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9日星期一

肖曼:“徐友渔勇于承受生命之重”和“清明感怀”


【 RFI 】   时间: 5/18/2014

作者:肖曼
徐友渔等“五君子”被抓的消息震动了本台听友李哲先生,他给我们发来一封信,写下他对徐友渔的了解,认同和感佩。这封信的题目是:“徐友渔:勇于承受生命之重”,下面就是信的内容。


徐友渔:勇于承受生命之重

“67岁的徐友渔还是被抓了,其命运如同自己笔下经常所写的“哈维尔”一样:勇于承受生命之重。

知道浦志强被抓,并不清楚连徐友渔老先生也被抓了,第一时间知道后,就给老先生发了信息:“徐老师,请多保重”,也清楚他本人可能收不到,这多少也是心意,那怕是深夜接近12点。

哲学家、新自由主义,历来是老先生的标签,但他更喜欢的可能是“知识分子”一词,尤其是哈维尔类型的知识分子。“谁人不识君?名誉满天下。” 最早熟悉徐老,是通过一些文章的直观感受,做文字工作时间稍久,就对有思想的“文字”有一种偏爱和欣赏,而徐老的字里行间更多地透露了一种知识分子的力量与天下为公的思想情结。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徐、浦等此次被抓是因为近日策划了一起纪念25年前某事件的“研讨会”。其实,早在2011年,徐老就参加了类似的研讨会,那次是“林彪事件:9.13四十周年文史研讨会”,上一次是风平浪静,这一次倒成了暴风雨,徐老也瞬间被有关部门称之为“流氓”, 毕竟“寻衅滋事”的前身是“流氓罪”的分支。

十几个人开内部研讨会,无论讨论什么话题,都与“流氓”扯不上边。所以,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经济增速与规模总量位居全球数一数二的中国,在法治建设方面是如此的落后。这样随意安插罪名、打击报复的行为,就如同当年对知识分子的整风一样,半个多世纪真没有任何改进。

再说,无论是林彪事件研讨会亦或是这次所讨论的问题,它更多的体现了一批学者对于历史事件的探讨精神,这无关乎法律,仅仅是自由。什么是自由?法律以外皆自由,与自由相紧密联系的词是“权利”和“责任”,但目前中国,权利与责任形成“陌路”,前者成为权贵资本尽享社会资源的真实由头,后者演化为鱼肉大众、尽出不进的侵权模式。该有的权利没有,应付的责任不付。

说起责任,徐友渔最被外界所熟知的身份是“公共知识分子”,徐推崇的“公共知识分子”具备两大特点,一方面是具备哈耶克所倡导的“自由主义”精神,另一方面又具备哈维尔所展现出的“关怀社会之情。”

无论是哈耶克,还是哈维尔,又或是两者结合,这在数千年传统文化下的中国,都属少数,都算异类,今天,同样如此。从这个角度纵观历史,中国从不缺殉国的 士大夫,屈原、谭嗣同者历朝历代都有,但最缺乏争取个人自由且具有人文关怀的“士大夫”,正因如此,徐老的勇气才显得更加可贵。

徐老自认为写的最好的一篇文章是《昆德拉、哈维尔和我们》。他写道,许多人回避社会责任和道义表态的理由是,他们厌恶政治,似乎任何政治性或社会性行动都必然 扭曲人性,但哈维尔谈到不同信仰、职业、年龄的人参加他发起的运动时说:“与其说他们是由于政治观点一致而聚集在一起,倒不如说他们是因为人的本性而走在 一起来了的。在这里,人性超越了政治,促使他们团结在一起的动机首先是道德方面的。谁也不能强迫别人参与政治,无权要求别人为真理、为正义斗争,但对每个 人都可以要求:你起码应当成为一个公民。

是啊,尤其在中国,许多人从来都不曾知道公民为何?更不知道公民的好处?浑浑噩噩,一生徒 劳。以《宪法》为例,按官方的解释,我们每个人都具备言论、出版、选举与被选举的自由,但现实的状况是:占总人口大多数的人无权拥有或者从来没有过。所以 说,当前中国存在两种话语,一种是冠冕堂皇的“法治”语言,一种是现实社会都懂得遵循的“另类”语种。

再回答,什么是公民?在哈维尔 看来,做一个公民,就应当意识到表明自己观点和看法的权利和义务。他甚至提出了更高的标准:自由的整体性和法律的整体性也是恢复公民意识的前提、组成部分和结果。这里所谓整体性,就是指不但自己是公民,别人也是公民,当别人的公民权利受到侵犯和剥夺时,你不能无动于衷,因为这不只是对某个人的侵犯,而且是 对公民权本身的侵犯。

徐友渔、浦志强为何要参加与切身关系不大的“研讨会”,哈维尔的答案已经清楚明了,即维护他人的利益、社会的正义以及个人的自由。

20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汉娜•阿伦特在《黑暗时代的人们》中这样告诫我们:“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时代中,我们也有权去期待一种启明,这种启明或许并不来自理论和概念,而更多地来自一种不确定的、闪烁而又经常很微弱的光亮。这光亮源于某些男人和女人,源于他们的生命和作品,它们在几乎所有情况下都点燃着,并把光散射到他们在尘世所拥有的生命所及的全部范围。像我们这样长期习惯了黑暗的眼睛,几乎无法告知人们,那些光到底是蜡烛的光芒还是炽烈的阳光。”

眼下中国,徐友渔、浦志强们也一直为坚守这束微弱的蜡烛之光而努力。从哲学的角度,我们应该相信,迟来的正义总会来临,那怕它来临的方式会有所不同。”

本台老听友朱筱超先生在清明节的时候,投稿本台一篇文章,题目为“清明感怀”,下面为您介绍这篇文章的内容:

清明感怀
“今天是祭祀故人,祭祀亲人,祭祀英烈,更是祭祀那些无辜死亡人民百姓的重要日子,清明节。这个节日只有中国才有,它也是中国农家的二十四节气的最好节气,是春暖花开的好日子,先人总是居安思危,要在最好的日子里祭祀亡灵。以表达人们对历史重要经验的尊重,也教育后人要牢记死难者的教训。

我的家庭是受冤假错案的家庭,我的父母都是冤假错案的受害者,葬在远离山东的杭州,我无法祭祖,只能默默伤感的祝愿俩老在天之灵安息吧!

中国人民真正的英烈只有那些在抗日战争中死亡的将士,这是全国人民都应该为之悼念的。只有他们才能是真正的国家烈士,才能安葬于国家的烈士陵墓。那些在国内,国外战争中牺牲的人只能是称为无辜的死亡者,他们是毛泽东所谓的“革命战争”中的王者暴力工具,是毛泽东为了当皇帝,争天下的农民战争的牺牲品。

更应该悼念的是在大跃进中被活活饿死的几千万同胞,他们的死亡是人为的,是被毛泽东人为害死的。是共产主义人民公社的试验牺牲品。

我之所以要把十二月二十六日,毛泽东的诞辰日提议为国殇日,是根据上述铁的事实惨案提出的。

遗憾的是,中国人到现在,还糊里糊涂的祭祀那些宣传说教的所谓“革命先烈”,而把真正应该祭祀悼念的千千万万无辜的人淡忘了。

在这祭祀的日子里,我不得不要对中国的历史,翻一个案,以正视听。中国的战争史应该重新写个明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对得起死难的英士们。人们也要从中得出一个很重要的教训,对于战争的教训,坚决摈弃一切非正义的战争,不做不义战争的炮灰,说得明白一点就是不做争权夺利统治者的工具,让人当枪用。

所谓毛泽东的人民革命解放战争这个案一定要翻,三次国共战争,都不是人民革命解放战争,都是中国国民党和共产党争夺统治权力的不义之战。也可以说是毛泽东发动中国农民为他打倒国民党的现代争王之战。毛泽东用欺世盗名之术,对中国农民开了一张空头支票,“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它和中国古代的农民战争一样,都是胜者为王,败者寇。这一场中国现代的内战,死伤了上千万的中国人。它是一场中国人自相残杀的恶战,死伤的大都是我们的农民同胞兄弟。

所谓的抗美援朝战争,实际上是一场极其荒唐的,惨痛的错误的战争,完全是毛泽东不惜中国人百万血肉之躯,为共产主义阵营的金日成侵略者当替死鬼,惨死在现代科学战争的炸弹炮弹之下。

综上所述,所谓的人民革命解放战争,中国人并没有进入共产主义的天堂,相反中国人在政治上更加受政治运动,阶级斗争的摧残,在经济上也并没有能解放中国人的生产力,反而变得一穷二白。国民党的三座大山变成了共产党的一座独裁专制的铁山。中国人始终在苦难的日子里受罪。

倒是邓小平的资产阶级黑猫,给中国人带来了一点好处,改善了一点生活,现今习近平当了总书记,做了不少应该做的好事,反腐败让中国百姓出了一口恶气,共产党有了改革新生的希望,人们在祭祀的清明佳节之时,都翘首以待,盼望和相信习总会更加努力的深化改革。把中国的许多大事办得更好。

朱筱超20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