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4日星期一

昝爱宗:他们都死於杀人的制度

                   
 
杀人没有未来,令人绝望的杀人制度,同样也没有未来,无论是夏俊峰的死,还是薄熙来政治生命的终结,如果留给人们的只是绝望,那么,国家前途还是黑暗的。



●谷开来(左)这样富贵家庭的人,竟然亲手毒杀一个有亲密关系的英国人,匪夷所思。
难怪李锐老闻讯惊骂二字:“黑帮!”
 
 
九月二十五日,沈阳小贩夏俊峰被执行死刑。这一天,是最高法院历史上最蒙羞的一天,它为夏俊峰画了一个肉体生命的句号,却没有想到夏俊峰还活着,他的名字一直没有死,我相信这一天至少有一亿以上的网民在微博、网页、微信上转过“夏俊峰”这个名字,最高法院的死刑複核官们:“你们看,你们下令杀死的人,他还活着。”

夏俊峰还活着,但薄熙来已经死了,他的死不是肉体的死,而是政治生命的终结.夏俊峰死之前三天,九月二十二日,被称为世纪审判的薄熙来被判处无期徒刑。

政治审薄,为何只字不提唱红打黑?

之前,我依据经验估摸,陈希同前政治局委员获刑十六年,陈良宇前政治局委员获刑十八年,薄熙来前政治局委员会不会刑期二十年,我曾在网上问曾在中办工作的政治学者吴稼祥先生,他说了一个字“该”,当然“该”并不限於二十年,现在结果出来了,一看是无期徒刑,前政治局常委秘书鲍彤在网上有一文说薄熙来案与反腐败无关.鲍彤先生的分析很到位,如果是反腐败,用得着把特写镜头定位在薄熙来戴上手铐颤抖着的双手吗?如果一个前政治局委员、前市委书记、前省长、前部长,很想在经济上腐败的话,他不比一直梦想着当一个省委书记的前铁道部长刘志军涉案的四千多万捞得更多吗?为什么薄熙来仅区区两千多万?山东济南中院破天荒地微博直播,甚至连“外遇”、“如胶似漆”等情色句子都火爆了,可那令人生疑的“唱红打黑”运动怎么只字不提了?连薄熙来自己都不屑讲这些钱的事情,为什么法庭只抓这些细枝末节呢?这是让薄熙来认罪呢?还是让薄熙来表演呢?

薄熙来最后没有认罪,他有他的立场,但他不得不认无期徒刑的判决,因为这是他所生存的制度决定的,他将在秦城监狱至少待七年或十三年,那时他不是七十一岁便是七十七岁.除非是生要命的病,恐怕很难早一天出来。他不是政治犯,他只能是刑事犯。而且,在秦城监狱,父子俩被关在同一座监狱,并不常见,不知薄熙来是否有机会反思让他深陷囹圄的制度呢?

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曾说薄熙来是“大陆的马英九”,如果薄熙来所在的制度是权力受限制的话,他屁股上有屎,早就被舆论揭露个一清二楚了,不会任其腐败和滥权下去。在台湾,像薄熙来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十几年一直都被带病提拔的,可在大陆,带病提拔司空见惯,陈良宇不是带病提拔?提拔他的人,有谁被追究了?

现在轮到薄熙来栽了,他十几年被带病提拔,照样畅通无阻,这次不行了,他不可能成马英九,薄熙来只能是薄熙来,而且是被判处政治死刑的刑事犯薄熙来。

为何故意杀人不死,自卫杀人必死?

不认罪的薄熙来,在政治上彻底完蛋了,同样不认罪的夏俊峰,却因死获得了极大的同情和名声,这使人想起中共早期领导人夏明翰的一首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这是因为什么呢?因为夏俊峰是一个小贩,他在正当防卫.虽然杀死了两名城管,但他不是主动攻击城管,而是被城管攻击。一审法院的死刑判决确认说夏俊峰被打才防卫杀城管,没有目击者见证人。正是这句话意味着夏俊峰不该获死刑,既然没有目击者,凭什么就一定说夏俊峰先杀人?

如果有目击者,说明确实无误,有证据链,证明夏俊峰主动杀人,而非防卫.最高法院的複核依据是一审和二审的判决书,判决书上一定留了这个尾巴,在不能确认夏俊峰防卫的情况下,不应该核准夏俊峰的死刑,因为有尾巴,如果最高法院偏偏切割这个尾巴,那么是谁要夏俊峰死呢?这个问题也可以同样用在薄熙来身上,是谁决定了薄熙来无期徒刑,山东济南中级法院的判决是完全独立审判吗?

夏俊峰之死,死於制度不公,至少因防卫杀死城管的北京小贩崔英杰没有被判死刑,他还是退伍的前解放军信息部队优秀士兵,现在还在监狱服刑。至少杀死英国人的薄熙来妻子薄谷开来没有被判死刑,难道因为她是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杀人不死,为什么要判决夏俊峰死刑?中国的刑法难道是因人而异吗?

请听听大作家雨果的一段话

如果说,夏俊峰是制度的牺牲品,当然,被杀死的渖阳城管申凯、张旭东也是制度的牺牲品,那么,薄熙来更是制度的牺牲品,假如大陆有权力监督和竞选平台,薄熙来手中的权力被关进宪政制度的笼子里,有了相互制约的制度,能够防止上台的好人变坏人,也能防止上台的坏人做坏事,还会出现薄熙来这样的牺牲品吗?薄熙来不会成为牺牲品,那么,夏俊峰也不会成为牺牲品,那样的社会才是真正具有公平正义.

末了,我读到一篇为夏俊峰之死致哀的文章,真正在为夏俊峰妻子和儿子道一声保重的同时,还为那两名死亡的城管家人道一声保重,真正并重温一八四八年维克多?雨果那个反对死刑的着名演讲:“你们看一看,研究研究,想一想。你们坚持死刑。为什么呢?因为它有能教育人。你们想用死刑教育人什么呢?不要杀人。那么你们怎么能在杀人的同时教育别人不要杀人呢?”“在这条道路上每后退一步都是向野蛮靠近了一步;因为,十九世纪伟大的几代人所应该做的绝不是开倒车,而是应该向前看!因为我们和你们中都没有任何人希望回到过去那丑恶和畸形的废墟上去,我们都想同心同德建设光明的未来!”

杀人没有未来,但令人绝望的杀人制度,同样也没有未来,无论是夏俊峰的死,还是薄熙来政治生命的终结,如果仅仅留给人们的只是绝望,那么,这样的日子每一天都是黑暗的。为此,我希望夏俊峰的死,能够给人们带来一线希望,希望制度不再是杀人的制度,而是尊重和保障生命的制度,任何生命,都应该受尊重,贩夫走卒、引车卖浆,是古已有之的正当职业,城管应该保护他们,服务他们,而不应该驱赶和管理他们。同样,对薄熙来而言,对他的指控应该从法律层面,而不是政治审判和羞辱。

“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希望夏俊峰的血,没有白白流出,而是擦亮最高法院死刑複核法官昏暗的眼睛,让这些法官们知道,不是他们在审判夏俊峰,而是不该死的小贩夏俊峰、城管申凯、张旭东的血在审判这个不公平的制度,希望今后不再出现像他们这样死法的制度的牺牲品。

(昝爱宗:中国南方独立时事评论员)来源:《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