律师尚宝军上周五到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被拒绝。尚宝军当天告诉记者:“我们今天去看守所,但是没有见到,他们(看守所)说等安排,还是让我们等通知,只能等了”。

记者:记得您是上周五(5月16日)递交要求见徐友渔的申请?

尚宝军:对啊,他们说要等到下个星期(24日之后)通知。

因出席六四研讨会被刑事拘留的北京独立撰稿人刘荻委托的代理律师丁锡奎和马纲权,也在上周五到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马纲权当天告诉本台:“又去了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刘荻,他们说你才见了(5月20)刘荻,怎么又要来会见。我说上一次丁锡奎律师没有能来见,他是此案的主办律师,你不让他见,说不过去。他们就说,你们等着吧,我说下午能否安排,他说下午又要提讯(刘荻)”。

马纲权还说,刘荻的取保候审,申请被驳回:“我们又去了预审总队,为刘荻递交了取保候审申请。今天上午已经得到正式通知,给我们的答复,已经驳回申请,不同意”。
记者:他们有没有解释理由?

马纲权:他没有解释,说过几天把正式的书面答复寄给我们。

六四事件25周日临近,上周五起,北京几家代理涉及“六四研讨会”案件的律师事务所被警方“上岗”。一位匿名人士称:“海外的人六四期间要‘重返天安门’,发出紧张,今天警察都到各律师事务所了,就好象来上班,说我们来是上面有交代,从今天开始,每天都来,直到过了六四。他们到律师事务所来上班”。

记者:他们跟您怎么讲?

回答:上来就说“六四”25年了,说海外搞得非常凶猛,六四那天还要重返天安门,非常紧张,在加上新疆发生爆炸。

有北京律师告诉记者,部分律师接到公安警告,在六四周年日期间,不得接受海外媒体采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