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8日星期三

闵良臣:应该弄清是谁在改变着中国的意识形态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近日,一份题为《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由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编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发行。出版这样一份研究报告即表明,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无论从经济还是政治而言,我们这个国家虽然强得耀眼,可给有些人的感觉,现在却比改革开放前反而更不安全了。蓝皮书强调指出,中国意识形态面临着西方国家民主输出、西方国家文化霸权、网络信息舆论多元传播、宗教渗透等对中国意识形态安全等构成严重威胁。因此,应采取各种手段维护国家安全,特别是维护中国意识形态安全。果然,近来意识形态管理部门和政法机关频频亮剑,抓捕了不少公共知识分子和异议人士,制造出强烈的恐怖氛围。但人类历史告诉我们,恐怖,有用,也有效,但很有限!

历史,已有的人类历史证明,资本主义能包容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却难以包容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能包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却难以包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而且这些,还不止历史有证明,今天西方一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和我们这种国家都仍在证明着。

我们不但反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而且反对资本主义要改变我们的意识形态。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意识形态到底是西方要改变,还是我们自己在改变。真正弄清了这些,我们有些人也就没有那么大的火气了。不然,会让外人觉得:你们真是在无理取闹。



近日,一份题为《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由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编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发行。出版这样一份研究报告即表明,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无论从经济还是政治而言,我们这个国家虽然强得耀眼,可给有些人的感觉,现在却比改革开放前反而更不安全了。

是有别国要入侵吗?不是。在当今世界,已经没有哪个国家敢于入侵中国了。那么,是国内出现了反政府武装吗?更不是。自1949年起不几年时间里完成了剿匪后,国内从未出现过一支带枪的反政府武装——哪怕是小股队伍也没出现过。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待浏览了媒体对蓝皮书的解读后才舒了一口气:蓝皮书指出,中国意识形态安全总体稳定,但在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下,特别是西方国家民主输出、西方国家文化霸权、网络信息舆论多元传播、宗教渗透等对中国意识形态安全等构成严重威胁。

原来是天下本无事,有人自扰之。

国际环境如何复杂,国内环境又如何复杂,这不是普通百姓能了解的。百姓所知情的只是,说来说去,原来是担心中国的意识形态安全出问题。也就是说,现在郑重其事地出版发行这样一份蓝皮书,强调国家安全问题,无非还是在纠缠这个国家的意识形态到底要姓资还是姓社。说句有人不爱听的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谁叫我们1978年要走所谓改革开放之路呢?当年把安徽凤阳小岗村那十八个农民一捆一绑或一铐,送进大牢,不就万事大吉,不就没有后来这一切烦恼了吗?说不定我们至今还在华主席领导下哩。就算容忍了小岗村那十八个农民,谁叫我们后来又加入WTO呢?谁叫我们向西方承诺中国也实行完全市场经济呢?直到新一届政府领导班子,我们不是还在强调要壮士断腕、要深化改革吗?深化改革是什么意思,实际上就是要更多地借鉴资本主义制度,向资本主义管理方式学习,否则你深化改革个大头鬼呀!可这样做的结果,就没考虑会影响乃至改变国家意识形态吗?

所以说,如果我们至今仍像北朝鲜那样,坚持独裁统治,坚定走所谓的社会主义道路,继续搞几十年前人民公社那种一大二公,继续实行计划经济,哪里还会有现在这种烦恼?真是!

其实,也用不着太烦恼,像我们这种国家,尽管改革开放,尽管市场经济,可大半个世纪来一向是国家意志至上,至今不变,若是真的还想让中国社会回到过去,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只要国君哪天心血来潮,发个什么文件或是作个讲话,然后再让新华社向全国各地方报纸发个新华社通稿,第二天一觉醒来,从人民日报到全国各地方报纸,全都刊发这份要中国还回到过去的文件或是讲话,我敢说,有十三亿多人口的中国未必不会再退回到1978年前,继续搞当年毛泽东那一套。

这样说,有人可能不信,但本人完全相信。我们不仅还有这种土壤,而且那种封建专制意识在一些大大小小的官员大脑中还活跃得很呢。你再看看互联网上那些毛左们有时的嚣张劲,让你不能不意识到中国随时都有可能回到毛时代。

又有人可能要说:你这是说气话吧。不然,那怎么办?

全世界都知道,人类社会文明发展到今天,这个星球上就国家而言,主要就只存在两种比较有代表意义的意识形态,一种叫做资本主义,一种叫做社会主义。没有特色资本主义,也没有特色社会主义。说中国是特色社会主义,那只是中国某些人的一厢情愿或叫幌子。我们现在实际上在经济方面走的就是资本主义,却非要在舆论上在政治上在中国人的文化生活中强调要走社会主义,结果就走出了这种困境,一直困到担心起国家的意识形态安全来了。你说这算哪门子事儿!



说到意识形态这种纯形而上的东西,本人相信中国绝大多数百姓既不关心也不大懂。没有哪个炒股票炒期货的中国人现在还会操心自己的这种行为属于哪种意识形态。也没有哪个买彩票甚至中了头彩的彩民会想他或她的这种行为以及结果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仍不承认是在搞资本主义(尽管变了一些味儿或说与其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不如叫中国特色资本主义),除了自欺欺人,没有人还肯相信。

当然,这还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使天天喊着要深化改革要壮士断腕,实际上,中国大陆民众现在能说什么能做什么,全在政府国家一句话、一个文件、一项政策。中国百姓从来没有西方国家民众的那般奢望。几千年来包括1949年至今一直是政府给百姓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百姓也就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除了被中共曾津津乐道的中国历史上有大大小小的上百次农民起义外,1949年后,中国百姓即使饿死也不会去反对政府强加给他们的意识形态,更谈不上会影响国家意识形态安全。

不过,话虽这么说,也正如陈行之教授最近在《不要以为没有声音就是安静》这篇文章中所言:人是这样一种东西,他可以如同牛马一般沉默,可以承受任何艰难困苦,他也可以忍受野蛮力量的驱赶、辱骂、欺凌,在极端情况下,他甚至还可以忍受殴打和屠杀,但是你做不到让他不去想一点儿什么,你无法做到把他变成完全丧失思想意志的物体,无论你是谁,你都做不到;无论你使用什么手段,你都做不到阻止他们把剧烈的精神运动转移到地心深处,在那里聚集、累积和运行。若用一句话来概括陈教授这段话,就是无论如何,你都无法让中国人大脑不思想,内心不活动。

比如,像我这种国民就搞不懂,中国人要求扩大民主有什么错?现如今,是西方要输入民主,还是中国人渴望民主?如果中国人不渴望,谁输入也没用。西方包括美国,毕竟没有管着我们,更不负责我们的失业、我们的生活,不负责我们的吃喝拉撒睡,不负责我们的房价,不负责我们的拆迁,更没权力把我们打成右派、下放农村,甚至弄到夹皮沟,也不会来给哪一个中国人判一个寻衅滋事罪,若是再一言蔽之,如果不是中国人自己喜欢民主希望民主,西方再怎么想输入,也是白搭。

因此,现在把中国广大民众自己喜欢自己希望硬说成西方输入,对人家实在不公。再说,现在似乎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反对所谓西方输入民主是假,不想在中国真正扩大民主才是真。然而,有些人忘了,如果说在300年前,中国人还不可能知道民主为何物,可在1942年陈独秀在追悼蔡元培时就已下断言:民主与科学是中国现代社会发展之必然的产物。既是必然产物,你又如何抗拒得了?

再说,一个国家,是意识形态重要,还是这个国家的人民幸福快乐和尊严重要?是意识形态大如天,还是人民利益大如天?是人民应该迁就国家意识形态,还是国家意识形态应该由人民选择?换句话说,是人民选择意识形态还是意识形态选择人民?我们一定不要忘了,人民选择某种意识形态,并不是为了国家,而只是为他们自己。一如约500年前提出社会主义理念的老祖宗托马斯莫尔在其《乌托邦》一书中所言:人民选择国王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原因,而不是为了国王的原因(第50页,新疆科学技术出版社2003年版)。既是这样,为何要拿意识形态捆绑人民?如果这个国家的意识形态符合人民愿望,还需要强调吗?强调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要强迫吗?如果一个国家的意识形态不符合这个国家人民愿望,你强调或强迫又有什么用?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中国现行的这种意识形态搞了大半个世纪,怎么竟反而害怕西方国家向中国输入民主,搞和平演变?我们为什么不能与西方意识形态搞对决?害怕西方意识形态什么?是不是水往低处流,而意识形态却是因为倾向更加文明我们不过?

更重要的是,中国人为何就那么喜欢西方的意识形态,而自己国家一再强调和灌输的意识形态又为何是那么孱弱?是不合民意,或不得人心,还是别的什么缘故?是人民不好还是我们几十年来的意识形态有问题?不解决这些问题,却来讲什么影响国家安全,岂不是南辕北辙,或叫本末倒置吗?

比如说,在我看来,真的以为中国先前那种意识形态好,真的以为应该永远高举毛泽东旗帜,继承毛泽东遗志,继续坚持毛泽东时代的那一套,那就干脆撤掉深圳特区,在中国取消一切类似资本主义市场的交易模式,让股票、证券、彩票、融资、融券、买空、卖空这些明显带有资本主义意识形态色彩的东西在中国大陆绝迹——像上海自贸区这种明显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的产物更是应终止其建立,撤掉那个招牌。

冤有头,债有主。要说影响国家意识形态安全,上面所举出的这些才是名副其实地罪魁祸首或叫帮凶。而我们现在将西方输入民主以及西方国家所谓文化霸权、网络信息舆论多元传播和宗教渗透看作对中国意识形态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实在是找错了对象。



我知道,在有人看来,意识形态安全就等于国家安全;意识形态不安全,国家也就不安全。在这样一种指导思想下,我们也就看到了国家采取一些莫名其妙的举措,把国民对稍微沾上意识形态的批评定为寻衅滋事罪。如此这般,除了给一些有思想有见识且愿意为中国社会进步做点努力的国民带来恐惧感,很难说对国家意识形态安全有什么实际意义。

之所以要这样说,凡是有点思想的中国人,估计没有几个人感觉不到,哪怕与上世纪末和这个世纪头几年相比,我们社会的民主自由非但不是进步了,反而倒退了。中国大陆上党办官办之外的网站大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很多互联网失去了应有的生气。正如有人在文章中所言:很明显,当一群人把这个国家领导得乌七八糟、危机四伏时,他们就会变得神经过敏,风声鹤唳,将看到和听到的不符合自己心意的所有信息都视为敌对势力的阴谋。又说,善意的提醒被当作敌对,理性的分析被当作反动,正常的对话被当作捣乱,人们还能怎么样?(均引自辛允星《莫名其妙的警告》)

有人为何总是要给中国人带来恐惧感,这是一个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或说当下还不能破解的话题。真的是为了这个国家的安全?完全可以向广大网民发个调查问卷。

什么叫国家安全?按自己本文前面的理解,第一条,就是没有外敌拿着枪炮入侵这个国家,同时也没有什么人在虎视眈眈地准备入侵。第二条,国内没有反政府武装,且连影子都没有。可以说,一个国家只要具备了这两条,也就具备了起码的国家安全。至于说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生活需求包括政治民主需求,都是国家政府分内之事,与国家安全根本不搭界。不然,本人就想问一句,1949年至1976年,中国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人民生活更是穷困潦倒,可谁敢说那时的中国国家不安全呢?所以说,在没有外敌拿着枪炮入侵、国内更没有所谓反政府武装的情况下,仍把国家安全说得如此邪乎,如果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就是别有用心。

那么,对照上面所言,为什么有人要如此强调中国国家安全问题呢?稍作分析,原来问题就出在有些人的逻辑思维和观念上。逻辑思维和观念不同,看有些问题也就不同,甚至还会截然相反。也就是说,在有人看来,这个国家的国民一要求扩大民主,要求建立公民社会,要求落实中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一批评这个国家,这个国家就不安全了;也就是说,有人认为,中国的意识形态与这个世界上那些已经实行了政治民主的国家的意识形态相同之后,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全了;也就是说,有人认定,西方,包括美国在内希望中国政府对自己的国民能多一点民主自由,批评我们在人权方面做得还不够,也就等于他们在干涉和威胁我们这个国家,紧接着就要向中国输入民主,而一定义为输入民主,就会严重影响中国国民的思维,于是我们这个国家也就不可能安全了。

如此这般,我们这个国家的安全在没有外敌入侵(包括没有发现有外敌准备入侵)以及没有国内反政府武装的前提下,到底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呢?难道我们不是建立在人民充分拥护的基础之上吗,我不相信。如果是建立在人民充分拥护的基础之上,那么国家自然就应该努力维护人民的这份拥护。自己有理由相信,一个完全失去人民拥护或感到已经失去人民拥护的国家(很显然,本人整篇文章中所说的国家其实都是政府的代称),即使没有外敌入侵,国内也没有反政府武装,这个国家也还是会有不安全感。

那么,中国现在到底是处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形之下呢?生活在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感受,而且是真实的感受,不用别人来下判断。自己思考的是:我们的人民为什么就那么渴望民主?若是再按政府所言,为什么渴望到甚至希望别人输入

这说明,一是中国人已经意识到民主确实是个好东西,至少更能维护他们的利益;二是中国人感觉自己享受的民主确实不够。这两条哪怕有一条不成立,也就不存在现在政府发布的所谓蓝皮书中所指责的西方要对中国输入民主一说。如果中国人不缺民主,或民主不是个好东西,就是有人想输入民主,中国人也不会接受啊。不论是毫无意义或说中国人已经感到自己足够的东西,还要别人的干吗?所以说,即使承认西方就是想对中国输入民主,至少也还是因为中国人在觉得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后又觉得我们的社会民主不够的缘故。关键还在内因。不承认这一点,就不是实事求是。

可这样一说,问题又来了。如果说一个国家的利益理当与人民的利益完全一致,那么中国人民所渴望的东西难道不正是我们这个国家也应该渴望的吗?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所渴望的与这个国家的安全非但不一致,而且还总是相拧甚至相悖,那么,到底是这个国家的人民应该反思,还是领导这个国家的人应该反思?或者说,是这个国家的人民错了,还是这个国家的安全建立的基础弄错了?

哪有人民会希望自己的国家不安全的道理?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国家,更是没有哪一个人敢于这样说。既然如此,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居然置国家安全于不顾去追求他们想要追求的东西,那么,我敢说这个国家的安全与否,与人民的利益之间的关系肯定出了问题。不能正视这个问题,而只是一味强调国家安全,带给人民的除了恐惧感又还能有什么呢?

说到恐惧感,本人不能不再啰嗦两句。当自己在国内一家网站上看到这份蓝皮书的报道,说你不信,如同半个世纪前在观看影片《烈火中永生》时江姐在山城城门上看到挂着的木笼子里血淋淋的人头一般(其中就有她的丈夫老彭)!如果国家安全是以给国民带来恐惧感为代价,我们要这样的国家安全干什么?人类到底是先有个人、家庭,还是先有国家?个人都不安全了,国家安全有什么用!

可谁都知道,制造这种白色恐怖的政权不几年后就被推翻了!而人类史也告诉我们,恐怖,有用,也有效,但很有限!

2014
5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