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1日星期一

黄昌盛:全民医疗免费PK颠覆性错误



在中共庆祝执政64周年的日子里,在央视记者满大街追问“你爱国吗”的闹剧中,在习近平强调“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的敏感时期,中国网民的眼球被各大门户网站一条300字的新闻所吸引,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106日报道,俄罗斯卫生部长近日在全俄医疗媒体论坛上援引宪法规定,宣布保证俄罗斯公民在俄罗斯联邦所有政府和市政机构免费享受医疗服务。俄卫生部长所言并非一项新改革,而是对宪法第41条的重复和强调。中国多数人离破产只有一场大病的距离,医疗资源却是“劫民济官”,俄罗斯全民免费享受医疗服务的消息传来怎能不激起民众心头的公平焦虑?苏联亡党的真正教训是特权阶层的三个垄断:真理的垄断、政治的垄断、经济的垄断。但是,中共要吸取的不是这些教训,他们要吸取的是特权利益集团被颠覆的教训。

 

 


全民医疗免费PK颠覆性错误

 

黄昌盛

 

 

在中共庆祝执政64周年的日子里,在央视记者满大街追问“你爱国吗”的闹剧中,在习近平强调“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的敏感时期,中国网民的眼球被各大门户网站一条300字的新闻所吸引,可谓“小伙伴们都被惊呆了”,就连“五毛”们的“正能量”点评也突然消失了,网民们一致认为这条新闻“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最后导致凤凰等大门户网站关闭了评论。

 

说到这里,读者就已经知道这是哪一条新闻了。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106日报道,俄罗斯卫生部长近日在全俄医疗媒体论坛上援引宪法规定,宣布保证俄罗斯公民在俄罗斯联邦所有政府和市政机构免费享受医疗服务。俄卫生部长所言并非一项新改革,而是对宪法第41条的重复和强调。俄罗斯的宪法没有把叶利钦主义、普京思想、梅德韦杰夫理论和“三个代表”写进去,却拿“全民医疗免费”来充字数。

 

由于中共一直教育它的臣民要吸取前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就在两个月前,新华社还发文恫吓“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解体的苏联更惨”,近日全国各地党委纷纷组织党员干部观看《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专题宣传教育片,这些宣传教育让臣民们认为戈尔巴乔夫是俄罗斯的历史罪人,认为俄罗斯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所以,这条新闻引起网民热议。有网友用中共喉舌的腔调调侃说:“苏联解体,俄罗斯人民当然惨,惨到没钱看病,要靠政府免费医疗。我们中国人民不仅看病不靠政府,连养老也不靠政府,不仅不靠政府,还把政府养得肥肥的,随便一个芝麻官都可以携带几个亿跑到国外去颠覆海外敌对势力的国家。”还有网友替《人民日报》代拟了社论:“在很多西方国家福利体系无以为继的当下,俄罗斯的公民永久免费医疗就是镜花水月。一旦能源价格持续下跌,他们将没有钱去搞这种涸泽而渔的玩意。”

 

其实,网民们有点大惊小怪了,如果他们知道“全民医疗免费”的具体内容,会受到更大的刺激和痛楚。从2006年起,普京开始了"医疗优先"新医改,重点是扩大政府医疗开支,改进医疗基金的使用,增加医疗系统的基础设施。给医院和诊所配备一流的设施,建设新的救治中心,实行全民免费体检,提高医生的收入等等,改变了俄罗斯的医疗面貌。2011年普京继续推进医改,承诺在未来5年政府增加医疗开支100亿美元,并且把在职人员法定医疗保险费率从工资总额的3.1%,提高到5.1%,从而有更充足的医疗费用。这为全民免费享受医疗服务奠定了财力基础,任何人都不会因没有钱而被医院拒之门外,急需动手术的病人也不必以缴费为手术的前提条件。俄罗斯人住院救护车免费、手术免费,床位免费,治疗免费,就连吃饭也免费,唯一不免的只有药费。在俄罗斯,医和药是分开的。类似感冒的常规病,都是医生开处方,然后到药店凭医疗保险卡号去买药,医院和药厂、药店之间没有任何关联,药价都是国家限制的基础药价,里面绝对没有药厂药店给医院的“关系维护费”,更没有给医生的回扣费、旅游费、论文发表费、嫖娼费……

 

中国多数人离破产只有一场大病的距离,医疗资源却是“劫民济官”,怎能不激起民众心头的公平焦虑?中国人口占世界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2%。这仅有的2%的医疗资源,其中80%都集中在城市,而在城市中又有80%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而大医院80%的资源被官员占用。卫生部原副部长殷大奎曾经披露,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80%是为了以850万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此前有媒体称,据政府有关部门披露,全国有200万名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40万名长期占据干部病房。据新华社调查,领导干部职务消费呈现铺张浪费、挥金如土的恶性态势,而公费医疗造成的浪费同样严重。山西一家三甲医院的副院长举例,有的领导仅得了一个普通感冒,就要求吃好几种药,并且要求住院输液。前几年,有一位退休省级干部住一次院花费就高达300万元。《中国经贸聚焦》201212月刊报道,在卫生系统内,一直设有专门的“保健委员会”或“保健办公室”,为领导干部的医疗服务。高级干部保健是一套庞大而细致的服务体系,由专职副院长和专职主任负责,定期带领专职人员进行巡视,例行系统体检。若身体指标发生任何异常,则及时召集学科专家会诊,造成对医院正常临床工作的影响。高级干部保健科室里专用的医疗设备比对外开放的质量更好,但是利用率很低。在干部享受特权的同时还出现了“夹带”现象:一人开药,全家享受,亲友沾光。多开的药品用不完,就出现一批回收药品的药贩子。多年来,取消公务员“医疗双轨制”的呼吁不断,当前多数省份名义上也已经陆续取消“公费医疗”,将公务员并入职工医保,但公务员还有补充医疗保险的“二次报销”,改革只针对“新人”,对“老人”仍然实行“老办法”,这就是“干部病房”仍得以生存的土壤。

 

与特殊利益集团的特权形成巨大反差的是,黎民百姓如果不加入养老保险套餐就没有医疗保险资格,有了医疗保险也要受到病种、药类和手术项目的限制。医院劝患者用的“好药”都不在报销范围,报销范围之外的高价救护车费、房间费、床费、材料费、红包费、处置费等,能把患者当场吓死。婴儿住院,吃奶粉都必须买医院里的高价奶粉。企业退休职工住院,不能在医院里直接报销,要回企业审核报销,会受到各种刁难,患者还要拿出一笔“好处费”。更惨的是,城市外来人口如果在当地没有参加养老保险,那么他在当地看病就要100%自掏腰包。在中共30多年的医疗改革中,创造了无数的人间奇迹。河南农民张海超在郑州振东耐磨公司打工其间接触到大量粉尘,20078月开始咳嗽,他到郑州、北京多家医院检查,都诊断为尘肺病,但职业病法定机构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鉴定张海超无病。在多次上访无果后,他到医院要求开胸检查,以此证明自己确实有病。医生劝他说,从胸片上就能判断是尘肺,再动手术没有必要,也很危险。在张海超强烈要求下,医院最终为他做了开胸验肺手术,露出了被沙尘包裹的肺子。重庆下岗工人吴远碧(53岁)身患“大肚子病”,医院诊断“布查氏综合征”,因家里拿不出5万元手术费,201158日,吴远碧趁着丈夫外出,举起菜刀划向自己的腹部,肚子里50多斤黄水流了出来……在做出挥刀自剖这一惊世举动后的第26天,她死在了重庆市中医院重症监护室。就在门户网站登出俄罗斯免费医疗新闻的网页上,还有一条新闻:河北男子无钱手术家中自己锯腿。身患“烂退病”的保定农民郑艳良把妻子支到西边卧房内睡觉休息,而自己找来家中的一把小水果刀、一把钢锯,再把毛巾缠在一把痒痒挠上咬在嘴里,就在东卧房的床上开始给自己做截肢手术。20多分钟后,被呻吟惊醒的妻子回到东卧房时,被眼前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丈夫的右腿已从距大腿根约15厘米处被锯断,桌子上一根钢锯条崩断成两截,还有因疼痛咬掉的4颗槽牙。

 

如果张海超、吴远碧、郑艳良看到那条新闻,他们再也不会“情绪稳定”。前苏联发生“颠覆性错误”后,俄罗斯人不仅在医疗上得到了实惠,其它方面的生活质量也得到空前提高。他们再也不用排长队买面包和牛奶了;住房人均18平方米以下免费;日常生活所必需的自来水、热水(每天24小时供应)、供暖,从来就不收费,连水表都省了;学生上学一律免学费,教科书均由学校无偿提供,还有一份免费的午餐;企业解雇职工,企业要提前3个月向政府就业处提出申请,得到批准后方可解除劳动合同。更重要的是,俄罗斯人获得了自由,有了选票,有了批评政府的权力。对此,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质问中共:“目前俄罗斯从历史上讲是进步了、解放了呢?还是俄罗斯人民又回到了水深火热之中,俄罗斯人民又重吃二遍苦,重受二茬罪了呢?”(胡德平在《炎黄春秋》聚会上的谈话2013413日)依笔者看来,中共应该吸取的不是别人的教训,而是能吸取自己的教训就足够了。坊间“段子”曰:“生不起,剖腹一刀五千几;读不起,选个学校三万起;住不起,一万多元一平米;娶不起,没房没车谁嫁你;养不起,父母下岗儿下地;病不起,药费利润十倍起;活不起,一月辛劳一千几;死不起,火化下葬一万几。总结八个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这样的“伟大成就”面前,中共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去吸取前苏联的教训?

 

中共总是拿“亡党亡国”来吓唬臣民们,而事实是,苏联联邦共和国本来就是一个强制组成的国家联盟,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民族并没有亡国,仍然是一个联邦共和国,而亡的是苏联共产党。苏联没有了,但还有“独立国家联合体”(简称独联体),目前还有11个成员国,2011年独联体成立了贸易自由区,普京称这是独联体走向一体化并最终建立欧亚联盟的重要阶段,法新社评论称普京旨在推动建立类似于原苏联的国家联盟。当年苏联是和平“颠覆”,老百姓并没有因为苏联的解体而遭到多大的灾难。戈尔巴乔夫因为亡党有功,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在他过80岁生日时,总统梅德韦杰夫向他颁发象征俄罗斯最高荣誉的“圣安德烈勋章”,以表彰他在前苏联末期担任国家领袖时所做出的贡献。俄罗斯民间出现了自发的“感谢戈尔巴乔夫”运动,用各种形式对戈尔巴乔夫结束一党独裁统治表示感谢。不仅俄罗斯人民感谢他,前苏联各加盟国人民感谢他,东欧人民都感谢他。

 

中共要求吸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1964年7月14日中共中央发表的《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一文写到:“苏联特权阶层控制了苏联党政和其他重要部门。这个特权阶层,把为人民服务的职权变为统治人民群众的职权,利用他们支配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权力来谋取自己小集团的私利。这个特权阶层,侵吞苏联人民的劳动成果,占有远比苏联一般工人和农民高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收入。他们不仅通过高工资、高奖金、高稿酬以及花样繁多的个人附加津贴,得到高额收入,而且利用他们的特权地位,营私舞弊,贪污受贿,化公为私。他们在生活上完全脱离了苏联劳动人民,过着寄生的腐烂的资产阶级生活……他们唯一的考虑,是如何巩固自己的经济地位和政治统治。他们的一切活动,都以特权阶层的私利为转移。”

 

这就很矛盾了,你中共已经说苏共是一个罪恶累累的、损害人民利益的政党,你当年把“打倒苏修”的口号写遍全国,还要解放包括俄罗斯人在内的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现在俄罗斯人民自己解放了自己,你却说俄罗斯人的解放是“世纪大悲剧”,批判戈尔巴乔夫背叛了信仰,批判苏共放弃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批判国外敌对势力搞和平演变,批判苏共党员“没有一个是真正的男儿”。当年你说要打倒苏共,现在苏共自己倒了,你又说苏共不该倒,这与你当年对苏共“特权阶层”的批判完全相悖,是开了一个国际玩笑。对此,胡德平先生提醒臣民:“我们要首先了解目前俄罗斯的现状还有苏联的历史,这样我们才能够知道是因戈尔巴乔夫一个人叛变苏联就完蛋了,还是苏联人民抛弃了苏共。”

 

苏联亡党的真正教训是特权阶层的三个垄断:真理的垄断、政治的垄断、经济的垄断。但是,中共要吸取的不是这些教训,他们要吸取的是特权利益集团被颠覆的教训。如果“出现颠覆性错误”,特权利益集团就再也没有机会对张海超、吴远碧、郑艳良等社会底层人进行榨干最后一滴血式的抢劫,就再也不能做吃里扒外的“裸官”,就再也不能“吃喝嫖赌全报销”,就再也不能“夜夜做新郎”,就再也不能享受“嫖宿幼女罪”的法律豁免权,就再也不能躺在“干部病房”里受贿,就再也不能把“性福”建立在开胸验肺、剖腹放水和钢锯截肢之上……总之,颠覆性错误,就是导致红色江山不能代代相传的错误,它是党的错误,不是国家的错误,国家不存在颠覆性错误。它对“太子党”来说,只有坏处而没有好处;它对张海超、吴远碧、郑艳良这个阶层的人来说,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

 

 
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