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4日星期三

吴祚来:没有增量的民主,必有增量政治倒退





政治改革如果没有突破性的前进,必然会有突破性的倒退。因为社会问题积累到一定程度,只有通过积极的方式予以改变,要么积极地前行,要么积极地后退。

习李新政以来,有没有积极性的改革?当然有,譬如取消劳动改造,就是依法治国的一个亮点,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律师与公民们前往黑龙江建三江时就发现,当地警方用黑监狱方式,仍然非法拘押上访公民或信仰者,只是当地政府不再名之为劳改农场,而是以法制培训班之类的名义开设。

为什么局部的改革没有对策快,因为局部的行政改革没有从根子上有改变,尽管地方法院系统开始垂直管理,但省级法院并没有由司法部直接管理,更没有由全国人大直接监督管理,根子上,应该司法独立,公检法由全国人大监督,并依法公开相关案卷与程序,让社会法治置于公开的阳光下。

习李当政以来,许志永新公民运动案、徐友渔等纪念六四案、高瑜泄漏国家机密案,这三个案子引发国际性关注与热议,为什么反响巨大?因为人们似乎嗅到了文革的气息,感受到法治领域的政治性倒退。

许志永推动新公民运动,并没有形成政治性的组织,他主要致力于教育平权活动,背后触及的根本问题是城乡二元户籍制带来的教育不公平,一些孩子在京沪等城市成长生活,父母亲在这些城市打工交税,甚至有自己的私有住房,但却不能与有相关城市户口的孩子一样,享受平等的受教育机会,胡温当政之时,曾对许志永以偷漏税的罪名予以拘审起诉,迫使许志永交纳了巨额罚款,获得了人身自由。而到了习李当政,则开始痛下狠手,直接以寻衅滋事罪名拘审,并重判了四年徒刑。

胡温之时,泛政治类的案件经济化处理,通过经济方式重创公民活动组织者、参与者或政治异见者,或直接系狱,或使其在经济上陷于穷途末境,无法持续从事相关活动,而习李时代的倒退,是把寻衅滋事罪做成一个框,任何异议者、行动者、参与者,都可以装进这个魔框里,用非法的方式,打击合法的公民行动。

显然,习李新政,想以重拳高压来遏止公民合法活动,以维护消极的稳定。公民社会主导者或参与者与当局没有任何妥协与回旋的余地。这种高压与强硬,在一些领域或地区已见出效果,应验了共产党当年所说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现在的情形是,哪里有高压与残酷的打击,哪里就可能产生恐怖主义事件或流血事件。

许志永致力教育平权活动,完全可以通过对话与协商来解决,其实,美国人到现在也没有绝对公正地处理好教育平权问题,譬如说,是完全按考试成绩来决定大学升学,还是要照顾弱势族群的教育机会(对一些族裔学生加分)?还有,美国的中小学校教育水平也参差不齐,政府只能通过就近入学的方式,让孩子们分片入公立学校,如果你想进入理想的学校,要么你迁入好校区,接受高高价、高税赋,要么就去上私立学校。中国政府完全可以做这样的试点,使物产税与基础教育直接关联。政府不愿意在制度上有进步,那么,只好在法治上用强权倒退,来应对社会问题。

徐友渔、浦志强等在一个家庭聚会上,与十多位朋友一起,纪念与讨论了八九六四民运,他们制作了条幅,并通过网络得以传播。很快这些参与者均被警方问话或拘审,至今徐友渔、浦志强、郝建、刘荻等还在拘审中,当局以什么罪名拘审呢?还是寻衅滋事罪。

十多位朋友在私人场所纪念一个历史事件,这顶多是表明一种态度或一种情感,并没有任何行动策划,对任何人不构成任何影响,这样的私域行为,却被警方视为涉嫌寻衅滋事,泛政治行为被严重地政治化打击,而打击的方式仍然是以最低级的刑事犯罪来拘审,寻衅滋事源于各种社会场所的流氓骚扰行为,并以侵犯具体人或扰乱公共秩序为特征,现在公权力却将打击触角延伸到私域,法治倒退,已然越过门槛,进入私宅,直指人心。

五四之前,习近平到北大与学子们交流,其政治导向当然是意在六四,但习近平为什么不勇敢一些,亲自与这些具有严重六四情结的公民、学者、律师们交流对话,直视历史问题,并寻求解决之道。高层领导人虚无历史灾难、不能勇敢地对话,必然会默许警方勇敢地违法,打击的公民合法的社会活动。当警方勇敢地抓捕合法的公民之时,法治就必然大大地倒退一步。那些被拘审的公民没有蒙羞,蒙羞的必然是习李新政与法律。

最近拘审著名记者高瑜,据称她泄漏了国家机密,她泄漏了什么样的国家机密呢?媒体报道说,她私自将中央文件录入电脑,然后提供给境外媒体。中央文件是指中央九号文件,主要内容是网上曾一度热传的七不讲(即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和司法独立),七不讲明显是一次政治倒退,前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曾说过五不搞,认为民主宪政、三权分立与军队国家化等均不适合中国,所以不搞,完全是一种被动的宣示,但习李新政完全是一种强势夺人,通过中共中央内部文件,向行政机构以国家机密形式颁发,既将党政一体化坐实,又使中共作为当政党,变成地下党,党政完全不分。记者高瑜得到党内机密文件,完全是党内泄密的案子,高瑜只是一个传播者而非泄漏者,更为重要的是,中共的党内文件明显违反了宪法关于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的法律条文,无论当政党还是政府,都没有任何权力暗中颁发文件,不允许大学老师与媒体谈论或研讨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等相关问题。

从许志永新公民运动案到高瑜所谓的泄密案,我们又一次看到当政者的政治与法治的严重倒退。中央违法了,百姓却被问罪,习李新政,会把中国带向何方?

我们没有看到习李新政的增量民主,倒是看到了增量文革或增量的政治与法治倒退正在中国上演。

(转自东网评论2014513

原文链接: http://xgmyd.com/archives/3710 | 新公民运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