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1日星期三

中国四大银行流失的万亿存款流向何方?

张博树:宪政才是“草根”公民权利的保障!—— 从“泣血的北大荒”看中国的制度困局

孔杰荣:中国刑事司法不如审四人帮的80年代

世界媒体看中国:债务的猫腻

北京看点:网民热评薄熙来 禁放两难 官媒水军导舆论 乱了方寸

冀中星被正式批捕吴虹飞会见律师

吴虹飞被刑拘之后,引发民众的高度关注,许多人都认为她是无罪的。有网民举出一些左派人士的凶残言论作为比较,如空军大校戴旭微博早前发表的要杀掉批评他的人,以及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公布威胁要活埋200人,还有左派人士公布的“锄奸录”扬言要杀掉上榜的人。还有不少左派激进网民也都曾发表许多指名道姓的杀人言论如要杀掉自由派经济学者茅于轼的全家等。

2013年7月29日星期一

律师介入吴虹飞案件 强调“想法”不能入罪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据《清末民变表》的统计,自1901年至1911年的10年间,满清各地发生民变共1300余起,这只不过是发生在各地不得不上报朝廷的大案要案,并不包括被各地官员瞒报的案件。清末10年,民变不仅从数量上较之以往有大幅上升,参与的人数也远远高于前期。到了1911年,各种各样的反抗事件更加频繁,而对于如潮而至的民变,满清王朝的对策只有一个,那就是暴力镇压。但暴力维稳的结果是朝廷打压越严厉,民众反抗越激烈,民变也越来越频繁,规模越来越大,直到清王朝覆灭。

谌洪果:言论自由与权力边界:评吴虹飞因言受罚

胡耀邦的之子胡德平发声“努力推进宪政法治”

王思想:吴虹飞“想炸建委”是言论自由还是有罪?

    

2013年7月28日星期日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缅甸是中国的近邻,近半个世纪来处于军人政权独裁专制的统治下。尤其是该国军人政权将世界著名女政治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女士长期软禁关押,更使该国政府恶名昭彰,臭名远扬。因此也长期受到文明自由世界的孤立与制裁。但却长期得到毛泽东及中共政权的鼎力支持,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为此还专门“创造”了个新词汇叫什么“胞波情谊”。不过在二十一纪民主大潮的冲击下,这个位于南亚的专制孤岛,终于无法再“硬挺”下去,民主春风劲吹,冰山开始崩溶。从开放党禁、报禁,到释放政治异议人士而开始了她的民主转型之旅。

朱欣欣:中共版“中国梦”为何是痴人说梦


习近平上台后提出的“中国梦”,其目的是:以“中国道路”为名,维持一党专制;以“中国精神”为名,拒绝普世价值;以“凝聚中国力量”为名,抵制民主宪政。之所以是痴人说梦、祸国殃民,还有着深层次的根源。真正的“中国梦”,在公共领域,应当是“宪政梦”;在私人领域,应当是“人权梦”。“中国梦”关乎中国与世界,关乎每个人,最有发言权的是民间社会,构想和实践“中国梦”,人民是主体,需要人民的自由表达和参与,需要植根在真理的信仰之上。在目前,我认为“中国梦”最好的蓝本就是《零八宪章》,它是检验中共改革诚意的试金石。实现“中国梦”要从宣传《零八宪章》开始,从平反六四开始,从释放刘晓波开始,从把中共权力关进宪政的笼子开始……一个缺少《零八宪章》的“中国梦”,肯定是一场噩梦!

 

余世存:奥威尔的意义

薄熙来,死还是不死,是个问题

上海民众声援失踪41天的《零八宪章》签署人杨林,要求中国政府加入《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中共当局发动”习梦撕”镇压 超过百人先后被拘留


陈维健:从薄熙来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2013年7月27日星期六

刘逸明: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胡赛萌:看病难——中国特权社会的一大毒瘤

中国经济硬着陆将使GDP增速骤降至3%

公民记者运用互联网争取自由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严家伟:坚持韧性抗争,催生制度变革——兼驳所谓“耐心等候”论



今天中国一切渴望变革政治制度,争取民主宪政的人们,绝对不要相信御用文人和党奴们的骗人鬼话。而是要有信心,进行抗争,坚持韧性抗争,催生制度变革。变革制度只能通过民众不断的抗争去争取,像台湾的民进党人那样,像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诸君子那样,像千千万万的维权民众那样,不断进行韧性的抗争。否则即便再有耐心等上六十年,权贵集团也不会终止他们的红色盛宴

公安部称扬言爆炸也依法处理 歌手吴虹飞误闯“禁区”被捕

除了以这种手段报复社会之外,还有甚么办法呢?

薄熙来案起诉拥薄言论被压制凸显中国社会左右分歧

薄熙来被起诉后当局旋即组织舆论吁维护中央权威

 

牛刀:中国银行业烂帐惊人 坐等危机爆发


2013年7月26日星期五

《零八宪章》月刊总第71 期 2013年7月26日出刊


《零八宪章》月刊总第71 2013726日出刊

编辑:《零八宪章》月刊编辑部     主编:卫任泉 
邮箱:wj7900@gmail.com          欢迎索览  欢迎投稿
《零八宪章》论坛:   http://08charterbbs.blogspot.com/
《零八宪章》签名信箱:  xianzhang2008xianzhang@inbox.com
xianzhang2008@aol.com

目录

【卷首语】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论坛】

 1、谌洪果:公民宪政派

2、郭飞雄:自由、人权、宪政对国家主义

3、王德邦:反宪政必然走到反人权和反人类

【时事】

1香港七一游行:十字路口处的爆发

2、北大教授夏业良遭校方威胁开除 评论指政治打压宪政改革无望

3、北京71位学者发起“政革共识倡议书”

【评论】

1李伟东:中国过去10年培养了7种反对力量 革命已有群众基础
                                 
2、于浩成:宪政只能通过公民立宪实现

3、昝爱宗:是有人“把执政党逼到墙角”,还是执政党把人民逼到墙角

访谈

余英时:公民抗命与香港前途

【零八宪章】文本     


自由之家报告:换届后网络控制变本加厉

被劳教大学生村官任建宇申请国家赔偿

因转发微博被劳教将近一年的重庆彭水县大学生村官任建宇,近日正式给重庆市劳教委寄出《国家赔偿申请书》,提出申请重庆市劳教委给其总计167762元的国家赔偿,并书面赔礼道歉。

朱镕基之子朱云来一语惊曝中国经济骗局


2013年7月25日星期四

张祖桦:从八九“六四”到《零八宪章》

《零八宪章》是对人类普世价值和主流文明的传承,它既受到捷克《七七宪章》的启示,也受到英国1215年《大宪章》,法国《人权宣言》,美国《独立宣言》,《世界人权宣言》和台湾民主运动的教益。同时,它与本土的八九民主运动(和之前的“民主墙”运动)有着直接的精神纽带。《零八宪章》首批303名签署人大都直接参加过八九民运,《零八宪章》中的主要诉求在八九民运中大都曾经提出过,我本人也是由于“六四”才彻底认清了中共的独裁专制的本性,放弃幻想,从体制内进入民间投身争取自由民主和捍卫人权的事业。我一直认为民主化是一个需要几代人接力传承,前赴后继的过程。后人之所以能取得一些进展,很大程度是由于先贤的探索实践,奉献牺牲,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成就的。八九民运有许多值得总结和发掘的宝贵经验教训,值得我们认真汲取和发扬光大。

吴强:民主也是长牙齿的——德国宪法保卫局如何捍卫民主?

高洪明:从许志永案看宪法虚设自由实为禁区

中国数百人联署抗议许志永被刑拘

北京看点:瓜农梦断临武城 好一幅帝都新版清明上河图


华尔街日报:大国兴衰的秘密

北京71位学者发起“政革共识倡议书”

2013年7月24日星期三

夏斌:一旦经济危机爆发冲击整个社会与政治的稳定


项小凯:宪政化实质就是民主化


 

张平:中国公民运动再遇严打

根据公民运动观察者北风的统计,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不包括藏人、维吾尔族人和法轮功人员,就已经刑拘了99个与行使公民政治权利有关的民众。这个数字超过了胡温政权前五年总共抓捕的66人。

自杀式维权令警方草木皆兵 歌手微博戏称“炸”鸡被刑拘

胡赛萌:相比于个人暴力 更应该警惕国家暴力


陈破空:北京统治秘术:左手肇事,右手维稳

幸福大街乐队主唱吴虹飞因发微博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2013年7月23日星期二

秦前红:宪政概念疏议


张炜:“克强经济学”难以应对的挑战

引爆自己的冀中星,会否“引爆”中国?


昝爱宗:是有人“把执政党逼到墙角”,还是执政党把人民逼到墙角



最近,一些公共知识分子和体制内教授的言论十分出格,甚至还有一些著名企业家的言论也非常不符合常理,比如联想公司的创办人柳传志说商人言商不谈政治,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认为邓小平“六四”开枪是非常正确的决定等等,这些人实在不是出于无知,就是利益熏心!为什么会说出这样连中共高层及“党中央领导人”也不敢说或不会公开说出的话来呢?实在令人吃惊。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则公开说:“要给执政党一个回旋余地空间!不能把它逼到墙角!把党逼到墙角,党就会把社会逼到墙角!”如此荒谬的说词居然也有人站出来力挺。

清华才女吴虹飞因微博“炸馒头”玩笑被刑拘


冀中星被刑拘 网友因“炸”被拘


2013年7月22日星期一

黄秀辉:天下苦“人文关怀”久矣!

杨光:习近平这一代:毛泽东情结,红卫兵素质


陈维健:逼迫胡佳、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邵建:倒退中的“人民社会”

贾葭:活法不多,死法不少 —— 我也想“突然倒地身亡”

冀中星事件: 当局正在制造越来越烈性的火药桶

冯崇义、杨恒均: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吴镇琦:诉权自由岂容侵夺


2013年7月19日星期五

贾葭:真相、是非与和解

吴祚来:没有真相 便没有和解与未来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一个健全的社会政治生态中,有一个或几个反对党是非常重要的,反对党随时准备取代执政党的地位执政,这对任何执政党都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威胁,只要当下执政党的执政能力或结果不如人意,就会被推翻,沦落为在野党或反对党。这就使得执政党必须兢兢业业地执政,认认真真地为纳税人提供公共服务。

江西民主人士杨霆剑失踪多日 现证实其被警方逮捕


著名NGO“传知行研究所”被民政部门突袭查抄取缔



2013年7月17日星期三

刘正清:中共是怎样制造敌人和不稳定的


大凡中国皇权专制王朝在气数已尽,末日将至时,均有“维稳”的经历,只是名称不同罢了,如汉末黄巾军,朝廷无力拒之遂诏告地方豪强拥兵“维稳”,当然这不过是自掘坟墓饮鸩止渴而已。这难道就是中华民族的宿命?苦难要如此循环不绝!靠暴力革命起家的中共,毛泽东独裁的影响虽日渐式微,但其不断折腾的斗争哲学已深入其骨髓,斗完了国民党,没外敌了,它就自己斗,似乎只有不断地斗下去,不断地制造敌人,才能延年保寿。结果是愈斗敌人愈多,愈维稳愈不稳,搞得自己惶惶不可终日。

民諺:俺的共产中国

吴登盛承诺:“缅甸将无政治犯”

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等多人仍被羁押或强迫失踪中

中国维权法律学者许志永被刑事拘留

许志永被警方传唤并抄家,宋泽失踪多日

外媒:中国经济依赖政治 北京必须还权于民

2013年7月15日星期一

中国言论控制在倒退:网络言论清洗悄悄加强


    日前,网上传出北京巿委宣传部长在髙校暑期哲学社会科学骨干学习班上的训话,内容是:一、今后高校教师若敢批评党和政府,评职,课题一票否决。二、批评党的人丧尽天良,党给你吃给你喝,你还骂党?三、号召高校教授开博,拥护党,干得好的,给予奖励。四、什么人才搞宪政?满清,袁世凯,国民党蒋介石,我们共产党能搞吗?
   

郭学宏:从法官到访民

马英九:补偿白色恐怖受难者及家属195亿新台币

中新网2013年7月15日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今天(7月15日)是台湾当局解除戒严令26周年纪念日,当局领导人马英九今天说,截至今年6月底止,受理戒严期内的白色恐怖案件补偿完成1.59万件,受补偿人数达2万余人,金额195亿余元(新台币,下同)

 

杜斌:写出最底层人的冤情是我的责任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正义性表现


《零八宪章》联署人刘萍等人涉嫌“非法集会罪”一案仍未最后确定开庭时间

2013年7月14日星期日

李伟东:中国过去10年培养了7种反对力量 革命已有群众基础

张祖桦:从宪章共识到宪章运动

陈子明:民主是思想体系——为什么不是中国的民主?

张伦:“七要讲”才是中国的希望

桑普:喋血吐鲁番与冷血中南海


蔡英文告诫港人:不要以为民主自己会来

不丹:朝向民主之路迈进


不丹反对党在选举中得到意外胜利


江门民众游行迫使政府取消核工厂计划

2013年7月13日星期六

于浩成:宪政只能通过公民立宪实现

2008年张祖桦与刘晓波牵头发起《零八宪章》,我的名字被签署在第一个位置。零八宪章的主张,与我1995年提出的修宪主张是吻合的,影响很大的联邦条款我更是赞同。不仅如此,我一直强调《零八宪章》不仅仅是一个宪政文本,更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宪章运动,签名活动持续到今天还在进行。这并不是像有人误解的那样,是一场“公车”上书,而是一场公民立宪运动,是一次基本人权的重申,面向公民社会的重申,面向公民社会并且淡化向官方呼吁的色彩,如此就将官方置于公民社会的下面。这就决定了《零八宪章》并不是“党主立宪”,而是公民立宪。

吴镇琦:“社会与国家”图景中的宪政


孟渊沛:论宗教在中国民主宪政转型中的作用

余华:我违法了?

少将的投名状:“他们找不到忠实的部下替他们杀人”

张平:“体制内健康力量”能走多远?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丛日云告诫学生:中国将大变,要站在正义方

广东江门近千名市民集会示威反对政府在当地兴建核燃料加工厂

查建国:民主的阵痛吓不倒埃及人民(与环球时报争鸣之63)

2013年7月10日星期三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从前中共要全盘苏化俄化,讲国际主义,尽灭民族文化特色。现在,难继俄化,又恐西化,就讲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了。当党的专制统治面临世界末日之时,这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就是他们最后的避难所了。而爱国的感情一集中在国家这个主体,便可偷换成爱党,中共的体制,还是党国不分的连体婴儿。这种把戏,岂能缓解民怨的沸腾?!岂能苟延恶政的命运?!

一句“听取老同志意见”或暗示习近平反腐已后继无力


杜斌获释取保候审 要求“随叫随到”


张馨竹:权力特供是食品安全最大毒瘤


山人:制度才是腐败的温床

彭涛:“帝王师”与反宪政和文革思潮

2013年7月8日星期一

赵楚:军队国家化是假问题 要害在于国家宪政化


谢晖:宪政断想(之一)

谢晖:宪政断想(之二)

郑大华:谈张君劢思想:宪政主张被忽视


严家祺:反宪政逆流不会长久

北大教授夏业良遭校方威胁开除 评论指政治打压宪政改革无望

夏业良是《零八宪章》的联署人之一,他曾于2009年发布公开信,指责中宣部长刘云山不学无术,并指责中宣部控制国民思想、阻碍学术自由。他曾表示,中共所主导的任何改革,都不可能达到民众所期望的宪政、民主、法制和自由,除非结束一党专政。

2013年7月7日星期日

特别关注:《零八宪章》联署人刘萍女士“涉嫌非法集会罪”一案将于本月18日开庭


易大旗:雄主降世,天朝不再“挨骂”

王朔之妙评:“没选票,没土地,没政治权利的一群人,聚在一起高谈民主的坏处。我仿佛看到,一群太监在说性生活多伤身体,幸亏咱们阉了。”前朝太监从肉体到精神都不能勃起,但本朝太监的器官却时刻充血和勃起,什么普世价值,什么宪政,都是西方霸权忽悠中国人的五毒散。太监没有性体验,对民主法治也无认知,人民选举、权力制衡、司法独立、新闻自由、政党轮替,都属于宪政内涵。故而《党建》那篇革命大批判檄文《认清“宪政”的本质》,就给宪政验明正身,指宪政无论从理论概念,还是从制度实践来说,都是特指资产阶级宪法;而宪政主张指向非常明确,“就是要在中国取消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政权”。这就是典型的太监话语和阉人的性想象。

吴镇琦:庄严和公义救赎——关于艾晓明教授半裸抗议事件

新渡户稻造曾言:“当一种事业被认为比生命更为昂贵,那么人们就会极为平静和迅速地舍弃生命”。哈耶克说:“我愿意用‘道德’一词来定义那些非本能的规则,它使人类能够扩展出广泛的秩序。”艾教授半裸抗议乃是维护社会公义和道德,是对那些“社会畜类”“权力畜类”的控诉,是“将炭火堆在”罪犯的头上。

夏业良:阅读布坎南——不要放弃对更好的世界的想象


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付勇:宪政是人类社会健康发展的必然选择

野火:是沉默还是爆发?——由刘霞的无法忍让想到作为个体的公民运动


 

刘霞一怒发三诉

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于2009年12月被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诺贝尔评奖委员会2010年10月宣布刘晓波获得当年和平奖之后,刘霞也随即遭当局软禁至今。莫少平律师表示,他的律师楼正在准备相关材料,并计划正式向法院提交有关材料,启动诉讼程序。莫少平律师希望在法院立案之后,能够探访刘晓波,就他提出的申诉交换意见。

曹长青: 被推翻的埃及总统错在哪里?


《公民宪政共识》又获海内外数百华人支持

李伟东谈: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2013年7月4日星期四

刘晓波妻子刘霞决定控告北京公安局

曹长青:中共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周年日。在共产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的今天,中共仍垄断着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权力。不少人期待这个党能够进行政治改革,把中国引向民主自由的道路。且不说在国际共产运动中,没有任何一个共产政权是主动放弃权力、放弃专制而走向民主的(东欧的全部共产政权,包括苏联,都是被人民推翻,而后建立的民主政府);且不说共产运动中是否会产生异数,中共是否有这种愿望和能力,仅以它建党以来,尤其是在中国建政之后,以政权的力量使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这一事实,中共就绝对没有资格继续执政,而应接受历史的审判。
 

著名经济学者、《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夏业良教授被北大校领导威胁要被开除


  

2013年7月2日星期二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7月是一个阳光炽烈的季节,可是,随着人类有史以来一个最邪恶组织的诞生,中国陷入漫长的黑暗。中共无疑是中外邪恶毒素孕育的集大成者,中共反人类反文明的罪恶空前绝后。回望中国历史的7月,处处是野蛮与苦难。一党凌驾于人民之上,以人民的名义实行专政,以所谓阶级划线,以政治而不是法律定罪,只有政治身份而无平等的公民。千百万人的牺牲,只不过换来名为“共和国”的人奴役人的新“动物庄园”。

张祖桦:公民与宪章

《零八宪章》明确指出“在中国,帝国皇权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世界范围内,威权体制也日近黄昏;公民应该成为真正的国家主人。祛除依赖‘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识,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国的根本出路。”宪章指出的这条根本出路是中国百多年来走向现代化历程的高度总结,是中国民主转型诸多惨痛教训的高度概括,是一条切合中国实际而又符合世界潮流的康庄大道。

 

余英时:公民抗命与香港前途


张伦:分裂的中港台——兼谈“分裂中国论”

香港七一游行:十字路口处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