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3日星期五

唐荆陵看守所内遭警踢打 作家昝爱宗被搜家、传唤


【 RFA 】   时间: 5/22/2014
作者: 乔龙
m0521-qlpr.jpg
图片: 杭州市公安局开出的扣押决定书。 (昝爱宗提供/记者乔龙)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三人本月中旬,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后,唐荆陵的代理律师刘正清周二见到了当事人。据透露,唐在被拘留期间遭到警察踢打。而王清营的代理律师隋牧清当天则被看守所拒绝会见。另外,杭州作家昝爱宗周二被警察上门搜查,带走家中电脑及移动硬盘,并被传唤数小时,盘问他发表有关“六四”文章的详情。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5月16日被广州市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广州三君子”中, 唐荆陵的代理律师本周二终于在白云区看守所见到了当事人,而王清营的代理律师隋牧青被看守所拒绝会见,袁新亭暂时还没有律师。

唐荆陵的代理律师刘正清周三告诉记者,曾三次要求会见当事人,但被看守所以“提审”或“下班”为由而拒绝,周三的会见不足三十分钟:“不到半个小时,因为我要留时间给隋牧青律师见王清营,后来他们又不给隋律师见”。

记者:会见的三十分钟,他跟您讲了些什么?

回答:他就讲了主张非暴力不合作、废除户籍隔离,这些是他一贯的理念,具体案情他也不清楚。因为抓他就是以所谓的寻衅滋事。

记者:当时在什么地方抓的他们。

回答:在各自的家里,唐荆陵在自己家里。

对于有消息说唐荆陵在看守所内遭到殴打,刘律师说,唐荆陵是一位基督徒,他以“爱中没有恐惧”的坦然态度面对暴力,也没有作任何口供:“他跟我说,警察要他蹲下,他不肯蹲,认为这是侮辱人格,一个警察就踢了他一脚”。

记者:从您的初步观察,他们三个人有没有构成“寻衅滋事罪”?

回答:风马牛不相及的,不可能涉嫌寻衅滋事,人家都在家里。

刘正清还说,隋牧青被指会见的“法律手续不全”拒绝。

当天随刘律师前往看守所的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对记者说:“昨天是第三次前往会见,跟王清营的代理律师隋牧青一起去,到看守所等候,两点四十分才安排会见,又说两个人不能同时会见,没有办法,当时唐荆陵的委托律师刘正清先去见,见完后赶快出来,希望让隋牧青律师见,但是隋律师这边,他们不让见当事人,为此双方争执,看守所的工作人员很不客气,后来还威胁要打刘正清律师”。

杭州另一位基督徒作家昝爱宗周二也被警方以“寻衅滋事”传唤数小时,同时扣查他的电脑和移动硬盘。昝爱宗星期三告诉本台:“警察拿着搜查证和传唤证,每个房间、每个柜子都要看。我说你们找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他说,我们看看,他们没有告诉我要找什么,电脑、U盘、硬盘拿走了。他们说如果硬盘里面有涉及犯罪的,可以定为有罪或无罪的证据,然后把我带到派出所,下午四点之前回家的”。

昝爱宗称,在派出所,警察除去他的腰带,将他铐在一张凳子上:“传唤问我写的文章,纪念六四的政论文章,叫枪口抬高一寸会死吗,这篇文章”。

而此前昝爱宗曾参与海外发起的“宗教自由普度共识”及签名活动。本周日,美国民间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网发表“昝爱宗致杭州市公安局长柯良栋之子女公开信”。信中提到,“杭州市公安局及下城区公安分局、辖区派出所的警察为什么要找我呢?我已经不止一次为我所写的文章被传唤及做笔录了,如果要传唤,为什么不带手续呢?(警方)到孩子学校找老师又算什么事情呢?难道孩子也受株连?当然,警察有警察这样做的权力,强权面前,我只能通过微弱的键盘和鼠标,把这些记录下来发到网上,表达我的不认同和不同看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