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1日星期四

曹顺利被正式逮捕,王宇律师到看守所会见

维权人士呼吁组成“沈勇死亡事件维权观察团”赴上海寻求真相

张伦:思想共识和政治权威如何重建?


《华盛顿邮报》载文谈与中国对异议人士的打压作斗争的新策略

美国国务院: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郭飞雄

被拘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与律师见面

王功权不予取保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2013年10月29日星期二

邀请曹顺利的日内瓦人权组织谈中国人权

“维权网”声明:新余当局审判“三君子”非常不得人心!

法新社:审判刘萍显示中共新政拒绝政治开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走的依然是维护专制制度的路线

北京警方信息显示天安门自杀袭击案驾车者来自新疆鲁克沁

野夫:有良知有觉悟的公民通过“送饭”站在善良一边

德国之声:“新余三君子”审判或透露中共下步棋

维权人士江西受审 欧美关注

2013年10月28日星期一

科斯生前对中国发出十大忠告

作家慕容雪村发问:下一个抓谁?

中国城镇化“近两成家庭遭遇征地拆迁”

中国花千亿买白眼狼

北京八旬老太状告财政部背后

古川:以生命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高智晟律师的母亲6岁时丧父,8岁时做童养媳,12岁跑回家,16岁时嫁给了高律师一贫如洗的父亲,38岁时高律师的父亲因病去世。高律师说:“父亲一生的夙愿是有朝一日能吃饱肚子,这个至死未能实现的愿望在父亲亡故后发生了改变,即一家人从父亲在世时吃饱肚子的愿望,变成了母亲的让全家人活下去的目标。”在高律师父亲于1975年去世之后,不仅留下了在当时看来是天文数字的债务,甚至还没有钱购买棺材,只能赊了一个40元的棺材,让其父亲入土为安。此后,其母亲带着高智晟等七个孩子进行了历时10年的“生存保卫战”。高律师继承了父母善良正直的品性,在其律师生涯中帮贫济困,扶危扬善,不畏强暴,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

 

北京看点:三中全会改革路线图面世 不提政治体制改革和司法独立


2013年10月27日星期日

高健:写给刘萍大姐及众兄弟开庭之际


刘萍三君子案开庭前新余多名维权人士被软禁

特别关注:刘萍、魏忠平、李思华将于本月28日出庭受审

王思想: 陈永洲招了,长沙捞到救命稻草?—— 抓记者大戏进入高潮之10大看点

                   


斯信之:公安非法抓捕记者背后的强盗逻辑



“天朝”的一大特色就是警察乱抓人,而记者被抓几乎是常态,每年频频发生。其中,扮演抓记者的主要角色正是公安机关的警员,还有少数检察院、法院等部门的法警。对于一般党政部门、企事业单位来说,他们“防火防盗防记者”;对于公安来说,则是“防火防盗抓记者”。公安为什么变成“公害”,当然是背后的权势指使,权势还是要花钱的,其实公安变成“公害”很简单,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抓记者行为就成了有钱能使警察推磨。背后有权势撑腰,警察就可以执法犯法,肆意妄为,形同恶鬼。

 

刘逸明:《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从《新快报》记者刘虎被拘押两个多月未获释的情况看,陈永洲被警方释放的希望也很渺茫,等待他们的或许是暗无天日的长期牢狱生活。从两位记者被拘捕看,习李时代的新闻和言论管制比胡温时代更为严厉,法制环境也更为恶劣。记者被抓捕的悲剧不会止于陈永洲,在这之后,估计还会有敢言的记者被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打击报复,而政治改革也绝不会在习李时代主动开启。不过,宪政民主是历史潮流,当公民社会日益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不管当局是否愿意进行政治改革,中国民主转型的潮流都是难以阻挡的。

上海维权人士身亡 家属指责警方行凶

孙立平:确立社会转型新思维

2013年10月25日星期五

刘逸明: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林之春:我的民主中国梦


一想到我所做的梦是自从戊戌变法以来,我们许多代中国人一直在做的梦,这就是立宪梦——使中国成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梦,为了这个梦,戊戌六君子可以“横刀向天笑”;为了这个梦,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可以喋血沙场;为了这个梦,八九民运中的北京学生和市民敢于用血肉之躯去阻挡坦克;为了这个梦,王炳章、刘晓波、杨天水、朱虞夫、刘贤斌、陈西、陈卫们愿意把牢房坐穿……最重要的是,目前大多数中国人正与我做着同一个梦,而且人数越来越多。这时候,我又充满信心和激情,因为我坚信:当大部分国人在做同一个梦的时候,梦想成真的日就不远了!

 

桑杰嘉:民主路上前进的不丹王国



对于不丹这个喜玛拉雅王国,世人了解甚少,最多是她曾是最快乐的国家、是个美丽的国家、人间天堂……等等。其实,不丹王国一直随着世界的发展在变革中。世人真正关注不丹是由于国王对政治体制进行改革所引发的。2006118日,不丹第四代国王晋美桑格旺秀宣布于2008年首度举行全国大选,依照议会制选出新政府,成为议会制国家和世界上最年轻的民主国家之一。虽然不丹王国的民主之路刚刚起步,但是在国王以及勤劳的不丹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民主体制越来越完善,走向更成熟、更开放和更自由。不丹王国的民主转型和变革以及实践说明了民主是人类共同的追求,民主不会受到文化、宗教和种族的限制。所谓的“国情特殊”、“人民素质不适合民主”等论调不过是当权者的借口和蒙骗民众的幌子。

《新快报》吁“再请放人” 陈永洲事件继续发酵

杨支柱:损害商业信誉罪和诽谤罪为何易被滥用

2013年10月24日星期四

闵良臣:大半年乱象根源——从毛泽东说起


毛泽东罪恶累累,新上台的执政者不思清算,而是以实际行动继承和实践毛泽东“遗志”,要继续带领中国人民重蹈覆辙,继续重走死路。本人相信,明眼人一定看到,刚过去的大半年间,中国似乎又走进了这种怪圈,即一个人由于产生一种错误认识,被人们广泛批评后,却又不肯承认,于是紧接着也就只好在自己错误认识的道路上继续错下去。就目前来看,尚看不出有什么人用什么办法能扭转,尽管担此大任者与毛泽东的权威不可同日而语。这个错误认识是从肯定1949年后的前三十年形成的,强调两个三十年不能割裂。这让很多清醒而正直的人们感到奇怪:前三十年如果是正确的,干嘛要搞改革开放呢!

 

王德邦:民间温和派遭受严打的现实与实质

对温和派的大肆抓捕就是要灭绝民间对统治集团向现代文明转型的一切念想,要将任何一点的可能的体制内改革苗头扼杀于萌芽状态,要阻绝民间任何可能与体制内改革的互动,从而彻底捆绑民族于罪恶的权贵统治的千秋万代“伟业”中;对于一个法理缺失、正义无存、信奉暴力的权贵统治集团,现代文明准则远比野蛮、暴力对其统治更具有威胁,所以中国权贵统治集团宁可放纵黑恶势力泛滥,也绝不允许公民社会成长壮大。从种种迹象看,今年以来中国当局疯狂打压民间温和派,实质就是要斩断中国和平转型之路,割裂民间与官府联系的纽带,造就官民对峙局面,促使中国民间温和派最终也在绝望中走向激进。当一个社会和平转型之路阻绝时,暴力灾难就在所难免。当此时刻,中国何去何从的问题,再次摆上历史的十字路口! 

德人权组织要求联合国严肃审查中国人权状况

京官日内瓦发言被批打官腔 民间反对中国入人权理事会

2013年10月23日星期三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北大教授夏业良遭解聘,当局严厉的政治报复


英顺:自由主义先驱蔡元培胡适的继承人——评夏业良遭北大开除

夏业良是著名的《零八宪章》首批签署者之一,一向致力自由人权公平正义,要求进行社会政治改革。2009年曾经上书中央,尖锐批评当局严厉控制意识形态,新闻媒体以及知识传播,被中共定性为“恶毒攻击党和国家社会主义制度,嘲笑和歪曲中国梦”。开除以后夏业良表示,决不屈服于当局压力,未来他仍坚持追求宪政民主、人权法治的普世价值。

陈破空: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余杰:刘霞的眼泪冲掉了习近平色彩斑斓的中国梦

外电:中共人权恶化 西方国家续施压



冯正虎:非法监视居住的罪恶(多图)

2013年10月22日星期二

上海218名公民联名反对中国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

中共拒绝政改的真面目彻底暴露——评习近平的“颠覆性错误论”



107日,习近平在印尼巴厘岛出席APEC峰会时说:“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说明他关心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就是不能“出现颠覆性错误”,所谓“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就是担心中共像苏共一样“被颠覆”、失去政权。因此,要坚持走“共产党领导的老路”,和邓小平提出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异曲同工,毫无差异。既然中共害怕犯“颠覆性错误”,就不会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只能顽固守旧和维持现状,所谓“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不过是“水中花”、“镜中月”,因为中共执政既得利益集团不会容许自身利益被“改革”,所以未来中共若继续掌权就不会有任何政治改革,改革早在1980年代末就已经死亡了。

 

律师和各界人士发起“恢复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商人王功权被正式逮捕 二十学者联署促当局放人

北京著名投资公益人王功权被批准逮捕

香港各界万人大游行抗议电视发牌黑箱操作


2013年10月21日星期一

刘晗:美国主权宪政是革命的鲜血铸就的

黄昌盛:全民医疗免费PK颠覆性错误



在中共庆祝执政64周年的日子里,在央视记者满大街追问“你爱国吗”的闹剧中,在习近平强调“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的敏感时期,中国网民的眼球被各大门户网站一条300字的新闻所吸引,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106日报道,俄罗斯卫生部长近日在全俄医疗媒体论坛上援引宪法规定,宣布保证俄罗斯公民在俄罗斯联邦所有政府和市政机构免费享受医疗服务。俄卫生部长所言并非一项新改革,而是对宪法第41条的重复和强调。中国多数人离破产只有一场大病的距离,医疗资源却是“劫民济官”,俄罗斯全民免费享受医疗服务的消息传来怎能不激起民众心头的公平焦虑?苏联亡党的真正教训是特权阶层的三个垄断:真理的垄断、政治的垄断、经济的垄断。但是,中共要吸取的不是这些教训,他们要吸取的是特权利益集团被颠覆的教训。

 

郭永丰:摊派精神病患者指标,中共暴政集团丧心病狂



据媒体近期披露,去年9月,郑州市卫生局下发文件,规定各辖区筛查发现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任务数不低于辖区常住人口数的2‰。这个比例据说已经低于上级规定的标准。郑州市政府此举并非孤例,许多地方都有类似做法。为了完成政府摊派的指标和达到维稳目的,将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的“被精神病”现象相当严重。精神病是人们闻之色变的一种疾病,构陷他人是精神病,是最易损毁其名誉的方法。共产极权专制暴政下,精神病往往成为当权者用来打击摧残政治异议人士的工具。更有不计其数迄今不知名的政治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成员被中共强行关入精神病院进行政治、精神、生理迫害。

维权律师唐吉田遭鸡西市行拘引发各界抗议

张敏:密捕郭飞雄与七拒律师会见

 

2013年10月20日星期日

盛洪:反对宪政就是伤害自己

北大教授夏业良被停聘是政治报复

夏业良教授是《08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他不久前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曾表示,不会因当局压力而退缩,并准备为中国人的政治自由做出牺牲。

杜光:又见“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利剑



在反宪政的高潮里,有的御用写手把主张在中国推行宪政的观点,斥之为“反对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制度”。惊诧之余,不禁想起了那些已经逝去的往事;闭目沉思,恍若又回到反右、文革和“8964”的岁月。在那些专制横行、兽性泛滥的日子里,“反对党的领导、反对社会主义制度”——这把在阶级斗争的熔炉里淬炼出来的利剑,曾经挥向许多无辜者,所向披靡,杀伤无数。现在,它又被人从无产阶级专政的武器库里捡了出来,频频“亮剑”,难不成又要来一次镇压民主自由人士的血雨腥风?

 

刘逸明: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冀中星案一审开庭审理和宣判后,中国大陆的各家规媒体只是对其进行了低调处理,这大概和官方对民众针对此案的舆论预期有关。不高调就是因为害怕民意反弹,给此案的二审制造压力。不过,从曾成杰和夏俊峰被处死的情况看,司法机关已经变得越来越无视法理、厚颜无耻,即使民意的表达如滔滔江水,他们仍然一意孤行、不管不顾。……一个人为钱犯罪,这个人有罪;一个人为面包犯罪,这个社会有罪;一个人为尊严犯罪,世人都有罪。冀中星显然是为了尊严而犯罪,这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中国社会的悲剧。人权状况的日益恶化,更加表明实现宪政民主的迫切性和重要性,为了这个目标,仁人志士当有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勇气和韧性。

查建国:民粹之风刮起,震动朝野(与环球时报争鸣之78)

各地维权人士抗议鸡西当局非法关押人权律师唐吉田(图)


关注唐吉田团队发出紧急呼吁书,大家准备昼夜守候

2013年10月19日星期六

触碰“洗脑班”中国名律师唐吉田被拘

鲍彤:九州生气恃什么?——写在两个三中全会之间和纪念习仲勋百年诞辰之际

《08宪章》首批签署人、北大教授夏业良被停止续聘

走出永盛监狱——缅甸的国家和解进程

付勇:重温民主革命,力推民主转型


中共统治集团坚持一党专政,党权至上;指望执政党自觉走上民主化的道路,无异于缘木求鱼,与虎谋皮;因此,只有依靠中国公民打破怕遭迫害而在政治改革上选择沉默的桎梏,从自身做起,不畏强权,顽强奋争,凝聚起来,集合成一浪接一浪的社会呼吁,汇合起一次接一次的社会运动,不断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政治制度,集中力量攻其一点,迫使中共当局启动全面政治改革,废除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垄断,废弃一党专政,才能铸就民主,建立宪政,实行法治,保障人权,扩展自由,落实平等,推行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建立多党竞争机制,构筑分权制衡体系,彻底砸碎专制的锁链,铺筑中国民主转型之路。

乔新生:中国政党政治充斥着机会主义

从根本上来说,主权在民的原则是所有国家民主政治的最高原则,无论是联邦政治体制还是中央集权制,无论是三权分立还是议会内阁制度,都必须服从于主权在民的原则。如果只看到各国政治制度中存在的问题,而忘记了主权在民的最高原则,不尊重公民基本的选举权利,热衷于宫廷政治、“集体总统制”或“精英协商制”,那么,这样的政治就是在转移视线,掩盖真相,就是典型的政治机会主义。

 

李伟东:走不通的“红色帝国之路”

联合国专家对与中国的国际人权审议有关联的活动人士遭到报复表示警觉

2013年10月16日星期三

曾伯炎:中国梦早已被帝王梦砸得粉碎


毛泽东借苏俄马列教做秦始皇,在北京坐龙椅至死。谁也没想到:用“无限头颅无限血,换来一个假共和”,辛亥革命换来的是假共和,选举假,总还有,民主假,只是少。再次用头颅与鲜血换来的,还挂着“人民”符号的共和国,更假,假到选举全是欺骗性演出,全由主子任命奴才的制度代替西。民主不是少了,而是没有了。宪法虽有,宪法头上却压着一个专政的党。回避政治制度改革,鼓噪民众去做梦说梦话,能复兴中华吗?老夫眼前的什么社会主义,已倒退到强者通吃的丛林法则社会。能用梦话掩饰这血琳淋的弱肉强食,权力者通吃的落后、愚昧与野蛮吗?

中国网络观察:习颂耄研究

 

 

江西刘萍等三公民举牌案 法院超期羁押六律师将提告合议庭

冀中星获刑6年,数百名上访维权者现场抗议(图)

安徽维权人士周维林被检方批准逮捕

湖北异见人士刘家财被变更罪名逮捕,律师首次会见

律师投诉公安行政不作为 郭飞雄被正式批捕

2013年10月15日星期二

美国国会:中国人权状况未有任何改善

德国之声:习近平想拥抱过去

美医生探视被拒后 朱虞夫保外就医再遭拒绝

河南维权人士刘沙沙被河南国安行政拘留

       

牟传珩:党性与人性:自由与服从的冲突——当代中国注定要政治动荡的根源



自习近平“8.19”发动意识形态斗争讲话以来,中共大小文化太监,争先恐后摇舌献媚,党媒更是频发檄文。中国大陆顿时意识形态狼烟滚滚,新舆论斗争甚嚣尘上。习近平至今都没有搞懂,为什么执政不久就声名狼藉?其实由他掌舵的中共与世界文明潮流背道而驰,与民众越来越离心离德的原因,就在于他上台伊始就急于拒绝普世价值,一定要致力于打造颠覆人类平等的党的先进性。本文可以断言,习近平试图重奏党性优化教育和强化意识形态宣传老调的最终结果,就是彻底失去世界认同与中国民心。

2013年10月13日星期日

维权人士到看守所看望赵振甲、胡大料和张福英

刘凤钢等维权人士再呼吁释放程玉兰

上海235名民众联名要求联合国关注中国的人权捍卫者(图)

胡少江:你爱国吗?

人权组织呼吁各国施压,要求中国调查向藏人开枪事件

两名美国人浙江监狱探望朱虞夫被扣留

中国“被精神病者”维权面临诸多困难

浙江灾区两女子涉“谣”被拘 寒蝉效应来了?

2013年10月12日星期六

郭永丰:超期羁押郭飞雄,中共意欲何为?

不锈晓钢:美式政府停摆的澳式解决

101日,美国联邦政府又开始了一次停摆(government shutdown),其时间与规模,都很有可能与十七年前的上一次停摆相匹比。总统制与内阁制,都有各自的优缺点。但总体而言,绝大多数成熟的民主政体都采用议会内阁制。像美国这样以总统民主制持续地坚持下来的,是绝无仅有的。其他采用总统制的国家,往往都处在民主化程度不高的状况,甚至走了专制回头路。美国的总统制民主能够坚持下来,有多种历史渊源与传统的因素,其中联邦制设计,可以说是美国民主最重要的保障之一。但也是正是联邦制的两院设计与总统制的结合,使得如今这种政府停摆的发生成为可能。从制度设计的角度,我们不能把希望放在最终总会有人妥协上,而是应该尽力让制度本身提供走出僵局的机制。因此,在未来民主中国的宪政制度设计中,应该充分考虑这些细节问题并作出妥善安排。

李筱峰:美丽岛事件的回顾与省思

无国界记者:中国正式指控犯有诽谤罪拘留调查记者

许乃来、何斌“寻衅滋事案”庭审纪实(图)

人权捍卫者袁奉初在看守所内遭遇殴打面部缝针(图)

无国界记者呼吁各界关注刘晓波

中国在无国界记者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 的179个国家里排名173。
目前,中国有70名网民和29名新闻记者被监禁。


湖南民运人士遭遇空前严酷政治环境

罗耀,湖南长沙人,在长沙开一间宠物店为生。他是中国民主党党员,中国泛蓝联盟成员,《零八宪章》的签署者,并且是国内公民运动的“公民聚餐”也称为“同城饭醉”的参与者和组织者。

2013年10月11日星期五

淮生:权力失去约束,人类将会怎样?



包括权力在内,以及一切具有大规模伤害性的力量都需要在制度性的框架内给予约束。因为人是靠不住的,一切形式的“寡人治理”靠不住,都可能失控、闯祸;人类承受不起(权力)力量失控的代价。核弹危险、权力危险;危险的核弹,操控在危险的权力手里。权力失去约束,造成的危害分两种:一种,人类的局部人群陷于煎熬;二种,人类整体走向灭亡。怎么办?这就回到文章的主题:权力不能泛滥,权力需要约束。不仅美国英国需要、不仅印度不丹需要。我们中国也不例外,同样需要。

 

中国当局“诽谤罪”批捕刘虎引网友议论

律师促关注江西刘萍标杆性公民案庭审


安妮事件再有人被传唤 隋牧青律师寻帮助要见郭飞雄

孙维邦:共产政权下,意识形态为什么会亮剑?

2013年10月9日星期三

杨恒均: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说起中国当今社会存在的主要问题,你可能会说是贫富差距,他可能会说是贪污腐败、道德底线滑落,还有人会认为是缺乏自由、没有民主权利等等,但这背后的深层原因都是一种几乎被固化了的不平等。不平等造成了不公、不正。比贫富不均更可怕的是不平等,人格的不平等、尊严的不平等。

中国网络观察:网民玩弄网管

杜导斌:我们为什么需要宪政?



五月以来,宪政是大陆的热词,是公共舆论的焦点。起码网络上的言论以宪政为题分为两派,一派反宪政,另一派主张宪政。不过,笔者注意到,无论是宪政派,还是反宪政派,都没把为什么需要宪政的理由这个节骨眼问题说清楚。宪政派只是没谁清晰表述,反宪政派则是对这点表现得很无知。我们为什么需要宪政?根本原因在于,宪政是与人民主权配套的一套制度,是人民主权得到落实而不悬空的一套制度。有了这套制度,国家由人民当家作主就是实实在在的。没有或不要这套制度,人民当家作主就是空头支票。

严家伟:“马王大战”对中国大陆制度变革的参考价值


前中宣部长遗言:中共恐会成21世纪邪恶势力

鲍彤: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必须接受国际人权公约的约束

反对中国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的签名者已接近三千

平顶山教案四律师无法会见上诉人 郭飞雄代理律师拟举牌抗议警违法

2013年10月8日星期二

大开眼界!外逃官员最高1人卷走62亿

自由之家﹕中国蝉打击网络自由最严重国家

吴祚来:习近平,2.0版的毛泽东?

北京维权者吁联合国机构关注曹顺利失踪

余英时:习近平主导意识形态斗争


  我收到北京一位朋友寄来的一篇《北京日报》社论,题目是“不给普世价值留空间”。这个题目表达了习近平最近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讲话中的一个主题。他特别强调这一点。表面上他是说要抓意识形态。意识形态工作现在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工作。比如说因为现在有很多人,主要指中国国内的知识分子、批评家对于共产党的理论完全放弃了,追求的是所谓普世价值。

 

黄卧云:制造对抗是一步险棋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十月——家国春秋似云烟

北京进入二级戒备 中办国务院办公厅下达秘密通知

朱久虎律师就基督徒李文习案上诉辩护意见书

郭飞雄律师多次探访无法会见 舆论担忧其恐遭不测

刘萍案开庭在即 其女儿被噤声

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律师张雪忠呼吁关注“刘萍案”进展

2013年10月7日星期一

请愿者外交部静坐被带走 曹顺利将遭判刑

雷颐:走向革命:以容闳为中心

被控煽动颠覆罪的顾义民律师申请公开审判法官是否党员

曾伯炎:惊闻习总又向知识分子发难



歧视、仇视、蔑视知识分子,毛泽东的这种恶性,已经给中国文化史和文明史铸成大祸大害。习近平若看不见这文化知识生态的畸形与危机,认为那些奴才知识分子才是可信任的,有独立人格与独立学术见解就是反动的。试问:现代文明国家,你能依靠一帮奴隶和奴才建成吗?中国知识分子已被党折腾了60多年,种,都几乎灭了,尚有点残余,还经得住习小东效法毛泽东来折腾得万劫不复吗?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同仁之赵常青


一直想要为自己入狱的同仁赵常青先生写些什么,因为我们之间的交情绝非泛泛,在他再次被捕入狱际,这是我能为他效劳为数不多几桩事之一。这样的行为并不能阻止那些降在他头上的迫害,不过作为同仁,此事似乎有一种责无旁贷的隐喻。……若干年后与常青兄弟再见之时彼此已非当年。他是一位丈夫和一位父亲,一位未来民选中国的公民。我们用自己的生命购买了一张通往那民选国度的车票,我们还在路上,团结与和谐,对我们而言,胜过一切。

2013年10月6日星期日

贺卫方:宪政让国家政权更有力量

袁伟时:蒋介石的强国梦与宪政之路

吴若愚:“代政府打你”岂能成城管暴力执法理由


央视“你爱国吗“专题调查惹争议

中国有两百万人从事网络监督和审查

活动人士倪玉兰刑满出狱 誓言继续维权

桑普:夏俊峰之死与中共暴政


野火:选择性执法的惊世奇观——由夏俊峰死刑案说开去


夏俊峰死刑案司法层面的争论

2013年10月5日星期六

肖国珍:“如果我失去自由”——记忆中的赵常青

刘士辉律师:代理郑酋午案的遭遇

中国官员财产公示无望 习近平“反腐”难服众

维权人士赵常青妻子被警方骗去询问(图)

倪玉兰周六刑满 支持者被警告禁迎接

肖青山携访民央视门前举牌抗议

广州12名维权工人遭当局集体逮捕 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发声再呼吁放人

国际人权联盟敦促中国停止打压西藏藏传佛教

2013年10月4日星期五

中国政府害怕走出“人类的一大步”

马勇:解除党禁——大政治家的无奈与胆识

李炜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真意


关于顾义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一审辩护词

维权律师否定邪教罪的勇敢尝试

杨瀚之:从公民运动到公民革命:纲领、道路和力量

中国大陆社会变革已经开始从温和的街头运动层面向激烈的社会革命层面的迅速发展。大陆民主派中主张以革命的方式终结一党独裁统治的呼声已经成为大陆民间社会的最强音。从公民运动向公民革命的转型已经是当下形势的必然。公民革命的纲领、道路和力量正在慢慢地清晰起来,大陆民主化变革的节点正在日益逼近。

公民革命是公民运动的自然延续。以《零八宪章》为纲领,以网民、访民为主体的公民革命正在酝酿和发展。公民革命支持一切针对中共暴政的反抗运动,并使之联合,以尽早结束中共当局的一党独裁,实现中国大陆的民主宪政。

王康:中国有向帝国转型的可能性

自由之家:中国成网络自由打压最严重国家之一

2013年10月1日星期二

“中国杰出民主人士”颁奖典礼于美国旧金山中国城举行

夏俊峰10月1日安葬 吸引世界媒体关注!

杀20万人稳定20年? 中国越维越不稳

宋石男:蔑视权力 ——每个人都有批评政府的权利

谢泳:多说民主的好处

贺卫方:哈维曼生前身后事

杭州维权人士梁丽婉等人到“人民日报”抗议虚假新闻

郭飞雄(杨茂东)案公民观察团声明

当前左、右两派之领头羊巩献田、茅于轼对谈

英媒:习无意政改 只想破苏共统治纪录

一周新闻聚焦:小贩夏俊峰被执行死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与荒诞

网民因申请六四游行而被控颠覆受审

河南平顶山教案二审开庭,律师集体拒绝出庭以抗议法院审理不公

14位辩护律师对平顶山中级法院史伟平、乔静、张泰东三法官系列违法行为的控告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