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9日星期二

野夫:有良知有觉悟的公民通过“送饭”站在善良一边


【 RFI 】   时间: 10/28/2013
作者: 凯文
著名作家野夫近年来通过《江上的母亲》等作品为人所熟知,他洗练凝重的风格记录了一个大时代的变迁。但除了作家身份之外,丰富的人生阅历,也造就了他急公好义的性格。最近一个月以来,他参与了一项名为“送饭”的社会活动,成为召集人。但是在10月24日,他通过微博遗憾地宣布,因为“显然有人不喜欢我辈践行公义和慈悲”,而查封了淘宝网店和相关微博账号,送饭活动不得不中止。但这并不能掩盖“送饭”作为当今中国社会中最有创造性的公民自我组织、自我管理活动的事实。就此,本台采访了野夫先生。
法广:野夫先生您好!您上个月接受的“肉铺”被永久封店,相关微博也被销号,这样您接手不久的“送饭”活动被迫中止。首先,能否请您用几句话简单介绍一下什么是“送饭”?什么又是“送饭党”?

野夫:所谓“送饭”,就是由一批中国网民发起、为中国的良心犯——也就是持不同政见而被捕或判刑的人——的家属提供人道援助,募集一些资金捐给他们。这样的活动就叫做“送饭”。

所谓“送饭党”,只是一个戏称,就是所有愿意参加这个活动的人,哪怕只是捐一元钱,都可以成为“送饭党”,实际并不是一个政治党派。

法广:从您个人角度来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手这个事情的?毕竟您是一位作家,并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社会活动家,接手“送饭”活动是出于什么考虑?

野夫:这件事情是从今年初开始的,是由著名网友肉唐僧发起的。他通过淘宝网店设计了这样一种模式,就是在淘宝开一个叫“肉铺”的店,由所有网友来提供自己的物品,而愿意购买的人去交易,从交易中提成留下的钱,就是送饭的资金。另外还有其他一些送饭形式,比如拍卖一些著名网友的咖啡时间,就像西方慈善晚会的募捐一样。此外还有捐书等各种形式。

这件事从年初开始做的时候,一直比较成功。当局最初也没怎么干预,而且很快募集了大笔资金,给每个选定的良心犯家属一次性捐助12万人民币。至于具体捐助哪些人,有专门的提名者提供候选人,然后由所有的送饭者当中抽九个代表出来,由他们最终决定每次送给哪一个人。这个形式做得很有意思,我估算很快至少有几万网友参加了活动,而且是来自全国各地素不相识的陌生网友。

但是这件事情做的过程中也引起了很多争议,当然一方面来自于所谓的“五毛党”也就是网评员们的攻击,另一方面也有来自右翼、所谓的自由派中一些网友的非议,中间产生了一些极大的争论。

大约在夏天的时候,警方也开始关注这件事情,找负责送饭事宜的相关网友谈话、喝茶。而肉唐僧本人也引起了很大争议,虽然是他发起了这件事情。因为制度设计中就有一个条款说,送饭的人可以提出动议,提出弹劾或者罢免,于是郭玉闪就发起动议,把肉唐僧给弹劾罢免了,不让他继续做这件事情。

但是这件事本身是有意义的,所以大家要重新找一个人来接手肉唐僧继续做事。经过大家讨论,提了一批候选人的名单,从七八个人里推举一个人接手这件事。

但是,恰好这个时候,就是中国所谓打击大V、打击“谣言”运动开始了,各个地方都抓了一批所谓的“意见领袖”,这就使得很多人在这个阶段不太愿意出面做这件看似比较敏感的事。

最后大家推举我来接手,而我又恰好夏天回国了一趟,具体参与这个动议的朋友就来找我聊天、谈话、动员。而我觉得这件事情是有意义的,应该继续进行下去。既然警方没有明确地关闭肉铺、没有坚决制止送饭这件事,而且这件事本身是出于公义、出于人道援助,在我看来应该问题不大,于是就同意接手了。

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大家还是把送饭暂停了一阵。有一段时间,淘宝网店上肉铺的业务就很差。最后大概是九月下旬,我终于决定正式接手,到现在也就是二十多天时间。

法广:那么在您接手后这二十多天时间里,主要是通过什么形式、完成了哪些活动?

野夫:一方面是在此之前,肉铺还有一批余下的资金,那么大家赶快按照既定的那套制度送出去,尽量账上不要有余款,就送给了相关候选人的家属。另一方面就是我开始在网上公布接手送饭这个角色,号召所有善良的网友到肉铺淘宝网店上去买东西。这些都是日常业务。

另外,我还做了两件比较有影响的事情。一个是著名学者于建嵘先生爱画油画,而且画得不错。那么我就动员于建嵘先生捐出一张油画,我们在肉铺上进行抽奖。每个人捐一百块钱就可以获得一个编号参加抽奖。在半天时间里,网友为这张画就捐了将近七万块钱,最后抽了其中一位网友获得了这幅画。

这个过程很有意思,有的人捐一百块钱,但也有人捐了几千块钱,多买抽奖券,以增加中奖的概率。这件事情很有影响,因为于建嵘本身就是名人,而且我们大半天时间里就能募集到这么多资金,大家也觉得很有意思。

第二件事就是我们拍卖著名人权律师浦志强先生的饭局。大家出价,谁出价最高,谁就可以由浦志强出面请他吃饭,可以和浦志强聊天谈心。在一天时间里,大家纷纷在网上竞拍,到了晚上十二点钟落槌,最后已经达到了三万五千多块钱。这就是说,浦志强请谁吃饭,这个人就要拿出三万五千多块钱捐给肉铺、捐给这些良心犯家属。除了这个人愿意拿出这笔钱做这件事,还有另外一个网友,愿意以同样的价钱,再让浦志强请一次。

其实大家并不是简单地想跟浦志强吃饭,而是觉得自己出这笔钱,是在为社会做善事,是在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光是这样一个饭局,我们就募集到七万多块钱。显然,在中国还是有很多有良知、有觉悟的公民,通过这样的活动,选择站在善良的一边。

当然,我还找了很多人捐画或者捐书,本来准备在后面的工作中一一展开,但是很遗憾,眼前无法继续下去了。

法广:根据您的描述来看,这实际上是一个小规模、非正式、甚至带一点玩笑性质的民间活动,但是也被当局注意到并且封杀掉。这种封杀在您的意料之中吗?

野夫:这早在意料之中。实际上在每一个参与的网友心中都是这样预料的,都认为这个活动不可能持续太久,他们不可能容忍。

但是我们为什么还是要做?因为我们只是在做一个人道援助,而且是针对那些极困难的良心犯家属。因为中国有很多的草根维权者或草根异见者,他们的家庭处境是很困难的。在任何国家,做这样的人道援助,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但是根据中国的国情,你有固定目标地去帮助这样一个人群,显然是当局不愿看到的,他会认为你在某种意义上是在鼓励他们。

所以我们都抱着这样一种态度,就是能做多久做多久,一直做到不能做为止。比如他把你的肉铺关了,你就没办法做了。所以说,对于此前出现的情况,我们并不惊异。

而且,他这种封杀的手段很好玩。他并不找相关的人谈话、既不警告,也不抓人,就是通过你看不到的手段,在淘宝上把这个店注销了,你就没办法在这上面交易了。其次,你不是所有的活动都通过微博来号召和发生吗?那就把肉铺的官方发言微博删号,以这样一种方式就把它封杀了。

大家都知道、都能想象得到是谁做的,但是你永远不知道这具体是个什么来头、什么原因。他不需要来跟你陈述理由,也不需要来跟你讲道理,甚至连警告都不需要了。

法广:既然这一轮活动无法再持续下去,那么在您看来,近期还会不会发起一个类似的新的送饭活动?

野夫:在这次送饭之前,其实国内也有很多人在做类似的事情,就是为那些良心犯募捐、援助他们的家属。这在过去实际上已经做过不少。有的是自发地做,有的是一对一地做,还有的是针对某一个人然后找一批人集资去定向地做。只是说,变成一种固定的游戏规则,有严密的制度,尤其是非常严谨的财务制度,是以“肉铺”为开端的。

那天我发了那个(宣布送饭中止)微博过后,很多网友的反应是,这件事情本身还是可以继续去做的,只是说换另外的方式罢了。无论是我个人还是其他网友,显然在内心深处不会因为你中止一个肉铺,就终止人生中的慈善事业,或者参加各种公益的热情。对于送饭活动将来以什么形式复活,无论是我还是其他朋友,都会重新考虑、设计这件事情的。

法广:我们也注意到,在送饭活动中有一些普通网民产生的代表,这些人并不是知名的网络大V,只是和绝大多数人一样的普通网民。从您接手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来看,这些陌生而平凡的参与者,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而加入的?他们平均的素质表现得怎么样?参与的效果又怎么样?

野夫:这是让我很惊异的一点。从肉铺的交易来看,就广义的“送饭党”这样一个戏称来说,是指哪怕在肉铺上花一元钱买了《送饭党人文集》(解释送饭活动的原因、宗旨和制度的相关文章,点击一次支付一元钱)读过的参与者,加上物品交易者,参与规模可能达到了十几万人。

就我大致分析来看,这里面有非常明确的热情来从事人道捐助的人,大约占60%左右。还有一批人是去肉铺买东西。他知道这个肉铺是做什么的,觉得肉铺里的东西值得买,价钱又和心理价位相符,于是就在这里交易,提成部分算是对人道事业的援助,但他更在意的是买卖本身。还有一部分人是完全不知道肉铺的意义,但是出于好奇看热闹、或者纯粹误打误撞而参与进来,这也有一小部分人。

那么我们每次都要抽出九个人来作为海选产生的委员会,就是最高权力机构,由他们来决议很多事情,包括他们可以弹劾负责人,可以决定把每一笔钱捐给谁。按我们最初的想象,这些人是需要很高素质和很多知识才能够完成的。到底海选出来的人够不够格做这样的事情?

海选出来的九个人是每三个月一换的,并不是终身制,这样可以让更多的网友参与进来。当然,它的程序是:抽出你来之后,首先问你愿不愿意做这件事情,不愿意的话就接着抽下一个,一直抽到满九个人为止。

当然这其中有一部分人曾经被抽中,他也愿意做好事,但是出于敏感,不愿意参与这种决策而推辞掉。但还是有更多的人被抽中后愿意做这个事情。你要是问他了解不了解这项事业?他非常清楚。你把受捐助的相关候选人材料提交给他们时,他们一看,立刻就能通过纯粹的民主方式投票选择,决定这一笔钱先捐给谁。

这些草根网民的素质非常之高,而且对于议事规则的遵守非常严格,这是让我很惊异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