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0日星期六

中共亦无法将历史关进监狱




文章来源:DV    凝炼编译

《时代》周刊署名文章关注六四在中国集体记忆中的地位;《法兰克福汇报》记者分析香港人对大陆游客缺乏好感的原因。



(德国之声中文网)六四”25周年纪念将至。《时代》周刊58日刊登一篇署名文章,以浦志强等著名维权人士新近举行六四纪念研讨会”“并被逮捕一事指出,虽然实现了最高领导层的更新换代,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现当局依然试图抹杀历史,但六四惨案在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中既深且巨,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即使维权人士被押被关,但历史无法系狱。文章对中国现最高领导层的所作所为提出质疑:

维权律师浦志强目前受到刑拘


没有任何一桩事件如此深刻地嵌入了人民的集体记忆中。政府任由士兵们向手无寸铁的大学生们开枪的那一刻就凝成了永久的记忆。就在这一刻,这个自诩以解放人民为己任的党同人民之离心离德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

习近平主席惯于使用关于伟大中华梦的宣传口号。但是,一个不允许摆脱自身梦魇的社会,一个不允许回忆,不允许对过去和现在提问的社会,又如何能够有伟大梦想?当抹煞成为一种命令的时候,记忆就成为一种抵抗。

现遭关押的浦志强曾写道,每一次来到天安门,他都会感到羞愧,当局的打压导致那个事件渐渐被人遗忘,某种惯性陪伴着这种遗忘。然而,如果每个人都遗忘,难道不就是给将来的大屠杀打开了方便之门?

浦的抗争每天在中国都到处出现:在最偏远的一个地方法院的庭审中;在互联网的一篇文章中,该文虽很快被检查官们屏蔽,但已有千千万万网民读过。这是争取更多一些自由为一方、威权政府强权手段为另一方的两者之间的较量。

在习近平成为最高领导人之前,曾有很多人希望,他能够启动政治改革,因为,他毕竟是习仲勋的儿子。

老习属于共产党第一代领导层,有相当的独立意识。他赞同改革,曾一再遭迫害、被囚禁。……老习曾谴责对天安门抗议运动的血腥镇压,他的儿子则指使关押大量知识分子。这位国家主席显然也成功地从自己的记忆中排斥掉了许多东西。

香港人为何不喜欢大陆人

《法兰克福汇报》政治栏目上刊登的一篇记者文章以大陆游客让孩子在街上小便引发的争议为例,探讨港民何以在香港回归大陆17年后依然对大陆来人缺乏好感的原因。文章写道:

前英国直辖殖民地香港从1997年起隶属中国,但作为特别行政区享有特殊地位。这个800万人口大都会被允许保留其经济秩序及英式司法体系,并享有更多政治自由。对大陆游客而言,香港是一个大受欢迎的旅游地。中国其他各地的游客入港需要特别许可,但去年就有3000万人来港,购物为其首要目的。……

1997回归,香港每年在71日的回归日均发生要求民主大规模示威游行。

对大陆游客的批评让人明显感到,港人同大陆人之间的距离不断增加。虽说他们也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但对自己的文化、文明的大都市生活和明显区别于中国其他地方的自由度颇为自豪。香港的媒体基本可以自由报道中国的政治,可以涉及在内地被列为禁区的议题。内地报刊在有关新近的小便事件的一些评论中抨击民主阵营是在煽动反华,中国政府怀疑有政治阴谋。尤其是一些重要的决定即将作出的现在。这些决定中包括港首的第一次直选模式。选举定于2017年进行。占领香港金融中心的运动占领中环已预告,将于今年7月举行要求更多民主的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