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1日星期五

六四事件最新周年调查结果


 

深圳民主人士余刚因写纪念”六四横幅,被警方传唤

陕西西安多名民主维权人士“六四”前被“旅游”

  

六四临近 中共大规模控制异议人士

王超华:永怀二十三年前的天安门精神


朱承志被软禁殴打 六四临近被上岗人数不断增加

天安门母亲:“希望”已渐渐消失,“绝望”正渐渐逼近——纪念“六四”惨案二十四周年

张伟国:六四是悬在有良知人们心头的一桩公案冤案

2013年5月30日星期四

包遵信:中共的“恐宪”病

 

应学俊:“宪政”恐惧症病根何在?

金雁:为什么书生总会败下阵来

程映虹:以攻为守—体制维稳的“路径依赖”

胡平:“平反六四”这个口号有错吗?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中共恐惧六四“像小偷看到人就害怕


作者: 郑汉良

中国著名琵琶艺术家王范地今年3月已经获得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的邀请,到香港担任今天29日举行的琵琶比赛的专家顾问,但在出发前夕突然遭到北京警方阻拦,原因相信是王范地的妻子张先玲是天安门母亲成员,当局害怕他们趁机出席香港举行的悼念六四活动。张先玲接受香港传媒访问时说:比赛跟六四完全无关,他们(中共)心中有鬼,像小偷看到人就害怕。

黎建军:宋教仁的民国梦(上)


作为一个洞察时代的政治家,对于自身的安危,宋教仁自然有着基本的判断。当时,宋教仁身为国民党的代理理事长,而在刚刚结束的国会参众两院选举中,国民党当选两院议员人数最多,又成为全国第一大党。国会选举的成功,使久藏于宋教仁心中的政党政治、责任内阁、议会斗争等宪政民主政治理想有了实现的可能,这怎能不让他激动,乃至即使明知有风险也要冒险一试,更何况,宋教仁认为自己是以政党领袖的身份,调和当时南北对立的情绪,依照临时约法光明正大的参政。他想在民意基础上,用选票来战胜袁世凯,成立具有实质权力的政党内阁,以确立宪政,巩固国基,保障民权。

2013年5月28日星期二

郭于华:从批“普世价值”到信“宇宙真理”——梦醒何时?


近日,围绕着宪政议题“新”论频出:大概计有刘小枫的“新国父论”,杨晓青的“宪政属资论”,《解放军报》的“宇宙真理论”,还有《环球时报》的“宪政兜圈论”。诸论虽然鼓噪喧嚣,主张却不离其宗,大体是反对宪政民主和普世价值,可以《环球时报》〈“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一文加以概括:“宪政”这个概念同中国改革开放的现实相比轻飘飘的,正因为如此,它在中国落不了地,生不了根。”诸论一出,掀起互联网上轩然大波,有人称为乱云翻卷,有人说是暗流涌动,更多网民则视之为“突破底线”,“直接裸奔”。

 

民主女神像与六四运动的精神征候


“六四”被镇压了。民主女神手中的火炬被暴政之手无情地掐灭。年轻的民主战士失去了全部依凭,陷于漫长的黑暗当中。经过艰难而又痛苦的精神反思之后,我们从近年来中国民众中兴起的公民维权运动中,看到了另一种希望。或者可以说,公民维权运动,是“六四”民主运动的延续,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六四”的精神缺陷。《零八宪章》的出现,可以看作是“六四”以来中国民主运动的总结和未来纲领。中国民众,尤其是中国知识份子并不缺乏追求自由的热情和理想主义精神,如果这个国家在民主化进程中还有希望的话,实现宪政,是当务之急。

吴思:政改的预测框架


 

湖南民主维权人士计划公祭“六四”,特向公安厅提出申请

平反六四游行大陆学生高举“感谢香港”纸牌


六四前夕各地当局加紧打压民主人士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会员赵常青被逮捕及多人被禁参加笔会活动的声明

世界媒体看中国:荒唐中国梦

陈一谘:李鹏会被钉在耻辱柱上


应克复:“文化入侵”——中国现代史学革命之概念


冯亚文:习近平宪而不政,不如放屁

网曝13岁女孩倒水淋湿书记专车被戴手铐游街


2013年5月26日星期日

《零八宪章》月刊总第69期 全文 2013年5月26日出刊



中国南方有一群行动派

《零八宪章》月刊总第69期目录 2013年5月26日出刊

《零八宪章》月刊总第69   2013526日出刊

 编辑:《零八宪章》月刊编辑部     主编:卫任泉  
 邮箱:wj7900@gmail.com          欢迎索览  欢迎投稿
《零八宪章》论坛:   http://08charterbbs.blogspot.com/
《零八宪章》签名信箱xianzhang2008xianzhang@inbox.com


《零八宪章》月刊总第69期 卷首语:没有“六四”问题的解决就不会有民主宪政的变革—— 纪念“六四”24周年


罗茜:在中国如何实现转型正义



转型正义是指刚经历民主转型的国家如何处理转型前威权或独裁政府的不正义行为。转型正义包括新政权如何处理过去的暴行、弥合社会的分裂、寻求社会和解,以及建立起公正的制度以避免侵犯人权的暴行在将来再次出现。追求转型正义一定要处理好“清算”或“报复”问题,其目的是,一方面通过谴责施害者和赔偿受害者,让当代人汲取教训,不让历史悲剧重演,巩固保障基本人权之普世价值;另一方面透过对转型正义的妥善处理,愈合受害者及其家属的伤口,重新整合陷于分裂的社会,精心培育民主制度巩固所需的社会土壤。
 

杜光:试论现行宪法的两面性——关于宪法的迷思与解读之一



杜光:人民民主专政的悖论——现行宪法的迷思与解读之二

杜光:扼杀出版和结社等自由权利就是慢性自杀——现行宪法的迷思和解读之三

杜光:理论的华章和实践的悲歌——现行宪法的迷思与解读之四

杜光:被颠倒了的阶级斗争——现行宪法的迷思与解读之五

鲍彤:必须无条件释放十君子

2013年5月25日星期六

《零八宪章》最重要起草者之一张祖桦仍被软禁

陈光诚:中国尊严的最大损害者是中共自己


六四”枪响后定下的规矩中国人再也不能上街


盖戈:习共集团:中国宪政最后最大敌人

梁发芾:“无代表不纳税”与“无代表则起义”

    《大宪章》开启了两个重要的原则,一个是“无赞同不纳税”,一个是“无代表不纳税”。这两条原则,制约了国王以及以后的议会的征税权。但是,“无代表不纳税”原则要求一套严格的代表制度。议员要有广泛的代表性,其作出的决议才能更多的纳税人。如果某些群体在议会中并无代表,那么,这个群体有权利拒绝议会通过的税收,当然,这种拒绝往往是充满刀光剑影的,这种权利是用生命鲜血去捍卫的。

肉唐僧:《送饭党人文集》之——女上位


高瑜:习总能遇几多蠢?

杨恒均: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5月21日,《红旗文稿》刊发《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的同时,还刊登题为《西方国家允许“人肉搜索”吗?》的文章。前者引起了不少争论,后者却无人问津。前者对西方的宪政制度持极端否定的态度,后者则对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持肯定态度。两篇文章看似无关,内里联系却相当密切。
    
 

中国网络观察:“阴道勒索罪”

2013年5月24日星期五

当局“净网”难阻网民纪念六四

申请六四游行广州三人被“喝茶” 湖南尹卫和大街反贪被限自由

余英时写信祝贺“天安门民主大学”以网络大学形式复校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荣誉教授、克鲁格人文与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余英时,近日写信祝贺在89“六四”后被迫停课的“天安门民主大学”以网络大学形式复校,他并为学校题写了校名。余英时教授对记者表示,“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是“是值得做的很要紧的事情”,他对这所大学复校“有很大的期待”。

南特世界人权论坛举办声援刘晓波晚会

海外媒体关注李旺阳的家人和《零八宪章》起草人之一张祖桦的处境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纪念“六四”,直面真相,这一历史传承到今天,就是让今天的人们参与到争取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潮流中去,争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为整个中国争自由。当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努力呼吁、争取、参与建设民主中国,自由中国,那么,这一时刻就为时不晚了,今天这一代人就会更清楚地看到历史的真相与实现转型正义。自由是永恒的核心价值,追求自由的价值,复兴自由民主运动,人人有责,只有这样,人人付出艰难的努力,付出各自的代价,自由中国就必然会提前来临。

 

綦彦臣:“八九·六四”转型“核能”再发现



维稳式新闻管制在网络社交平台勃兴的今天已经全面破产,尽管它还以某种形式顽固地存在。整个统治集团自“八九·六四”之后的二十四年里,所言越伪,越证明事件过程中反对分级阅读(信息等级)制度的诉求越有历史担当;所行越谬,越证明事件过程中打破分级阅读(信息等级)制的行为越有现实责任。可以说,在大历史视角下,中国的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它的启动恰恰始自于二十四年那场波澜壮阔的事件。

张耀杰:普世价值的内在逻辑




所谓“人权”,就是主体个人充分实现自己以人为本的价值要素、价值谱系、价值信仰的主体权利,包括个人生活领域的自由自治、财产私有;当事双方的意思自治、契约平等;公共生活领域的一人一票、民主授权;政治制度领域的宪政限权、依法监督;人类共同体超越国界的自由交往、博爱大同;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生态平衡。人类共同体的普世价值六要素之间环环相扣、相辅相成,构成缺一不可的内在逻辑。

 

政治体制延误改革导致苏联灭亡

胡赛萌:披着“宇宙真理”外衣的丛林法则

查建国:环报公然否定宪政给我们上了一课(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6)



官媒两天四文齐攻宪政 民众讥骂称文革重现


放出“宇宙真理”:第二次文革山雨欲来?

2013年5月23日星期四

张鹤慈:“宪政”是中国发展之路--环球时报社论批判

张伦:中国宪法的践踏者就是执政党

       

王康:精神怪胎:认毛作父的刘小枫


六四周年临近中国开始网络清洗行动

BBC民调:中国国际形象八年来最差

律师丁家喜案被变更罪名移送检察院


官媒齐倒“宪政”—危险信号?

童大焕:宪政本质及路径:谁最需要宪政?

    历史学者马勇说:“晚清君主立宪时,反对声音不小。力主立宪的达寿告诉朝廷:实行宪政就是不与人民为敌,不与民意相违。如执意拒绝宪政,那么必将被民意抛弃,终被推翻。循世界潮流改专制为宪政,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无非是君主将某些权力还给人民,同时赋予人民一些义务。人民介入国家大事,自然落实了政治权力合法性。”
 

艾未未献给中国政治犯首个单曲MV风靡网络

2013年5月22日星期三

易中天:越是集权,越是糟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当前,中国民主运动已经成为中国公民运动的一部分,而民运长期抗争的历史,也使得公民运动获得了巨大的道义资源和历史传承。未来民主运动必将以公民运动的形态在中国大陆继续生存和发展起来。面对公民维权运动、网络自由运动、零八宪章运动和街头民主运动充满希望的现实,以及民运仍未实现全面战略转型的严峻挑战,需要中国民主运动以崭新的思维和战略加以应对,以不辜负这一绝好的历史机遇。


张柏涛:公民社会和民主转型的关系


过去三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使中国的社会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利益矛盾也日渐突出。中产阶层的兴起、各种维权活动勃兴,都对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特别是互联网的广泛使用,使得原先需要实体组织才能进行的动员,在虚拟空间便可完成,大大降低了抗争的组织成本。虽然威权体制还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但此起彼伏的维权抗争正是中国公民社会在艰难条件下不断成长的明证。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政治体制改革中的行政化只不过是表象,而深层次的问题则是,中国公民没有真正的选举权。可以设想,如果选民投票选举的市长,在不经过市民同意的情况下直接被派往其他地方,而中央政府空降市长根本不需要征求市民的意见,那么,市民还有投票的政治热情吗?中国公民之所以不愿使用选举权利或者缺乏行使政治权利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根本原因就在于,在现行政治制度下,地方行政首长并不直接对公民负责,他们只需要对中央政府或者执政党负责即可。正因为如此,对于人大代表的选举,中国公民普遍持冷漠态度,因为他们知道,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只不过是橡皮图章,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政府官员并不需要对人民代表大会负责。只要能得到中央的青睐,那么,官员即使在地方缺乏口碑,也可以平步青云,直上九天。

 

官媒发文批“宪政” “七不讲”将成为当局意识形态管控主轴

秦晖:改良未必更和平,革命未必更暴力


我们有一种假设是很靠不住的,所谓革命一定是暴力、无序,而所谓的改革一定是和平和有序,实际在历史上很多的改革要比革命更无序,流血也更多。


革命与改良之比较



2013年5月21日星期二

赵楚:重燃共和革命的火炬

张鸣:漫议革命发生的机制

陈光诚:不要对习李新政抱幻想

吴祚来:习近平是否在搞政治倒退?

鲍彤:民主大学肩负启蒙任务意义深远

郭永丰:习近平的“七不讲”能为恶贯满盈的官权遮羞吗?

当广大民众包括中共党员和官员不再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时,中共一党专制的合法性和一元化的意识形态遭到空前削弱和严峻挑战,连习近平也惊呼中共继续腐败下去就会“亡党亡国”。习近平之所以要提出毛泽东思想不能放弃,并且偷偷出台“七不讲”政策,显然是在为岌岌可危的中共威权统治的合法性寻找救命稻草和为恶贯满盈的官权提供遮羞布。可以肯定的是,习近平“七不讲”的结局会如同吴邦国的“五不搞”一样,成为自欺欺人的笑话。

2013年5月17日星期五

姚监复:好心人不懂十八大误判习近平

北京称人权进步 四川扇北京嘴巴

新余多人同时以‘煽颠罪’刑拘罕见 观察人士:维稳升级

鲍彤:七不讲就是废宪废共和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中共中央下令高校“七不讲”,中国政治大倒退


中共“九号文件”秘密下达 意识形态斗争烽烟味浓

杜光:理论的华章和实践的悲歌——现行宪法的迷思与解读之四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张博树:中国公民社会的现状及发展前景

2013年5月16日星期四

冯崇义: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张铁志:蒋经国与台湾的民主进程


张铁志:蒋经国是台湾民主的推手?


刘军宁:中国和民主:谁也配不上谁?



刘军宁:社会革命,还是宪政革命?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雷鸣声:刘萍被刑拘与习近平的“中国梦”


郭飞雄:北京民主双雄——赵常青、丁家喜(转)

和平表达无罪——建议撤销丁家喜、赵常青等涉嫌非法集会罪一案的律师意见书

(转载)“维权网”严正抗议北京和江西当局拘捕“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


零八宪章论坛声明:立即释放赵常青、丁家喜等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