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9日星期四

“六四”25周年天安门母亲公祭被阻 24小时受监控禁见记者




 
    

ding64.jpg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法新社资料图片)


“六四”25周年日进入倒计时,北京公安对“天安门母亲”群体进行24小时监控,行动失去自由,部分人的电话被切断。市公安局多次找他们谈话,称限制他们自由是为安全起见,防止被“重回天安门”运动的参与者利用。有遇难者的母亲称,这是25年来最严厉的一次,原来每五年能举行一次的公祭,今年被阻恐难成事。

下周三(6月4日)是震惊海内外的北京“六四”开枪镇压民主运动25周年日,与往年不同的是民间发起“重回天安门”运动,而北京警方则全力布控严防。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天安门母亲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公祭活动,今年恐怕无法进行。天安门母亲代表丁子霖夫妇被当局控制在家乡无锡,在北京的数十位家长受到24小时监控。记者星期三多次致电丁子霖的接班人尤维洁及张先玲、徐珏等人的座机或手机,但都显示无人接听或关机。

九十岁高龄的天安门母亲李雪文星期三告诉记者:“现在已经不自由了,他们照常来看着我,我已经是九十岁的人了,你们爱怎么地就怎么地,我什么都不怕,25年我都过来了,我已经从黑发等到白发了”。

记者:另外几位家长丁子霖、张先玲、徐珏她们?
回答:通不了电话,我也就不打了。让他们(公安)监视和紧张,何必呢。

记者:6月4日25周年,您会不会去万安公墓祭奠?
回答:我一定去万安公墓看我的儿子,到万安公墓。

记者:几位家长联系好了吗?
回答:对对。

记者:丁子霖会去吗?
回答:丁子霖在无锡,不让她回来。

去年六四周年日,丁子霖和丈夫蒋培坤被公安软禁在家,无法祭奠儿子。今年更被“发配”到老家无锡。

另一位母亲尹敏告诉记者,她家大院的出入口挂出“禁止记者入内”的牌子:“早就上岗了,一个多月了,24小时有三个人看着,谈过好几次,说怕我们被人家利用,不让我们接受记者采访,院子的三个大门都有大牌子‘禁止记者入内’,也不让我们出去”。

记者:25周年日,你们会跟往年一样,去祭奠自己的孩子吗?
回答:没有办法了,因为现在每个难属家庭都已经被看住了,不能聚在一起,另外丁子霖他们都在南方,也不让回来,所以我们基本上什么也干不了。

尹敏说,在京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原计划举行公祭:“本来今年25周年,我们是想大家在一起,但是现在没办法,因为每家都被看着,所以没办法再做什么”。

记者:但是往年都去万安公墓祭奠。
回答:五年、十年、二十年的时候,我们都在某一个家庭里集体祭奠,今年也应该这样,但做不了,市局、分局都找我们谈话。我们也没有办法。

海外民运发起的“重回天安门”等多项行动,令当局大为紧张。尹敏说,警察告诉他们,限制出门是出于安全考虑:“意思是怕我们上当受骗,就说有人要重返天安门,我们不会和外面人怎么样,我们只不过提出自己的诉求,要求政府解决我们的问题,他们跟我们谈了这么多年来,我们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们也不做无谓的牺牲,不让出门就忍一忍”。

尹敏还说,目前在北京的天安门母亲有四、五十户,坚持每年聚会:“每年我们聚会的有四、五十户,加上不参加聚会的老弱病残,有五、六十户”。

记者:他们都被看住了吗?

回答:有的没有,一般的都被看住了。本来我们今年要公祭,因为25周年毕竟是个大年,但是今年就不行。

来源:RFA  作者:乔龙

(特约记者:乔龙 / 责编:林迪;申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