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31日星期六

雷火丰:中共当局为何掀起以言治罪旋风?

陈利浩:用信息技术完善直接民主

人权观察:中国政府镇压异见人士情况更严重

刘正清:郭飞雄何时聚众扰乱了公共秩序

金光鸿: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胡少江:打击谣言,还是借题发挥加强网络控制?

各地整肃网络空间,多人因言获罪被拘留

告外交部遭驳回 60访民上诉欲参与人权报告

中国茉莉花革命大抓捕 古川回忆骂周永康


2013年8月27日星期二

李庄:反思“重庆模式”

昂山素季和达赖喇嘛将参加在捷克举行的人权论坛

习近平比薄熙来更具毛派色彩

陈树庆:薄熙来案打“死老虎”和许志永郭飞雄案“虎咬人”


鲍彤:薄熙来庭审直播的味道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陈维健: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2013年8月26日星期一

《零八宪章》月刊总第72 期 2013年8月26日出刊(全文)




《零八宪章》月刊总第72 期 2013年8月26日出刊(目录)


编辑:《零八宪章》月刊编辑部     主编:卫任泉
邮箱:wj7900@gmail.com          欢迎索览  欢迎投稿
《零八宪章》论坛:   http://08charterbbs.blogspot.com/
《零八宪章》签名信箱:  xianzhang2008xianzhang@inbox.com
xianzhang2008@aol.com

目录

【卷首语】

《零八宪章》论坛:对当前时局的六点严正声明
  ——以一切必要手段反击中共当局的“政权恐怖主义”

【声明公告】

“维权网”声明:严正谴责中国当局持续打压人权捍卫者

【本期人物】

郭飞雄先生(简介)

1、郭飞雄妻子张青致习近平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罪释放郭飞雄!

2、强烈要求立即释放郭飞雄的紧急呼吁书 (第一批签名)

3、著名人权捍卫者郭飞雄先生法律后援团成立,(第一批计41人)

4、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论坛】

1、严家伟:坚持韧性抗争,催生制度变革——兼驳所谓“耐心等候”论

2、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3、野火:中国民主转型的困境与展望

【时事】

1、《纽约时报》:中央秘密文件视宪政与人权为威胁

2、中国严厉封杀网上不同声音

3、中国宪政学者吹响民间宪政改革动员号

4、薄熙来受审,官方加速“去薄化”进程

【评论】

1、刘逸明:国家信息办抛出“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2、陈破空:薄熙来倒了,毛左旗并没有倒

3、曹长青:薄熙来是共产党的缩影

4、王进文:中国社会危机即将爆发

【零八宪章】文本    

郭飞雄妻子张青致习近平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罪释放郭飞雄!


同时向国际社会紧急呼吁:请关注郭飞雄。您们的关注对中国的和平转型尤其对中国的人权事业会有很大帮助!我以郭飞雄妻子的身份,即一个受难者的妻子的身份,感谢您们!

《零八宪章》论坛:对当前时局的六点严正声明——以一切必要手段反击中共当局的“政权恐怖主义”

2013年8月24日星期六

余世存:社会的大恶爆发 个人要有担当

赵楚:薄熙来与当代政治

薄的结局对于权力中人应该有另一层最新鲜的启示:不受限制的权力固然有呼风唤雨的能量,同时有不能拒绝的诱惑,但对于拥有者,不管其主观愿望若何,它也是一柄过于锋利的双刃剑,是只有万丈深渊的悬崖边一条路的骑虎之行,使用权力去进行奴役者终被权力所奴役。于官于民,唯一解脱之道只能是宪政、民主和法治之路。这是中外世界史一再证明的真理,而薄的下场不过是这一真理的最新证明。

薄熙来庭审追踪系列报道之八:薄案主角拒不配合,庭审公演急忙叫停

徐勇: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路径转换

李鸿章忙于何事使孙中山被冷落要推翻体制?

2013年8月21日星期三

《纽约时报》:中央秘密文件视宪政与人权为威胁

习近平授权文件曝光 民主成了反动潮流

北顾:韩国如何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张平:郭飞雄碰了谁的“切身利益”?

著名人权捍卫者郭飞雄先生法律后援团成立,第一批计41人

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强烈要求立即释放郭飞雄的紧急呼吁书 (签名)

2013年8月19日星期一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发起全球联署要求释放许志永等40人

信力建:网络时代,静悄悄的革命

“维权网”声明:严正谴责中国当局持续打压人权捍卫者

辛树言: 形形色色的“党国”文化警察

应克复:俄系文化与当今中国之启蒙(之一)



1949年之后的六十余年间,俄系文化在中国大陆定于一尊,成为人人必须信奉的国教。而欧系文化则沦落为挨批判、遭声讨的反动文化。作为欧系文化承载者的知识分子,则成了没完没了的整肃对象。数十年来俄系文化对国民大众的教化、灌输、终于成为民族固化的意识形态,渗入骨髓,融化于血液。但与此同时的是,俄系文化以及所建立的政治、经济、文化体制,在实践中不断地暴露出它的种种问题、矛盾与弊端。因此,当今中国的启蒙,一方面要继续完成五四启蒙先贤未有完成的任务,肃清两千余年皇权专制主义的余毒,更重要更艰巨的是清除俄系文化对几代中国人的毒害,在全民族中树立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的普世理念。中国的启蒙确实任重道远。

 

2013年8月17日星期六

张平:司法不独立,冤案无休止

秦伟平:互联网唯一的底线是自由

维权网:紧急关注: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被刑拘(图)


郭永丰:当局意欲何为——评维权人士杨林被“煽颠”

王石以薄案为例 鼓励企业家就时局发声

北京看点:胡鞍钢称中国体制完胜美国总统制,激起嘘声一片

文化大革命与薄熙来起落沉浮

张鸣:无人认领的历史遗产


2013年8月15日星期四

吴雨:“重回天安门”,是时候了?

陈破空:共产党是网上弱势群体?

大陆新公民运动备受打压

付勇:维护公民权利天经地义

刘军宁:为什么民主政治离不开政府问责

吴虹飞:天朝不让一个歌女自由唱歌,我能怎样?

杜斌公开《牙刷》版权 称“硬起心肠才能看完”


2013年8月14日星期三

学者:中国经济八大危机,中国梦难维系

秦晖:从种族两党制到左右两党制

杨子立:共产党顽固的拒绝开启任何地方自治的口子

长平:革命新发现

郑永年:中国将发生革命 三股力量碰撞破坏力极强

记者陈宝成维权 得罪山东警方被刑拘

 

记者陈宝成抗拒强拆遭刑拘,法学界律师界协力援助

许医农向万名文化精英转发宪政文章逼习改革

赵紫阳秘书:高层谁在反宪政?习近平最清楚

2013年8月13日星期二

王建勋:知识界对宪政诸问题的论争

杭州当局进行新一轮严打,维权人士看望囹圄中战友

贵州人权研讨会重要成员全林志先生讣告

全林志先生是《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者之一,他与陈西先生一样,都是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标志性人物之一。全林志先生的不幸逝世,是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一大损失。我们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祝福全林志先生一路走好。末日的疯狂后必将是曙光!

章立凡:中国有软实力吗——读王冲新著《差距》

 我们常说,中华民族是个伟大的民族,但思想史上百家争鸣的时代,仅仅有过两次:一次是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代,到汉武帝时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另一次是清末开始的中西文化对撞时代,历经民国的新文化运动,到1949年后重新定于一尊。

于浩成:宪政只能通过公民立宪实现

《零八宪章》联署第一人,88岁高龄的著名法学家于浩成对《公民宪政共识》发表不同意见,他认为中国现行宪法是专政宪法,不修宪,或“党主修宪”,都难达到宪政共识。

查建国:分析苏东剧变的十点提纲(与环球时报争鸣之68)

木然:阿伦特:极权主义坏在哪?

杜斌揭露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酷刑著作:《牙刷》

2013年8月12日星期一

凯文:从唐慧到“老陈”:弱者的司法“超限战”

胡德平:破解《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问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

野火:中国民主转型的困境与展望

曾伯炎:可笑的“七不讲”——背着历史错误能走进现代吗


胡德平“拼了” 北戴河三代常委遭“大革命”警告


胡耀邦儿子胡德平撰长文大谈读了《旧制度与大革命》后感想——“破解《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问”,中共各大党媒也纷纷转载,引起外界强烈关注。胡德平在自己微博推荐该文。警告当局如不改革会有“大革命”再发生。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陈维健:“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2013年8月11日星期日

张思之:待不思量,怎不思量?

             你戴着荆棘的王冠而来,
   
       你握着正义的宝剑而来,
    
       律师,神圣之门,又是地狱之门,

       但你视一切险阻诱惑为无物,
   
       你的格言——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唯有客观事实才是最高的权威。

南方人物周刊:公民企业家站在十字路口

费加罗报:腐败已进入中国体制每个层次环节

维基百科创办人:中国难持续网络封锁

傅国涌:二十四年了

维权人士李化平在湖南长沙被刑事拘留

《零八宪章》联署人杨林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2013年8月10日星期六

胡少江:是刘云山绑架习近平,还是习近平主导刘云山?

鲍彤:习近平无意真正反腐 与毛泽东没有区别


李慧翔:新南非的另一面:面临诸多挑战

1990年代初,当曼德拉同意与南非前白人政权谈判,成功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后,“圣雄甘地第二”的称号不胫而走,很多人误认为他是非暴力主义的信徒。对此,曼德拉委婉而又意味深长地反驳:“尼赫鲁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不同于恪守非暴力信条的甘地,尼赫鲁是一位务实的政治家。曼德拉从不讳言非暴力主义不是他的信仰。他一再强调:“不能把非暴力看作是一种神圣不可违背的原则,而应当把它看作一种根据形势需要而使用的战略战术。”
 

北京看点: 恶搞小品当新闻 中国官媒再中招

徐光:宪政梦与刘少奇老爷梦

丛日云:我们有多少对西方文明的偏见?

牟传珩:中南海“政权安全大局”与薄熙来案定性

2013年8月9日星期五

王小宁:批王小石《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六四学生”罗茜司考考案被非法审理

“六四第一案”开审 原告离庭抗议

党媒连发反宪政言论遭“人肉”民众:坐等崩盘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中国未来的变革之路,究竟是激烈的革命还是温和的改良,这是所有人都高度关注的问题。但是今天,革命还是改良,对于中国人民而言,已经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而是一个现实抉择的问题。改革已死,唯有革命才是出路,这已经是中国人民在中共当局不断倒行逆施的残酷现实面前“被迫而唯一”的选择。千百万民众只有做好了战斗与牺牲的准备,抱着“不自由毋宁死”的信念,当中共当局暴力镇压时才会毅然决然进行暴力反抗和武装起义,那时,中国的宪政民主大门才会被最勇敢的中国人彻底打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网络技术的社会化为人们提供了便捷、高速,同时又是当局无法全面有效控制的交往和传播手段。在中国大陆,网络技术对以控制一切尤其是控制思想和言论为其统治基础的中共一党独裁制度,正在产生着近乎毁灭性的打击。这种打击虽然不是疾风暴雨式的,但它每时每刻都在潜移默化的快速进展,它比疾风暴雨更加激烈。在所有网络技术手段中,微博和微信是当前打击中共独裁专制统治、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最有利的两大利器,我们对此必须有清醒而深刻的认识。当前将微博和微信这两大利器广泛而有效的使用,对于中国大陆的民主宪政的变革具有极大的现实推动作用。

2013年8月8日星期四

忠诚马主义?马钟成连发三箭批美宪政

曹长青:中国走俄国之路真的更惨吗?

蔡霞:宪政无关乎主义

陈志武:“反宪政”的荒唐逻辑

陈破空:《人民日报》批宪政,警告党员官员


孟渊沛:行动着的刘晓波——许志永倡导的“新公民运动”

罗茜:中国近期暴力事件频发的原因解析

党报密集倒宪唱三部曲 公知惨被锁喉

2013年8月7日星期三

高新:政治主导司法,薄瓜瓜说出了他娘被免死的原因

美国华人学者对宪政批判的反批判

中国官方媒体再次公开抨击宪政制度

胡平:评《环球时报》关于自由主义的社评(上)

景凯旋:改革的困境

张凯臣:王小石的贡献:把主子推到了前台

严思祺:台湾修正军审法 宪政制度大变革


缅甸成立宪法评估委员会 启动修宪

2013年8月6日星期二

牟传珩:政治寒流来自中南海——北京反人权闸门大幅开启


正是近来习近平基于其要确保红色江山永远不变色的强硬表态,才会形成当下中国意识形态的极左疯狂的舆论环境与肆无忌惮的镇压民间社会的维稳行动联动呼应,全方位封杀。这一严酷现实,昭示了北京反人权闸门正在大幅度开启,接下来会有更多的为中共意识形态敌视的好动异己分子将被相继被修理。习李时代,声称要依法治国,竟容不得民主人士与公民维权的异议与批判,至今坚持靠压制不同声音来维持稳定的僵化立场。如此高压管控的中国梦,竟把纳税人的血汗钱,不受任何制约地用于严酷镇压异己力量,不断封杀反对声音的维稳中,反而验证了习近平政权没有丝毫自信的衰败气象。

楚寒:曼德拉精神资源是转型国家的“他山之石”

社科院报告称劳教改革已成共识

鲍彤:吓人战术的效用和极限

中共党媒二度反宪 炮轰美国舆论战

2013年8月4日星期日

外交部称中国人权处历史最好期 被讥当今最大笑话


李伟东:习近平和红二代的共识是红色帝国之路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八月:不同的信仰 不同的历史

严家伟:城管的秤砣粉碎了瓜农的“中国梦”——中国人权状况恶劣的又一缩影


华生:利益集团压榨﹑掠夺了农民工

二代农民工回不去的,三代更回不去了,历史上流民多了就要动荡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好几亿流民,说乱,中国社会就乱了。他们看到现代文明,却无法享有,这就是大动乱的基础,火种就在这里,到处是干柴,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新领导层看到了问题和未来。他们有一个道路的选择,选得好道路,中国可以走得好些;选择的道路不好,中国可能就是第二个印尼和第二个菲律宾;选了台湾、韩国之路就能较顺利实现现代化。

刘瑜 张千帆:美国奇迹与中国民主

高洪明:美国政界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判断不正确

昆明人权对话后 美国批评中国人权整体恶化

美国:中国人权状况持续恶化

网友扒出〝王小石〞竟然是王震秘书李慎明


2013年8月3日星期六

官方力推王小石长文是反宪政逆流的创新

夏业良:中国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将在五年内到来

清流浦:驳范长龙的军队政党化宣言

北顾:美国如何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王瑛:企业家可能要面对一次从未有过的站队

中国企业家们谈对政治的看法

丁咚:高压维稳下的暴力恶性循环

2013年8月2日星期五

笑蜀:中国的中间社会站出来

赵常青:沿着《零八宪章》所指引的方向前进!


张文中:薄熙来横行20年为何未受到任何制约?

杨光:从薄到习:毛派复兴路线图

綦彦臣:“李克强泡沫”或明年破灭

新华社文章狂批公知,谎言被揭成笑话

付勇:实行法治 根除人治



吴镇琦:“社会与国家”路径中的宪政


南京龙:王小石们只有征服者和独裁者的情怀


BBC:范长龙建军节撰文抵制军队非党化引争议

【网络民议】中国若动荡,还有宇宙真理呢

张千帆:言论自由的宪法边界——评吴虹飞案

2013年8月1日星期四

张祖桦:莫让浮云遮望眼 扫除阴霾见蓝天


“李克强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的大麻烦

陈子明:“人民的权利”和人权是两个非常不同的概念

余英时:挽救记忆的伟大工程——王友琴博士新书《文革受难者》序

据比较保守的估计,整个“文革”时期全部非正常死亡人数在一百七十二万以上(见陈永发《中国共产革命七十年》,修订版,台北,联经,二○○一年下册,八百四十六页)。友琴搜集到的六百五十九人不过是韩愈所谓“流落人间者,泰山一毫芒”而已。但除了极少数知名人物和中共高级干部之外,这一百七十多万人都已成了无名冤鬼。友琴以一人之力便将六百五十九位死难者从“身与名俱灭”的绝境中挽救了出来,这真是起死回生的大功德。

蒙克:从李天一案谈言论自由、因言获罪


张千帆:没有宪政,改革就是扯谈


华邮:中共挣扎应对一连串随机暴力浪潮


网民成功逼退北京警方吴虹飞刑拘废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