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4日星期五

杨瀚之:从公民运动到公民革命:纲领、道路和力量

中国大陆社会变革已经开始从温和的街头运动层面向激烈的社会革命层面的迅速发展。大陆民主派中主张以革命的方式终结一党独裁统治的呼声已经成为大陆民间社会的最强音。从公民运动向公民革命的转型已经是当下形势的必然。公民革命的纲领、道路和力量正在慢慢地清晰起来,大陆民主化变革的节点正在日益逼近。

公民革命是公民运动的自然延续。以《零八宪章》为纲领,以网民、访民为主体的公民革命正在酝酿和发展。公民革命支持一切针对中共暴政的反抗运动,并使之联合,以尽早结束中共当局的一党独裁,实现中国大陆的民主宪政。

从公民运动到公民革命:纲领、道路和力量

杨瀚之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习近平李克强执政后,一如既往延续胡温十年的维稳路线,变本加厉,倒行逆施,疯狂镇压。近期,郭飞雄、张林、赵常青、丁家喜、许志永、王功权等大批以温和改良为基本主张的民主维权人士,仅仅因介入一些温和的街头运动便纷纷入狱。

习李以如此大规模镇压的方式,来回应上街仅仅是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中国公民,无耻而残暴地将这些中国公民关进了监狱的铁笼子里,终于立竿见影地实践了习近平所谓“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的承诺……只是他们没有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而是再一次用强权“把公民关进了暴政的笼子里”。

如此一群口称善,身行恶,满嘴尧舜之语,尽行桀纣之事的国贼,用“三个自信、五不搞、七不讲、两高释法、打击谣言、封杀网络异议”来堵死和扼杀一切社会和平转型的出口与努力,实在是逼迫大陆人民最后以激烈革命的方式对他们进行彻底的清算。

那些主张以“去政治化、自我切割、依靠中间社会”,模糊“彻底否定中共一党独裁合法性”的所谓“中间道路”来换取组织合法存在和街头运动空间的改良幻想,未曾想这么快就遭遇了习李毫不留情的残酷绞杀。在中共统治下走中间道路的改良幻觉就此彻底破灭。

鉴于此,大陆社会变革已经开始从温和的街头运动层面向激烈的社会革命层面的迅速发展。大陆民主派中主张以革命的方式终结一党独裁统治的呼声已经成为大陆民间社会的最强音。从公民运动向公民革命的转型已经是当下形势的必然。公民革命的纲领、道路和力量正在慢慢地清晰起来,大陆民主化变革的节点正在日益逼近。

纲领:《零八宪章》

2008年底,《零八宪章》发布,举世震动。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近60年来,第一次由大陆民主人士集体联署,从本土发出了如此高屋建瓴的纲领性宣言。这一划时代的纲领,彻底否定了一党独裁统治的合法性,重申了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的六大基本理念和普世价值;阐述了未来中国民主化转型时期的十九项基本政纲。中共当局立即将其定性为其主政以来最为反动的“颠覆性纲领”。

而《零八宪章》却获得了大陆民众的积极响应,成千上万的各界人士纷纷联署,并众望所归地成为海内外各种民主力量的共同纲领。

《零八宪章》所倡导的公民运动以各种形式蓬勃展开,五年来在大陆已经了形成了以维权运动、网络自由运动、民主宪政运动三大运动为主体的民间公民社会,各种反抗运动在《零八宪章》共同纲领的认同基础上,在逐步相互融合.公民社会的力量已经显现出强大的感召力并且在迅速壮大。在公民运动向公民革命转型的过程中,所有这些力量都将成为公民革命的最重要的主体力量。

作为公民运动共同纲领的《零八宪章》,因其革命性的本质和广博内涵,毋容置疑将天然地成为大陆公民革命的共同纲领。

道路:革命之路

中国大陆的革命之路完全是在中共当局长期的逼迫下,人民不得不抉择的唯一变革之路。长期以来,中共当局的颟顸残暴、无耻邪恶、贪婪腐败,一步步把民间社会逼向革命的道路上。

恰如满清末年,面对日益危机的社会局面,清政府仍然是倒行逆施,甚至借立宪之名,行中央集权之实,把权力集中到少数满族亲贵手中。于是,革命派和同情革命派的力量日益壮大,梁启超感慨曰:“革命党者,以扑灭现政府为目的者也。而现政府者,制造革命党之一大工厂也。”而今,中共当局顽固邪恶甚于满清百倍。

当下,革命与改良的本质区别在于,革命是将其着眼点、力量和行动全部寄希望于民间社会,明确提出终结中共一党独裁的主张,并推动民间社会的各种反抗运动来彻底终结中共之统治;而改良则将其着眼点、力量和行动主要寄希望与中共当局开明施政,将民间社会自我矮化为社会变革的一个配角,不敢明确表达终结中共一党独裁的主张,对激烈的反抗运动不支持,对所谓敏感的民主人士主动自我切割。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变革思路。

从八九后24年的历史以及目前的时局来看,大陆民主化转型必将以革命的方式实现。而革命的首要的目标就是立即终止中共的一党独裁,实现民主宪政。这已经是大陆人民最为迫切的现实要求。

革命究竟是以暴力革命的形式出现,还是以非暴力的形式,那完全取决于中共将来当局应对公民革命的手段。 如果中共还是效仿24年前的六四大屠杀,那么大陆的公民革命必然会以武装起义的方式爆发,大陆将会以罗马尼亚、利比亚、叙利亚的模式变革;如果中共当局的军队拒绝镇压,那么中国大陆将会以埃及、苏联的模式变革。无论以暴力还是非暴力的方式,革命的目标必须实现,那就是:立即终止一党独裁,实现民主宪政,也就是落实《零八宪章》的各项主张。

力量:网民访民

未来大陆社会的公民革命的力量主体有两个:一个是网民,一个是访民。

这场公民革命将是一场崭新概念的革命,和历史上任何一种革命都有本质的区别。它的主体力量将不会是哪一个特定阶层或阶级,也不会是什么公知大V或大学生,而是由网络联接起来的各个阶层的觉醒网民群体,这些来自不同阶层的网民将成为公民革命最为重要的力量主体。

近十年来,大陆社会网络科技发展异常迅速,整个社会形态随着网络科技的普及而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网络社会的形态已经成型。网络已经成为大陆社会经济和生活的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经常上网,并且依靠网络进行工作和生活的人们,被统称为网民。网民是一个跨越各个阶层的概念,它是对数亿网络用户的统称。

由于网络的开放和自由的特性,使得各类信息被广泛而迅速传播,许多真相被逐步揭示,觉醒的民众呈现几何级数的增长。这一觉醒的网民群体,对中共一党独裁统治构成巨大的威胁和挑战。

仅仅数年来,因为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的兴起,觉醒的网民成为中国民间舆论的主流,报纸、电视等中共当局掌控的传统喉舌已经无法一统天下,呈现出被迅速边缘化的趋势。大陆社会的青年主流群体已经完全不依赖电视、报纸等传统媒体获取信息,他们完全通过网络快速获取信息并进行传播和评论。以微博转世党为主力的民间舆论自由军几乎横扫中共所有的宣传领域,对其几十年的谎言与谬论予以了彻底的揭露和颠覆。中共当局在网络上已经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红十字会的境遇实际上就是中共当局在网络民意的最好写照。

大陆年轻人因网络的使用而成为大陆社会最广泛的觉醒群体,他们已经开始在大陆社会各个领域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他们参与了各种形式的公民行动,成为社会变革的最有活力的生力军。

公民革命的另一支重要力量就是访民。访民是那些自身遭受中共极权压迫、掠夺和冤屈的群体。由于中共本身就是一个以掠夺和压迫人民为职业的独裁集团,因此其对人民的压迫和掠夺丝毫不会停止。他们不断制造自己的敌人,将社会各个阶层一步步逼向自己的对立面。上千万的访民群体就是这个对立面的集中体现。访民的群体结构十分复杂,包括失地农民、被强拆的市民、下岗工人、转业退伍军人、遭遇司法不公的冤民,几乎涵盖了所有社会底层。

人数众多来自社会底层的、遭受权利侵害的访民群体,将成为社会革命爆发时的最积极的参与者。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访民投入到制度变革的各类公民行动中来。

对于上访制度的绝望以及中共独裁专制的本质的认知,大批访民已经开始采取激烈的反抗方式,这包括以暴力复仇的方式。如果当众多访民都开始终止上访,转而以各种激烈的暴力方式进行抗争的时候,针对中共各级机构及作恶官员的有针对性复仇和反抗将迅速蔓延到整个社会,中共早已经力不从心的维稳体制的基础就会彻底崩塌。

结束语:

所谓习李新政堪称习李暴政。习李以最短的时间、最明确的行动,向大陆人民宣誓,他们将顽固延续一党独裁专制、邪恶贪腐的道路的决心和意志。中国大陆一切和平转型的出口已经被彻底堵死,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绝对不会放弃对国家权力的垄断,一切改良努力也均会遭受残酷镇压。公民革命已经成为大陆民间社会的唯一的选择。

公民革命是公民运动的自然延续。以《零八宪章》为纲领,以网民、访民为主体的公民革命正在酝酿和发展。公民革命支持一切针对中共暴政的反抗运动,并使之联合,以尽早结束中共当局的一党独裁,实现中国大陆的民主宪政。

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