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4日星期三

严家伟:民主知识分子与御用文人根本不同的爱国观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当独裁政权面临深重危机肘,爱国主义这面旗帜便被派上了用场,企图用它来凝聚一切力量。同时更把诸多不服从他们专制举措的异见人士斥为卖国汉奸。不过当局及其御用文人们所唱的这个爱国主义也是极具中国特色的,更确切地讲是变了味的、被扭曲了的爱国并强行加上了他们的主义色彩。它与世界各国普遍公认的爱国情怀完全没有共通之处,纯粹是为某一政治集团的主义与号召服务的,而且带着极大的强迫性。所谓爱国原本是一种出自内心的情感。因为我生于斯,长于斯,这里的土地养育了我,这里的人民与我有共同的语言、文化、风俗、习惯。大家长期相处、亲密互助,于是便自然而发,油然而生,就像父母之爱,夫妻之爱,兄弟姊妹之爱一样,根本和什么政治或主义无关。因而所爱之只是这里的人民与这块土地。是爱国人,爱家人,亲人,乡里人,以及文化,习俗等等;而不是爱朝廷、政府,更不是爱哪个政党、领袖。由于这种爱是自然而生,所以就是自愿的选择。既不是什么义务,也不须谁来号召,更不许谁来强迫。

在毛泽东极权专制年代,当局用来迫害民众与政治异见者的罪名,最常见的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与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随着毛的死亡,再历经邓、江、胡几代,中国进入了后极权时代。后极权时代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当年他们那些貌似神圣的主义、理论之类的劳什子,在人们心目中已彻底破产,几乎一文不值。

我的一位在学校教授政治课的朋友对我说,他在上课时当讲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马列毛邓的光辉伟大时,课堂上往往传来阵阵笑声,令他十分尴尬。于是只好对学生说我是按课本授课,如果我讲的与书上印的不符,大家随便笑我、骂我都可以。如果我是照书所讲,那就请同学们包涵,这是我的工作。没办法,请大家理解万岁吧!此言一出,果然平息了笑声。所以现在就连他们当年用来迫害民众最利害的杀手锏——“反革命罪,而今也成了人们闲谈中调侃的话题。

当局对此自然心知肚明。所以他们除了在某些重大场合,在某些官方文件中,不得不行礼如仪地唱一唱加上了限制词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唱一唱马列毛,邓三科(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的高调而外,他们在理论上已毫无自信。正如有人己指出的那样:当独裁政权面临深重危机肘,爱国主义这面旗帜便被派上了用场,企图用它来凝聚一切力量。同时更把诸多不服从他们专制举措的异见人士斥为卖国汉奸。不过当局及其御用文人们所唱的这个爱国主义也是极具中国特色的。更确切地讲是变了味的、被扭曲了的爱国并强行加上了他们的主义色彩。它与世界各国普遍公认的爱国情怀完全没有共通之处。纯粹是为某一政治集团的主义与号召服务的。而且带着极大的强迫性。所谓爱国原本是一种出自内心的情感。因为我生于斯,长于斯。这里的土地养育了我,这里的人民与我有共同的语言、文化、风俗、习惯。大家长期相处、亲密互助,于是便自然而发,油然而生,就像父母之爱,夫妻之爱,兄弟姊妹之爱一样,根本和什么政治或主义无关。因而所爱之只是这里的人民与这块土地。是爱国人,爱家人,亲人,乡里人,以及文化,习俗等等。而不是爱的哪个朝廷、政府,更不是爱哪个政党、领袖。由于这种爱是自然而生,所以就是自愿的选择。既不是什么义务,也不须谁来号召,更不许谁来强迫。

然而今日的党媒体和御用文人们所宣扬的爱国主义,却是为某个执政党服务的。首先,在的这个概念上,人家一贯宣扬的就是万恶的旧社会黑暗的旧中国光明幸福的新中国。所谓新中国按照党文化理论的定义就是从1949年中共在全国夺权执政后至今才能叫新中国,以前都是旧社会,旧中国。所以每逢十月一号,党媒体(例如央视之类)便称今天是祖国母亲的生日。许多报刊甚至还称今天是祖国母亲XX周年华诞。为此著名诗人邵燕祥专门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请问祖国母亲:今年高寿几何》?就是质疑我们几千年的文明古国,怎么年轻得只有几十岁了!这是官方媒体的普遍措词。这样来,1949年以前的中国都是黑暗的、万恶的。不言而喻,万恶的黑暗的事物哪能去爱?所以人家叫你爱国就是要你爱它这个政权,这个据说是伟大、光荣又正确的党。这一点人家从来就不加以掩饰。

列宁说,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又说在马克思看来,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关 引自列宁《国家与革命》)。毛泽东在其大作《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讲得更直白,他说国家机器,这主要地是指人民的军队、人民的警察和人民的法庭,借以巩固国防和保护人民利益。至于谁是人民这当然只能由中共、有时甚至就是伟大领袖说了算。比如章伯钧,罗隆基,朝为党国高官(当然是人民),暮便为反动派(右派),直到今天也未见谁来纠这个错。而刘少奇,邓小平,会儿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当然是人民),可一会儿又成了反革命修正主义份子。这都是地球人皆知道的事。至于普通百姓说你是人民你就是;说不是就不是,那就更不胜枚举了。这一套理论是毛泽东确立的,邓小平不但没加以否定,还要大家四坚持。江、胡两代更不敢对此持任何异议。习总更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因此这样的爱国,爱你这个阶级压迫的机关,爱你的军认,警察,法庭,监狱……正如鲍彤先生指出的:爱国是一种选择不但是完全正确的,也是纳税人起码应有的权利。我们纳税人养活你们这个压迫机关已经够冤了,还要我非你不可,天下有这么蛮不讲理的吗?而御用文人硬要把爱这样的,爱这样的压迫机关,说成是纳税人应尽的义务,你不是硬要强人所难,硬要纳税人自己去当受虐狂吗?

然而奇怪的是,现在有的虽然明明是官方的报刊(例如在《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却装成副非官方媒体的模样,某些明明站在官方的立场讨好献媚的人,却装成是民间独立人士(例如那个曾被中共劳改过、而自认为已改恶从善,要重新投入党的怀抱的王小宁先生),他们却睁着眼睛说瞎话。日前有个自号孤烟暮蝉的人先写了一篇题为《你是个中国人》之文。宣扬爱党和政府即爱国,不爱党和政府便是不爱国的主张。《环球时报》将此文加以润色,变题为《堂堂正正做爱国的中国人》节删了爱党,爱政府的话加以发表。王小宁于是大加称赞,并对杜光老先生对该文的批评大施挞伐。又由此进一步发挥,扯上了茅于轼、陈破空、鲍彤以及笔者,说这些公知都是不爱国的,而且是在宣扬卖国主义、汉奸思想,随时准备当汉奸的。

我首先要感谢王小宁先生给我封赠了一顶公知(公共知识份子)的大帽。不过这个所谓的公共知识份子其内涵与外延都极不明确。所以我更认为像杜光、陈破空、鲍彤诸君准确地说,应是具有民主普世价值观的民主知识人。而王小宁把我定为随时准备当汉奸卖国,实在高看了我,抬举了我。请问,我能把东北若干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一甩手就给了苏俄老大哥吗?不但没这个能耐,这种梦都没做过。也许王小宁会说你有汉奸卖国思想,这种毛式思想罪在当今民主世纪早已被扫入了历史垃圾堆,王小宁还从垃圾堆里扒出来当令箭、当棍子拿来打人只能证明其心劳日拙了。不过王小宁骂我是汉奸倒还似乎振振有词。请看他说:在这里我再举一个例子,有一个叫严家伟(叶青)的,七十岁(2007年)才敢出来写政治异议的文章,近年在网上异常活跃。他写了一篇《怜其不幸,鄙其不醒——奴化教育下的中国人权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文章,批判受人尊敬的,已八十多岁的,前志愿军战俘总代表总翻译张泽石的文章:《八十载南柯一梦?——耄耋之年的一点人生感悟》。张泽石的文章以其真诚的爱国情感,而在网上受到热捧。严家伟受不了,他对张泽石进行了恶毒的人身攻击。他说:张泽石只是灵魂被权势者阉割后变成的无脑儿,只是一个供人驱使的驯服奴才,一个为苏俄共产国际专制卖命的、只有党性而无人性的工具机器人而已,连起码的健全人格都已丧失,哪还有什么个人的人格尊严可言?

本人是2007年还是哪才敢出来写政治异议的文章,是我个人的选择,干卿何事?但我即使不敢出来写文章也不会向王先生那样向权势当局摇尾乞怜。至于王小宁说前志愿军战俘总代表总翻译张泽石是受人尊敬的在网上受到热捧,也不能说全无此事。不过须要补充下,热捧他的只是官方的央视。而且被央视评为该年度感动中国的人物。这样被党热捧的人在王小宁眼中自然是受人尊敬的。我批评他,并鄙其不醒自有缘由。因为在战争中成为战俘并非什么过错,而且这位张泽石还与联合国军对抗拼命争取要回国,可谓忠心耿耿。但回国后却沦为政治贱民,爱了几十年的迫害,整个青春年华被无辜葬送。现在人家赏了他一块,他就什么都忘了,只知一味歌颂党的伟大。这样的人说他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不是恰如其份吗?怎么是恶毒的人身攻击?而且恕我不恭,从张泽石身上也照出了王小宁的影子。王小宁十年前也曾因雅虎出卖其个人邮箱帐户隐私被当局以煽颠罪判刑十年。后来由于美国国会议员与海外民主人士的强烈谴责,迫使雅虎公司对王小宁付出天价巨额赔款,使他们夫妇一夜暴富。王小宁出狱后,却一改初衷,处处对党歌功颂德,连中共镇反滥杀无辜他也认为是完全必要的。这不知是真的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还是通过劳动改造像劳改队狱吏们要求的那样:确已改恶从善脱胎换骨,重作新人了。也许更可能是后者。所以接下来王小宁更提高调门宣扬他的所谓爱国主义他说:即使中国由中共统治,由国民党统治,作为中国人也应该爱中国。如果不爱中国,仇恨中国,只能说明他有卖国主义、汉奸思想,随时准备当叛国者、当汉奸

这可是王小宁黑字白纸承认所谓爱国就是要爱政府,爱政府也就是爱国。按照王小宁的这一逻辑,即使是希特勒统治下的法西斯德国,德国人也必须为希特勒卖命去向外侵略,去屠杀犹太人,而绝不能反对纳粹法西斯。这才叫爱国。否则就是卖国主义思想。同样,即使是当年军国主义统治下的日本,日本人也必须去为日本天皇卖命。努力屠杀中国人。而不能反对日本军国主义者。这才叫爱国。否则就是卖国主义思想。——这就是王小宁的爱国思想,实则是爱政府,爱当权者的奴才思想。

现在把具体的问题,再来具体的分柝:1950年爆发的那场韩战,挑起战火向外侵略输出革命的是北韩金家王朝,它是非正义邪恶的方,这个历史真相早已大白于天下。而美、英、加、法、土等十多个联合国会员国,则是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组成的联合国军出兵制止侵略。这是正义的一方。而所谓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是毛泽东屈从于斯大林的压力,派出中共军队去支持北韩侵略。同样是非正义的。既不是什么志愿军,更与中国人民无关,是毛泽东丧权辱国的行为。这个王小宁却说严家伟就是要中国人。中国军人在对外国侵略者的战争中当叛国者、当汉奸。明明是北韩在侵略韩国,斯大林强迫毛泽东派兵去助纣为虐。怎么到了王小宁的笔下竟变成了严家伟要中国军人在对外国侵略者的战争中当叛国者、当汉奸?如此罔顾历史、颠倒黑白的胡说八道,也太离谱了吧!在这里我还可以给无知的王小宁补上一点历史知识:195121,联合国以44票赞成,7票反对,9票弃权的压倒多数票通过决议:谴责共产党中国为在韩国的侵略者这一重大提案。此提案至今仍保留有效并载入联合国史册。是无法否认的历史。当时中共政权还不是联合国会员国,可以装作无视。现在它已是联合国会员国,必须正视面对。而中共却一贯对此采取回避态度。所以劝王小宁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

由此可见民主知识人的爱国是以是非对错,正义与非正义为第一准则。本国政府干了错事,侵略了别国,他们不但不支持,还要公开谴责、反对。这就是真正为国家好,真正的爱国。而御用文人则恰恰恰相反,他们不管是非,唯政府是从、是,支持政府一切错误的行为,还恬不知耻的自封为爱国行为。反诬正义人士与民主知识人为卖国主义、汉奸思想 实则是误国,害国。当年德国的党卫军人,谎言专家戈培尔就是这类货色。王小宁不过是戈培尔之流的一个小小粉丝而已。

当然民主知识人也不是逢本国政府便必反。而只是反对独裁专制政府切错误的行为,并力促他接受民主,还权于民。同时也支持它一切有进步意义的正确举措。对于民选的民主政府,一方面接受其合法性,支持其正确的举措,但同时也要严格地监督和批评政府,以敢批评政府为己任,以批评监督政府为最重要的爱国行为。而御用文人奉行的是有奶便是娘,有权便是爹。谁上台就捧谁,并自称这就是爱国。谁批评了政府,轻则说你是诽谤寻衅滋事,重则说你是卖国汉奸。从郭沫若、姚文元到胡锡进、孔庆东、李慎明都是这类爱国贼。他们爱的只是政权、权势与金钱。故称其为恰到好处。这就是民主知识份子与御用文人根本不同的爱国观。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